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5章 偷听&.
    !

    时雍趁着天黑,带着朱九出了卢龙塞营地。

    大黑跟在后面奔跑了一段路,时雍又停下马来,将狗子用一个布兜子里放到马背上,越去越远。

    夜风拂入塞口,白马扶舟悠闲而安静地站在囚室外面的石阶上看着远去的黑影,一动不动。

    黑暗掩藏了他的身影,也掩藏了他脸上的表情。

    囚室里面,伙夫长痛苦而绝望的呻丨吟如魔鬼的呐喊般凄厉而恐怖。

    “督主。”慕漓从囚室出来,站在白马扶舟身后,低声道:“那个人快要不行了。”

    “交代了吗?”白马扶舟声音幽幽凉凉。听不出情绪。

    “不肯说。”慕漓声音带一丝叹,“倒是个硬汉子。”

    白马扶舟冷笑,没有回头,安静许久才道:

    “留他一条性命。”

    慕漓问:“那还审是不审?”

    白马扶舟不耐烦地哼声,“审。怎么不审。别把人弄死就成。”

    说罢,他顿了顿,微微一笑,转头道:“去找个医官来,给他治治伤。”

    慕漓明白他的意思,拱手退下,“是。”

    “慢着。”白马扶舟轻喝一声,可是等慕漓停下走到身边,他眉尖微挑,又摆了摆手,“罢了。本督亲自去审。”

    ·

    “驾——”

    马儿上了官路,朱九速度比时雍快了许多。

    暗夜风大,两人一前一后狂奔。

    时雍出发前已经对身子做了些处理,可到底是不方便的小日子,像男子一样在马背上狂颠,时间长了有些不适。

    她紧蹙眉头,忍着,冷风刮得脸颊冰冷麻木,身子凉透了,而天公不作美,不知何时,又下起了小雨。

    又奔波一段,时雍问朱九。

    “九哥,还有多远?”

    朱九调头观察着山势,大声道:“翻过前面那座山,还有差不多十来里就到青山口了。”

    时雍看了一眼,“九哥,能否稍等我片刻。”

    朱九离他两丈远,看不清她苍白的脸色,“怎么了?你不是说很急吗?”

    时雍不好解释,“小解。”

    人有三急,尽管得知赵胤可能出会意外,朱九此时心急如焚,仍然不好在一个小姑娘面对太过失态。

    他勒住马绳,将马儿停下来,四周看看道:“快去。”

    说罢,朱九指了指左侧的一处河岸,“那边背风,我看就可以。”

    时雍看他一眼,有点想笑,轻轻嗯一声。

    “九哥你帮我看着点儿。”

    朱九:“晓得,你快着些,有事吱气。”

    时雍应了声,把大黑抱下来放好,从包袱里摸了些备用的卫生用品,把马儿交给朱九,就往左侧而去。

    河岸临山,深夜里空无一人,除了潺潺的流水声,就是山风刮过的呼啸。时雍没有去河岸“方便”,而是选择了靠山的地方,河岸没有遮挡物,一览无余,没有安全感。

    靠着山的一边,小雨落山如雾般朦胧,大黑跟在她身后,无声无息。

    时雍看大黑一眼,蹲下丨身来。

    她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树林和草丛,再往上是一处斜坡,她这么蹲身很难被人发现,可是斜坡上有人经过,她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风烈烈地吹,时雍身着男装,行事倒是方便很多,她速度很快,处理好刚准备站起来,就听到一阵细微的马蹄声。

    很轻的蹄声,仿佛马蹄上被包了一层棉布般,闷闷地响,但是因为离得近,她还是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来这种与众不同的响动,间或还伴着一种士兵棉甲上的泡钉摩擦出来的声音。

    大晚上的,怎会有军队?

    难道是赵胤?

    时雍慢慢探出一个头。

    黑漆漆的斜坡上,是一条通往山林的狭长小道,树林阴影,雨夜幽光,根本就看不清对方是谁。

    时雍摸了摸大黑的头,手指凑到唇边,朝大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捡起地上的石块,“嗖”一声投入远处的山林。

    “尤阿乌乎比?”一道压抑的粗喝声传来。

    时雍一怔。

    不是大晏话?她听不懂。

    而会在永平府出现的只有与大晏交战只有兀良汗人。

    时雍心里一紧,抱着大黑低下头。

    安静片刻,斜坡上的人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

    听语气,是在训斥手下人。

    寂静的夜色里,这些人的声音很低,却句句随山风传入了时雍的耳风里。在他的训斥后,马儿速度似乎更快了,时雍潜伏在原地等待了许久,等到那一群人全部通过缓坡,这才带着大黑回到原地。

    “九哥。”

    朱九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闻言不悦地问:“女子真是麻烦,这么久。走吧。”

    “九哥!”时雍没动,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又把听来的那几句话,通过强行记忆后汉化给朱九听。

    “你可知是什么意思?”

    朱九确实会一些简单的兀良汗话,时雍告诉他的话,他一共听懂了三句:“赵胤”、“将军有令,寅时到达”,“坏了计划,我们都得死。”

    仔细琢磨片刻,朱九突然变了脸色,“不好,他们要绕道去青山口,合围大都督。”

    时雍蹙眉,“大人在青山口的事,知道的人可不多。”

    朱九倒抽一口气,狠狠捏拳,“有叛徒。不行,我们得马上赶过去告诉爷。早知防范,晚了,就来不及了。”

    “好。”时雍极其冷静,把马绳从朱九手上接过来,“你速去禀报!”

    朱九一惊,“你呢?”

    时雍摇摇头,“两个人哪有一个人快?我骑马速度不如你,跟着你是拖累。你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到达青山口。听到没有?”

    朱九点点头,翻身上马,猛地一抖马绳,还是不放心,从怀里掏出一支鸣镝交给她。

    “有事发信号,你注意安全。等我禀报了爷,回来接你。”

    “别啰嗦了。”时雍走近,猛地一巴掌拍在他的马屁股上,“快!”

    马儿扬蹄远去,时雍静默片刻,望着黑漆漆的山峦,镇静地上了马,往前疾驰而去。

    可是绕过那座山,往前走了一段,她却不是与朱九同一个方向。

    ————

    青山口。

    赵胤刚刚阖眼准备小睡片刻,魏骁龙就进来了。

    “大都督!”

    魏骁龙声如洪钟,脸上胡子拉碴,但精神尚好,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一入帅帐,就朝他咧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巴图主力已到白台子附近,咱们不能与他硬碰硬,得办法逗弄逗弄他,让他放出些虾兵蟹将出来,给咱们加加菜,暖暖身。”

    他们驻在青山口的军队不过几万,赵胤了解战场形势,不可能鸡蛋去碰石头。可是,对魏骁龙的建议,他似乎不太在意。

    “魏将军只需静待,关门打狗便是。”

    魏骁龙前阵子逗弄巴图,玩出兴趣了,有点手痒,这才有了再去耍他一把的想法。

    不过,既然赵胤有自己的打算,他也就不再多话了。

    “我听大都督的。你让我打哪,我就打哪。”

    赵胤唇角微抿,看他兴奋的样子,“下去休憩。”

    “是。”魏骁龙嘿嘿笑声,又搓手,“想着要搞巴图,就睡不着。”

    战前将士都会兴奋,睡不着是正常。赵胤淡淡看他一眼,“那你便出去巡逻吧。”

    魏骁龙:……

    “末将告退。”

    看赵胤合上了眼睛,他拱手正要挠帐子出去,白执就带着一个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爷!朱九来了。”

    一听是朱九,赵胤双眼猛地睁开。

    “何事?”

    白执看着朱九没有吭声,朱九急匆匆奔进来,气都喘不匀,一句话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把他和阿拾从卢龙大营出来,偷听到兀良汗派兵伏击的事情说清楚,可是说完却见赵胤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只是蹙着眉头问他:

    “阿拾呢?”

    朱九微微一愣。

    不是应当马上备战吗?大都督为何都不紧张?

    朱九喘口气,做了个手势。

    “阿拾骑马慢,在后边。”

    赵胤眉头紧锁,黑眸深深地扫了朱九一眼,没有说话。

    旁边的魏骁龙却紧张起来,一脸兴奋,摩拳擦掌。

    “来得好。打的就是他狗日的。”

    憋了几日,魏骁龙在孤山吃的亏正等着找人算账呢,一听就等不及了。

    “大都督,下令吧。末将愿领兵打头阵。”

    赵胤没有吭声,沉默片刻,侧目望向身边的许煜。

    “你带一队人马,和朱九同去接应阿拾。”

    话落,他又叫魏骁龙,“拿舆图!”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