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19章 调香弄琴
    !

    营房里的炉火正旺,时雍的外袍安静地放在罩火炉的熏笼上,屋子里暖烘烘的,静谧美好得不太真实。

    睁开眼,时雍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拥被坐起看了半晌,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铺了软软褥子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她有片刻脱离现实的怔忡。

    她回来了。

    卢龙塞。

    又惊觉,这间屋子不是她的。

    时雍慢慢侧头,看到了坐在熏笼边那张长椅上的赵胤。

    他个子高,躺在椅子上有些勉强,便拿了一条长凳搭着脚,靴子未褪,身上随意地搭了一条狐裘氅子,手脚和膝盖都露在外面,睡得正沉。

    时雍皱眉。

    今日凌晨从青山口奔赴卢龙大营,天已经快亮了。时雍原本想要回去休息,见赵胤腿疾发作,她便留了下来为他针灸按压了一会。然后两人说了会儿话,赵胤便传来热水,让她泡脚。

    时雍在兀良汗大营那几日,确实活得很苟且,有热腾腾的水泡脚再睡自然会更舒服,她没有拒绝,就躺在那张椅子上,一边泡脚,一边和赵胤说话。

    然后就睡过去了。

    显然,是赵胤抱她到床上休息的。

    甚至把床也让给了她。

    两人相处一室并非第一次,时雍倒不觉得别扭,只是有点过意不去。

    其实她也没有睡醒,只是看赵胤这么委屈地躺在椅子上,她于心不忍,打个呵欠就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到了熏笼边,蹲身看他。

    “大人!”

    她轻声叫他,赵胤没有反应。

    时雍近距离观察他的脸,浑然不知自己一脸的笑容。

    赵胤睡得很沉,呼吸均匀,两排长长的睫毛覆盖xgchotel.了深邃的眼,眼圈下方有一层淡淡的憔悴,想是这几日他也不曾休息好。

    要不,她也把他抱上床?

    时雍支着下巴打量他颀长的身子,估算着他的重量,思考着这种可能性,伸出手就准备试试。

    哪料,刚抱上去,赵胤就睁开了眼。

    他对别人的触碰极是敏感。

    睁着一双赤红的眼看着时雍,他眼里有短暂的不解和迷惑,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地看着她。

    “大人,你醒了?”

    时雍尴尬地笑了笑,正想解释自己不是在趁机占他便宜,赵胤的双手就环了过来。

    很迅疾,力量很大。就着她的肩膀拉过去,慢慢扶到她的腰,再将她整个人往上一拖,就把她完完整整地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叹息一声,满意了,轻轻将她束在怀里,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又睡过去。

    时雍:……

    闭着眼睛的赵胤,少了昨夜战场上策马扬刀斩敌于前的冷漠,也少了纵横脾睨的孤高,眉目间添了慵懒和性丨感,变得极易亲近。

    “大人!”

    时雍碰了碰他的下巴,见他没有反应,挣扎着就想起身。

    赵胤皱了皱眉,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按到脖窝,呼吸浅浅地蹭了蹭鬓发,没有出声,也没有别的举动。

    他就只是这么抱着她,好像她是一团可以取暖的火源,又或是别的什么不会喘气的死物。

    时雍:“……”

    这个时节睡在椅子上并不舒服,赵胤身高体健更是如此。他靠着熏笼的半边身子是滚烫的,另外半边身子却是冰冷一片,时雍贴着他,此刻也是如此,半是火焰半是冰,纠结一团。

    此人这是做什么?

    抱着她,只是抱着她?

    他当她是个火炉吗?

    温热的呼吸落在额际,均匀有节奏。时雍默默地趴了许久,确认他是真的睡着了,好气又好笑。

    这人怕不是半梦半醒看到一个女子,就随便搂入怀里了?

    知道她是谁吗?就抱!

    时雍试图掰开他的胳膊将自己解脱出来,配合动作,她的腿也不经意压了过去,不小心就触到了他……

    青壮男子睡着后多是生气勃勃,这个时雍懂得,可是没有心理准备,就这么冷不丁地擦过去,她心脏有点受不了。

    睡着的大驴很是健硕,让人很难忽视它的存在。时雍默默地挪开,那只搂住她的胳膊却是一紧。

    赵胤鼻息重了几分,突然抬手按住她的后腰,把她贴在身上。

    时雍突然面红耳赤。

    她没有想到赵胤会有如此孟浪的举动,对接下来的事情,她有点慌。可是,不待她从紧张和惊异中反应过来,赵胤已然没了动静。

    他仍然是睡着的,任她一个人心里小鹿活蹦乱跳,他却只是皱了皱眉便睡过去。

    怪她多想,

    他压根没醒!

    时雍抬头,目光落在他的下巴。

    青幽的胡碴儿,下颌线轮廓分明,他瘦了。

    “大人,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赵胤含糊地应了一声,不知说的什么,眼睛没有睁开,时雍好笑地戳他肩窝,他还是没有反应。

    睡得太沉太沉。

    累坏了吧?

    时雍微微抬头,身子往上挪了挪,在他颈子里呵气,他好似忍不得痒,轻轻拉下她的手,圈紧她的腰。

    “阿拾!”

    “……”

    zyxta.  “你老实点。”

    “……”

    知道是她呀?

    时雍脸有点烧。

    可是,她在他怀里没法老实。

    时雍怀疑这只是他熟睡状态的下意识反应和回答,并没有真正醒来,为了印证,她探出爪子,慢慢伸入他的衣袍。

    赵胤在椅子上躺了这么久,衣裳冰冷,但身子很热,如同炉火一般,贴上去极是暖和,时雍舒服地叹了口气,几日颠沛流离的辛苦和疲倦,都融化在他均匀的呼吸声里。

    动不了,她索性不动,百无聊赖地靠着他取暖。

    回到卢龙塞,她统共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本就有些犯困,渐渐地眼睛撑不住,也有些迷糊,趴在赵胤身上睡了过去。

    这一次,她睡得特别久、特别沉,甚至意外地坠入了久违的噩梦之中。

    她梦到了刚来这个世界的那个土司大寨,那个关在笼子里的小时雍。又梦到了诏狱里,那个烟衣人走近时的脚步,还有他掐住她喉咙时那种窒息的感觉。

    还梦到了赵焕……

    时雍以前从来没有梦到过赵焕。

    这个梦里,却格外清晰。

    他斜倚西窗下,三月桃花如雨纷纷而落,暖风熏得人昏昏沉沉,赵焕的笑容里仿佛残留着桃花酿的残醉。

    “雍儿,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

    一片桃花落在脸上,时雍觉得有点痒,可是身子绵软无力,她想拿掉却力不从心。

    “知道吗?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

    赵焕笑望着他,一只手拿着青玉酒壶,一只手轻轻揭开盖在她眼睛上的花瓣,低头朝她看来,殷红的嘴唇离得极近。

    “这些日子京师骤冷,天寒地冻,你不在,很是难熬。”

    “你可知,身处天子脚下的盛世繁华里,我有多冷?”

    “幸得开了春,我等到了你回来。”

    时雍心跳很快。

    她很想告诉他,她没有回来,也不想jsshcxx.回来,可声音仿佛卡在喉咙里,出不了声。

    “雍儿,再也别离开我。永远别。”

    赵焕身上的气息熟悉又陌生。

    让她很可耻地想到另外一种味道,另一个男子的味道。

    赵焕有皇子皇孙的矜贵,也有皇子皇孙们的爱好,喜好调香弄琴,身上终年散发着清冽的幽香,随身之物乃至头发丝上都带着香气。

    以前她觉得好闻,如今却有些厌烦。她好似眷恋上了另外一个人的气息。那个男人身上从来没有这种脂膏般馥郁的香味。

    他的人,他的味道是完全和赵焕不一样的。锐利、冷冽,疏离,却让人想要靠近。

    “你看,桃花醇快没了。”赵焕说,“雍儿,我喂你喝一口,好不好?”

    他的唇哺下来,带着慵懒地笑。

    时雍瞪大眼,伸手推他。

    “不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