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04章 我爱慕大人,是真的*.
    !

    这叫什么话?

    时雍没有说话,一直看着他。

    又道:“大人,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赵胤冷冷看着前方,不去看时雍的脸。

    时雍不疾不徐:“是害怕那个道常和尚为你批的命数?还是懊丧对一个门第卑下的婢女动了情?大人不会为了保全颜面,杀我灭口吧?”

    赵胤看着时雍无辜的双眼,静默不言。

    平静了一会,他的声音恢复了淡然,“方才的事,不必放在心上。”顿了顿,他又道:“回了京,你若当真想离去,我成全你。”

    “……”

    时雍许久没有说话。

    赵胤冷漠从容地打马,“驾”一声,带着她奔行于崇山峻岭,身姿挺拔,甲胄冰寒,可是纵有满身风华亦抵挡不住他眸底流露的寂寥。

    时雍笑了。

    “大人何苦。”

    赵胤面无表情。

    时雍看着他,“口是心非。为难我,也为难自己,作孽!”

    赵胤平静地低头,“坐好。”

    马蹄声撞破了林中骄阳,

    他嘶哑的声音撞入了时雍的心里。

    这孩子真是骄矜,要给他做爹,不容易。

    每个人的内心大抵会有一些埋藏很深的心事,赵胤如果也有,一定全是黑色的。他不愿跟她分享,时雍也无从得知真相。她瞥一眼他的表情,有些懊丧,原本他已经向她敞开的一扇窗户,仿佛又关回去去,甚至比往常更为严密。

    马儿奔跑在这个寒冷的山峦密林里,

    时雍肩膀上的氅子在寒风里飘荡而起,马儿太颠,她横坐不太稳当,一只手悄然拖住她的腰,将她搂紧,时雍慢慢弯起唇,眼角含笑看着赵胤。

    “说过了,大人何苦。”

    赵胤:“闭嘴!”

    ……

    从赵胤抱了时雍上马,几个亲卫都离他们稍稍远了些。

    许煜看着前面两个人刚才还很亲密地在聊天,突然又陷入了沉默,赵胤的马儿都快了许久,不由奇怪地走到谢放身边。

    “爷近来不对劲。”

    谢放一直注意着赵胤,随时准备护卫,许煜能看出来的问题,他自然也能发现。闻言,他皱了下眉头,“主子的私事,你我不要随便猜测。”

    许煜叹了口气,“无乩馆是不是要多个女主子了?”

    谢放不吭声。

    良久,他又道:“不好吗?爷孤单了这些年。”

    许煜道:“好是好,可若这人是阿拾,你不觉得奇怪吗?”

    谢放问:“有何奇怪?”

    许煜皱着眉道:“爷不可能娶她,那她是个什么身份呢?”

    谢放斜目横他一眼,“主子的事,你少操心。”

    许煜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哥,你这脾气也当改改,再这么下去,这性子越发像爷了。兄弟几个就随口说几句,何必这么严肃?要是杨斐在就好了,跟他什么都有得说,才没你这么小气……”

    谢放侧头瞪他,“我看是你想娶媳妇了吧?一天天的骚得慌。”

    许煜一下子笑了起来,“冤枉啊!咱几个肯定得放哥你先娶媳妇,我们才敢娶不是?唉,你说说呗,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谢放没吭声,许煜又无聊了,与他并肩而行,一边纵马一边笑道:“放哥,听说你的老婆本,全被杨斐那小子给坑骗了?有这回事吗?”

    谢放皱眉,平视前方,“没有的事。”

    许煜哼一声道:“那就是朱九那家伙胡说八道了。我就说嘛,杨斐混账是混账了一点,断然不会糊弄咱们自己兄弟……”

    谢放嗯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远处的树林里,一骑快马飞奔过来。

    “大都督!”

    那是去前面探路的先头兵,他骑马奔到赵胤面前,面露喜气道:“大都督,翻过这个山坳,前面就是盘锦峰了。过了盘锦峰,便到卢龙界。我等沿途查探,不见兀良汗人的影子。”

    安全!

    这一路走走停停,已近午时,众人腹中饥饿,又累又疲,只盼到了卢龙塞,好好休整一番,闻言都有些兴奋。

    “巴图怕不是还在营中睡大觉吧?哪知咱们已经过了青山口?”

    “哈哈哈!”

    时雍观察,这条小路仍然是顺着深涧在蜿蜒,走在林子里面,也能听到流水的声音,这条溪绕过盘锦峰,汇入滦水,巴图想要围堵赵胤,那么,盘锦峰就是最后的机会。

    如果她是巴图,找了一夜都没有找到赵胤大军的行迹,会在哪里围堵呢?

    时雍心里的不安还没有说出来,就听赵胤吩咐道:

    “前方险要,小心兀良汗围堵。”

    “传令,全军备战。”

    谢放点头,“领命。”

    得到命令,队伍里的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这是一支五千人的轻骑队伍,为了最快速度奔赴兀良汗大营,队伍放弃了重装,更没有大型的战斗机器,赵胤将队伍散开警戒,按训练的阵形掩护前进,不消片刻,就出了山坳。

    盘锦锋高耸入云,已然在望。

    今儿有太阳,许是时雍太紧张,又被赵胤搂在怀里,觉得有些热,出了山坳一阵冷风吹来,她觉得十分舒爽。

    拭了拭额头的汗,时雍正想转头问赵胤热不热,脸色突然一变。

    “大人小心!”

    惊叫声过,密林里突然飞出暴雨般的箭矢。

    那些弓箭手全部用树枝荒草做了掩护,在地下挖了深坑掩体,将身体埋入掩体中,头上做了掩护,很难察觉,晏军几个前哨和探子来去几回都没有发现他们——

    这些人如此憋得住,明显就是等着劫杀赵胤。

    面对兀良汗的袭击,晏军立马还击,箭雨在林中不停地穿梭,你来我往,收割着人命。两方都是轻骑出战,又是在密林里面,短兵相接不必耍花枪,招招见血。

    兀良汗占了突然袭击的先机,可是一旦掩体被发现,优势就没有了,接下去双军交战,比的还是人数多寡,对阵勇气和杀敌能力。

    谁输,谁死,如此而已。

    “咀!”

    一支响箭冲入天空。

    远处传来低沉的号角声。

    这是在兀良汗人在召唤同伴!

    很显然,为了不让赵胤顺便返回卢龙塞,巴图布置的掩体和哨卡绝不止盘锦锋这一处。

    不论赵胤从哪个方向绕回卢龙,都有可能撞上他的陷阱。

    不得不说,此人极阴,极狠,又沉得住气。

    号角声一响,用不了多久,必然会有大批的兀良汗士兵奔赴过来。

    古代战场的血腥,时雍昨夜已经见识到了,内心震荡不已。

    手上无盾,赵胤只能举刀护着时雍。

    时雍怕他应敌不便,冒着被箭矢射中的危险,挣脱赵胤的胳膊,跃下马去。

    “大人,你自顾突围,不必管我。”

    “阿拾!”赵胤大怒。

    来不及多说什么,赵胤打马往前推进几步,生生将一个兀良汗士兵砍翻下马,在众人惊恐的目光里,马步冲到时雍身边,身子从马背滑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粗鲁地拖过来,又抱着她翻到马上,疾冲而去。

    这一瞬间的变化,时雍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大人这是做什么?不要命了?”

    赵胤就是靶子和目标,兀良汗人要杀的是他,这般脱离护卫保护冲上来,完全是把自己暴露在人前,简直是不要命。

    “坐稳!”赵胤搂住时雍的腰,将头上的凤翅盔取下系在她的头上,一夹马背,在马儿嘶鸣声中,沉声厉喝。

    “众将士,跟我突围!”

    一群晏兵涌上来,将赵胤团团围住。

    “保护大都督!”

    谢放劈开一支利箭,打马冲上来。

    “许煜,掩护大都督突围,我来断后!”

    人群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箭矢在头顶飞落,喊杀声铺天盖地,死亡的人嘴里发出惨痛又绝望的叫声,远处的山峰上,兀良汗士兵的喊杀声,直入云霄,那阵势惊天动地。

    “大汗有令,杀赵胤,赏黄金万两。”

    “杀赵胤,赏黄金万两。”

    响应声,此起彼伏。

    在这个战局中,再没有什么比杀了赵胤更能加官进爵立功受赏的了。赵胤在人群里,俨然是一个活着的靶子,所有的刀,所有的枪,所有的目光,都往他身上使,也成了双方争夺的目标。

    晏军将他团团围住想要保护,兀良汗人却个个冲过来,想杀他抢功。

    时雍看这形势,头皮隐隐发麻。

    “大人。”

    赵胤专心迎敌,沉稳有度,脸上不见半分慌乱,五官轮廓更为凌厉了几分,闻言,他没有看时雍,只是抬高胳膊将她的头往怀里压了压,在他厚重的甲胄和怀抱里,时雍觉得此刻的她像一只被袋鼠妈妈保护得密不透风的小袋鼠。

    “别怕!”赵胤冷然而坚定:“我能带你出去。”

    时雍嘴皮动了动,怔怔看着他笑。

    “大人,你想保护我。可是阿拾,也想保护你呀。”

    冷风呼呼刮过,伴着两军交战的呐喊和惨叫,赵胤沉默片刻,锐利的眉梢微沉,终于低下头来看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保护大人。”

    时雍紧紧搂住他精壮的腰,低低说了一句。

    “我爱慕大人,是真的。”

    说罢,她突然用力,毅然决然地将赵胤从马背掀推下去,然后一把勒住慌乱嘶鸣的乌骓,弯腰从一个阵亡士兵的身上抽出一把红缨长枪,再翻身上马,稳了稳头上的流金凤翅盔,系了系赵胤的氅子,“驾”一声,纵马冲入晏军人群,朝着冲锋的兀良汗士兵迎头冲上去,一枪洞穿一人胸脯。

    “赵胤在此!谁敢来送死?”

    晏军士兵互相对视,马上反应过来。

    他们自动组成人墙,朝时雍围过去,爆发出一阵阵山呼海啸地呐喊。

    “保护大都督!”

    “兄弟们,保护大都督!”

    兀良汗人被时雍的嚣张惹得暴怒,上万人齐声喊着“杀赵胤”、“赏黄金万两”,愤怒的呐喊冲入云霄,雪亮的马刀将双方士兵卷入残酷战争的狞汪洋大海……

    人不辩人,敌我之间,只看战甲。

    混乱的人群是极容易被带动的。

    时雍骑着赵胤的马,披着赵胤的披风,戴着赵胤的凤翅头盔,有人有她大都督,她就是赵胤。这一身氅衣披在时雍身上有些大,她肩膀也不够宽,可是双军交战,战场上的士兵就是羊群,没有人面对面见过赵胤,有人一吼,时雍就像一个移动的“万两黄金”,在羊群效应下,一大群兀良汗人朝她追了上去。

    “杀!”时雍举高长枪,突然回头望向赵胤的方向,灿然一笑。

    目光穿越混乱的人群,她看不到赵胤,高呼一声后,战马拨蹄而去,消失在了潮水般的大军中……

    赵胤却看见了她。

    看着她被一群兀良汗士兵围得水泄不通,他掌心微微颤抖,

    喉头一口老血。

    “阿拾!!”

    赵胤看着她越去越远,周遭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奇怪地停了下来,刀枪、杀戮就在近旁,他却仿佛失去了听力,眼里只有她一身黑氅在马上飞扬的样子。他看不见阿拾的脸,也看再不到她狡黠的笑,喉头一阵腥甜,胸中涌起浓浓的杀意。

    一把扯过旁边的骏马,赵胤厉吼:“跟我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