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1章 你看我像坏人吗?
    .630shu.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三个士兵很快被带到了时雍跟前。

    伙房院子里气氛低压,厂督在此,三人余光瞄着大家的脸色,都很紧张,时雍清楚地看到,他们双腿都有细微的颤抖。

    三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棉甲,其中两人体形微胖,约摸二十五六的样子,时雍在心里按他们的体重分取取名为大胖、二胖。另外一个较为瘦小,年纪较长,约摸有四十,头都不敢抬起,一看就是老实人样子,时雍在心里称他为“老瘦”。

    白马扶舟问:“你们三位是负责采买的?”

    “是。我们都是。”

    三人令下达后,进出必须三人同行,这三个人几乎形影不离。据他们交代,在鳝鱼的购买过程中,三个人全程都在一起,互相监督。

    鳝鱼是一个农人提到卢龙县城来卖的,他们三人都没有发现那一桶鳝鱼有什么问题。

    大胖说:“我们帮黑蛋买的,买回来,收了黑蛋两个大钱,就把鳝鱼交给他了。因为收了钱,鳝鱼粥都没好意思去蹭喝一口。”

    “拿到鳝鱼后,剖、洗、下锅,都是黑蛋他们自己动手,我们没有参与。”

    “是呀,厂督大人,黑蛋几个想打牙祭才托了我们买,我们只是买个小忙而已。谁知道会出这事?”

    时雍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辩解,眼睛一直低头看自己的鞋,全程没吭声。

    等大家都说完了,她看了白马扶舟一眼。

    “厂督,我可以请他们三个问题吗?”

    白马扶舟目光淡淡扫过来,对她的客气十分不悦,眉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可是扬起的唇却是带笑的,仔细看,还有几分讥诮。

    “你是大都督的人,谁人敢不让你讲话?”

    “那好。我自便了。”

    时雍点点头,目光带笑,用近乎冷漠的目光打量那三人。

    “你们三人始终都在一起?没有分开?”

    三人同时点头。

    时雍又问:“你们三个都看过鳝鱼,没有问题?”

    三个人又齐齐点头。

    小胖道:“我打小在乡下长大,鳝鱼见多了。不能认错!”

    时雍:“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认为鳝鱼有毒吗?”

    说三个问题,就三个问题。

    众人一愣,都摇头,“不会有毒。”

    时雍听完这三个人的话,扭头看向白马扶舟,“麻烦厂督,叫人把那些残留的鳝鱼血收集起来。”

    白马扶舟不明就里,“做什么?”

    时雍淡淡一笑,望向那三个人。

    “然后把这三个人,分别关起来审问。再每人赏一碗加了鳝鱼血的营养汤。”

    三个人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时雍。

    其中大胖和二胖齐齐喊叫起来。

    “厂督饶命!厂督饶命!”

    “不关我们的事呀……”

    白马扶舟皱眉,沉下脸来。

    “来人啦,把嘴都给本督堵上。真吵!”

    白马扶舟就像个天生的反派,懒洋洋坐在木椅子上,一身华服闪着艳绝的光芒,与营中众将士朴素的着装相比,显得华丽而高贵。而他分明就不是那种会顾及旁人感受的人,看着人把地上残留的鳝鱼血取出,一双眼睛含了笑,容色更为俊逸了几分。

    “拿下去做点汤!一人赏一碗。”

    时雍突然发现以前看走了眼。

    以前他认为赵胤此人坏得彻底,心肝肺都是黑色的,不是好人。而白马扶舟初识时一袭白衣如翩翩公子,时雍从不认为这样的男子会是心狠手辣之人。

    可此刻她发现,白马扶舟狠起来,真没她这个女魔头什么事。

    那三个采买的士兵被押下去了。

    白马扶舟叫时雍近前,扬了扬眉梢。

    “说说你的想法。”

    时雍看看左右没有外人,小声轻笑,“鳝鱼血倒不必真的给他们喝。”

    白马扶舟有些意外,转头看她,“那你是何目的?”

    时雍扬了扬眉,“讹诈呗。”

    “讹诈谁?”

    “凶手。”

    白马扶舟半眯起眼,“你仍然怀疑鳝鱼有问题?”

    时雍点头:“但那三个人肯定没有问题。”

    她的回答再一次出乎白马扶舟的意料。

    这女子行事作风,让他看不透,脸色不由就露出了几分讶然。紧盯时雍片刻,白马扶舟突然笑了起来。

    “为何这么说?”

    时雍道:“看起来不像坏人。”

    白马扶舟轻笑一声,“你看我像坏人吗?”

    时雍道:“像。”

    顿了顿,她才又笑道:“鳝鱼要是有问题,买鳝鱼的人一定最容易被查出来。除非找死,不然怎会冒此风险?因此,我推断,那人应该会藏得更深。”

    白马扶舟挽唇轻笑,“那你在给谁下套?”

    时雍道:“稍候便知。”

    三个采买被单独关在了囚室里,很快,一碗看不出什么颜色也不知加了什么东西的汤就端到了他们面前。

    送汤的人就一句话。

    “厂督说,若你坚称鳝鱼无毒,那就喝下它。”

    第一间囚室的大胖看到“鳝鱼汤”,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喊着说鳝鱼确实无毒,可他就是不敢去碰那碗汤。

    第二个人与他一样。

    只有第三间囚室的“老瘦”,端着汤一口就喝了下去。

    “我问心无愧,有何不敢?”

    一碗鳝鱼汤喝下去,这个人闭目等待生死,什么都不肯再说,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而另外两个人被看押的时间越长,就越发不淡定了。

    他们开始抱怨,诉说。

    然后,互相指责。

    他们说若不是伙夫长提及这个时节的鳝鱼肥美,黑蛋那几个家伙也不会想到托他们买鳝鱼打牙祭。若不是黑蛋托他们买鳝鱼,他们也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若不是同伴贪黑蛋的那一个钱,也不会帮这个忙,害自己身陷囚室。

    在营房里等了足足两个时辰,时雍才从侍卫们嘴里得到每个囚室里传来的不同消息。

    笑了笑,她望向同在等待的白马扶舟。

    “这个伙夫长,厂督好好审讯,定有所获。”

    最初时雍问他,他说从不吃鳝鱼,

    如今却知哪个时季的鳝鱼肥美?

    这不是前后矛盾么?

    白马扶舟点点头,又有些纳闷:“折腾这么长的时间,就为了问这个?何不直接拷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