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36章 回京第一天*.
    !

    离开京师是八月,归来已入冬,整两个月的别离,时雍再回宋家胡同,有刹那恍惚,仿佛在这里居住已是上辈子的事情。

    来时是朱九接她,回去还是朱九送她,可是不论是朱九还是时雍,两人的心情已完全不同。

    到家时,宋长贵还没下值,只有王氏和宋香宋鸿在家。不过,从马车进入胡同,街坊四邻看热闹的就围上来了。

    宋家大姑娘“失踪”了两个月,邻里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没少添油加醋地议论。朱九停下马车,站了片刻,特地等人都围过来了,这才从马车上取下一个沉甸甸的包袱,交给时雍,大着嗓门道:

    “爷赏的。这趟差你办得好,回头说不得还有别的赏赐,阿拾,发达了,别忘了兄弟几个啊。”

    好一个兄弟。

    赵胤回京就马不停蹄入宫觐见皇帝了,没有想到他还有这般细致的安排。

    时雍微笑,“多谢九哥。”

    朱九朝立在门口的王氏笑了笑,挥挥手。

    “春秀,好好照顾你家姑娘。”

    春秀规规矩矩地立着,“知道了,朱大人。”

    小丫头很机灵,叫声朱大人,也是给她家姑娘撑脸面,朱九没有官职,可是赵胤的亲卫,可比一般的顺天府官员好使。

    朱九一听乐了,摸摸她的头,又朝大黑吹了声口哨。

    “兄弟,走了。”

    大黑摇了一下尾巴,酷酷的样子,朱九笑笑,驾车调头。

    时雍朝他道别,等马车走远,她不看那些围在院门口的好事者,将重重的包袱递给王氏。

    “有吃的吗?饿了。”

    王氏啐她一口,“出去俩月,该学的规矩没学到,臭毛病还是没改,回来就要吃。噫,这包袱里是什么?”

    她拎了拎,有些好奇。

    时雍也不知道,“你看看不就晓得了。”

    “哼!”王氏不满地拎高,“还挺沉。”

    说罢,又炫耀地挎在肩膀上,对院外的围观者道:“她六姑四姨二舅母,今儿闺女刚回来,不便待客,改日请大家来吃酒啊。”

    众人嘻嘻哈哈地说笑着,散了,私下里却诸多猜测。

    宋家大姑娘跟着锦衣卫出去办差,回来还得了大都督的赏赐,小两个月时间,听说大都督是去北边打仗呢,她一个大姑娘,能办什么差?

    无非是给男人暖被窝呗。

    无媒苟合,非妻非妾,哪是什么差事?

    “这宋家大姑娘,想来是不愁嫁了!”

    “哪个正经人家敢娶呀。”

    各家相视一笑,眼里俱是羡慕嫉妒恨混杂的不屑与耻笑。

    王氏这阵子听了不少闲言碎语,满肚子的怨气,可她问宋长贵也问不出什么。

    好了,时雍回来了,一落屋她就开始审。

    时雍看她凶巴巴的样子,就想笑,“你不急着拆包袱,倒来管我?本末倒置。”

    王氏没听懂什么本末倒置,但听懂了拆包袱。她瞪了时雍了一眼,一边训她,一边将包袱打开,有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她看不懂,没眼力劲地放到旁边,又翻出几包果脯和零嘴,看了看咽唾沫的宋鸿,王氏分了些给他,又给了些宋香,剩下地放回去留给阿拾。

    时雍挑了挑眉。

    果然是穷**计,富长良心么?

    王氏手头宽裕,没以前那么贪心了。

    “哎哟!”王氏突然抽口气,变了脸色,“这是什么?”

    一个锦袋里抽出来两块沉甸甸的小金元宝,吓得王氏白了脸。

    当然,她不是当真不知道这是金子,只是从来不曾见过,更别说金元宝了,拿在手心直哆嗦,根本就不敢相信。

    “死丫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怎么会有这东西?”

    时雍正在喝水,闻言差点呛住。

    她也吃惊。

    大都督的赏赐还真是别具一格。

    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有的只是散发着金钱气息的简单粗暴。

    时雍道:“朱九爷不是说了么?这是大都督的赏赐。我上哪儿伤天害理去?我连鸡都不敢杀呢!”

    王氏哼了声,张开嘴咬住金元宝的一角。

    “嘶!”她双眼晶亮,看着时雍,一脸不可思议,“是真的,是真的金子?”

    时雍漫不经心道:“想来大都督不会作假。”

    王氏激动得双手发抖,满脸通红。像宋家这样的市井百姓,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几个银子,莫说这么大的金元宝了,对王氏来说,这简直就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想吃什么?娘去做,娘去给你做!”

    娘?时雍啧声看她,“你看看你市侩的样子。”

    王氏呸声,“我看你就是皮痒,对你好些还不爱,就是欠骂。”

    时雍笑着摇头,“行吧,用金钱买来的母女关系,凑合。”

    王氏骂骂咧咧地下去了,她在院子左侧砌了个鸡笼,自家养了几只鸡,就是为了给宋鸿吃鸡蛋便利,时雍回来,她从鸡窝里摸出两个鸡蛋,又狠心宰了一只老母鸡,烧开水烫了烫,叫宋香出来拔毛。

    宋香很是不愿,可阿拾给家里拿了银子回来,阿拾就是家里的香饽饽,她再不高兴也得忍着她、捧着她。明年开春宋香就要出嫁了,她还想从爹娘手里多得些嫁妆呢。

    娘俩在院子里斗嘴,时雍懒洋洋听着,笑了笑,回自家小屋放东西。

    春秀过意不去,“夫人,我出去帮忙吧。”

    时雍听到她的称呼,发愁地扭过头,招招手,“春秀,你过来。”

    春秀看她严肃地板着脸,悚悚地走近,“夫人……”

    时雍看着孩子紧张的样子,又软了语气,一脸正经地给她解释,“当时我和将军去青山镇是为了公务,迫不得已假扮夫妻,如今回到京师,你不能再这么叫了,明白吗?”

    春秀摇头。

    时雍道:“我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呢,别人听了怎么想?我还要不要嫁人了?”

    春秀有些迷惘,“你不嫁给将军吗?春秀以为,以为夫人定然是要嫁给将军的,你们都,都那么好了呢。”

    小丫头太小,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只低下头去,胀红了脸。

    时雍看得笑了起来,摸她的头,像摸大黑那般拍了拍,语重心长地道:

    “要不要嫁给他,得看他表现。他若是表现不好,我凭什么嫁给他,对不对?”

    春秀轻喔一声,似懂非懂,“那我要怎么叫你?”

    时雍想了想,“小姐?或是,阿拾姐?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春秀瘪着小嘴巴,“我还是喜欢叫夫人。”

    时雍:“……”

    看她沉下脸,春秀咬着下唇,“小姐。”

    “乖!”时雍绽开笑脸。

    春秀愁眉不展地出了屋子,去院子里帮忙,宋香巴不得把家务都抛给她,立马让开位置,却被从灶房出来倒水的王氏看见。

    她一把推开春秀,扯着宋香耳朵就骂。

    “懒!懒死你算了。就你这德性,将来嫁到刘家看你要吃你婆婆多少排头。多给老娘学着点。”

    宋香捂着吃痛的耳朵,尖叫,“我嫁到刘家是做少奶奶的,不是做丫头。”

    “你以为少奶奶好做啊,谁家稀罕一个吃白饭的少奶奶?多学点本事害不着你,看看你姐,学什么会什么……”

    宋香气得喉咙都堵塞了。

    果然有钱就是爷!

    这王氏对她和阿拾的态度,完全是颠了个儿。

    她双眼含泪低头拔毛,王氏却将春秀带到了灶房,给她塞了些零嘴,又小声向她打听阿拾的事情。

    “孩子,你告诉大娘,阿拾都办的什么差啊?”

    春秀戒备地看着她,“不能说。”

    王氏斜了个眼,看这小丫头套不出话,又换了个话题,“那你识得大都督吗?”

    春秀点点头,“大将军。”

    大将军就大将军吧,王氏不在乎怎么称呼,她只在乎阿拾跟这个男人之间有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事情。可是,面对春秀这么个小丫头,她又很难表达清楚自己的意图。

    于是,春秀听了个稀里糊涂。

    “将军对夫人很好的。”

    王氏吃惊,“夫人?你管她叫夫人?”

    春秀突然想到时雍的叮嘱,飞快地捂住嘴巴,摇头,“不能说的。”

    时雍喝着鸡汤,啃着鸡翅,感慨着王氏的手艺又精进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王氏偷偷观察了她好半天,待宋长贵下值回来,不待他们父女叙话,就把自家男人拉回了屋。

    “你好好问问你闺女。”

    宋长贵一脸狐疑,“怎么了?”

    王氏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做贼似的望了望门外,低低道:

    “若此事当真,你可得上点心。咱们家闺女不能让人白占便宜,这大都督到底存的什么心思?一会许官一会给钱却不肯说出个道道,不清不白的。你闺女十八了,她稀里糊涂不懂事,你当爹的也稀里糊涂?”

    宋长贵陷入了沉思。

    一个八品知事,能和一品大员皇亲国戚攀亲家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