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17章 赵胤老贼真的来了 //
    !

    “二殿下这么看我做什么?”

    时雍挑了挑眉梢,不解地看着来桑,慢声捅入最致命的一刀。

    “莫非殿下把我绑起来,又囚于此处,就是为了侵犯我?”

    说罢她垂下眼。

    “二殿下若是当真有这样的心思,我也抵抗不了。那你想如何就如何吧,总归,我该恨你还是恨你,谁也左右不了。”

    淡淡的月光从窗户透过。

    外面有无为倚帐而立的剪影。

    来桑的脸,一寸寸冷却,就像大冬天被人劈头盖脸泼了一瓢冷水,莫名窒闷、狂躁,又不知该怎么办。

    小牛犊子终是攥紧了拳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别怪本王狠心了。”

    时雍不吭声,淡淡瞄他一眼。

    来桑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无为。”

    帐帘摆动,无为悄无声息地进来。

    “属下在。”

    来桑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看时雍。

    “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押下去,关入囚帐,清醒清醒。”

    无为头也不抬,“是。”

    时雍没有说话,任由无为把她从地上提起来,看了来桑一眼,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闭嘴转身。

    “慢着!”

    来桑目光掠过她,落在无为身上。

    “看牢了。没本王命令,不许旁人接近她。”

    无为抱拳称是。

    时雍微笑,“谢二殿下。”

    “滚!”来桑恶狠狠地瞪她。

    时雍离开了,帐子里恢复了宁静。

    来桑一人站在那里,想想又觉得荒谬无比。

    想他十七载皇子生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是乌日苏也不如他尊贵,如今他干了什么?为了她去父汗大帐要人,为了她和瓦杜大打出手……

    实在可笑。

    她到底为什么好,来桑说不清,就是觉得她看他的眼神,和任何人都不同。她为他伤口敷药,也比谁都要温柔。她的手很软,也很暖,这般想起她为他擦药时掠过肌肤的感觉,来桑身子便是一阵战栗……

    他想起来了。

    按大晏的规矩,这女子把他身子都看了,不嫁他,能嫁谁呢?

    他又想,不对,她和赵胤说不准都睡过了,不是比跟他更近?

    来桑越想越烦躁,终是打烂了酒坛,双目通红,满脸狰狞。

    “不识好歹。”

    总有一天,要让她后悔,让她心甘情愿俯首。来桑不信自己没有这个本事,短暂的纠结后又恢复了自信,幻想着明日时雍来求他高抬贵手的样子,又好受了些。

    不料,再得到消息,却是孟合来报。

    “二殿下,不好了。赵胤领兵来犯,离我大营已不足十里……”

    来桑猛地抬头,酒醒了大半。

    赵胤此刻,不是应当在卢龙塞吗?

    “来得好!”来桑正当怒火中烧,闻言拍桌子,“取本王战甲来!”

    孟合一怔:“二殿下,你的伤……”

    “不妨事。”来桑想到身上的伤就想到阿拾,想到阿拾就对赵胤恨之入骨。上次他为了大局着想,被赵胤摆了一道,丢了大营,受父汗责罚。

    这次,他定要给赵胤一点颜色瞧瞧。

    ————

    赵胤举兵来犯,来桑吹响号角,点兵迎敌,整个兀良汗大营里仿若一锅沸腾的滚水,火把将天地照得通天亮,将校兵丁从各个营帐跑往校场,列队上马,气氛紧张而喧嚣。

    这一刻,囚帐里却出奇安静。

    谢放小心地解开时雍腕上的绳子。

    “大都督派我来接你。号角一响,我们便焚帐出营。”

    赵胤来了?

    时雍迅速将双手从绳子脱出。

    “你怎么进来的?”

    谢放低下眼,“昨日兀良汗有一批物资从宽城运抵大营,我中途劫杀一人,混在其中。”

    时雍道:“辛苦你。”

    这话很平淡,谢放却听出了一丝微妙的情绪,眉头微皱看向她。

    “这些日子,爷一直在找你。”

    时雍微微一怔,“他不知我被俘?”

    谢放嗯声:“这边没有消息传出,我们是实在是找不到人了,这才决定入营寻找……”

    所以,谢放其实是潜进来确定她在不在营里的?

    时雍有些讶然,与谢放对视片刻,没有在他眼里看到撒谎的痕迹,默了默,又道:“那个无为先生,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戴了半边铁制面具的男子,他,不是你们的人?”

    谢放扣住腰刀,掌心紧了紧,面色凝固般冷了下来,“不是。”

    看他脸色这么难看,时雍怪异地点了点头,心中疑惑却更大。

    无为既然不是赵胤的人,为何要一再帮她呢?

    “呜——”

    “呜——”

    “呜——”

    幽长低闷的号角声,突然自帐外传入。

    时雍深吸一口气,呼吸都凝固了。

    谢放低声:“走。”

    囚帐里的守卫刚才已被谢放放倒,二人借着暗淡的光线,钻出营帐,谢放在毡帐浇上桐油,划燃火折子,正要点火,背后突然传来一道疾风。

    不好!

    他身形一转,腰刀旋即出手。

    铮!钢刀相撞,擦出刺目的火光。谢放刀刀紧逼,来人左突右闪,一身黑色披风在夜风中荡开,犹如黑鹤凌云,极是矫健,那张铁制面具在暗光中更是诡谲,谢放盯着他的眼睛,稍稍一缓,对方的刀刃便直取要害而来。

    谢放大骇,刚想避开,不料,那人又堪堪把刀划开,削下他一个袍角,便退了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谢放抱拳,“承让。”

    无为袍袂翻飞,“跟我来。”

    谢放抿嘴不语,时雍看他一眼,发现他神色有些不对。

    刚才说不是他们的人,为何又如此信任?

    她没有多问,跟着他们离开。

    走得远了,只见无为在地上拾起一支火把,点燃,突然掷了出去。

    火把掠过劲风,越燃越旺,扑一声落在囚帐上,燃烧起来。

    三人一路行来都默默无语,绕过几个岗哨,无为突然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递到谢放手上。

    “带她走。”

    那是二皇子来桑的腰牌。

    谢放微愣,“你呢?”

    无为看他一眼,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

    火光中,依山而建的兀良汗大营亮如白昼。

    号角声声,战鼓雷鸣,令旗在风中猎猎扬起。

    还有一道关卡,就可以出营了。

    走出去,就能看到赵胤。在敌营中的日子,一日如三秋,短短几日,仿佛过了半个世纪。这一刻,时雍心跳纷乱,突然有些激动。

    然而,这最后一道关卡,却是最难突破的关卡。

    高高的木砦将营里营外分成了两个世界,营门的石台上,燃起雄雄的烽火,柴堆上的火架得很高,燃得很旺,老远都能得分明。

    一行人举着火把走过来。

    “什么人!”

    时雍屏紧呼吸,心跳得很快,

    那人用的兀良汗话,她听不懂,也不知如何应答。

    谢放却很从容,走出去,用兀良汗话回复,“二殿下帐前校尉,奉命巡营。”

    时雍没有料到谢放居然有这本事,看了他一眼,心中对赵胤手底下这些个侍卫更添了几分敬畏。

    来人没有起疑,行个礼道:“晏军来犯,不可大意。”

    谢放低头,“是。”

    擦肩而过时,时雍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

    号角阵阵,如催命的符咒。

    囚帐着火时,来桑在校场的点将台上,正准备带兵出营,看一眼着火的方向,他疯狂叫人去救火,却又不能丢下整兵待发的士兵,只得暗压下喉头的腥膻气息。

    “兀良汗的勇士们,赵胤老贼欺我若此,一再相犯,今夜我等必教他有来无回!”

    “杀!”

    “杀!”

    低沉的号角,响彻天际。

    战鼓擂动,一列列兵马在鼓声中奋勇前行。

    马下扬起的沙尘,弥漫在夜下的大营里,喊杀声震天动地。

    厚重的营门木栅拉开了。

    兀良汗士兵潮水般涌出去,

    谢放带着时雍混在人群,趁乱出营。

    冷冽的风扑面而来。

    时雍一眼看到对面的晏军帅旗,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冷不丁闯入眼帘。

    乌骓上,赵胤手按缰绳,黑盔铁甲,一袭浓墨般的大氅在夜风中翻飞卷动,身后簇拥着数万大军,在震耳欲聋的高亢吼声里,他安静地俯视着战场,目光迎上闯出大营的来桑,面无表情。

    兀良汗大军从大开的栅栏冲出去,最前面的是冲锋的重骑,旌旗招展,鼓声齐鸣,看上去骁勇又迅速。

    来桑一马当先,冲在最前。

    “赵胤老贼——”

    话刚喊出半句,来桑突然闭嘴,眼睛刺了刺。

    赵胤不老。

    不仅不老,还俊朗无匹,比来桑在草原上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儿都要英挺俊美,却不是他的大皇兄乌日苏那种清瘦羸弱的美,而是大丈夫的阳刚,是大丈夫的俊美,是立于五军阵前威不可动的盛气凌人,是一眼可见的神颜和千万人不可撼动的冷傲。

    他就像草原上的夜鹰,傲视天地。

    来桑突然有点难受。

    像在大人面前舞刀弄枪的孩子,突然被人撕下了那一层遮羞布。

    他要打败赵胤。

    来桑一咬牙,高举马刀。

    “兀良汗的勇士们,随我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