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11章 阿拾是个大忽悠
    .630shu.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时雍站在巴图的背后,看不到他脸上的盛怒,只能从他抖动的几根鬓发和话里溢出的冷厉判断他的情绪。

    “大汗息怒。”

    时雍赶在巴图拽她前出口。

    “头为诸阳之会,又为髓海所在,五脏六腑清阳之气皆上于头。头痛之症最为复杂,若不确定病情,小人实难为大汗诊治。”

    巴图没有说话,幽深的眼神落在时雍的脸上。她平静地站在那里,低垂着头,唇红脸白,比一般的少年郎更为俊秀,看着温顺,眉目却隐隐透着凌人之气。

    时雍看他盯着自己,微微一笑,手指摁在他的脑后,

    “此处头痛,属太阳头痛,又称枕骨头痛,《冷庐医话》说:头痛属太阳者,自脑后上至巅顶,其痛连项。这是膀胱功能失调发生病变的表症。那得用桂枝汤,若脉紧无汗,则用麻黄汤。”

    手往前,时雍又按巴图的前额。

    “此为阳明头痛。阳明病乃外感病程中,实火邪热炽盛。《伤寒论》阳明篇云: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前额痛,眉棱骨痛,眼眶发胀等症,都是胃经头痛,可辅以葛根汤一类治胃病的药……”

    手按两侧,又云:“两侧头痛为少阳头痛,若是左侧偏头痛,乃是肝血不足,若是右侧偏头痛,则与肺气不降有头,大汗可有眼睛发花,早起口苦?”

    “此外还有太阴脾湿头痛,少阴心肾头痛,厥阴肝头痛,血虚头痛,淤血头痛………”

    巴图听着,许久未动。

    眼前是一个绡纱女子素手执银针,盈盈的笑脸。

    “此乃后溪穴,是统治一切颈、肩、腰椎病的神奇大穴…………”

    “如此行针,可缓解大汗疲劳之症、补精益气。”

    女子在专心为巴图的父汗阿木古郎行针,嘴里说的话,巴图一知半解,极是有趣。十几岁的少年,眼瞳里满是好奇,像个狼崽子似的,盯着女子白皙纤细的手。

    草原女子是养不出这等纤手的吧?少年巴图喉咙发干,视线随着女子行针的手指跳跃,心脏也跟着跳跃,加速,不受控制。

    年少旧事,细思起来,最清晰的竟是那双手,女子窈窕的身影和清丽的面孔在多年后渐渐模糊不清,沉入记忆,与那团灰黑色的背景融为一体。

    “大汗?”

    “大汗,这里可有疼痛?”

    时雍轻唤两声,看着面前这位草原枭雄,心里有那么一刹的想法:若她此刻直接抽刀,或者给这位大汗脑袋上开个瓢,能不能全须全尾地逃出兀良汗大营。

    答案是否定的。

    她会死得很惨。

    时雍觉得宋阿拾这个身份还行,实在不想再死。她双手在巴图肩膀上推了推,看着巴图皱眉摇头,盯着自己,双眼渐渐清明。

    “这里。”

    巴图按了按自己的头颅两侧。

    “以前摔过马,撞到头了,后来就常会疼痛。你为孤针灸吧。”

    时雍看他情绪平静,没再像刚才那样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也不再如同炸毛的猛兽一般,充满了对入侵者的攻击,而是像寻常的患者,对大夫诉说自己的病情。

    摔马这种事,对巴图而言,想必是十分不愿让人知晓的吧?

    时雍寻思着,淡淡道:“那还烦请大汗为小人备上银针一副。”

    巴图没有看她,低喝一声。

    “阿农。”

    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进来,听了吩咐,转身出去,很快拿来银针和艾灸之物,放在一个小叶紫檀的托盘里,躬身呈上,又默默退了出去。

    时雍为巴图重新摆了摆椅子,示意他躺下。

    “大汗闭上眼睛吧。”

    巴图虎目微眯,冷冷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

    时雍在他头上摁了摁,“放松。”

    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放松,对巴图而言,肯定很难,时雍说完心里就暗叹,大概是不能按普通患者的要求去要求这位大汗的。可是,巴图眉心紧紧蹙起,片刻后,竟是按她的说法,放松了身体。

    还挺配合。

    时雍勾唇,缓缓行针。

    “父汗!”

    “父汗!”

    “让我进去,滚开!你们让我进去。”

    外面传来来桑大喊大叫的声音,巴图的侍卫试图拦他,可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威武壮实,又是兀良汗的皇子,脾气素来暴躁,侍卫们也怕来桑秋后算账,不敢真把他怎样。

    巴图听到了,眉头皱得更紧。

    “孽子!”

    他低低的声音,只有时雍听到。

    而帐外的来桑听到的是巴图的怒斥。

    “滚回去,面壁思过!”

    “父汗。你把我的人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我的人?父汗,虎毒不食子,你怎可鞭责儿子后,又抢儿的人……”

    这家伙声音太大了。

    巴图额头上青筋都涨了起来。

    时雍手指微微一顿,“大汗让二殿下进来吧,不然,这么吵嚷,实在难听,有损大汗威名……”

    巴图没有回应她,却是对着帐外厉呵。

    “让他滚进来。”

    来桑不是滚进来的,但是身上的鞭伤未愈,走路一瘸一拐,不那么利索,看着滑稽。无为跟他一起进来,想搀扶一把,被这家伙甩胳膊甩开了。

    “我能走。”

    话落,他看到大汗中的样子,愣了愣,一脸不解。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来桑十七岁的年纪,不仅没有针灸过,更是从来没有见过针灸,愣了愣,看着时雍,又看着巴图,大惑不解。

    “父汗,你……”

    他手指着,落不下去。

    巴图却不理他,示意时雍继续,眼神越过来桑,看向他背后跪地的面具男子。

    “无为,你太让孤失望了。孤让你陪伴二皇子,便是让你教他做人,好好教导,你却任他胡闹,丢人现眼。”

    无为头低下去,“请大汗责罚。”

    来桑闹事,影响不小,可来桑刚从死亡线上捡回一条命,巴图除了骂他几句,不能再暴打一顿,直接弄死他吧?

    无为清楚,这个责任得他来承担。

    纵着来桑来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这一趟,他得来。这打,他得受。

    “来人。”巴图没跟他客气,直接叫来侍卫,“拖下去,五十军棍。”

    听到这话,无为眉头揪紧,双手作揖。

    “多谢大汗宽恕。”

    五十军棍有他好受,但不致死,彼此都知道这只是巴图的警告,是统治者的怒气。

    来桑回头,看到侍卫把无为拖下去,瞪大眼睛,忍着痛给巴图跪下了。

    “父汗,不关他的事,是我执意过来要人的。”

    “你还有理?”巴图重重拍在椅子上,“不知所谓的东西……”

    听到他的怒气,时雍手顿了顿,看了来桑一眼,生怕巴图的怒火会烧到自己,无妄之灾不划算,可是来桑这种人,劝是劝不了的,只能劝巴图了。

    “大汗,头疾最忌烦闷气盛,气逆则心脉不通。莫要动怒,莫要动怒。”

    巴图气得胸膛起伏,闻言重重喘几口气,虎目灼灼瞪着来桑,一副快被这孽子气死又不得不忍耐的样子。

    “滚下去!”

    “哼!”来桑撑地爬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无为没有喊叫,但杖打的声音一下下传入帐来,让他知道,求饶是没得用了。

    他指着时雍,又重申刚才的话。

    “父汗,这是儿子的人,你不能为所欲为……”

    巴图看得一脸认真的样子,像在看一个傻子,根本就不把他的话当真。年轻的儿子,十七的年纪,比他当年更是混账几分,整日就知道跟当爹的作对。

    “再不滚,你是要吃军棍吗?”

    来桑吓了一跳。

    可是看到时雍的眉眼,那种少年的意气之争又让他压不下那口气,“那父汗干脆打死我好了。”

    “阿农!”

    巴图的耐心到了极点,可是在阿农入帐时,看了混账儿子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没让火气宣泄出来。

    “将二殿下送回去,没有孤命令,不得出帐。”

    阿农拱手,“领命。”

    来桑试图挣扎,可他本就是受伤,碰到哪儿就哪儿痛,那折腾就极是可笑。最后,这场闹剧以来桑被几个侍卫抓住手脚抬回营帐而告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