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50章 大黑的敌人.
    !

    三个人正小声说话,就听到来桑噫了一声,那张脸扭了过来,伴着一种面对腐败尸首的嫌弃,变得格外扭曲。

    “来看!”

    他朝时雍招手,

    走过去的却是时雍、赵胤,宋长贵和宋辞。

    几个人对着一具腐败的尸体,目光都落在来桑脸上。

    一言不发。

    来桑看着他们,再看看时雍,突然意识到这几个人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此不淡定。其他几个人的表情都平静得让他感觉他们可以在棺木边上嗑个瓜子吃个午膳……

    来桑放下了掩鼻的手臂。

    “这几个人,本王都识不得。”

    看他傲娇的样子,时雍眉梢扬了下。

    “那你看这么久,是喜欢上这味道了?”

    来桑皱鼻子,再次露出那种嫌弃的表情,不过,面对的人是阿拾,是他心尖上的姑娘,他嘴里包着姜片,说话不利索,也丝毫不影响他释放爱意。

    “我是看到锁骨那个胎记有点奇怪……”

    时雍道:“那不是胎记。”

    “我知道。”来桑看她一眼,“是好似胎记的那个刺青。”

    刚才没有人提醒来桑这个东西,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提及,时雍和赵胤对视一眼,没有说话,而来桑看到他俩的眼神交流,突然就感觉心肝被刺痛了。

    “在这个位置刺青有点像我们兀良汗的一种惩罚。”

    “惩罚?二殿下可以说明白一点吗?”

    来桑看了她半晌,语气轻柔了许多。

    “在兀良汗有几大罪行,如不道、恶逆、通丨奸、不义等等,所犯者连同家眷要遭受锁骨刺青的刑罚,这样一来,便是死了再转世投胎,也得不到天神眷顾…………这个位置有点像,但刺骨被遮盖,我不敢确定。”

    无须确定。

    他能说出这点,想是与他本人无关了。

    时雍道:“那二殿下能确定他们是兀良汗人吗?”

    来桑再次摇头。

    “他们脑门上又没刻字,如何认……”

    时雍皱了皱眉,这小动作落入来桑眼里,他抿了抿嘴角,“看体格面相,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人。

    不过,身为皇子,他自然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国家的人,更不希望这桩案子与兀良汗扯上关系。

    时雍勾了勾嘴唇,没再多问,转头叫宋长贵。

    “借用一下你的刀具。”

    以前阿拾就有过解剖的经历,宋长贵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没有多说什么,拿了工具箱过来就帮自家姑娘打下手,赵胤平静又淡然,其余人也没什么表示,最震惊的人,还是来桑。

    不是说,她害怕死了吗?

    来桑盯住时雍,好久忘了动。

    “阿拾,你要做什么?”

    时雍轻笑,“看看他们是怎么死的。”

    “???”

    来桑微微一震,嗓子眼堵了。

    他晓得他家阿拾有本事,和别的姑娘不一样,可是,如此淡定地拿刀划开尸体,还是让他有点震惊。

    太邪乎了!

    时雍没有理会旁人,专心地解剖,在检查胃内容物时,她甚至用勺子挑出来,放到宋长贵工具箱里的一个容器里,这动作看得来桑脸都白了,一阵反胃。

    这其实不算高度腐败的尸首,但是对于初次接触的人而言,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来桑指了指门外,“无为,我去外面透透风。你看着。”

    无为看他一眼,低头:“是。”

    来桑出去了,无为站在角落,不吭声,不打眼。

    众人的视线都专注在时雍的解剖上,只有谢放安安静静地站到了无为的身边。

    他脚步极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无为侧目看他一眼,没吭声。

    现场十分安静,谢放也不说话,只是将视线静静投到他那半张脸和半张铁制面具上。

    无为握在腰刀上的手越来越紧,手背上青筋暴露,指关节深深凸起,绷得极紧。

    他没有看谢放,视线一直在时雍身上。

    两个人僵硬地站着,一言不发,可彼此间流淌的气氛却格外诡异……

    大黑就是这时摸进来的。

    方才它回马车上睡觉了,进了殓房还懒洋洋的,尾巴耷拉着,没什么精神,可是走过来看到无为,这狗子突然抖一下背毛,二话不说就朝他扑过去。

    “呜……嗷!”

    大黑进门,无为就警惕地看着它。

    狗扑过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地侧身要避。

    不料,谢放挡在他的面前,一把抱住大黑,顺毛般抚摸它的后背,“安静。”

    大黑跟谢放也熟,龇了龇牙齿,像是卖他面子似的,舔舔嘴巴,坐了下来,那双眼睛还是死死盯住无为。

    谢放弓着腰,扭头看了无为一眼。

    恰好看到他握紧拳手,作势要打大黑的样子,故意吓它。

    “呜……”

    大黑牙一龇,又生气了。

    谢放皱眉,安抚了狗,走到无为面前。

    “别挑战它。”

    无为哼声,不说话。

    谢放看他一眼,“它不随便咬人。”

    无为慢慢侧过脸,视线终于与谢放相对而视,可是彼此看了许久,他仍然只是冷笑一声,扭开了脸,没有说话,只是瞪了大黑一眼。

    大黑:“呜!”

    谢放:……

    ——————

    “大人。”

    时雍突然直起腰来,刚想说话,就见赵胤一言不发地拿绢子为她擦了擦额头。

    时雍看着他,眼睛微眯。

    旁边的几个人全都怔住了。

    赵胤收回手,冷冷道:“说。”

    时雍定了定神,视线从他深邃的眼底挪开,又望向那具尸体,“可以检见死者是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导致死亡。基本符合败血之症的病理特征。”

    赵胤道:“如此说来,皆是因为这个病症引发的死亡?”

    若是生病,这三个人和吕家人有什么联系?

    怎会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段时,得同样的疾病?

    还是一家人同时得病?

    宋长贵也觉得不可思议,“此症是否会传染?”

    时雍道:“不会。败血之症是因病原体进入血液引发的感染。细菌侵入血液,在血液中大量繁殖,产生毒素引发。不过——”

    她看了看那个盛了胃提取物的容器,淡淡地道:

    “尸检可见死者肝肾等脏器有病变损伤。看着不像中毒,可世上毒物千万种,什么种类都有。有些毒性也可引发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大人可以派人查一下这三个死者和吕家病人有无相同的饮食习惯和生活经历,理清他们的社会关系,想必会有收获。”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