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25章 给些颜色 //
    !

    时雍一惊,竟不知白马扶舟是何时来的。

    这种事被人撞上,多少有些尴尬。可时雍认为,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她看赵胤一眼,语声淡淡地笑。

    “厂督来得真是不巧。”

    白马扶舟神色莫辨,望着她道:“是你们来得不巧。”

    倏尔一笑,他笛子轻轻敲着手心,指着那不远处的垛墙道:“今日风和日丽,本督在那赏景,二位就闯了进来……”

    侧过眼,他又看着赵胤:“想是二位太过投入,竟然没有发现我。不得已,我只能出声给二位助性了。”

    好一个助性。

    时雍看到他白衣翩然的样子,不由就想到了天寿山初见那日,这人坐在房顶上慵懒肆意的样子,“白马公公很喜欢坐在房顶赏景呢?”

    白马扶舟道:“我喜欢坐在高处。”

    时雍抬了抬眉梢,不作声。

    赵胤淡淡道:“厂督赏景吧。不打扰了。”

    白马扶舟笑而不言,“大都督慢走。不要责怪才是。”

    出门的时候,时雍没明白他此话怎解,走出去,看到齐刷刷跪了一地的将士就明白了。

    这些人全是被白马扶舟的笛声引来的。

    他们全然不知会在草垛场里逮住大都督和小侍卫……

    此情此景,众人不知该请罪,还是该恭喜,索性跪下了。

    看着黑压压的人头,时雍刹那惊悚,望向赵胤,却见他面色不变,迟疑片刻,道:“都不用当值吗?堵这里做什么?”

    时雍:……

    众人尴尬,陆续离去,都没人敢看看大都督是什么表情。时雍同他慢慢走回营房,回头看一眼,山风悠扬,却已不见白马扶舟的身影。

    她道:“白马公公当真是个怪人。”

    赵胤面色冰凉,“你离他远些。”

    时雍眉梢微微一跳,“为何?”

    赵胤道:“听话。”

    “……”

    这回答是赵胤的风格。

    其实不必他提醒,时雍心里也自有计较。她原是一个爱美之人,可是对生得十分好看的白马扶舟却始终保持着距离,便是来自于天生的警惕性。

    以前她也曾怕过赵胤,对他也是敬而远之,可熟悉之后,她渐渐就不怕赵胤了,甚至偶尔会觉得他就是一只纸老虎。然而,白马扶舟不同,他温和有礼,是那种极容易接近的人,她却偏生不愿,或说不敢。

    与他走得太近,如临深渊。

    “可惜了!”

    时雍感慨一叹。

    赵胤看来,目露询问。

    时雍道:“可惜了白马厂督一副好皮囊。”

    她期待地看着赵胤,希望从他脸上看出哪怕一点点的不悦。

    不料,赵胤抬抬眸,却道:“是不错。”

    时雍哑口无言。

    她怀疑赵胤也喜欢美男子,从他像搜集卡牌一样搜集貌美侍卫就可见一斑。这人不会也是个颜狗吧?

    那往后,他俩是不是可以像好兄弟一样,共赏人间美色?

    ————

    赵胤去陪阿伯里议事,时雍同郑医官一起看来桑。

    这位小王子的情绪平静了许多,看上去仍是有点狼狈,但可能确实太累,倚躺在靠墙的榻上,衣裳微敞,双手被铁链锁住,睡得很香。

    看他所处的环境,衣着,几上摆放的吃食,赵胤没有再有意为难他,但是来桑和乌日苏不同,乌日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翩翩公子,来桑却是一个可以举起百斤大鼎的勇夫,该有的戒备一样不少。

    “郑医官,要不我们等会再来。”

    时雍不想把他吵醒,可是她话音未落,沉默的来桑就睁开了眼。

    看到时雍,他眼里的惊讶与狂喜几乎同时冒出。

    可是,只维持了一瞬,他又拉下脸,变成了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贱样。

    “他没有为难你吧?”

    时雍知道他问的是谁,摇摇头,瞥一眼懵然不知的郑医官,岔开话道:“我和郑医官来给你换药。”

    来桑态度好了些,“他来就成,你何必来。”

    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时雍道:“那我走吧。”

    来桑本就想要看见她,闻言一下子就慌了,动作比嘴还要诚意,身子站起来,手腕上的链条抖得铮铮作响。

    “不准!”

    吼完,他似乎又发现自己是个阶下囚的事实,秒变脸色,低头看了看自己肿胀的腿,“你走了我的腿怎么办?”

    “不是不愿治吗?”时雍笑话她。

    “治。我怎么不治?”来桑不服输的性子,最怕别人激他,“等我伤好,还要找赵胤决斗呢。”

    决斗?

    时雍想到赵胤,摇头失笑。

    他会为了一个女子和来桑决斗,那就有鬼了。

    “阿拾。”

    来桑难得正经叫时雍的名字,见她看来,眼神凝重地道:“你可否替我打听打听,无为的下落?”

    无为是和他一起被俘虏进来的,可是被囚后,来桑一次都没有见过无为,问乌日苏他又不愿意,因了时雍在兀良汗大营和无为有几分交情,他宁愿把这事托付给时雍。

    “不肖你说。我问过了。”

    时雍刮开他腿上的敷料,看他分明吃痛却紧抿嘴唇,一声不吭的样子,扬了扬眉梢。

    “无为很好,活着。”

    关在囚室里的人,只要活着就是很好了。

    时雍说罢,看来桑不放心的样子,又道:“兀良汗派了使臣来和谈,说不准过些日子,晏兀两国就不打仗了,等着吧,你们都能平安回去。”

    没想到,一听这话,来桑整个愣住,身子突然瘫软。

    “这就不打了?”

    时雍抬抬眉,“你当真好战成瘾?”

    来桑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询问,喃喃道:“那我父汗会如何处置我?”

    这场战争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变化,除了时雍是一个变数,来桑也确实没少帮南晏的大忙,巴图此刻恐怕杀了儿子祭天的想法都有,时雍还真不敢想,来桑回去后,巴图会怎么收拾他。

    上次的鞭伤触目惊心,尚未痊愈。

    下次,怕是得活活打死。

    ————

    阿伯里是午后走的,赵胤没有相送,回书房写了一份军情奏报,快马加急送回京师。

    在南方闹瘟疫和匪患的时候,赵胤的奏报无异于雪中送炭。

    光启帝和众臣在京中对永平战事多有商议,已预备了用一年或是更长的时间来打这场仗。宫中张皇后为彰显与百姓共克时艰之心,裁减宫中用度,带头捐献私房财物,连为腹中小皇子准备的衣帛花销也大大缩水。朝廷大员、皇亲国戚、内外命妇和女眷们也纷纷效仿张皇后,筹集军资,上上下下齐心协力……

    冷不丁得到捷报,光启帝兴奋地自病榻而起,亲自手书赵胤:

    “爱卿不负朕之所望,待凯旋时,朕定要好好嘉奖你和一众武将。兀良汗议和之事,朕准爱卿所言,是战,是和,且看兀良汗诚意。然,朕心所想:民生多艰,能不战是大幸,但巴图野心勃勃,兀良汗近年蚕食漠北草原诸个部落,与北狄分庭抗礼,早已生出狼子野心。此番在卢龙折戟,巴图纵是为了两位皇子不得不和,内心恐生怨怒,晏兀两国若想再复旧日之好,怕已不能。故朕旨令爱卿,不论是战是和,定要给他些颜色……

    先帝有言:制于人方能免受制于人。敬告巴图知晓,和平方是坦途,为两国百姓谋福祉,方是为君之上策。望其念及两国先辈之谊,收敛野心,否则,朕必效先帝北伐……兹事体大,非危言耸听矣。”

    送往卢龙的旨意尚在驿站,光启帝便收到天寿山传来的消息。

    ——宝音长公主于今日启程出游,北上卢龙。

    宝音自陵前结庐为家,平常从不迈出天寿山一步。这个时季,天寒地冻的,她突然要出游,自然不是当走为了游玩。

    光启帝得到消息,又附上一道手谕急传赵胤。

    “长公主对兀良汗多有眷顾,爱卿行事需仔细思量,勿伤长公主的心,但也不必事事听之。”

    宝音长公主出生那时,其祖父洪泰皇帝尚且在位。彼时,朝中党羽众多,诸皇子皇孙为夺诸位,手足相残。其母亲窖中产子,险象环生,幸得兀良汗先汗王阿木古郎相救,带她辗转漠北,客居数年,方才回到大晏。

    先汗王在兀良汗落马身故,长公主得闻消息,曾披麻戴孝亲赴漠北,据说把阿木古郎的骨灰都抱回来了,就葬在天寿山帝陵后的衣冠冢里。

    这等隐秘情感,知之者,皆是唏嘘。

    可是,收到密函的赵胤,却只有为难。

    不要伤长公主的心,又不能事事听之,听上去好像很是合理,可是到底要他如何行事才好?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