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03章 这天底下恨我的人,何其多?&.
    !

    赵胤看她不言不语,臂弯将她身子往里一束,勒紧马缰绳往前小跑一段路,冲过林间一条清澈的小溪,这才接上一个话题。

    “你怎知我会有危险?”

    时雍看他一眼,只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营中发生的事情,朱九没有告诉大人吗?”

    赵胤道:“说了。因此,我让谢放彻查了伙房食物。”

    时雍脸上严肃了几分,“可有发现鳝鱼?”

    赵胤眸色变暗,“有。”

    还真有?

    时雍讶异,“没吃吧?”

    赵胤注视着她,唇角微微抿紧,显得整个人有些严肃,“战事紧,我走前,没来得及证实鳝鱼是否有毒,却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但已派了心腹之人去伙房,静默查探。”

    时雍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我是这样想的,这种鳝鱼能生出毒蛇的蛇性,要么就不是普通的鳝鱼,要么就是采取了特殊的培育方法,不论是哪一种,定然得来不易。总不能只是为了杀害几个伙夫吧?”

    赵胤道:“你认为对方的目标是我?”

    时雍沉吟不决,摇头:“目的倒不一定,不过九哥说营中可能有叛徒,那就大意不得。我怕大人不知情,中了别人的圈套,这才匆匆赶来……”

    她说得极是自然,赵胤听了,眼里却掠过一抹异色,浑然不觉搂住她的胳膊已然紧得将时雍整个儿压在了怀里。

    冰冷的甲胄裹着火热的胸膛,他心跳十分的快。

    时雍贴得近,在山风中听他的心跳声,感受格外不同。她将掌心覆上冰凉的甲胄,掌心却被什么东西灼烫了一般,抬头望着赵胤冷冽的眉眼,唇角一弯,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大人是不是很感动?”

    这女子。

    赵胤没有推开她的手,眉目越发冷,心跳越发快。

    “那你也不该私自离营,更不该一个人去兀良汗大营。你可知有多么凶险?”

    凶险是凶险,可刺激也是真刺激。

    想到军械库爆炸那一声巨响,时雍整个人便亢奋。

    “我还发现一桩异事。”时雍道:“昨夜在兀良汗营中遇到一个男子,脸上有伤痛,戴了半幅铁制面具,我说不准此人,不知他到底想杀我,还是想救我,觉得他有些古怪……”

    “阿拾。”

    赵胤打断她,低头,“手拿下去。”

    时雍一听,察觉到他呼吸变重,目光也变厉了,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缩到了他的小腹,本是无意,可他这么严肃,一种古怪的气息便在彼此中荡了开。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大人。”

    时雍很喜欢看赵胤这样的表情,忍耐,克制,像一个古董。

    她心跳也不知不觉快了起来,靠近他的那脸儿,逐渐滚烫。

    这是在大军之中,

    时雍胆大,但她从不知自己如此胆大,

    还想更胆大。

    她低下眼,那只手沿着甲胄慢慢往下……

    又仰起头,凑到他的下巴,悄悄地问:“拿下去?大人要我拿哪下去?”

    “宋阿拾!”

    赵胤猛地拉开她的手,看到时雍淡笑的眼睛,正恶作剧一样看着他,心窝一阵气紧。

    “你是女子。”

    赵胤低呵一声,冷眼看她,脸上保持着平静,可是,女子柔软的身体与铁甲冰冷的磨蹭,无意地研磨十分要命,明明林中气温很低,他身体却滚烫如烈火烹煮,偏生她还好死不死地对他说这种话。

    一个女子怎会如此大胆。

    赵胤想痛脑袋都想不明白。

    时雍跟他之前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她直率坦诚又有满腹心机,她热烈大方又能冷漠如冰,她从不拘着自己,也丝毫不会掩饰她的野心,一句“都督夫人”张口就出,没有丝毫犹豫,却又直白地拒绝了他收房。

    她就像一个燃烧的火球,随时会把她自己和火球笼罩下的人,一并焚燃殆尽。又如一杯烈酒,喝时浓烈甘醇,宁愿长醉不会醒,醒来却发现,一切俱是空无。

    时雍能感觉到他唤自己那一声时胸膛里震荡而出的怒气,仿佛用足了力气,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一般。

    嗯一声,时雍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微笑抬头,

    “是女子又如何?大人吼得这样大声,是想所有人都听到吗?”

    “不要乱动。”赵胤看着她,那双黑色的眼瞳,如同深不可测的深渊,飘出丝丝的寒意,仿佛她再不听话,下一刻就可能被掐死。

    奈何时雍不怕他。

    纸老虎!

    说出的话冷硬又无情,可是呼吸却滚烫热烈。

    时雍软软的手慢慢抬起,覆在他的铁甲上,叹口气,声音带出一股温热的暖流,“大人,我没有动,是你在动。你的心,跳得好快。大人,你这是动情了吗?”

    赵胤身子蓦地一僵。

    那双钳制着时雍的胳膊仿佛铁一般,素来从容淡定的脸,也僵硬仿佛一块寒风中的石头,冷静被撕裂,声音几乎咬牙切齿:

    “宋阿拾,你在找死吗?”

    时雍淡淡地道:“大人慌了。”

    她说得笃定,眼皮还抬了抬,“其实,男子爱慕女子,女子爱慕男子,乃是人之常情,大人何苦这般压抑自己?我不瞒大人,我仰慕大人英姿,喜欢看大人扬鞭策马朝我奔来的样子,喜欢看大人挥动绣春刀时凌厉霸气的样子,喜欢大人颀长挺拔的身材和俊朗美艳的脸,喜欢大人……这一副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只能生闷气的样子。”

    说罢时雍飞瞄一眼,从赵胤脸颊看到泛起的红。

    不知是气到了极点,还是感觉被一个女子亵渎了?

    时雍想,大都督这辈子可能都没有遇见过如她一般,敢于这么直白说爱慕的女子吧?

    不对!时雍想到了赵青菀。那是个比她更为大胆的女子,上来就玩坦诚相见那一套,可是赵胤这样的男子,并不会单单为迷恋女子的身体而放纵自己。他既然动情,就必然是对这个女子有感觉……

    这一点时雍十分自信。

    “大人不肯承认吗?你对我有感觉。”

    “宋阿拾。”三个字甫一出口,赵胤仿佛是决定了什么似的,脸色冷了下来,为了不让时雍那只手胡乱颠狂,他紧扎她的腰身,手臂添了几分力道,几近强势地将她压在怀里。

    “你再胡闹,我丢你下去!”

    时雍讶然地看着他,故作害怕的样子,紧张地抱紧他的腰,双臂一勒,当即感觉到他胳膊收紧,整个人都僵硬了。

    时雍躲在他怀里偷笑,“大人才舍不得。”

    赵胤:……

    头上寂静无声,

    只有风和他的呼吸掠过。

    一种奇异的感觉扫过时雍,她紧贴甲胄的脸渐渐爬上红晕。这件甲胄冰冷坚硬,并不是一种很好的触感,却给了时雍一种久违的温暖。

    那个在诏狱中死去的时雍灰暗逝去的世界,

    在这一刻,突然变得鲜活。

    以前时雍压根不相信自己会有这般幼稚的时候,会为了逗一个男人反复说一些稚气无聊的话,甚至暗戳戳的喜欢看他生气又无奈的样子。

    “大人,你现在是不是好气呀?”

    赵胤气得胸腔震荡,“松手。”

    时雍道:“松手我就掉下去了。”

    赵胤咬牙切齿:“宋阿拾!”

    时雍道:“心疼大人一刻钟。”

    赵胤低头看她,好一会没有吭声。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时雍知晓这人脾气古怪,不是那么容易跟人亲近的人,对女人更是如此。这一次她的举动不仅气到了他,对他的冲击肯定很大,他或许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她便默默地闭了嘴,不再刺激他。

    原以为他自个儿想想,就能往前走一步。

    不料,头上突然传来凉凉的哼声。

    “想做我的女人?胆量不小。”赵胤突然俯身低头,逼视着她,一只手将她裹在身上的氅子往脖子上勒了勒,那虎口如同掐着她的脖子一般,面色冷漠,声音也幽幽凉凉,冷若冰霜。

    “宋阿拾,你想死的话,不妨一试?”

    想死?

    时雍心里一凛,看着赵胤不说话。

    刚才惹得他狂怒生气,她还能有心情玩笑。

    可是听到这句话,她笑不出来了。

    赵胤的表情太过严肃,与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在他冷漠的目光注视下,时雍试图找到一个让他突然改变的答案,可是他身子突然坐直,缠在她氅衣上的手指也收了回去,甚至连抱她腰身的手都松了几分。

    这回时雍没有玩笑,而是认真地看着他。

    “大人认真的?”

    赵胤不言语。

    时雍琢磨他的表情,“大人不怕我恨你吗?女子的心,可是伤不得的。”

    赵胤微微眯眼,阳光从树叶间探出头来,明明暗暗的落在他的脸上,许是因了那一抹光晕,让他冷漠的俊脸少了几分凌厉,一身甲胄正气凛然,如那一日从正阳街上打马而过的少年将军,光芒万丈,高不可攀……

    “这天底下恨我的人,何其之多?”

    赵胤淡淡看着前方,目光幽凉。

    “终归都要恨的,我宁愿你早些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