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43章 突然出现的怪病&.
    !

    顺天府,米市口。

    戌时三刻,天黑如墨。

    吕家院子外面,人群围得里三层的外三层,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周明生和郭大力两个衙役站在人群外面,嚷嚷着叫大家散开,也没有人搭理。

    在吕家院子中间,一个道士将拂尘夹在腋下,手托一枚阴阳八卦铜镜,嘴里念着一串别人听不懂的话,神态时而平静,时而惊惧,突然一声“定”,手指落于镜面,整个身子颤抖起来,吓得围观的人,再不敢发声。

    时雍挤入人群,碰了碰周明生。

    周明生转头看到是她,惊喜地睁大眼,“阿……”

    他刚想出声,被时雍眼神制止。

    陆续有人围拢上来,没有人注意到时雍,而院子里的道士已经起了符,指点吕家人贴在房子的各个八卦方位上。

    “这只嗜血鬼寄生在旧屋已有百年,你家买来地基,推了它的房,在原址上大肆动土,坏了它的清净,这才羞恼报复。贫道以此符镇之,大可降他几日,不过……”

    道长卖个关子,人群便屏紧了呼吸。

    吕家人一听,脸色都变了。

    “道长,要如何才能降伏厉鬼,让他不再祸害我家人?”

    道长捋着几寸长的胡须,微眯着眼,神态肃穆。

    “这东西已在此上百年,吸收日月精华和屋舍灵气,孽力高强,以贫道一人之力,恐不能降伏,贫道得回观请掌门师叔出山。”

    吕家人大喜,双手合十。

    “那便拜托道长了。”

    道长斜去眼神,暗含责备。

    “贫道的师叔闭关多年,不是那么好请的。”

    吕家一听,赶紧掏银子往道长怀里塞,“恳请道长救救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事成还有重谢……”

    道长身姿端正,慈眉善目,他将银子收入怀里,沉声道:

    “降妖除魔是贫道本分,哪里是银子的事情?贫道回观试试吧。这几日,你家人可服用我画好的符水,每日三次。不可多饮,符水有灵,你等凡胎之体,多饮恐承受不住……”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吕家人千恩万谢送道士出院,可是不待他们走到门口,外面围观的人就纷纷往后退,似乎很害怕接触到他们。

    借着火把的光线,时雍发现吕家几个人的脸上、脖子和手背均遍布皮疹样的出血点,仿佛是从毛孔渗出了鲜血,院子里的矮凳上还坐了个孩童,不停在擦拭鼻血。

    在无乩馆,他听魏州形容过吕家人的怪病。

    一开始是腹泻,牙龈肿胀出血,牙齿脱落,尿血、便血、鼻出血,眼球结膜和身上黏膜也同时出血,不几日便高热不退,直至休克死亡。

    全家老小无一幸免,只是青壮年症状稍轻,老人和孩子更为严重。

    吕家是个大家族,自打有人发病开始,吕家两位老人先后去世,剩下的人也全都发了病,有人卧床不起,有人刚刚出现症状,轻重不一,换了好多大夫吃了无数汤药也不见好,大夫也说不出症状。

    于是,“厉鬼作祟”的消息便传开了。

    锦衣卫是个情报机构,会专门搜罗三教九流各种怪事、异事,便整理汇报。而魏州将此事单独禀报给赵胤的原因是怀疑此症和南方的时疫有关,因为吕氏这一大家子是刚从外地搬到京师的游商人家,万一把时疫带入京城,那事情就大了。

    赵胤让魏州去惠民药局请医官前往确认,而时雍则自告奋勇前来查看,不料碰到了周明生。

    “这道士该不会是骗子吧?”

    时雍自是不信什么符水可以救命,尤其想到王氏也因此被骗了五两银子,就更是嗤之以鼻。而周明生听完却恨不得捂她的嘴,赶紧拿眼神示意她小声点。

    “这是太清观的凌霄道长,切莫乱说。”

    “太清观?”时雍挑了挑眉梢。

    不就是王氏买符纸的那家吗?

    在顺天府,香火常年不减的地方有两个,一是庆寿寺,二是太清观。

    庆寿寺因为出了个道常禅师,是公认的神寺,道常禅师辅助先帝得位,又一手规划了现今的京师城格局,道常历任僧录司左善世,加太子少师,深受两代帝王敬重。

    道常禅师“博古通今,连接阴阳”的传说,在他圆寂二十年后,仍存百姓心中。

    而太清观虽无庆寿寺那么多神话传说,更不曾亲近朝廷,但因其掌门清虚道长“道骨仙风,法术精湛、神通广大”,他的道符和丹药,更得人心。

    毕竟道常已然圆寂,而清虚道长还活着。

    时雍听了周明生的话,“我去看看吕家这是生的什么怪病。”

    “别!”周明生拉住她,摇头道:“他们家现下是痛恨死了那些无良大夫了,断断不肯让人瞧病的,就信那个道长……”

    时雍皱眉,“我不是无良大夫。”

    周明生耸耸眉毛,“谁信?”

    “你啊!”时雍看着他一身的衙役打扮,“你上去说。他们未必敢不听。”

    “敢啊!”周明生嘿了声,“你没看我在这外边站半天了么?这家人已经被逼急眼了,哪怕你什么捕快?”

    时雍冷眼:“那你干嘛来的?”

    周明生瘪瘪嘴,看了一眼郭大力。

    “沈头差我们来,看看情况,怕闹出大乱子。”

    喔!形同于来维持一下治安。时雍点点头,正想走近些,看看吕家到底得的是什么病,魏州就带着惠民药局的人来了。

    惠民药局是大晏的官方药局,里面的医官全由太医院指派,旨在救济贫民,及时了解时疫。然而,周明生的话显然是对的,吕家人根本不肯让医官接近,还没进院子,就尖叫嘶吼,说他们是要来害自己家的。

    其中一个情绪激动,当场喷了鼻血,抹得满脸都是,看着极是吓人。

    周明生一看情况不对,拉着时雍后退几步。

    “别往前凑。他们都说,这病会传染。”

    时雍讶异,“传染?”

    在她的记忆里,不曾出现这样症状的传染病。

    不过,既然有这种说法,还是小心为上。

    魏州带了几名锦衣卫前来。在民间,锦衣卫声名不太好,看他们要硬闯,人群便哄闹起来,吕家人更是哭闹不休。

    时雍发现,那个道士趁着人群嘈杂,偷偷钻入了米市口的巷子里。

    哼!

    时雍肘了肘周明生。

    “走。”

    周明生还在看里头的热闹,闻言愣了下,“干什么?我还在当值呢。”

    时雍眯起眼,耳语道:“想不想得赏钱?”

    周明生一听这话,眼睛就亮透了。

    这女子在他心里已然是一个神话,短短几个月,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差役摇身一变,成了大都督跟前的红人,赏钱多得都可以造新屋了,哪能没几把刷子?

    周明生感激呀。

    “阿拾,就知道你会提携哥哥——”

    他拍了拍郭大力,说是去上茅房,就跟着时雍溜了出来。

    周明生和阿拾是混得极熟的,称兄道弟很是热络,而巷子里马车上的大都督看着他搂肩搭背的样子,脸色就不好看了。

    若非阿拾来这,大都督自然不会管这种小事。可是,他不仅来了,还受气来了。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谢放看着大人脸上的冷意,脑壳隐隐作痛。

    “爷,可要去瞧瞧?”

    赵胤嗯声。

    谢放刚弯腰打帘子,便见赵胤轻轻挽刀,利索地跃下,速度极快地隐入了夜色。

    谢放和朱九对视一眼,紧跟上去。

    凌霄道长走得很急,不时往后张望,一看就是心虚慌乱的样子。

    时雍带着周明生小心翼翼跟在后面,根本不知道螳螂捕蝉,后面还有三只黄雀。

    “阿拾!”周明生小声做口型,“咱们还要跟多久?我还得回去当值呢。”

    时雍目不转睛地盯着凌霄。

    “没人留你。”

    周明生挠头,“别啊,有银子一起赚。我看咱们别跟了,直接上前拿人,要问什么,问他就是……”

    时雍哼声,“闭嘴!”

    周明生瘪了瘪嘴巴,无奈地跟在她左右。

    凌霄一看就没有什么躲人的经验,反复几次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走路就不那么注意了,不再顾着后面,而是加快了脚步。

    脚步声急,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时雍跟着他走了好几条街,凌霄道长终于在一个胡同里的木门前停了下来。

    左右看看,他上前拍门。

    时雍和周明生迅速闪到胡同的一堆干柴背后,静静观望。

    凌霄敲了好几下门。

    不知谁家的狗,叫了,汪汪不停。

    门没有开,凌霄似乎不耐烦了,声音大了些。

    “是我。开门,快开门…………啊!”

    一道短暂而沉闷的叫声后,凌霄头上猛地飞出一条血线,身子重重倒地,再也没有爬起来。

    巷子里的狗,叫得更厉害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