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07章 反间&.
    !

    阿伯里离去前,让人给时雍送来了吃的,喝的,用的,还有一套兀良汗士兵的衣服。

    衣服是干净,时雍凑到鼻端嗅了嗅,没有臭味,显然没有人穿过。她很满意。

    兀良汗人吃食单调,行军在外更是如此,在时雍看来,这里的伙食比晏军还差。

    她却不知,因她那日烧了粮草,如今兀良汗存粮不足,巴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急欲在短时间内打下卢龙塞,解决目前的军需问题。而赵胤之所以按兵不动,守而不攻,就是在等待兀良汗内耗。

    时雍饱餐一顿,换了身衣服躺下,就再也睡不着了。毡帐太冷,她想念卢龙塞大营的火炉和熏笼。原来好日子果然是对比出来的,那几日觉得憋得慌,如今真想再回去憋一憋。

    阿伯里派了侍卫守着她,外面营中有火把,时雍睁开眼,就能看到从毡帐外面透进来的人影,整夜在外间走来走去。

    天亮时,时雍还没来得处理身上尴尬的状况,阿伯里就带来了一个消息,来桑伤重。

    阿伯里请求时雍去为来桑医治。

    时雍有些震惊,“我以为你会为此庆贺?”

    阿伯里道:“我也是来桑的堂叔父。我受先汗王之托,看顾兀良汗,怎会看着来桑失去性命?”

    时雍对这老头高看了一眼,“兀良汗营地没有医官吗?太师怎知我会治伤?”

    阿伯里目光有几分复杂,“我自是知道。”

    时雍了解地点点头,“晏军中有你的探子?”

    阿伯里没有反驳,催着她走。时雍趁机又要了点好处,把自己身上收拾干净了,这才跟着阿伯里去来桑的毡帐。

    从阿伯里的嘴里,时雍这才知晓,来桑的伤是被巴图鞭打出来的。伤势重,医治不力,估计伤口感染,如今还高烧不退,命在旦夕。

    时雍作兀良汗士兵的打扮,从营中经过,没有引起注意,却发现有两名士兵,正在研究刚射下的信鸽。

    “营中养鸽子呀?”

    时雍随意地说,阿伯里闻言,叫住士兵。

    “过来。你们手上拿的是什么?”

    士兵走近行礼,“太师,是信鸽,被我们捉住了,正准备呈给大汗。”

    阿伯里:“有信?”

    士兵看着鸽子足环,不识字,却知道有东西。

    “有的。像是南晏飞来的。”

    阿伯里点头,“快去吧。”

    …………

    南晏的信鸽飞到兀良汗大营?

    时雍心情有点沉重,在阿伯里带他去来桑帐里时,看了一眼躺在被子里满脸通红烧得迷迷糊糊的来桑,就下了定论。

    “救不活了,赶紧禀报大汗,准备丧事吧。”

    阿伯里:……

    来桑激灵灵睁眼,看着是他,愣了愣,显然是认出她来了。

    “是你……”

    时雍抬了抬眉。

    来桑望着太师,下意识想去拿刀,却发现浑身虚弱无力,不由怒视阿伯里道:

    “叔父……好狠的心,竟要致我于,死,地……”

    阿伯里重重哼声,“你无情,我却不能无义。这位宋先生是杏林圣手,是我请来为你治伤的。”

    来桑哪里肯信?

    “让一个,纵火烧营的人,来为,本王治伤?”

    阿伯里讶然。

    这时他才知道这位少年郎就是火烧大营的人,骑虎难下,他看着时雍一时无语。

    “当真是你?”

    来桑闭眼冷笑。

    “叔父杀了我也罢。”

    来桑瘪了下嘴唇,心道,这人还蛮有骨气。

    她坐下,沉眉道:“二皇子伸出手来。”

    ————

    信鸽到巴图手上,已经死亡。

    那张由赵胤亲手书写的纸条,从信筒里抽出来,还完好无损。

    “太师君子之行,慎以应物,不畏流俗,无乩幸与汝交……”

    巴图见信大怒。

    阿伯里是乌日苏的支持者,也是兀良汗反战一党中的德高望重之人。阿伯里的祖父和巴图的祖父是亲兄弟,阿伯里与巴图同辈,却比他大了二十来岁,是他为数不多的血亲,也是深得先汗阿木古郎信任的长者。

    从巴图准备起兵开始,这个阿伯里就反对南下,千方百计阻止巴图,一直同他作对,甚至搬出了阿木古郎遗训,要他当庭发誓,决不兴兵。

    巴图早就想宰了他,然而阿伯里是个贤明的人,在兀良汗朝中、军中和兀良汗人的心目里,极有威信。巴图动不得他,如今看到这封信,巴图顺水推舟,接下了赵胤递来的刀子。

    “烧粮草,教唆来桑,定是少不了这老匹夫。来人,把阿伯里给孤绑了来。”

    时雍还在来桑帐里,她万万没有料到,刚找了个靠山,靠山就倒了。

    更没有想到,这靠山是赵胤亲手给她扳倒的。

    看着兀良汗的士兵在阿伯里的怒骂声中,把人押下去,时雍一时没有反应。

    阿伯里走时,深深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说旁的话,但时雍留在来桑帐里,进退两难。

    转头时,发现来桑也眉清目秀了。

    “二皇子信我吗?”

    来桑烧糊涂了,根本就没弄明白阿伯里怎么被抓了,也没有力气去理会,只是眼皮半睁半闭地看了一眼时雍模模糊糊的影子。

    “不信。”

    时雍叹息,“换我,我也不信。可是如今,二皇子无异于一匹死马。不信是死,信了,或许还能赌一把……”

    来桑喉头一腥,

    对时雍把他形象成“死马”极是恼恨,只可惜八尺男儿一旦倒下,只能任由一个纤弱小郎侮辱。

    “来人……给本王……砍了他脑袋。”

    两名侍卫微怔,“是。”

    时雍轻笑,“二皇子当真不想活么?我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下命令前,还是想清楚得好。”

    她从容地站起来,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侍卫还没有把她拉下去,便听到两道异口同声的阻止。

    “慢着!”

    “慢着!”

    一个是躺着的二皇子,一个是匆匆按刀进来的无为先生。

    再一次看到这个刀疤男子,时雍内心震荡了一下。

    可是,此人却没有多看她一眼,仍是一张戴着铁制面具的麻木脸,倾身查看了来桑的伤情,皱眉道:

    “二殿下,不妨一试。”

    没有人不怕死,来桑尤其怕。

    找到了台阶,他双眼紧紧盯着伤疤男子道:“无为,你替本王……看,看着他,不许他使坏。”

    伤疤男子垂下眼皮,“属下省得。”

    时雍在伤疤男子的带领下去了兀良汗的军药库取药,发现这里的药材远不如晏军富足,普通士兵若是生病受伤,大多是自愈或等死,根本得不到有效的治疗。

    时雍开好了药,递给伤疤男子。

    “检查一下吧。”

    伤疤男子接过,没有看药,却是看她,一言不发。

    时雍笑笑,“你叫什么名字?”

    伤疤男子道:“无为。”

    时雍道:“真名。”

    伤疤男子道:“无为。”

    时雍哦声,淡淡道:“又是一个凄凉的故事,没有大名是不是?”

    伤疤男子不看她的眼睛,转身就走。时雍如今身处狼窝,能信任的人不多,见状赶紧跟上,伤疤男子走得很快,但每每发现她慢了,他会放缓脚步。

    时雍掀掀嘴角,走近他。

    “你不是兀良汗人吧?”

    伤疤男子并不理会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大大小小的蒙古包,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狠意。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也不想。”时雍道:“这大抵就是造化吧?让我来拯救兀良汗的?”

    她当玩笑说的。

    可伤疤男子显然不觉得好笑。

    “你最好别使坏。”

    时雍道:“我在救人,怎会使坏?”

    伤疤男子道:“治好来桑,你或可活命。”

    时雍似笑非笑:“医者父母心,在战场上,他是我的敌人,我杀他是应当。现下他是我的患者,我救他也是应当。”

    这说法让伤疤男子皱起了眉头。

    时雍看了他片刻,那种熟悉感又回来了。

    四下无人,她压着嗓子道:“无为先生,我们可曾见过?”

    伤疤男子面无表情,“不曾。”

    “是吗?”时雍表示怀疑,可是当真要她说出这个人是谁,她又想不出来,遂摇了摇头,笑着跟他一起进了二皇子毡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