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20章 大人不娶妻,是为何故?*.
    !

    “雍儿?”

    赵焕一脸吃惊,深暗的双眼满是受伤。

    “你变心了?你爱上了别人是不是?”

    他的控诉很是伤心,梦里的时雍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想不起来别的事情,甚至忘了是赵焕对不起自己,只是觉得心慌,在他的指控里,就好像她真是变了心的那个人,十分心虚。说不出话,也找不到理由来解释……

    “没有对不对?我知你,不会变心。”

    赵焕低下头,要来亲她。时雍心里升起了恐惧,那恐惧随着他的脸压下来渐渐放大,甚至比在诏狱里濒临死亡前的感受还要害怕。

    她拼命挣扎,想要逃离,却发现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地呐喊。

    “不要,殿下,不……”

    她不是变心。

    她只是……从来没弄懂什么是爱。

    “大人,大人……救我……”

    赵胤一身甲胄,风尘仆仆地骑马经过,看她一眼,姿态冷傲从容,马蹄踏出长街,在万千人的簇拥中扬鞭策马,绝尘而去。

    时雍浑身冷却,仿若置身刑台,难堪地看着他的背影,如同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入了无边的空洞……

    眼前浮光掠影。

    时雍呐喊着,发不出声音,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指甲几乎掐进了掌心的肉里……

    “阿拾?”

    “阿拾!”

    时雍惊讶,耳边又传来赵胤的声音,是他回来了吗?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梦境里,拼命想要抓住什么,让自己醒过来,眼前却模糊一片。

    恍惚间,她竟然看到了她从前救的一个少年,被他抱着一起跌落深潭的情景……

    那个少年的虚影在眼前晃动,渐渐变成了赵胤的脸,清晰的他就在面前。

    时雍彻底醒过来,一身冷汗。

    赵胤眉头紧蹙。

    怕惊醒了她,又怕叫不醒她。

    带着薄茧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犹犹豫豫地为她擦去滑下的泪水,俊脸冷沉,黑瞳深邃。

    “别哭。”

    见时雍怔怔看他,赵胤停下动作,哑声道:“是我不好!”

    醒来就有人道歉?

    时雍有点懵,看着赵胤喉头发紧。

    “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的错。”

    赵胤坐起来,时雍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张大床上,而他坐在床边。

    他双眼深沉幽邃,似乎对刚才荒唐的举动有些歉意,微微垂着眸子,没有去看时雍的眼睛。

    “我睡着时,冒犯了你。”

    “……”

    这是什么意外?

    他难道以为她刚才落泪,是因为他把她抱到身上睡觉的举动?时雍吸了吸鼻子,好气又好笑。

    完全醒过来的她,内心强大又坚强,根本就不是梦里那个会哭的小仙女,见赵胤这般样子,时雍差一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既然有这么美丽的误会,那就由他这么想吧……

    时雍垂目,半真半假地质问。

    “大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赵胤抿嘴,没有说话。

    时雍看到他的耳朵尖儿竟然泛起了红晕。

    “抱歉!”

    只有这两个字,说得艰涩。

    时雍忍住想要暴笑的冲动,故作生气的样子,突然坐过去,一把拉过他的胳膊圈住自己的腰,然后将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像个撒娇的孩子。

    “抱歉就完了吗?大人分明是想赖账!”

    此举果然引来赵胤浑身的紧绷。

    他不再像刚才睡着了那般热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轻轻伸手想要解开时雍的胳膊,却被时雍紧紧地扼了回去,只得无奈地蹙起眉头。

    “我睡得太沉,实在不知为何……”

    为何会把她抱到自己身上,还那般亲密。他其实也做了个梦,梦里他霸道地拥抱阿拾,还亲吻了她,将她压在身下……

    这一切毫无预警,毫不设防。

    那孟浪的举止,根本不似他自己。

    “阿拾,你想要什么补偿?”

    “补偿?”时雍扬眉看他:“这就是大人的歉意吗?”

    赵胤眉头微蹙。

    时雍看到他为此烦恼的样子,心里的笑意也没有了,红扑扑的脸拉了下来。

    “我一个清白女子,便宜都让大人白占了。岂是不痛不痒两句话就能补偿的?”

    赵胤冷面微沉,歉意地看着她,“等回京,我向陛下请旨……”

    时雍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其实只是想逗逗他。毕竟赵大人身上那浓浓的禁欲气息,真的很有让人撕碎的冲动,她很想揭开他冷漠面具,解锁他潜藏的欲丨望,就像他刚才睡着时那样……

    却没有想到,赵胤对于自己“不小心”的处理,竟然是请旨赐婚?

    时雍刚这么想,就听到赵胤的叹息。

    “你想做都督夫人,恕我无能为力。”

    时雍心里的喜悦拐了个弯,差点没忍住抬脚踹他。

    哼一声,她冷冷看着赵胤。

    “那你请旨如何?”

    “请旨为你加封。”

    加封?

    时雍微微扬了扬眉梢,“你是觉得我门户低微,不能和你门当户对是吧?”

    “不是。”赵胤的目光凉了下来,“我不会娶妻,不是你,也不会是别人。我请旨为你加封,是为回报你的厚爱。来日,你若想许配良人,也能有个好的身份……”

    时雍震惊。

    看着他出神片刻,见他不似开玩笑,真是惊讶极了。

    “大人愿意我再嫁旁人?”

    赵胤别开眼睛,“总不能耽误你。”

    时雍笑了笑,“那大人不娶妻,是为何故?”

    赵胤不看她,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分明想要回避这个话题。

    “这是我的命。”

    “命?”

    哪有人命中注定不能娶妻的?

    时雍觉得有点好笑,倒不是为了自己对赵胤那点若有似无的情感,而是单纯觉得他因为一个和尚算的命,就这么委屈自己,实属有病。

    “没有想到,大人竟会信鬼神命理之说。”

    赵胤摇头。

    半晌,他回过头来,时雍看到他俊目里微微闪动的光芒,转瞬暗下去,“这并非鬼神之说。总归,你若想做我妻,此生怕是……”

    他双眸垂下,“要辜负你了。”

    时雍不再作声。

    相处这么久,她对赵胤是有了解的,至少,她从来不曾见到赵胤开玩笑。更何况是这么严肃的事情,这么严肃的谈话?

    赵胤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改变。

    时雍脑子乱,嘴里有涩意,觉得氛围有些古怪。

    她对赵胤的感情,其实并没有完全理清,而那个纷乱的噩梦,也加剧了她这种不确定。

    而赵胤呢?

    于他而言,恐怕对她的好,更多只是出于一个男人的担当和责怪,而不是情感。

    时雍不是矫情的女子,只是觉得此事不可理喻。

    因为她既不是败给了别的妖艳女子,也不是没有办法俘获赵胤的心,而是输给了一个老和尚的预言。

    怪哉!

    竟有如此惊世骇俗的荒唐事!

    时雍有点想笑。

    “大人!”

    她掀了掀嘴唇,待赵胤看过来,又轻飘飘地撩他一眼,“我有一事不明。”

    赵胤:“你说。”

    时雍道:“大人先前说愿意收了我,这收房,包括陪你睡觉吗?”

    赵胤微讶。

    他似乎没有想到时雍能把这种事情轻易地问出口,怔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冷俊的面孔上,略微的不自在。

    “不。”

    “……”

    时雍喉头一紧。

    “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时雍一个枕头朝他砸过去。

    正中赵胤的胸口。

    又落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赵胤低头看看枕头,弯腰捡起来,塞到时雍的腰后,咽了咽干燥的喉咙,嗓音发哑。

    “是我的问题。”

    时雍坐了起来,冷笑一声。

    “你不行呀?我刚看过,还行啊?”

    赵胤:“……”

    时雍斜他一眼,又懒洋洋地道:“你想得可真是美呀,收房却不陪睡,想让我守活寡?我是找不着男人怎么的?谁稀罕你!”

    说罢,时雍弯腰套上革靴,拿起搭在熏蒸上的外袍披在身上,整理好头发束带,就往外走。

    见赵胤站在原地没动,她又回过头来,斜眼问他。

    “你把我的暴躁小王子关哪里了?”

    赵胤的脸刹那黯淡下来。

    他记得阿拾刚才在睡梦中,依稀在叫“殿下”,原来竟然是在叫来桑。

    “他是俘虏。”

    时雍偏偏头:“我只是去看看他的伤,不会放他走的,大人放心。规矩我懂,来桑帮过我,救过我,我不能袖手旁观。”

    赵胤道:“我已差了郑医官为他看伤。”

    时雍蹙紧眉头:“还是我亲自看看比较放心。”

    赵胤冷声,“叫谢放带你去。”

    时雍道:“不必吧,我自己去就可以,说话也方便……”

    “谢放!”她话音未落,赵胤已开了口。

    谢放在外面等了许久,他的面前还有久候的乌日苏,而白马扶舟早已气咻咻地离去。

    听到大都督召唤,谢放朝乌日苏行了行礼,让他稍候,便走了进去,刚走到里间的门口,还没有推开门,谢放就停下了脚步。

    气氛不对。

    大概是跟随赵胤的时间久了,隔着一扇门,他也能感觉到大都督的怒气。

    “爷!”

    谢放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沉声道:“乌日苏王子在外恭候多时了。”

    赵胤看着时雍道:“让他书房等候。”

    “是。”谢放刚想要转身,又听到背后传来赵胤的吩咐。

    “领阿拾去瞧瞧来桑。”

    不待谢放答应,门从里面拉开了。

    时雍一脸是笑地走出来。

    “放哥,麻烦了。”

    她的脸红扑扑的,双眼晶亮,俏眉飞扬,似是休息得不错,心情也不错。谢放不敢多看,赶紧收回眼,望了里间的赵胤一眼,却发现他双眼血丝,脸色很是晦暗。

    谢放心里一沉。

    从青山口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好端端的。大都督犯了腿疾,阿拾很上心地为他针灸,热敷,按摩、大都督怕她累着,吩咐他备了热水给阿拾泡脚,甚至见她睡熟后都不舍得吵醒她,让阿拾睡了他的床上。

    怎么睡一觉起来就翻脸了?

    谢放弄不清楚赵胤,时雍也不懂。

    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禁欲怪人,她征服欲高涨,但此刻却不想理会他。

    走出营房,碰到乌日苏,时雍微微一笑,行了个礼,没有多话,擦身而过。

    乌日苏却叫住她。

    “阿拾姑娘。”

    在这个营里,乌日苏也是知晓时雍身份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看到时雍,他眼神里流露出自然而然的亲切。

    “烦请留步!”

    时雍回头与他对视片刻,不忍伤害这份简单的好意,慵懒地走回来。

    “大皇子有何吩咐?”

    乌日苏苦笑,“阶下之囚,怎敢吩咐姑娘?”

    时雍抬抬眉梢,眼里带了一丝笑。

    “大皇子有事不防直说。”

    乌日苏的脸色暗沉下来,悲伤掩在那张俊朗苍白的脸孔下,让人有些不忍心。

    “我听侍从说,来桑的脚……废了。”

    “废了?”时雍吓一跳,“废了是何意?”

    乌日苏有些唏嘘:“断了脚筋,医官说那条腿,没法再恢复原样了……”

    昨夜激战时,时雍只看到来桑受伤,被俘后带回营房,赵胤便叫了医官去为他诊治,那会儿时雍看来桑又能吼又能骂,不像伤势很重的样子,就没有留意。

    得闻乌日苏的话,她眉头皱了起来。

    “来桑处处针对你,你还关心他?”

    乌日苏淡淡摇头,无奈地苦笑。

    “他纵有千般不是,不仍是我的弟弟吗?一父所出,我怎能弃他不顾?”

    顿了顿,乌日苏言词恳切地道:“我来找大都督,便是想厚着脸皮讨个人情,求他为来桑找个好的医官瞧瞧腿。”

    时雍看他半晌,缓缓开口。

    “我去看看。”

    乌日苏松了口气,行礼道谢,时雍却没有受他的礼,转身大步离去。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