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199章 不敢相信的事还是发生了&.
    !

    营房很大,赵胤策马狂奔,朱九在后面紧紧尾随,仿佛被什么巨大的力量牵引着一般,二人马速很快,像两支黑色的利箭,破空而去,宽敞的营房仿佛变成了一个赛马的马场,四周的嚣张声神奇的消失了,没有了瘆人的尖叫,没有了哀声嚎哭,脑子里那一道裂缝越来越大,似乎把头颅劈开,让人在这瞬间失去了思维和意识,什么都听不见了,地上腥膻的鲜血如同延伸到了心里,沉重得让人无法呼吸。

    朱九跟随赵胤三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风停止了,呼吸停止了,一切声音都停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似一刹那,又似千年万年,赵胤的乌骓马终于停了下来。

    后营那个大毡帐已经烧成了焦黑,地上有数具尸体,钢刀弩箭从不同的角度插丨入他们的身体,还有一匹断肢的骏马倒在地上,无助地呻丨吟、哀嚎,女尸身着白色中衣,头发凌乱地倒在马边,身子趴俯,看不到脸,纤瘦的后背上插着一把马刀。

    马儿在痛苦地嘶鸣,女尸一动不动。

    朱九喉头一紧。

    看赵胤僵在原地,他飞快跃下马。

    走过去的路不足两丈,他却走了许久。

    “阿拾?”

    朱九听到了自己声音的颤抖,却看不到背后马背上赵胤紧紧掐住的拳心。

    朱九翻过女尸,看到了那张化着浓艳妆容的脸,愣了愣,随即一喜,回头看去,与赵胤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发现主子眼中有隐隐闪耀的暗光。

    不是阿拾。

    这个女尸是谁就不重要了。

    朱九松开手,正要翻身上马,突然听到一声唿哨。

    哨声清脆地划破夜空,划过嘈杂的营房,如一剂灵丹妙药,让他心神随之振奋。

    “爷!是不是阿拾?”

    夜色黯淡,星光稀微,时雍牵马站在营房后方山坡的一颗黑皮松树下,连吹了好几个唿哨,

    没有吹来大黑,一声马嘶却传入耳中。

    时雍站在树冠下的阴影里,有风吹过头顶,她看到一匹马驰骋而来。

    时雍眯起双眼,想要看清马上的男子,却只能看见他高高扬起的披风。营房里燃烧的火光被他甩在身后,火色却蔓延到她的眼里。明明很远的距离,他却似眨眼就到,到她面前,跳下马,将凤翅盔取下来夹在腋下,手握绣春刀,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

    近了,她终于能看清赵胤的脸,

    凌厉的、冷漠的、甚至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时雍展颜一笑,“你来了?”

    赵胤怔住。她一笑,仿佛就有阳光洒落下来,那一抹阳光冲散了原有的怒气和责怪,营房里燃烧的大火嵌入她的眼里,如同两簇炽焰,让他瞬间哑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是应该拥抱一下的吗?

    时雍这么想着,看着赵胤,“大人别动!”

    她丢下马缰绳,朝赵胤跑过去,猛一把扑入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束住他的腰,头贴在他的胸腔,听到他有力的心跳,一夜奔波而来的担心,在这瞬间落下。

    没有说话。

    四周安静得只有风声。

    赵胤一动不动,由她抱着。

    远处跟随赵胤而来的朱九,默默调转马头,走到远处戒备……

    “没事吧?”赵胤慢慢抬起手,没有落在她腰上,而是在她头上拍了拍,然后低头去看她的脸。

    时雍摇头,只是笑,并不说话,那微仰的脸庞荡漾着火光,眼里还有一抹意气风发的快活,或者说是得意。

    “你太胆大了。”

    赵胤冷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后怕。

    “你可知,此事不成,会有什么后果?”

    时雍眉开眼笑地摇头,“不会不成。”

    赵胤皱眉看着她,眼里情绪有些复杂,时雍笑容却越发地大了。

    “我不成,不是还有大人吗?”

    赵胤严肃着脸:“战场不是后花园,战事也不是儿戏。一步行错,白骨成堆。”

    时雍道:“我知道呀,所以我来帮你了。你没有看到吗?我烧了他们的军械库和粮草库。兀良汗若不能解决补给,必败无疑。”

    赵胤望着她笑逐颜开的样子,眼中幽幽渐渐变凉。

    他没有说话,只是那么看着她。

    时雍抬起头,迎上赵胤异常的目光,“大人,你这次准备给我什么奖励呀。”

    二人目光相撞,时雍的笑脸不停在赵胤的眼前晃动,让他脑子里生出了无数的画面,无一不在提醒他,必须要坚定一些了。

    “你该得的不是奖励,是教训。”

    ——————

    青山口。

    巴图率领的大军如一把利刃,顺利劈开了晏军设在青山口的防线,弩箭齐发,刀枪铮鸣,战马发出激烈的嘶鸣声,如入无人之境。

    弩箭和马蹄下,大晏溃不成军,一路败退。

    “如此不堪一击。”

    巴图身着重甲,骑在马上,感受着以强凌弱的快意。

    已然胜券在握,他不疾不途一路推进,就等着与赵胤真刀真枪地杀上一回,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领兵的将领不是赵胤,仍然是那个兔子一般的魏骁龙。

    两人打了这么久,对彼此的打法都很清楚,当巴图意识到魏骁龙又一次想用孤山的打法跟他兜圈子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劲儿。

    “戈顿那边什么情况?”

    “大汗,戈顿将军还没有消息传来。”

    巴图紧紧蹙眉,心下发凉。

    戈顿深夜潜入敌后,准备包抄晏军,现下他这边已经发起了总攻,赵胤不见,魏骁龙也在节节败退,戈顿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

    巴图怒喝:“速探!”

    不待他命令传出去,一个探子就飞奔来报。

    “大汗!不,不好了。戈顿将军没到青山口就被晏军发现,被赵胤从中路截杀,戈顿将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原路溃逃,而赵胤带人趁势突围,往我后方军械库而去……”

    巴图脑子嗡了下,很快镇静下来。

    青山口的晏军人数不多,即使赵胤带了一小股人马前去突袭军械库和粮草库也无妨。

    来桑数万人马驻扎在白台子,还能让赵胤翻了天不成?去了也好,各个击破,叫他有来无回。

    “来人!”

    巴图厉喝,声音宏亮威严。

    “向晏军喊话,就说赵胤已惨死白台子,让魏骁龙速速缴械投降,孤念他是个英雄好汉,饶他一命。”

    这种喊话一般是为攻心,真真假假不重要,能击垮敌方的心里防线最为重要。

    传令兵得令,飞快地下去传话。

    此时的魏骁龙,属实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巴图本就擅长突击作战,如今率大军压境,攻击频繁,兀良兵骑兵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地朝他推过来,整个青山口已然在兀良汗的掌控之中,晏军即使拼死抵抗,也并非攻不破的铁板一块。

    “娘的。老子又要吃败战了。”

    魏骁龙有点气。

    明明他打得很好,

    可自从开战以来,就是一场不胜。

    这一次,他领的又是“败退任务”,脸上挂不住,又不能不顾将士们的性命,跑到巴图跟前去逞强,耀武扬威找死。

    兀良汗喊话用大晏话,魏骁龙专门找来一个通兀良汗话的通译,黑着脸道:

    “告诉巴图,老子在卢龙塞等他。”

    “还有,让他赶紧回去给他儿子收尸!”

    说罢,他调转马头大喊:“兄弟们,分散撤离。不以逃跑为耻,要以活着为荣。”

    不以逃跑为耻,要以活着为荣,这话是赵胤临走前交代的,是为了保全他一战不胜的颜面,可此时,再没有比这句更激励人心的话了。

    魏骁龙败退时只有一个想法:大都督,何时给安排一个胜局啊?再这么演下去,他可能要青史留骂名了,一战不胜大将军魏骁龙是也。

    “驾——”

    巴图准备了这么久,自然不会让魏骁龙轻易逃脱,得闻戈顿的伏兵被赵胤打散,他已是恼恨之极,誓要剥了魏骁龙的披,当即挥鞭策马往前追去。

    不料,大晏军的喊话还没有落下,后方就有快马来报。

    “大汗,二殿下领兵来汇合了!”

    领兵汇合?巴图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好好的军械库和粮草库不守,他领什么兵,汇什么合?

    巴图停下马步,令副将领兵去追,自己撤下来迎上来桑。

    “父汗!”

    来桑策马走在前面,后面是浩浩荡荡的数万大军,巴图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听完来桑的禀报后,他更不敢相信的是自己的耳朵了。

    “你说什么?”

    巴图咬牙切齿地看着来桑:

    “军械库、粮草库被烧?赵胤夜袭大营?而你,领着数万人……撤离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