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30章 卢龙塞谈心
    .630shu.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最新章节!

    石阶两边有很多整石凿成的粮仓,就凿在依山的那大石壁上,防火防鼠还防偷袭,时雍跟着赵胤上去,再看两侧的巡守,对卢龙塞防御体系风雨不透这个说法,有了重新的认知。

    “就算巴图两个儿子没有被俘,军械粮草没有被烧,他要想短时间内攻入卢龙只怕也是做梦。”

    时雍感慨着设计者的伟大,赵胤却在前方一言不发。

    只有大黑冲她摇摇尾巴,赏了个脸。

    时雍摸摸大黑的头,加快步伐,跟在赵胤背后道:“大人有心事何不说出来呢?”

    赵胤安静沉寂,只有山风翻起他衣袂。

    时雍挑了挑眉,“是因为长公主,还是因为你父亲?”

    赵胤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走得出了神,只顾着脚下,根本就没有听她。

    时雍望他一眼,突然哎呀一声,弯腰捏着脚踝,委屈地看着大黑道:“你差点拌我一跤知不知道?摔下去,我就没了!”

    大黑脑袋往右偏了偏,歪头看着她,一脸迷惑。

    赵胤回头,很快走到她身边,蹙眉蹲身,“这么大的人,不会走路,还怨狗。”

    大黑脑袋又往左偏了偏,歪头看着他们。

    时雍道:“它突然窜过来,我哪里收得住嘛,又怕踩到它…………大人也只顾着往前面走,不管我的。我差一点就摔到山下去了。”

    赵胤瞥她一眼,没有辩解,“能走吗?”

    时雍本想点头,可是看了看无辜的大黑,愣是咬牙苦了脸,“怕是不能。大人别管我了,我在坐会儿就行。”

    她就势坐在石头上,寻思赵胤这么问,是不是准备背她,哪料,赵胤看她一眼,也坐了下来,一只腿曲起,慵懒平静地望着远山,不言不语。

    两人所在之处,是半山腰上,可以俯瞰卢龙营房,地势绝佳,但冷风吹过来也属实绝冷。

    时雍并不想在这里谈情说爱。

    “大人,你不下山?”

    赵胤看着她,“你不是崴了脚?”

    时雍真想翻个白眼,还是忍住了,慢条斯理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大人想说什么?”

    赵胤看她片刻,又换到了她另一边,为她挡住风。

    良久,见他不言语,时雍找了个话题,“大人觉得这场战,还要打多久?”

    赵胤淡淡道:“结束了。”

    对此,时雍始料未及。

    她愣了片刻道:“我虽未上过战场,可是我爹没少给我讲古今的战事,就没这么轻易结束的。巴图筹谋这么久,还未过卢龙塞,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他能甘心吗?”

    赵胤道:“不甘心。”

    时雍看他说得平静,笑了下,“那不就是了。这战啊,还有得打。”

    说完,她随手扯过脚边半枯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双眼半眯着望向远方。

    四周静悄悄的,她不说话,赵胤也是沉默。

    好一会儿,时雍丢掉嘴里的草。

    “凭我对巴图的了解,他是当真能狠下心放弃两个儿子性命的人。”

    赵胤侧过脸,目光突然幽暗。

    “你为她针灸时,他可有胁迫过你?”

    在兀良汗大营里发生的事情,赵胤没有问过时雍,时雍也不曾主动说起,冷不丁听他发问,时雍微惊。

    “你如何知道的?”

    见他不答,时雍又追问:“无为是你的人,对不对?”

    赵胤道:“他是我的俘虏。”

    时雍目光沉下:“你对他用刑了吗?”

    赵胤道:“也算不得用刑,本座自有让人招供的法子。”

    “哦。”时雍见他不看自己,唇角微微掀了掀,回答他道:“巴图没有胁迫过我。他这个人绝非君子,但也算不得小人。我看他重声誉,讲规则,怕是干不出胁迫女子的事情……”

    赵胤突然冷笑了声。

    “恰好相反。”

    “怎么?”时雍蹙了蹙眉,“难不成我说错了?”

    赵胤冷冷看她,“你道乌日苏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他娘亲生的。时雍脑子里刚冒出这句话,突然就想到乌日苏没有母亲受大妃欺辱这档子事来,讶异地道:

    “你是说,乌日苏的母亲是受巴图胁迫,这才有了乌日苏?哦天,那当年的巴图和来桑有得一拼吧,那会儿才多大点年纪,小牛犊子啊!”

    听她提到来桑,赵胤眼神变厉了。

    但是他显然不是那种愿意在背后说人私德的男子,眉头蹙了蹙,终归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总归你没事就好。”

    时雍手腕肘在石台上,懒洋洋地又扯了根枯草咬动,悠闲地任由它在嘴里弹跳,眼神也活泼欢脱,出口就是戏谑。

    “大人很在意嘛。我若当真在兀良汗大营里被人胁迫……侮辱,大人此刻是不是会离我八丈远,觉得我是个不干净的女子?”

    赵胤看着她懒懒的眼神,没有作答。

    时雍膝盖歪过去,碰了碰他,“说话呀。”

    赵胤道:“你是高才之人,何须受世俗流言所累?”

    时雍的眼角慢慢弯了起来。

    这个人吧,话少,大多也不太中听,可偶尔那么一句两句的宽心话,总能说到她的心坎里,让人听了怪舒服。

    时雍承认自己是个俗人,喜欢听好话,尤其喜欢听赵胤说的好话。

    于是如于回报,她决定谈谈自己的看法,不负“高才”之赞。

    “依我所见,这仗大晏占尽优势,即便巴图要求和,大人也不必相让。兀良汗号称五十万大军,我看满打满算顶多算他三十万,大人背靠卢龙要塞,身后是百万大晏雄师,就应当靠实力把巴图生生打出去……落水狗不痛打一次,它不长教训的,下次还敢……”

    说罢,她摸了摸大黑的脑袋。

    大黑就趴在她和赵胤的脚边,脑袋刚抬起来,又被时雍压了回去。

    “虽说打仗劳民伤财,陛下不想打,臣公们不想打,大人可能也不想打,但是对待巴图这种雄心勃勃的野心家,以战止戈才是上策。退让换不来和平,战争才可以。”

    赵胤深深看她一眼。

    这话早在京师的时候,他就对皇帝和甲一说过。

    不料,今日会从一个女子嘴里听来。

    “不是我的决定。”

    赵胤眉心微蹙,目光中似有难色。

    “长公主到卢龙,战争就已宣告结束。”

    对宝音和兀良汗的渊源,时雍一知半解,闻言嗤了声,“长公主再怎么说也是大晏的长公主,不是兀良汗的长公主。我就不信,她不为大晏着想,不想给兀良汗一点教训。”

    赵胤道:“在她看来,教训已足够。”

    两个皇子都俘虏了,双方各有损失,大晏已完全占据主动,长公主是绝计不愿再打下去的了。只是,她会怎么谈判,犹未可知。

    时雍细细思索下,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突然笑了声。

    “当初大人说,三个月内结束这场战争。这么说来,比预计的提前了呢,可以庆祝一下胜利了。”

    赵胤没吭声。

    时雍瘪了瘪嘴,重新叼了根枯草在嘴里,用草尖儿却撩他的腮帮,赵胤斜目看来,没有表情,目有冷色。

    见状,时雍做个鬼脸,收回草。

    “生气啦?大人今天是不对劲也。不会是挨你爹教训了吧?”

    赵胤沉默。

    闷驴子!时雍感慨一声,又用膝盖轻轻碰向他的膝盖。

    “你娘呢?怎么从来没见过大人的娘?是陪你爹守皇陵去了吗?”

    赵胤冷目微眯,突然拔下她手上的野草,丢出去。

    “你话真多。”

    时雍抬了抬眉梢,想了想,跟这头闷驴没什么可聊的了,“哦”一声,站起来就走。

    赵胤看着她脚步轻盈又平稳,再看看她的脚踝,一时无言。

    大黑爬起来抖了抖毛,给他个眼神,甩甩尾巴跟着时雍跑了。

    “哼!”

    赵胤轻哼声,待她走远,才慢慢回到营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