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从解除人体限制开〕〔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天天带早餐,还说〕〔医妃火辣辣:邪王〕〔天罡道种〕〔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正义的使命〕〔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21章 气死赵胤了 //
    !

    来桑被关押的囚室,就在马圈旁边,下边是高垒的石块,上边由青砖砌成,简陋的瓦片上长满了青苔,隔壁的马儿不时打个喷鼻,来几次五谷轮回,粪便的气味都能传过来。

    做了十七年皇子,来桑自然没有受过这罪,即使是南下行军途中,他也比别的将士能享受到更多的资源,如今蜷缩在这狭小空间里,还受了伤,情绪可想而知。

    囚室外面有不少看守,很显然,赵胤把他看得很严。

    同样是皇子,相比于乌日苏,来桑受到的待遇确是囚犯无疑。

    时雍到的时候,里头已经没有声息。

    守卫告诉她,来桑骂了好几个时辰,声音都哑了,这会子恐是睡了过去。

    时雍让守卫打开了牢门,走进去就闻到一股子臭味和药味混杂的熏人气息。

    她皱了皱眉。

    小房间很暗,待适应了光线,她才看到蜷缩在石台上的来桑。

    没有床,那就是个坚硬的台面,上面铺了些干草,来桑后背抵靠在石壁上,虽然腿脚受了伤,但他本人彪悍强健又有功夫在身,守卫仍然给他双手双脚都挂上了铁链和锁头。

    来桑的头垂得很低,脑袋上的辫子早已散乱耷拉下来,不知是不是睡过去了,毫无声息。

    他本就身得高大,这般蜷在一起,因为天冷,双臂环了起来像头大熊,看着竟让人不落忍。

    时雍转头让守卫添了些灯油,将灯芯挑亮些,放到石台边上,低下头去看来桑的伤势。

    那条腿肉眼可见的肿胀,纱布扎着的地方看不见,纱布外面淤青了起来,让那肿胀处更显可怖。郑医官处理过了,无非是些中药敷剂,若是跟腱被砍断,现下又无法手术,以后活动肯定是会受影响。

    “滚!”

    头顶突然传来冷喝,

    让时雍抬起了头,看到小牛犊子满是怒气的双眼。

    “你没睡着?”

    短短一日,二人身份颠倒,来桑看到她,眼圈通红。

    “你他娘的来试试,这里能睡着?”

    时雍看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火气大也能理解,她抬抬眉,不计较他言语的冲撞。

    “我来瞧瞧你的腿。”

    “不用你瞧。”来桑撇开脸,从皇子变成阶下囚,他脾气却没有变,“腿筋断了,这腿废了。”

    时雍微微沉眉,“那也得想法子处理,尽可能地恢复,至少不要影响走路。”

    她温和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有几分关切,却让来桑突然暴怒。

    “我好不好与你何干?”

    时雍懒洋洋看他,“我是个医者。”

    来桑瞪眼,“我不是你的病人。滚远点。”

    时雍看他片刻,不说话,在来桑的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来桑微怔,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如此,面色灰败,看着她怒火更甚。他羞愧、无助,无法接受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尤其想到自己昨日说过的豪言壮语,一张脸更是烧得刺痛。

    被打脸的羞辱和狼狈,让他暴躁不安,就想攻击人。

    “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叫你滚,懂不懂?”

    “还没发够脾气吗?”时雍淡淡看他,没有情绪。

    来桑抬了抬胳膊,身上铁链叮当当地响,这让他更是狂躁,“你到底想干什么?看我落入囚牢,你乐坏了是不是?”

    时雍抿了抿唇,“落入囚牢你也得先治伤。”

    “治好有什么用?”来桑怒视着她,冷笑一声,“治好了我就能走出这里了吗?你以为赵胤会放过我?”

    他目光闪了闪,别开。

    不好告诉时雍他昨夜在战场上挑衅赵胤的那些话,更不敢再提“他看上了赵胤的女人,要凭本事抢过来”,他像只斗败的公鸡,却不愿意认输,梗脖子犟着,羞恼难堪,拒绝时雍的医治。

    “你走吧。告诉赵胤,要杀要剐随他的便,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他孙子。”

    “他怕是不敢要这么大的孙子。”时雍不急不躁,慢条斯理地说着,看来桑气得黑脸涨红,又抬了抬眉梢,淡淡地道:

    “我若是二殿下,定会好好治疗,以图后计。只要人活着,就会有希望,即使是腿坏了,你不还有脑子吗?”

    “你不是说我没脑子吗?”来桑厉声呛她,很是记仇,“你不是说过,千秋万代四海八荒都找不到我这么愚蠢的男人吗?”

    他吼出来,又懊丧地道:“老子觉得你说得对。我就是愚蠢,不然也不会被赵胤囚在这里,猪狗不如……”

    时雍:“堂堂兀良汗二皇子,怎会猪狗不如。我看了下这卢龙塞,就二殿下是住的单间,还有好些侍卫守着伺候着,别的俘虏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来桑瞪眼看她:“你是诚心来气死我的是吗?”

    时雍:“我要能气死你,也省得你要死要活的烦恼,你是不是得感激我?”

    “老子——”来桑瞪着他,突然啊地一声暴喝,就着挂着铁链的双臂朝时雍扑了过去,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仿佛是要掐死她。

    “你这女人,你这女人!弄死你信不信?”

    时雍没闪没避,听他拳头攥得咯咯作响,脸上没有流露出半丝表情,来桑情绪炸到了极点,将她推到墙壁上,双臂压住她的肩膀,原有的滔天怒火,在接触到她的眼神时,又突然地熄灭了。

    她在可怜他。

    来桑不要别人可怜。

    尤其是她。

    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她来可怜。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来桑收回胳膊,想坐回原位,奈何腿伤施不了力,身子一歪没能坐好,一只手慌忙地撑住墙壁,大半边身子朝时雍倒了下去。

    从门口看来,时雍靠着墙,而来桑却是只手圈住她,低头亲热的样子。

    “大都督……”

    乌日苏话音未落,变了脸色,手卷到了一起。他原是想同赵胤前来劝降来桑,让他同自己一道致函巴图,缓和两国关系,化解这一场令生灵涂炭的战事。

    哪料刚走过来,就看到他侵犯赵胤的女人?

    乌日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赵胤已一个箭步冲了进去,来桑身子还没稳住,就被人揪住了后领口,狠狠一扯,身子被赵胤摔在墙上,再重重落下。

    赵胤一个字都没有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也看着时雍。

    时雍倒是没他那么大的反应。

    刚才那是个意料,来桑就是没有坐稳,她心里很清楚。

    可是,看到赵胤冰冷的一张脸,她不仅不准备解释,还要帮来桑说说话。

    “大人,二殿下的伤势很重,最好换个地方静养,这个囚室不透光不透气,不利于康复。”

    赵胤心头腾地升起一股火气。

    静养?康复?

    “你当他是来游玩的吗?”

    他语气冷淡,甚至可以称得上平静,听不出太多的喜怒,也没有流露出半点对他们关系的置疑或是不悦。

    时雍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笑道:“我以为大人会为了化解两国战事,像优待大皇子那般优待二皇子。没想到,大人也会记私仇呀?”

    她一句话说得轻飘飘的,却字字砸在赵胤的脸上。

    两国交战,敌国皇子就算被俘,一般也会得到普通士兵没有的优待,至少衣食住行方面不至于弱待,时雍刚走进来看到来桑的待遇,就知道赵胤心里不舒服,故意把他丢在此处。

    可是,这些隐秘的情绪被翻出来,就很是尴尬。

    赵胤面色微变,看她一眼,眸色里隐隐有一场风暴,却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他没有否认对来桑有私仇,而是淡淡道:“大皇子投我以木桃,我自报之以琼瑶。二皇子好战喜攻,杀我多少大晏将士,我为何要优待于他?”

    时雍似笑非笑:“只是如此吗?”

    来桑吼道:“赵胤老贼,你他娘的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不就是记恨我看上了你的女人吗?我就是看上了,没什么不敢承认。我喜欢她,我就是要抢,我抢不过你,我认栽,可你如此小人,公报私仇……”

    “啪!”来桑脸上挨了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乌日苏用尽了力气,响声惊人,不仅打得来桑怔愣当场,也让他自己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刹那的惊讶。

    “你打我?”来桑瞪住他,气得浑身发抖。

    乌日苏看看自己发麻发颤的手掌,怒其不争地训斥。

    “此时还敢胡言乱语。你还不向大都督道歉!”

    来桑用肩膀搓了搓挨打的脸,看着他冷笑,“你以为我像你吗?贪生怕死。我来桑今日把话撂在这儿,纵是死,我也绝对不降,不会向他求饶。还有——”

    他望一眼面色淡淡的时雍,咬牙切齿。

    “这女人,爷就是看上了,这辈子要不到,老子下辈子再来。赵胤,有种你宰了我啊!你现在宰了我,她会记我一辈子。我是为她而死的,我不冤!”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