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15章 暴躁小王子的愤怒&.
    !

    漆黑的毡帐里,声音杂乱,可这声音清晰入耳,却让时雍一时忘了动弹。嘴被堵住,她只能点点头,示意对方自己知道了。

    “不要怕,大都督……”谢放话没说完,突然松开她的胳膊。

    这时,营外突然传来火光和怒吼。

    “瓦杜你是要造反吗?本王的人也敢抓?”

    来桑的火气和吼声隔着营帐传来,宛如洪钟般响亮。

    “围起来。给本王打!”

    来桑干的混账事儿多得很,瓦杜抓时雍虽然是占理的,可来桑不讲理,甚至也不跟瓦杜讲和,挥挥手就领兵打上来。

    瓦杜也是一员悍将,对来桑这个乳臭未干的二皇子看不惯,又不能把他怎样,只能借题发挥。

    “二殿下受了无为迷惑,竟然是非不分,为了两个南晏人,要对末将大打出手?”

    来桑道:“你抢本王的人,本王打你又如何?”

    瓦杜很生气,“要人可以,二殿下从末将的尸体上踏过去。”

    来桑确实是非不分,闻言就笑了。

    “这可是你说的。踏过去就踏过去,有本事,你把尸体摆出来,让本王来踩踏!”

    瓦杜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各不相让,双方士兵打得死去活来。

    无为是第一个冲入营帐里的人。

    灯火一亮,时雍下意识望向四周,却不见谢放的身影。

    她猜他是潜藏在这些兀良汗士兵中间,神经紧紧地绷了起来,想他刚才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无论如何,赵胤已然知晓她在这里了。

    时雍心里踏实了很多,见无为冲上来,她淡淡道:“来得挺快。”

    无为道:“没事吧?”

    时雍摇摇头,发现在被瓦杜扛回来的过程中,帽子掉了,头发也散落下来,她连忙用手捋了捋。

    “给把刀。”

    无为看她一眼:“不要动武,跟着我。”

    “唔~”时雍轻声应了。

    被瓦杜那老小子一抖,她肚子刚好不舒服,不动武就不动武。她跟在无为身边,准备伺机而动。

    无为并不伤人命,只是一边打一边将时雍往帐外带。

    一个士兵举刀冲上来,那刀锋差点砍到时雍,无为一脚踢向他的腰腹,有点恼了,薄薄的刀刃突地扬起,划向那名士兵的脖子。

    叮!

    一柄马刀斜里探过,架在无为的刀柄上。

    那是一个身高足有八尺的精壮男子。

    无为看他举刀迎敌的动作,目光一闪,收刀再刺,那人转身应对,起刀落刀间利索从容,无为微微吃惊,目光从刀身抬起落到他的脸上,眼睛微微眯起,那张满是刀疤的脸略有动容,铁制面具下的肌肤也在微微颤栗。

    “滚!”无为将腰刀往前一推。

    那男子一声不吭,退后半步,双眼却紧紧盯在他的脸上,那些刀疤仿佛是一道道刺目的光,让他的眼睛灼热得仿佛瞬间升起的火焰,震惊、不解,复杂难明,深沉阴晦。

    无为别开脸不再看他,拖住时雍的手腕冲向门口,横刀身前,一把烟熏般的嗓子沙哑冷厉。

    “都闪开,别逼我大开杀戒!”

    那个险些被他抹了脖子的士兵,吓得脸都白了,举起刀不断后退,其余人等也不敢再贸然冲上前。

    时雍没有看清无为的眼神,却认出了那个人——他就是谢放。

    她心里一紧,亢奋又热血,很想夺一把刀,跟着他一起杀出去。但这念头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冷静。

    且不说瓦杜有多少人,便是前来“营救”她的来桑,也是绝计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兀良汗大营的。“来桑的救”和“赵胤的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兀良汗大营守卫森严,四周围得铁桶一般,若单靠他和谢放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活着闯出去。

    而现在,她还真得靠着来桑。

    帐外,瓦杜已经被来桑打得没脾气了。

    二皇子天生神力,打架有的是手段,也幸亏他伤势未愈,不然他今儿可能得活活被来桑打死,而且来桑有很大可能真会打死他,再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瓦杜见情况不对,嘶声吼叫。

    “都停手!自己人打什么打?”

    “让二殿下把人带走。”

    “不过,待大汗归来,二殿下只怕得给个说法不可。”

    来桑啐他一口,收刀。

    “要何说法?本王拼着再挨一顿鞭子,也要先宰了你这鳖孙!”

    瓦杜气得满脸通红。

    眼睁睁看着无为将时雍从帐里带出来,他不敢上前,只能咬牙切齿地吼。

    “二殿下这是养虎为患。”

    来桑:“我乐意。”

    时雍看着气势汹汹把她扛来的瓦杜像个蔫掉的鹌鹑,冷哼一声,拍了拍衣袖,从人群中走过去,走到来桑的面前。

    来桑很高,嫌弃地看着她披头散发的样子。

    “他们打你哪里了?”

    时雍摇头,“没有。”

    来桑哼声,瞥向瓦杜,“算他识相。走!跟我回去。”

    来桑转身走在前面,时雍默默低头跟在他的背后,眼角的余光却扫着人群……

    无为面无表情跟在她后面。

    人群里,谢放目光死死盯住他,许久才慢慢垂下。

    ————

    来桑将时雍带入毡帐,转头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两旁的亲兵个个持刀肃立,神情严肃。

    帐里好半晌没有声音。

    时雍心里敲着鼓。

    来桑只是年纪尚小,行事莽撞,但他不是真正的傻子,她夺马离营的事,来桑在瓦杜面前虽然愿意为她遮掩,却不代表他当真不懂。

    “想走啊?”

    来桑拿起桌上的酒壶,仰天灌了一口,那酒液顺着他脖子淌下去,湿了一片,他也不管,袖子一抹,黑着脸看时雍。

    “本王哪里待你不好?说说看。”

    时雍这会儿头发散乱,衣服脏污,身子也不舒服,并不是很好受,但是面对这个暴躁的小王子,她不敢硬碰硬。

    “二殿下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漠北苦寒,男儿大多好酒,十七岁的来桑也不例外。

    他酷爱饮酒,是时雍来后在他耳边天天念叨,他才不得不戒了的。

    一口酒下肚,来桑胸腹间如有一团火在烧。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人儿,他双目赤红,哼声站起来,负着手走到时雍面前。

    “说!为什么要逃?”

    想岔开话也不行。暴躁小王子喝了酒,智商上线了?时雍垂着头,平静地道:“我是晏人。”

    “那又如何?”来桑很是生气,眼睛里仿佛有火苗在窜,说完看她不作声,那脸色淡淡的,也不见悔改和害怕,他更气了,一把撩开时雍的头发,逼她把脸抬起来。

    “准备逃去哪里?赵胤的身边?”

    时雍盯着他,不说话。

    来桑极是讨厌她这副顽固不化的样子,气得怒火几乎要从眼睛里喷出来。

    “赵胤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你看看你,被俘虏了这么多天,他可有来救你?你可知他在卢龙塞又是怎生逍遥快活的?”

    时雍目光微动。

    来桑看见了她的表情,嗤笑一声。

    “卢龙塞日日笙歌,夜夜燕舞,好生热闹。我看赵胤早就把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时雍侧目看他,“那我也是大晏人。”

    来桑皇子的威严受到挑战,睨向时雍的目光,添了几分狼性。

    “那本王就把你变成……兀良汗人。”

    时雍不知他此话什么意思。

    来桑却是斜他一眼,“你们晏人有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不是?”

    时雍身子微僵,看着他蹙起眉。

    “二殿下开什么玩笑?我是个男子。”

    来桑脸色更黑了,“那你还惦记赵胤什么?他能娶你吗?”

    时雍:……

    这分明是两回事。

    她是大晏人,自然是要想方设法回去的,这位暴躁小王子是理解不了吗?

    “我看你不像男子。”

    来桑突如其来的话,吓了时雍一跳。

    未及反应,来桑已顺开她垂落的长发,抬起她的下巴,上下审视着她。

    “这模样,这身段,这腰臀……哪里像男子了?”来桑说罢突然转身,不再看她,而是摆头命令左右。

    “都下去。”

    时雍吃了一惊,“你想做什么?”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