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24章 云薄天青的日子*.
    !

    赵胤的为人,时雍早已摸透。

    这就是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人虽未老,那颗心起码已修炼了几千年几万年,要让他越雷池一步,恐怕比登天还难。

    他的自制力早已令时雍刮目相看,所以,她不想再看。她要看的,是他自制力濒临瓦解的样子。时雍说到做到,不仅没有因为他的冷漠打退堂鼓,反而越战越勇。

    赵胤没有别的女人,那她不论做什么就不算犯规。

    对付这种迂腐的家伙,就不能循序渐进,不能走常规路。

    这么一想,时雍脚下生风,扣住赵胤的手腕跑得风快。

    赵胤面色微沉,没有制止她的胡闹。

    在这个四处都是巡守的卢龙塞大营,稍稍有点动静就容易被人看到、听到,他不知阿拾要做什么,便就由她去了。

    时雍顺着那巨石垒成的防御高墙,一路跑得气喘吁吁,直到穿过一个青砖的大门,转入一个避风的草垛围场,这才停了下来。

    “好了,这里不会被人瞧见了。”

    这是个简陋的棚子,挨着高墙青砖石门,里面堆放的全是喂马的干草,草垛子全部码得整整齐齐,有大有小,有高有低,像一座座小堡垒,人行走其间,突然变得渺小。

    赵胤眉头皱了起来,“来此做甚?”

    时雍看他严肃的样子,心里十分好笑。说来男子的思维真的与女子大不相同,难道跑了这一路,赵胤还以为她会有什么正经事要做吗?

    她就不是个正经人。女魔头转了生,不还是女魔头?

    时雍道:“大人方才说有人来了,想来是有什么不方便在人前做的事情……我体恤大人,这才带大人来这里呀。”

    她一脸无辜,说罢故作讶异。

    “难道这不是大人的心思?”

    赵胤:……

    堂堂五军都督,抚北大将军,在自己的营房里东躲西藏,潜入粮草场,这简直荒谬。

    “胡闹!”

    赵胤看她一眼,转身就往外走。

    “大人。”时雍拖住他的手腕,“你看我的手……”

    对这个男人,这种简单直接的法子,往往最为有效。

    她伸出手,撩开袖口,让赵胤看她的手腕。

    白皙的肌肤上有几个红红的指印,正是在墙垛处赵胤拉她的时候拽住的地方。

    赵胤有些讶然。

    他怎会用了这么大的力?

    小姑娘的手腕都捏出了指印,这让他一个大男人极是不自在。他并不觉得其中有诈,只是觉得自己太不知轻重,阿拾再有本事,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哪能经得住这么捏?

    “抱歉……”

    “大人给揉揉。”时雍见他面露惭色,不等他收回视线,就把手腕往他眼前凑去,那揪紧的小脸,蹙紧的眉,让赵大人很难拒绝。

    赵胤叹了口气,拉过时雍的手腕,用掌心在那红印上轻轻地推揉起来。

    “下次你别再做傻事。”

    时雍抬头瞄他,“我做什么傻事了?”

    赵胤抿了抿嘴角,半晌才淡淡道:“垛墙的高度,摔不死你。但掉下去,说不得就摔残了。”

    一股无名火卡在时雍的喉头,她看着他,竟半晌说不出话来。

    原来在她要死要活哭大黑的时候,此人脑子里却在计算高度,并且合理地推断出了她即使掉下去也不会摔死?

    赵胤,算你狠!

    等着,有你叫爹的一天。

    时雍心里诅咒他单身一辈子,嘴上却甜甜地道:“若是能换得大人垂怜,便是傻了,痴了,残了,阿拾也不冤。”

    赵胤掌心微顿,低头看她,片刻,再次揉了起来。

    “那不是你。”

    时雍道:“那大人说,哪样才是我?”

    赵胤哼声,“你冤得很呐。凡事就数你最冤。”

    时雍:???

    差一点,她就笑出了声。

    赵胤话少,除了说正事,两人很少这么闲聊。冷不丁听他说出对自己的观感,却是一个又作又娇又装模作样的女子,时雍奇怪地发现,她居然不觉得生气,还蛮好玩的。

    毕竟赵大人明知她如此,仍没有责怪,她就当这是宠爱了。

    “大人知道就好。我可冤了,好好一个女子,陪你行军在外,累受了,苦吃了,清白也快毁完了……连我的狗都不见了。”

    说到最后一句,想到大黑,时雍真心有点难受,声音突然就低落下去。真情实感的情绪外露和装模作样是不一样的,赵胤眼波微动,收去对她那种淡淡的凝视,手底下动作放轻了,就连声音都柔和下来。

    “朱九一定会把大黑带回来的。”

    时雍抿了抿嘴。

    “我信大人。”

    安抚他,也是安抚自己不安的心。

    草垛场并不是一个好的相处地,可是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卢龙塞大营里,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幽静所在。时雍感受着赵胤专注地揉搓,时不时瞄一眼他平静而俊朗的脸,唇角不由自主弯了起来。

    此刻,四周没有声音,静谧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二人。简陋的草垛场变成了天上瑶池,她面前这个衣袂微动的男子便是天上仙人。就连风也轻和起来,寒冬不在,眼前是落英缤纷,春意盎然。她心口鼓胀跳动,恍然间,竟如同十几岁的少女,为见到英俊的少年郎怦然心动,不含杂念的,仅仅只为他的清颜而沉迷……

    “大人。”

    时雍不自觉地伸出胳膊,揽在他的脖子上,踮起脚,盯住他,气息轻拂过他的下巴。

    “大人,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做都督夫人不可。”

    赵胤低头看着她,似在思考她的意思。

    时雍不给他回复理智的时间,那只手自他的脖子慢慢滑下。

    “这世间女子无不以夫婿为重,可薄情男儿不知凡几,便是做了都督夫人又如何?君心不在,也无非是独守空房。”

    她眼风微微撩起,看着赵胤阖下的眼,感受着她手指一路滑过时他比方才更为急促的气息,莞尔一笑。

    “假意夫妻,还不如做一对狗男女呢。”

    这话来得突兀,赵胤明显接不上。

    也只有时雍才敢如此大胆了。狗男女这种骂人的话,在她齿间辗转,不仅不觉得粗俗难堪,反倒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味道,连干草的气息似乎都变成了迷魂的味道。

    赵胤呼吸愈发急促。

    “别闹了。”

    他捉住时雍的手。

    “兀良汗使臣尚在营中等我。”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时雍不知该笑还是该气,许是这个样子的他太容易激起女子的征服欲,时雍唇角微抿,不仅不打算放他走,还顺势将自己偎入他的怀里,紧紧环住他的腰。赵胤果然往后退,时雍就势将他推到草垛上,整个压住,一双美眸似笑非笑。

    “那大人就许我个时间。待使臣走后,还是何时?”

    赵胤:……

    他目光落在她脸上,如同被烫住了一般,迅速移开,似乎无处安放,用了点力,却没能将时雍推开。时雍看他如此,微微一笑,骤然倾身,轻轻道:

    “大人,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走。”

    赵胤睁大眼,扼住她的腰,喘息着将她推开些许。

    “阿拾……”

    “大人,我不做都督夫人了。只做你的女人。”时雍半真半假地说着,也不是真的去亲他,就是凑过去佯作要亲的样子,看他狼狈挣扎,看他想逃又使不出全力的样子……

    高高的草垛有几丝霞光映入,将他们笼罩其间。时雍望着他,望入他的眼里,心里渐渐生出些古怪的想法,就好像她与这个男人已羁绊了生生世世那般,

    不是现在,而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本意是逗弄人,恍惚间,她竟入了神。

    耳边有笛声配合心境,悠悠扬扬,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赵胤猛地攥住她的手腕,躲入草垛后面。

    时雍心里一跳,看着赵胤突然变得冷肃的面容,这才反应过来,那笛声不是她脑子里臆想出来的“配乐”,而是确实有人在吹奏。

    那么,在卢龙塞大营里,有雅性抚琴弄笛的人,除了白马公公还能有谁?

    时雍与赵胤相对而视,谁也没有说话。

    笛声却越来越近。

    赵胤不藏了,走出草垛抬头看去。

    “厂督好性致。”

    时雍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一角白衣翩然从青砖围墙缓步行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慢慢坐下,一条腿轻缓弓起,颇有些江湖游侠的恣意。

    “大都督这才叫好性致。”

    赵胤沉声,“下来。”

    笛声戛然而止。

    白马扶舟收笛回腕,笑盈盈看着他。

    他坐在高处,环视这磊放整齐的草垛,一双眼缠缠绵绵颇有几分迷离的戏谑,嘴边勾起的弧度却略含嘲弄。

    “云薄天青,草垛伴佳人,轻捻慢笑,妩媚足生春…………此番意境实在是妙。若无乐声,总是少了几分情致,扶舟一番好意,大都督不会怪我打扰吧?”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