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4章 我得马上找到大人.
    !

    唐捕头和郑仵作对视一眼,道:“死者名叫蔡老实,卢龙县东鱼村人。户薄登载年五十六,妻早亡。留下一儿一女。女儿远嫁外县,儿子做了上门女婿,入赘到邻村。

    眼下,儿子孙子已跟随女家南下逃难去了,没有寻到人回来收殓老汉。

    据我了解,蔡老实常年以养鳝为业,县城很多摊档都收过他的鳝鱼,从未发生过鳝鱼中毒的事情。而且,大战在即,东鱼村十室九空,蔡老实也没有什么仇家……”

    唐捕头说到这里,看了郑仵作一眼。

    郑仵作行个礼,介绍尸检情况。

    “骇检发现,死者身上无明显抵抗伤痕,屋内无搏斗痕迹,尸体被人发现时,悬于房梁,我和唐捕头一致认为,死者系自尽身亡。”

    悬梁自尽?

    时雍眯了眯眼。

    好熟悉的死亡现场。

    诏狱的时雍、顺天府尹徐晋原、张捕快的徒弟于昌……

    不知道为什么,时雍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惧的力量。

    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提醒,好像是身体的细胞在唤醒她的记忆,又或许是她长期培养出来的敏感和警觉。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感受,很难用言语去描述,只是在看到这个熟悉的场面时,会本能地感到害怕。

    这种害怕还来自于大黑的狂躁不安。

    大黑的样子很像水洗巷那个夜晚,它紧紧跟在时雍的身边,寸步不离,就好像她的周围有一个恶魔,时雍看不到,而它可以看见。在大黑眼里,这个恶魔已经杀死了很多人,大黑惧怕恶魔,又想保护她,这才会如此狂躁不安。

    风吹过来,时雍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冰冷的寒意。

    左右看看,她摸了摸大黑的头,示意它不要害怕,然后对唐捕头道:

    “可否带我看看现场?”

    郑仵作看她一眼,目光微深,“请!”

    唐捕头和郑仵作将时雍带到蔡老实悬梁的地方,堂屋的大梁,绳子已经解了,地上还有一张歪歪倒倒的椅子。

    时雍看了曾五一眼。

    曾五指了指道:“我先头来时,老汉就挂在这儿。”

    时雍问:“绳子多高?可否再挂回去,我看看?”

    众人:……

    人都殓了,仵作和捕头都有了结论,勘验文字都画好了押,他再来横插一脚算什么?

    看得出来,唐捕头和郑仵作都十分不满。可是时雍冷着一张脸,压根不看他们的脸色。

    “挂回去,等我看过水缸再来。”

    院子里有好八九个大水缸,是用整块石头凿出来的,有圆形,有长方形,据说是蔡老实养鳝鱼使用。

    缸里最后的一桶黄鳝已经被曾五拎回营房,如今水缸里空荡荡的,积满了厚厚的、乌黑的淤泥,上面飘浮着一层恶臭发绿的萍,水缸四周是厚厚的苔藓,分明是许久不曾使用的样子。

    只有其中一口缸,里面的水较为清明。

    曾五说,那些鳝鱼他们就是从这口缸里捞的。

    养鳝为生?

    时雍看了朱九一眼,微笑。

    “九哥,有劳了。”

    朱九看到她的笑,脸就绿了。

    “干嘛?你不会又要我……”

    “没错。”时雍一本正经地指着那几口缸,“每一口缸中的浮液,你都用竹筒帮我采样一份。”

    采样?

    这词十分新鲜,听上去很是厉害,

    可仔细想想,不就是让他做苦力吗?

    朱九低低哼声,暗自咬牙,小声道:

    “我是爷的一等侍卫。”

    时雍点头,“我有指挥使令牌。”

    朱九脑仁疼痛,“阿拾,你不能这么对我。爷只是让我保护你,不是让我陪你瞎胡闹的,供你差遣的……”

    时雍点头:“我有指挥使令牌。”

    朱九深吸一口气,闻到那股子恶臭又掩住鼻子。

    “你狠!”

    朱九出去采竹子,削竹筒,用来采样了。

    时雍又带着大黑起身回到屋子里。

    绳子又重新悬到了梁上,尸体当然不方便取出来再挂,唐捕快只是象征性地挂了一床棉被在上头,示意给时雍看。

    “当时,差不多就是这样。”

    “差不多是差多少?”时雍反问。

    唐捕头微怔,还没有说话,时雍又转头望向郑仵作。

    “蔡老实有多高?”

    郑仵作怔了怔,期期艾艾地回答:“约摸五尺五……不到吧?”

    约摸?不到?

    时雍不悦地蹙起眉头,“郑仵作办差,很不仔细呀。”

    说罢她亲自走回院子,拉开尸袋,拿了郑忤作的软尺过来测量,然后查看一番尸体重新走回屋子,让曾五帮她拉着绳子,测量了从绳子到椅子的距离,冷笑一声。

    “蔡老实的身高,挂在绳子上,怕就踩不到椅子了吧?”

    郑忤作的脸微微变色,唐捕头脸上也有些尴尬。

    兵荒马乱的,一个孤寡老人,死了就死了。他怎么死的?谁杀的?不会有人在意,他们也不想多事,哪料到会遇上一个较真的人?

    唐捕头道:“宋侍卫,这个……人要自尽,总是能想到法子。”

    时雍转过去看着唐捕头,一本正经道:“你给我想个法子试试,怎么把自己的脖子挂到超出身高这么多的地方,还能把椅子蹬翻?”

    唐捕头闭上嘴,不吭声了。

    时雍转头看郑仵作,冷笑一声。

    “唐捕头不懂,郑仵作不会看不出来吧?缢死者悬空时的体丨位不同,勒痕在脖子上体现出来的勒沟,也就是绳印就大不相同。

    勒沟是鉴别缢死和勒死的重要证据。自缢而亡者,着力部位在颈前部,身子悬空,下垂的重量会使绳索深深嵌入舌骨与甲状软骨间,头颈会留下明显的八字痕,‘八字不交’,颈后几乎不可见勒痕。而蔡老实的脖子上,虽也可见八字,但勒痕不规则,毫不见绳索悬空勒痕现象,分明就是被人勒死再挂上去的。”

    郑仵作脸色灰白,额际浮上虚汗。

    “这个,这个……恕郑某眼花,再去复验一遍。”

    “哼!你们好大的胆子,这般不作为。”

    时雍扫视他们一眼。

    “分明是他杀,定为自尽。别以为要打仗了就没有人管束你们。好知为之吧。”

    说罢,她转身走了出来,朱九正好砍竹子回来,见她这么大的威风,愣了愣,脑袋好痛。

    一个主子就够难伺候了,怎么凭空多出个主子出来?

    唐捕头和郑仵作吓住了,赶紧重新勘验做文书,时雍却不再与他们多话,教朱九取了样,跨上马就走。

    该说的话,她说了。

    不该她多的事,她不多。

    曾五看时雍耍威风,将唐捕头和郑仵作骂得嘴都张不了,一直没敢出声。可是等到回了卢龙塞营房,禀报了白马扶舟与伙夫长相关的事情,他却是对人好一番吹嘘了时雍的厉害。

    朱九拿着散发着恶臭的竹筒,回到大营就交给了时雍。

    “我看你要做什么?”

    时雍什么都没做,只是又要他去抓灰鼠。

    朱九那个气啊。

    幸好白日里他捅了个老鼠窝,找到了灰鼠的窝点,不然上哪里去找?

    等他气咻咻地出去把灰鼠逮回来,时雍一字排开,一个一个让他灌了从蔡老实家里水缸采回来的淤泥,不到片刻功夫,其中两只小灰鼠就一命呜呼了。

    时雍当场剖了几只小灰鼠,不仅发现其死状与鳝鱼中毒的灰鼠一样,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我知道是什么毒了!”

    朱九忙活一阵,比谁都想知道结果。

    “是什么?”

    时雍看他一眼,眸色突然变暗。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让她做了个惊人的决定。

    “我得马上找到大人。”

    朱九看她说着就去收拾东西,惊了惊,跟上去,不停地搓手,“阿拾,你这是作甚?你知道大人在哪里吗?你现在就要去找?你先告诉我就不行吗?一定要第一个告诉大人?”

    朱九跟在时雍后面转悠。

    时雍不理会他,一直在弓着身子在拿东西。

    突地,她不知想到什么,挺直身,转头看着朱九,目光凌厉地道:“劳烦九哥先出去,我要换个衣服。再晚,我怕大人会有危险。”

    朱九怔住,“为什么?”

    时雍很难解释,也来不及向他解释。

    “你去不去?”

    “去!”

    朱九微顿,飞快地跑出去,帮她关上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