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16章 这么痴吗?*.
    !

    来桑笑而不答,帐中亲兵都知道来桑的混蛋之处,莫说宠幸一个男子,就算宠幸一只小母羊,他们也能见怪不怪。

    众人陆续退下,只有无为没退。

    “二殿下,大汗在前方与敌交战,此时不可肆意妄为……”

    来桑猛地转头,攥紧的拳头传来骨节的喀嚓声,“退下!你是听不到本王的吩咐吗?”

    无为沉默,却固执地没有离开,身子绷得僵直。

    时雍看他一眼,深知他的为难,更知道他此时定然不想暴露自己,不由倏地一笑,抬手将长发理了理,似笑非笑地看着来桑。

    “没错,我是女子。二殿下好眼光,我这么费尽心机也骗不了你。”

    她说得坦然,来桑却震惊地仿佛听了个笑话般,死死盯住她,忘了生气。

    “你在胡说什么?”

    时雍平静地道:“正因为我是女子,我才要逃。我不是想要逃去谁的身边,我只是不想每日里担惊受怕。二殿下应当知晓,身为女子落入敌营是什么下场。你说我怎能安心留下来?”

    “当真是女子?”来桑像是被人一锤子砸醒了似的,绕着她左右走了一圈,目光审视着,一把扯住她头发往上抬了抬,痛得时雍龇牙咧嘴,他反倒乐了。

    “早说嘛。”

    来桑回头看着无为,扬眉看他。

    “此事你知我知,不可外泄。听到没有?”

    无为眉梢微动,低头道:“是。”

    时雍看来桑突然又开心起来,就像捡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嘴都笑得合不拢,刚才那一副要打杀了她吃掉的凶狠也浑然不见。

    时雍一时没弄清楚这暴躁小王子的想法,不由蹙紧了眉头。

    “二殿下英雄盖世,肯定不会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吧?”

    亏她能说出手无缚鸡之力来。

    也亏得来桑竟然没有反驳。

    “我不欺负你。”来桑目光盯在她的脸上,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神态轻松,笑容很自在,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我要娶你。”

    咯噔!时雍差点石化。

    无为也是瞠目结舌,对来桑冷不丁就决定了终身大事,始料不及。

    “看着我做什么?”来桑掀开唇角,捏了一把时雍的脸,“高兴坏了吧?你以后就是兀良汗的二王妃了!”

    时雍揉了揉脸,没有生气,居然笑出了声来。

    “二殿下在说什么傻话?兀良汗的二王妃岂是一个大晏人可以做的?”

    暴躁小王子真是异想天开。

    莫说巴图和他那个做大妃的娘肯不肯,便是那些支持他的大臣们,要知道这事,估计也能吐三升老血。

    “我说娶就娶。等父汗回营,我就去负荆请旨!”

    负荆请旨?

    时雍眉头跳了跳,仿若被雷劈中,一时说不出话,背后的无为也是一脸凝重,半声都无。

    只有来桑一人沉浸在某种突然的心动和兴奋之中,宛若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搓着手在营里走来走去,躁动不安。

    “无为,你快帮我想想,要如何请旨,父汗才能同意?”

    “还有我母妃,我要不要马上修书一封,告诉她我有心上人了?”

    无为:“……”

    时雍:“……”

    “不对!”来桑突然定住骚动的脚步,慢慢退回来站到时雍的面前,凝神半晌,仿佛刚想起来似的。

    “你和赵胤……”

    问出半句,他问不下去了,哼一声,又若有所思。

    “为免你再逃跑,本王得先将你绑起来,关起来。待到父汗同意你与我大婚之后,再带你回兀良汗。”

    从头到尾,来桑没有问过时雍同不同意,似乎他也根本就没有想过或者说不认为必须要她同意不可。

    在得知时雍是女子后,他俨然已经沉入了初恋的喜悦之中。

    他要的,就必然要归他所有,在他十七年的人生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

    一个女子当然也不会例外。

    他亲自绑住时雍的双手,将她留在自己的毡帐里,十分的慎重小心,好像真的怕他溜了一样,加强了守卫,寸步不离。

    时雍完全不知自己是怎么吸引了暴躁小王子的,只是,想到谢放已然潜入大营,心里多少有了几分安心,也就由着他闹腾。

    ……

    来桑一遍遍派人去打探卢龙的战局,他热烈地盼望着巴图能打个胜仗,心里忖度:只要父汗拿下卢龙,必定会允许他之所求。

    时雍坐在营中,身上披着来桑给的毯子,看着来桑时而紧张,时而急切的情绪,内心对正在卢龙进行的两军激战也有担忧。

    “你困了吗?”

    来桑没有睡觉的想法,看时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想是无聊,又坐到她身边,想跟她说话。

    时雍不理他。

    来桑返身拿酒,看她,“要喝吗?”

    时雍深深呼吸,压住火气,“不喝。”

    “那我喝了。”来桑今夜已经喝了很多,他酒量很大,已有微醺之态。

    帐内炉火噼啪轻爆,干燥的空气混合了酒意,让他双眼浮上了一层躁动的气息,说话也更为大胆,终于借着酒意问出了之前没有问完的话。

    “你和赵胤睡过没有?”

    时雍侧头扫他一眼。

    来桑面孔微微发烫,将眼睛瞄向帐门。

    无为在外面,他知道。

    遂压低了声音。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草原人没你们那么多讲究,睡了也没什么,往后你跟了我,老实些就好。”

    时雍哭笑不得。

    “二殿下怎就不问,我肯不肯嫁?”

    “你怎会不肯?”

    嫁给皇子都有人不肯?来桑没有想过。在他看来,草原上所有的女儿家,都愿意让他睡,甚至不需要名分,都愿意到他毡帐里来侍候。

    时雍的话让他很是意外。

    思索片刻,他道:“那你就是跟赵胤睡了。”

    时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闭嘴不吭声。

    来桑不屑地嗤道:“听闻晏人保守迂腐,女子信奉从一而终,果不其然。你是不是觉得和赵胤睡了,就是他的人,就不能再跟别的男人了?”

    时雍淡淡看他一眼。

    “二殿下早些睡吧。”

    等明早醒来,被他爹暴打一顿,这位皇子大概就清醒了。

    时雍是这么想的,可来桑显然不明白她的想法。

    “你真是傻。”他试图说服时雍,将她的心从赵胤身上拉回来。

    “赵胤老贼岂有我好?我比他年轻,比他壮,连草原上的母狮都知道选强壮有力的雄狮,你却愿跟着个老贼?”

    老贼?

    时雍以前听来桑说赵胤老贼,以为只是一个发狠的称呼,没想到在来桑眼里,赵胤是真的“老”。

    她有点想笑。

    就仿佛听到00后说90后是老阿姨一样。

    “二殿下见过赵胤吗?”

    “没有。”来桑翻个白眼,心里十分不痛快,损起赵胤来,口无遮拦,“年近三十的不惑之人,想来跟我父汗差不多吧。”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时雍忍俊不禁。

    来桑恼怒,“你笑什么?”

    时雍瞥他一眼,“我在笑,二殿下这般少年英雄,为何看上我这样的女子?我不配。”

    “你不配谁配?”来桑有点不好意思,那蒲扇般的大手抬起来,似乎是想抱一抱她,最后又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顺便挠了挠头。

    “你比谁都好。”

    “哪里好?”时雍疑惑。

    这话难倒来桑了。

    他看着时雍,想了许久。

    “你比千秋万代四海八荒的所有女子都要好。我翻遍草原也再翻不出一个你这样好的女子了。”

    时雍微怔。

    暴躁小王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少年的情爱与成年男子不一样,来桑看他的眼是炽烈的,却没有多少情丨欲的成分。他皮肤黝黑,壮得像头小牛犊子,双眼发亮,闪烁着明亮的光。

    时雍道:“可我觉得你不好。”

    她说得很慢,很严肃,很冷漠,然后亲眼看着暴躁小王子眼里的光暗淡下去。

    “你比千秋万代四海八荒的男子都要愚蠢。我翻遍天下也再翻不出一个像你这样愚蠢的男子了。”

    来桑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他看着时雍,一双眼里愤怒涌动。

    时雍有点不落忍。

    可是,莫伤少男心,就得要狠心。

    她知道,跟他表白的来桑只是年岁尚小,还未尝情爱。终有一天,他会成长为草原上的雄狮,会有无数追随他的母狮。他会像一个成年的雄狮那般,彪悍蛮勇,成为人人敬畏的王。那个时候,他不会再记得她这个“千秋万代,四海八荒都找不出来的好女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