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33章 没有酒哪来的灵魂*.
    !

    时雍转头看到赵胤,愣了愣,倒也不为刚才那句话不自在,眼角弯起,她笑出了一脸的真情实意。

    “二殿下年纪尚小,大人不必和他计较。”

    赵胤看了看她稚气未褪的小脸,在高大的来桑面前,她分明才是一个小丫头,却说着这么老气横秋的话。

    “不会。”赵胤容色冷然,“二殿下身子可有好些?”

    来桑冷哼,没好气地瞪着他,并不肯示弱,少年人的固执和倔强全在脸上。

    “小爷死不了。老贼,你不必假惺惺地问候,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心里可是得意极了?如今是想装大度可怜我吗?”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可怜你。”

    “???”来桑气得头发都快冒出青烟了。时雍有些同情地看着他,与赵胤这种人说话,言词犀利没用,耍勇斗狠更没用,他不吃这套路,软刀子比硬刀子更毒,四两拨千斤,能怼得你没脾气。

    然后,来桑没长教训,在心爱的女子面前被情敌可怜,那是何等丢人的事情?

    他攥紧拳头,恶狠狠地咬牙看着赵胤。

    “那你可敢应战?等我伤好,咱俩真刀真枪比一场。谁赢了,谁才有资格拥有她,输的人,有多远滚多远——”

    赵胤:“不比。”

    来桑眼睛瞪大,冷笑道:“你不敢?怕输是不是?”

    赵胤凝神看着他,“虎女安能嫁犬类?”

    来桑的大晏话水平远不如乌日苏,可是,这句话还是能听懂的。赵胤不肯跟他比试,是打心眼里看不起他。他顿时暴怒,这种羞恼远比时雍说不喜欢他来得更锉心。

    他拳头砸在炕上,铁链抖得铮铮作响,一双眼虎虎地瞪着赵胤,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恨不得把他吞下肚腹。

    “赵胤,你除了会耍阴谋玩诡计,真刀真枪未必是小爷对手。有种的,你现在就解开我身上的锁链,跟我来单打独斗。你若不敢,我看不起你!”

    这家伙就像个炸毛小炮仗,十分爱挑衅,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挑衅,不找死不舒服,非得逼人宰了他似的。

    时雍吸口气,看赵胤面色冷漠,不知他心里怎么想,赶紧打个圆场,对来桑道:“你是不是傻?连我家大黑都知道示弱,你是不懂这是何处?”

    来桑挑高眉梢:“你也拿我跟狗比?”

    时雍淡淡道:“怎会?你可比不过我家大黑。他比你机灵多了,该服软就服软,该示弱就示弱,从未吃过亏。就你这轴性子,早晚丢了小命!”

    她并非有意打击来桑,而是为了平息赵胤心里的火气,毕竟她骂得狠了,赵胤就不会再火上浇油。实际上,赵胤在她心里还是极有威严的,锦衣卫指挥使杀人如麻的传说,不会只是传说。她生怕赵胤对来桑的冒犯起了杀心,这才故意刺他。

    然而,遗憾的是来桑没有听懂她的潜台词,赵胤却听懂了。

    来桑红着眼,气得手抖,“我就算丢掉性命,也绝不会向这老贼屈服。”

    一口一句老贼,此子当真不可教也。

    时雍叹息,却见赵胤朝她看了过来,目光阴阴凉凉,不辨喜怒。

    “本座不杀废物。”

    那意思是,教她不必暗戳戳地维护来桑了。

    时雍有些无语,该听懂的人没懂,不该懂的人懂了。

    她抱住双臂,袖手旁观,“行,要死要活,不关我的事。”

    赵胤容色冷淡,看了看还在生气的来桑,“二殿下要是身子无碍,今夜可打点行装,准备明朝返程。”

    说罢,他拂袖离去。

    时雍眯起眼睛看了看他的背影,又斜目看着来桑。

    “下次你再找死,别带上我。”

    来桑还沉浸在赵胤那句话里,一知半解,“老贼这是何意?他要放了我?不应该啊?他如此恨我,不是应该宰了我吗?”

    时雍懒得跟他解释,调头出了门。毕竟暴躁小王子马上要回兀良汗了,此生能见着的机会不多。等他回了草原,这事告一段落,来桑很快就能忘却这段不愉快。

    而“老贼”不同,往后还要打很久的交流呢,关注“老贼”的心情才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

    ————

    黄昏时分,赵胤给长公主请了安回来,时雍正在他的书房里写字。

    纸笔墨砚全摆在屋中的一张矮几上,砚台压着纸,大黑站在旁边为她磨墨。人家是红袖添香,她是黑狗添香。

    很是滑稽。

    平常让她写字,无异于要命,今日这般自觉?

    赵胤默不作声地坐下,谢放看了看那一人一狗,一声不吭地为赵胤端来茶水,顺便为时雍续了一杯。

    时雍略略微笑,“谢了,放哥。”

    谢放垂下眼皮没吭声。

    时雍看赵胤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慵懒地吃着茶,垂着眼,并不准备搭理她的样子,放下毛笔,掏出帕子,为大黑擦了擦嘴巴。

    “走吧,累了,回去休息。”

    大黑甩甩尾巴。

    他俩正往外走,白执进来了,带了两个伙夫,托盘里端的是吃食,有时雍爱吃的驴肉火烧,还有驴打滚,酱驴肉,两碟小糕点和肉脯果子。

    时雍咽了口唾沫,错开身,等白执进去,准备出门。

    她走得很犹豫,大黑却很直接,四条腿根本就迈不动,吐着的大舌头直接淌了口水,扭过身子,摇着尾巴就回去了。

    不是只爱吃生肉吗?

    时雍跟着大黑走过去,看着端上小几的驴肉火烧和酱驴肉,唾沫分泌出来,说话都酸。

    “走啦大黑,人家又没请你吃,你别丢我的脸。”

    大黑委屈地低头看着她,夹着尾巴,慢慢走向她。

    不是吧?这么没默契。

    时雍摸了摸大黑的头,一脸纠结。

    时雍接了白执呈上的温热湿帕,擦了擦手,“过来吃吧。”

    时雍略略扭头,“大人是在跟我说话?”

    赵胤道:“大黑。”

    呵!时雍信了他就有鬼了。

    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盘腿坐在赵胤的对面,与他隔着一个小几,眼对眼地看了半晌,“大人,可以吃了吗?”

    赵胤低头看了看大黑,摸摸它的脑袋,夹起一片酱驴肉丢给它。

    “吃吧。”

    时雍撇了撇嘴,就见大黑捡起牛肉,叼在嘴上,朝她膝上蹭来。

    大黑不吃,只是讨好地看着她,仿佛在说“麻麻你看,我给你要到驴肉了”。

    时雍脑壳痛,“我不吃掉地上的,你吃。”

    大黑低头,把那片肉放地上,委屈地坐着看她。

    赵胤道:“好歹是它心意。”

    这叫什么话,是让她吃的意思吗?

    时雍笑着对大黑道:“大黑,咱们要先孝敬大人。”

    大黑听懂了,捡起那片驴肉,又去蹭赵胤的腿,要把肉给他吃。

    赵胤微微皱眉:“本座不吃同类。”

    时雍正拿了筷子,准备偷吃,闻言手一抖,扭头看他,那一脸想笑又想憋笑的表情,一言难尽。

    “这么说,这桌菜是大人为我准备的了?我最爱吃驴肉。”

    时雍笑着眨了眨眼,转头叫谢放。

    “放哥,麻烦把大人的酒来上一壶。这么好的菜,不能被辜负。”

    时下的粮食酿酒度数都不高,对时雍来说,与喝饮料的感觉差不了多少。

    哪料,她话音刚落,就被赵胤否决了。

    “不许喝酒。”

    时雍道:“仗打完了,大黑也回来了,咱们马上就可以凯旋回京了。不是很值庆祝的事情吗?没有酒,这些驴肉哪来的灵魂?”

    赵胤将酱驴肉往她面前推了推,又将她喜欢吃的一盘糕点重新摆放到她的面前,可是对她喝酒的要求却是不应。

    时雍看他这般,心情好,就撒娇。

    “大人……”

    她是最会使坏的,诚心要向人示好的时候,那叫一个娇软可怜,如赵胤这般的大男人哪里见得一个小姑娘在面前撒娇。时雍也不过就叫了两声,赵胤就别开了眼,不再看她眼里的星光和渴求,却对谢放道:

    “拿瓶小的。”

    谢放望一眼时雍,“是。”

    时雍乐得差点笑出声。

    她发现自己也是贱,就喜欢看赵胤别别扭扭的宠着她。

    “我最喜欢大人没有原则的样子。”

    赵胤冷冷看她一眼,“不许喝多了胡闹。”

    “我何时胡闹过?呵呵,少看不起人。就凭我千杯不醉的酒量,别说一瓶酒,就是十瓶,也绝不可能喝多。”

    半个时辰后,时雍喝趴在小几上,直接躺了。

    谢放过来收拾桌子,看了赵胤一眼。

    “爷,怎么办?”

    赵胤:“丢出去喂狼!”

    谢放愣了愣,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见赵胤俯身下来将时雍抱起,轻轻放在书房的软榻上,并为她盖上了被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