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39章 大人有何吩咐?&.
    !

    时雍在乌婵处待了半日,两人说了许多话,提到了燕穆和赵胤,也提到了陈红玉。

    陈红玉被劫持的事情,是桩秘事,没无多少人知晓,不论是楚王府还是定国公府都三缄其口。在外人眼里,陈红玉就是楚王妃,而那个大婚当日偷偷代姐出嫁的陈紫玉,庶女之身,始终只是个替代品。

    定国公陈宗昶是女儿大婚前才回京的,一直没有离开,就是为了寻找女儿陈红玉。没想到,最后女儿毫发无损地回来,对她离开这些日子的事情,却绝口不提。

    陈红玉尽管对命运的捉弄极是怨慎,但她没有出卖,只说是当日想出去散散心,一不留神走失,好不容易才找回来。这个近乎拙劣的借口,自然无法取信于人。

    定国公不信,陈红玉也不管他信不信,就是不肯开口多说。

    于是,定国公为了女儿的名声,也不好大张旗鼓地打探,只能不了了之。

    在陈红玉归京的第二日,赵焕就亲自备轿到定国公府,要接陈红玉回楚王府。然而,谁也没有料到,以前对赵焕如痴如醉,非卿不嫁的陈红玉,却不肯再跟他回去。

    为了此事,两家都很尴尬。

    然而,不论陈红玉肯是不肯,名义上,她都已经是嫁了人的女子,是楚王妃,这是圣旨赐婚,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事情,女子命运一旦到此,基本已无回旋余地,哪怕尊贵如定国公府,也不能对已成的婚事反悔。

    楚王三请陈红玉不成,再后来,就不再去定国公府了。陈红玉就这么不尴不尬地住在了娘家。到是她的庶妹陈紫玉,心安理得的在楚王妃里做如夫人,出入形同楚王妃。

    这些日子,陈红玉偶尔烦闷,便会溜出府来乌家班找乌婵。

    对于这桩不能为外人道的秘事,当初绑架她的乌婵,反而成了她最好的倾诉对象。

    这让乌婵又是心酸又是歉疚。

    “你说我当初,是不是做错了?”

    “若我当日没有阻止她大婚,那她现在兴许还是满心欢喜的楚王妃,与赵焕恩恩爱爱……”

    那时她只为报复赵焕,也不认识陈红玉,哪会想那么许多?不成想,到头来会变成这般结果。

    时雍沉默。

    她给不出答案。

    谁也不是神,哪有对错?只在命运。

    晌午,时雍没劝动乌婵去见燕穆,燕穆却过来了。只是,她是来找时雍的。

    久不相见,寒暄几句,燕穆提到今日书局里的不寻常。

    “锦衣卫有人来打听我们书局刻印书册的事情。”

    刻印书册?

    时雍皱了皱眉。

    “来人确是锦衣卫?”

    燕穆点头,“出示了令牌,严掌柜才上交了银台书局的书目和名录上去。他们带走了书目,顺便带了些书局的画册和刻本离开。”

    严掌柜名叫严文泽,是个屡试不中的落第秀才,燕穆把他安排在书局已有多年,行事口风很是严谨。此番锦衣卫来找,定然不是针对银台书局,也不会是针对燕穆等人。

    “我差人打听过了,铁马胡同的终南书局、西山书局,马庙街的万重书局,青衫馆等都交了书目和刻印册子。锦衣卫想是在查探什么……”

    时雍嗑着瓜子,闻言点点头。

    “朝廷要什么,配合就是。不过,你叮嘱南倾和云度,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尽管时雍已经伏法,可是燕穆等人还是朝廷的通缉犯,时雍的案子一日不平反翻案,他们就永远没有办法过正常人的日子。

    时雍重生之初想要做咸鱼的想法,再次受到了挑战。她换了个身份,可以重新来过,可是燕穆他们呢?难道要因为时雍的案子,永远见不得天光吗?

    她不能如此薄情。

    可是要翻案,又谈何容易?

    “玉令,有查出端倪吗?”

    燕穆闻言,迟疑下,“自打发现庚一身上有玉令后,我后来特地循着这条线索查了查,发现个事情……”

    说到此,他望向时雍的目光变得深邃了不少,语气也似有犹豫。

    时雍看懂了。

    “可与赵胤有关?”

    燕穆点头。

    “相传永禄爷还是十九皇子的时候,手底下曾网罗了不少能人异士。永禄爷把他们编在一起,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排序,合称为十天干。赵胤的父亲做锦衣卫指挥使时,人称甲老板,他便是十天干之首。而这个玉令,很大可能就是十天干的信物。

    永禄爷过世后,十天干仍由甲一统领,甲一前往天寿山守卫,赵胤子袭父职,十天干又自然而然交到了赵胤的手上。不过,由于十天干组织严密,一代代传下来,成员更替不为外人所知,因此很难查到,手持玉令的十天干,到底是谁?是十个人,还是有更多的人……”

    乌婵听罢,插了句嘴。

    “无论是谁,无论有多少人,反正都是听赵胤的指挥也就是了。”

    很显然,她还没有放弃说服时雍远离赵胤,听了燕穆的话,乌婵更是紧张不已,不停朝燕穆使眼神,让他配合自己。

    然而,燕穆没有看她。

    他的目光全在时雍的脸上。

    “十天干身手了得,神龙见首不见尾。据传,他们极为忠诚,宁死不会背叛。”

    宁死不会背叛。

    这几个字燕穆说得极沉。

    那十天干不背叛,那杀时雍自然就是赵胤的指使了。

    时雍道:“为免引人注意,此事不必再查。”

    燕穆看着她,眉头微蹙,似为不解。

    时雍轻笑:“我自有主张。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燕穆张了张嘴,他很想说,不需要给他们任何的交代,只需给死去的时雍一个交代就行。可是看她这样的表情,他又不忍心给她压力。

    “我们既认你为主,自当听你安排。只要能为主子翻案,复仇,我们不怕等。等多久都成。”

    ————

    良医堂。

    时雍刚进药房的大门,堂倌就高高兴兴地冲进去报喜了。

    “老太爷,掌柜的,阿拾姑娘来了。”

    孙正业躺在里屋的软榻上,满头银发稀疏干燥,看上去精神头不是太好,听了堂倌的话,他嘴皮微微颤动,看向榻边的赵胤,又示意侍立的孙儿孙国栋。

    “徒弟来了,扶我起来。”

    赵胤沉下眉梢,“孙老身子不便,躺着便是。”

    孙正业咳嗽几声,喉头气紧,却固执地摇了摇头。

    “老儿一时半会死不了。无碍无碍。”

    孙国栋一脸忧色。

    入了冬,老爷子毛病就犯了,成日里咳嗽不停,门都出不了。赵胤今儿来良医来看望他,也是顺便看诊,不成想短短两月不见,老爷子说倒就倒。

    时雍也没想到。

    离京时,孙正业身子骨还挺硬朗,回来就见他这副模样儿,更显老态了,憔悴了,整张脸都塌了,脸颊上几乎看不到肉,眼窝凹陷下去,深邃无神。

    “师父!”

    时雍看了一眼床前椅子上端坐的赵胤,心疼地走近扶起孙正业,“你老躺着便是,起来干什么?”

    孙正业呵呵地笑,边笑又边咳,“躺够了,再躺下去,与死人何异?来来来,你既然回来了,就给老儿我试试针。”

    时雍低头打量他,“师父是哪里不好?”

    孙国栋道:“祖父年事高了,冬伤于寒,秋伤于湿,上逆而咳。这四时之气一至,就难免生疾……”

    “老毛病了。”孙正业咳嗽道:“年年如此,年年他们都怕老儿一命呜呼,去见阎王。可这么多年了,老儿还好好活着,倒是那些担心老儿的,一个个先去了……”

    这老爷子说的话,真教人哭笑不得。

    孙国栋无奈地看着时雍和赵胤,“我去备针。”

    时雍没有空着手来,原是带了些吃食礼品,却没想到要为孙老做针灸,闻言便自去净手,准备针灸之物。

    从头到尾,她和赵胤没有交流。

    孙老爷子病体不安,灸到半途打瞌睡,躺着就睡了过去,时雍打量他半刻,为他盖好被子,对孙国栋道:

    “师父醒来,你帮我说一声,我明日再来看他。”

    孙国栋低头施礼,“灶上已备好了午膳,吃过便饭再走吧。”

    时雍轻咳了下,笑道:“昨日刚归家,我娘准备了好吃的,不便在外久留。”

    孙国栋闻言,不再挽留,再看一眼大都督,见他也跟着站了起来,那句留他吃饭的话就咽了下去。

    “二位慢走。”

    时雍还礼,走在前面。

    刚迈出良医堂大门,背后果然传来赵胤的声音。

    “阿拾。”

    时雍这么久不理会他,倒不是为了赌气,就是想看看若是她不主动,赵胤会不会招呼她。闻言,她负着手慢慢转身,扬了扬眉梢。

    “大人,有何吩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