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2章 灰鼠实验*.
    !

    时雍嗯一声,转过身看他。

    她小脸白皙,额头饱满,下巴微尖,两条纤细的眉轻蹙一起,眼神锐利又冷漠,这表情好像是对他的质疑表达不满,又好像对他会发出这样的询问……十分不解,或者说不屑。

    她看不起他?

    还是觉得他不如赵胤?

    这种被审视的感觉让白马扶舟很是不舒服。

    可是,时雍只是扫他一眼,就淡淡笑开了。

    “现官不如现管,这些人长期在伙夫长手底下干活,关系非浅。若不关押起来,不吓唬吓唬,怎会产生恐惧心理?又怎会说实话?不折腾,人到绝境,更容易看得清楚禀性。”

    “哦?”白马扶舟笑盈盈地看她一眼,又问:“为何分别看管?”

    时雍蹙眉看他。

    “为了证实他们说的话,是真是假。每个人说的不同,可以比对,从他们的话里提炼出有用的信息。”

    白马扶舟点点头,“那喝了鳝鱼汤的人和没喝的人,又有何不同?”

    时雍道:“喝了的人耿直,敢于承担责任。以后采买可以放心让他负责了。没喝的人,胆小怕事,明明心里生疑也不敢说出真相,出了事还互相推诿,怕是不能委以重任。”

    “那么……”

    白马扶舟目光一闪,修长的指头略略拨弄一下垂落的鸾带,然后慢慢拿起茶盏喝了一口,不急不徐地问:

    “那姑姑以为,鳝鱼到底有没有毒?”

    时雍道:“有。”

    白马扶舟微讶,“你如何证实?”

    时雍微微一笑,叫了声:“九哥。”

    朱九从外面进来了,风尘仆仆,衣裳上沾满了泥土,手里拎了个竹笼子,里面装了三只活蹦乱跳的灰鼠。

    “真正的鳝鱼血派上用场了。”

    时雍笑着看向朱九不情不愿的脸,勾了勾唇。

    “还得麻烦九哥,拿这个喂灰鼠。”

    她指了指白马扶舟差人收集起来的鳝鱼汤。

    “喂一只足够,剩余两只我还有用。”

    朱九拉下脸来,大惑不解地看着她,满脸写着不高兴,“我堂堂一等侍卫,去山上帮你挖老鼠洞抓老鼠也就忍了,你竟然叫我喂老鼠?”

    时雍道:“别人我不放心。”

    一听这话,朱九哼了声,脸上好看了点,给了时雍一个“算你有眼光”的表情,蹲下来把沾了鳝鱼血的木板放进老鼠笼子。

    鳝鱼血是用木板刮下来的,老鼠惊慌地从上面踩过去,吓得根本就不敢去碰。

    朱九双臂看了半晌,皱起眉头,正要问时雍怎么办,就听到她说了一个字。

    “九哥,灌吧。”

    朱九猝不及防:……

    时雍笑道:“灌老鼠不是件容易事,可是一定难不倒九哥这样的高手。”

    朱九恨得牙根痒。

    大都督啊,瞧你给我安排的好差事。

    算了,谁叫他是高手呢?

    朱九把鳝鱼血灌入一只老鼠的嘴里,那只老鼠慌乱地叽叽叫唤几声,突然走路不稳,偏偏倒倒几步,栽下去,两脚一蹬,不动弹了。

    “死了?”

    “好烈的毒!”

    围观在场看结果的众人,都大惊失色。

    “这是何毒,如此厉害?”

    时雍道:“鳝鱼煮粥后,经过高温和稀释,毒性减弱,因此喝粥的那些人,中毒较轻。而煎炒就吃的人,更为严重。而这些蛇血,未经处理,毒性更强,小灰鼠肯定受不住,自然入口即亡。”

    朱九双手合十。

    “可怜!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死后别来找我。下辈子投胎好好做个人,别再做人人喊打的老鼠了……”

    时雍笑着瞪他一眼。

    “宋侍卫这双眼,好生厉害!”

    众人纷纷称赞时雍,见多识广,睿智多思。

    可是,问题又来了。

    既然确实鳝鱼是有毒,但这些鳝鱼为什么有毒?为何这毒性经过高温蒸煮后还能祸害人?

    这个问题时雍暂时没有答案。

    伙夫长被白马扶舟控制起来,关押到了囚室,可是,不论怎么逼问,他都只有一句话,他本人从不吃鳝鱼是真的,说这个季节的鳝鱼肥美也是真的。没吃过不代表不知道,他只是无心闲侃,并无害人之心,而且,他也根本就不知鳝鱼会有毒。

    最后,他甚至把问题反抛给时雍。

    “我若是有心加害伙房的兄弟,为何不直接在饭菜里下毒,何苦大费周章?”

    时雍笑道:“直接下毒,你就不能全身而退了。何况,如今营中严令‘三人行’,你腾不出手,也没有办法在不受人监视的情况下加害于人,不得不大费周章。”

    伙夫长瞪视着她:“荒唐。你就是诚心赖我!”

    时雍:“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赖你?”

    伙夫长切齿痛恨,愤而辱骂:“你就是心肠坏了,找人背过。呸!不男不女的妖孽。祸害了大都督还不够,还来蛊惑厂督大人。厂督大人,你别信他的鬼话,此人心肠坏了……”

    时雍冷笑,“你欺我没有证物是吧?”

    伙夫长:“既有证物,你就呈上来给大家看。红口白牙指人有罪,是何居心?我不服!我不服……”

    看白马扶舟不为所动,他又嚎叫起来。

    “我要见大都督,求大都督出来主持公道。”

    他的声音越吼越大,穿透囚室。

    伙房里的伙头兵们和伙夫长关系都很亲厚,见他这样,也有些人为他愤愤不平,甚至求到营中将校那里,纷纷要求大都督出来主持公道。

    见状,白马扶舟笑了。

    “本督身为监军,竟是做不得主了是吧?”

    众人不吭声。

    可是个个眼里分明都有不服气。

    营里人多,又在战事,最怕士兵们生出不好的情绪。届时一传十,十传百,影响军心。

    然而,赵胤不在营中,如何出来主持公道?

    “要公道,就给你们公道。”

    白马扶舟把那个喝了“鳝鱼汤”的伙夫放出来,让自己的几个亲卫带着他去找那个卖鳝鱼的老农。

    黄昏时分,他们才回来。

    老农没有带回,却拎回了一桶鳝鱼。

    他们去了卢龙县城,辗转老远终于找到那个卖鳝鱼的老农家里,结果发现,人已经死在屋子里,水缸里还养了一些鳝鱼,他们就把鳝鱼给提溜回来了。

    大家都围过来看。

    水桶里有十来条鳝鱼,全部绞缠在一块儿,有人拿棍子去拨弄开,拎出两条细细观察。

    确实就是普通的黄鳝无误。

    可是,时雍再次让朱九用小灰鼠做实验,小灰鼠再次在尝到鳝鱼血后死亡。

    鳝鱼确实有毒。

    众人不解。

    时雍思考片刻,对朱九道:

    “九哥,你陪我走一趟。”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