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00章 责罚,怀疑,搜索*.
    !

    来桑心知犯下大错,不敢抬头看巴图的脸。

    “父汗,赵胤老贼老奸巨猾,策反了霍西顿,里应外合打了儿子一个措手不及……”

    “蠢货!”

    一个巴图重重抽在来桑脸上,巴图又气又恨,斥骂道:

    “赵胤何来大军夜袭?军械和粮草何等重要,你不知道吗?”

    来桑捂着迅速肿起来的半边脸,耳窝里嗡嗡作响,下意识闭了闭眼,身子感觉到一阵冰冷,却不敢争辩,爬起来跪直了身体。

    “儿子一时失误,因小失大,请父汗责罚……”

    “责罚?”巴图抖了抖马鞭,狠狠砸在来桑身上,恶狠狠道:“你这条狗命都不够恕罪的。孤今日就要了你的狗命!”

    啪!

    一鞭下去,来桑纹丝不动。

    巴图握紧马鞭,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

    “脱甲!”

    来桑不可置信地仰头看着巴图,

    “父汗,你是想打死我?”

    巴图冷飕飕地道:“你无才无德,监守不利,贻误战机,陷兀良汗几十万大军于水火,打死你又何妨?”

    来桑心里一沉,突然咬牙发狠,赌气似的站起来,飞快脱下盔甲,于冷风中穿着中衣,笔直地跪在地上。

    “那你打死我好了!”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不管巴图真的气恼到要鞭杀来桑,还是为了平息众怒,来桑这一顿鞭子都免不了。

    兀良汗大营被焚的损失,远远大于夜袭晏军这场胜仗带来的痛快。更为可怕的是,兀良汗自漠北草原而来,长途行军,粮草补给本就是最为薄弱的一环,接下去要是战事不顺,他们靠什么打仗?

    恐惧如同瘟疫,处置不当,必会引来军心动荡。

    巴图发了狠一般,狠狠地抽。

    一鞭,

    又一鞭,

    再一鞭,

    鞭鞭入肉!

    马鞭击破空气传来的噼啪声,极是刺耳。

    每打一下,来桑身子都抖一下,却不吭声。

    无数双眼睛望着抽打来桑的巴图,表情各有不同。在众人的围观下,巴图下得狠心,打一下,骂一句,怒瞪的双眼里,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壮。

    几十鞭下去,来桑身上已伤痕累累,中衣早已破损,露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鞭痕,鲜血淋漓,染湿了衣襟……

    来桑长得高大壮实,像极了他那个做兀良汗大妃的娘,可是现年也只得十七岁,巴图纵是恼他无脑,气他无用,也不能真就把他打死。

    不仅因为巴图只有乌日苏和来桑两个儿子,还因为来桑背后有大妃在草原上的势力,关系错综复杂。

    伤疤男子见状,知道差不多了。

    他必须给巴图一个台阶,此刻的巴图,也需要一个台阶。

    “大汗!臣有话讲。”

    他重重跪在地上,挡在来桑面前,生生受了巴图一鞭,刚好打在他受了刀伤的胳膊上,痛得脸都白了,可他还是仰起脸来,一脸正色地对巴图道:

    “此事不怪二殿下,都怪臣误判敌情,误导了二殿下。”

    来桑浑身浴血,还讲义气。

    “不关你的事!”

    他说罢,怨恨地看了巴图一眼,“你只是错估了我在父汗心里的地位,你以为我的性命对父汗来说,比军械,比粮草更紧要……你错了,我更是大错特错,我就该死在赵胤手底下,我死了,父汗就满意了!”

    巴图被他气得脸都绿了。

    又狠狠抽一鞭子。

    “不争气的东西!”

    这下正中来桑后背,他咬牙切齿,还想争辩,伤疤男子偷偷拉一下他的衣袖,来桑眼看巴图又扬起鞭子,头一歪,倒了下去。

    “二殿下晕过去了。”

    四周众人惊叫起来。

    巴图就势收了手,“抬下去!”

    众人手足无措地过来抬人,叫医士给二殿下治伤。

    伤疤男子跪地原地没动,巴图挽起马鞭,突然冷冷看他一眼。

    “你跟我来。”

    巴图不是有勇无谋的蛮横之人,相反,他头脑十分清明睿智,在他鞭打来桑的时候,整件事情已经在他脑子里迅速地梳理了一遍。

    从头到尾,事情并没有脱离他的掌控。原本赵胤会突围而去,甚至会潜入兀良汗后方,他也不是没有预计过可能,毕竟赵胤不是平庸鼠辈,岂会轻易入他的套。

    整件事,最大的变数就是被人莫名其妙火烧了军械和粮草。

    若非如此,即使赵胤去偷袭大营,哪怕来桑没有对敌的经验,但营中有几员老将,以数万之众,还会对付不了赵胤区区几千人?

    可这件事情,偏偏在众目睽睽下发生了。

    一个人潜入大营,大摇大摆地炸了他的军械库,烧了粮草,还全身而退,不知去向。

    如果没有叛徒与他配合,一个人的能力绝对做不到。

    巴图不信有人真敢这么干。

    但是,巴图同样不相信霍西顿是叛徒。

    霍西顿是他亲点的军械库守备,土生土长的兀良汗勇士,一家老小都还在漠北草原,从来没有去过南晏,和晏人更是没有什么来往,他为何会甘愿冒着全家老小被杀头的风险,背叛兀良汗,帮助晏军火烧大晏?

    巴图深知,叛徒另有其人。

    玩鹰的被鹰啄了,巴图恼羞成怒,但他在打来桑的时候,火气已经泄了,此刻很是冷静,冷静地把伤疤男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又把事情分析了一遍,方才出声。

    “伤得重不重?”

    伤疤男子低着头,声音喑哑无力。

    “这点伤不算什么。有负大汗所托,无为死不足惜。”

    巴图负着手,自上而下看着他。

    “无为,你师父把你托付给孤,孤又把你转送到二皇子跟前,你可知是为何?”

    伤疤男子低声道:“大汗是想让无为协助二皇子处理杂物,并在必要的时候,护卫二皇子安危。”

    巴图哼声。

    “错了。”

    伤疤男子抬头,却见巴图冷着脸看来。

    “孤两个儿子。乌日苏软弱无能,但内心坚韧,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而来桑钢硬有余,韧性不足,被他母妃惯坏了,性情偏激,暴躁狂妄,很容易闯祸。孤,是要你看着他,管着他!”

    “臣有罪!”

    伤疤男子深深跪拜下去,不再抬头。

    “你不仅有罪。你罪该万死。”

    巴图突然发怒,可是吼完,却没有别的动作。

    过了许久,才听得他冷冷地道:“无为,把你面具取下,让孤看看。”

    伤疤男子肩膀微微绷起,抬头望他。

    “大汗怀疑我?”

    巴图眼里锋芒锐利,“取下。”

    “是。”

    伤疤男子微微鞠着身子,将右脸上那个铁制面具取下,露出一张比左脸更为坑洼不平的疤痕脸,平静地看着巴图,却不问他为何要自己取下面具。

    巴图低下头,“右手伸出来。”

    伤疤男子双手都戴着一个皮制的黑色手套,在巴图的冷眼注视下,他慢慢取下右手的皮制手套,将手掌平伸出去。

    巴图低头,视线落在他的右手上。

    他的尾指断掉一截,露出了丑陋的疤痕,而手套里的尾指是一个固定的假体。

    伤疤男子任由巴图看着,一动不动,眸子低垂。

    片刻,巴图松了气,摆摆手。

    “孤误会你了,下去治伤吧。”

    ——————

    兀良汗和大晏两支军队经此一夜,各有死亡。从明面上看,两场战事一胜一负,晏军偷袭了兀良汗大营,而兀良汗也如愿赢得了青山口战役的胜利,占据了要地,又往前推进一步,离卢龙塞仅数十里之遥。

    可是,巴图心里知道,这一战兀良汗吃了大亏。

    他们的损失比孤山跟魏骁龙耗时十天,损兵折将来得大。

    因此,他决不能放赵胤回卢龙塞。

    截住赵胤,扳回一局,他才能消心头恶气。

    而且,军械粮草被焚烧,留给兀良汗的时间不多了。巴图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拿下卢龙塞,补给大军。那么,就再没有什么比截杀赵胤,更为有效的办法了。

    在巴图的部署下,兀良汗士兵设下了各种据点、卡哨,一路围追堵截,准备将赵胤截杀在半途。

    巴图粗略估算,赵胤从兀良汗大营撤离时的人马,不会超过五千人。五千人一起行动,目标不小,绝不可能从他的天罗地网底下溜出去。

    .

    天快亮了,薄雾浅浅淡淡地笼罩着山峦,空气里仿佛飘散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焚营后的烧焦味和火药味。

    人行其间,如在烟雾中前进。

    厮杀后的沉寂,触目惊心。

    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死去,十分瘆人。

    连夜的激战和行军,赵胤带领的这支突击军,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消耗过大,急需休整补给,然而,巴图不给他们停留的机会,正在四处搜索他们的行踪,要安全返回卢龙塞,就必须撕破巴图布下的防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时雍来说,就更为艰难。

    男子翻山越岭累的是身子,可她在特殊时期,又是一个女子,跟着他们长途跋涉,极是受罪。

    更让她不安的是,大黑一直没有出现。

    她在原地唤了大黑许久,大黑都没有回来。

    “大人!”

    时雍想了许久,下定了决心,走到赵胤跟前。

    “你们先走,我留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