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54章 温柔小意又有点凶.
    !

    时雍翻脸比翻书还快,赵胤一时不适,皱眉看她。

    方才还温柔如水的女子,仿佛瞬间换了个人,那表情仿佛是他如果冒犯了她的朋友,她就能扑上来生吞活剥了他。赵胤不常与人论对错,更不喜争论,看着时雍的脸,只是习惯地想要呵斥。

    “放肆!你是在质问本座?”

    时雍干脆直起身来,脸上是一点笑容都没有了。

    “大人说得对,我极其放肆,态度也不好,那大人找个温意小意的女子帮你针灸去吧。”

    说着她转身就走。

    赵胤错愕。

    在他的心里是没有人生而平等,众生皆自由这种想法的,他和时雍的意识完全不同。自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站住!”

    赵胤站起身来,眼里有冰冷的恼意,时雍停下脚步,转头看去,他又撩袍坐回去,平静地道:“回来。”

    时雍冷眼看着他,“大人当我是猫儿狗儿吗?唤一声,我就过来。”

    赵胤目光冰冷,好半晌,唇角往上扬起。

    “猫儿狗儿可没你这般难伺候。”

    说罢,见时雍仍然不动,他无奈地走过来,站在她的面前。

    “幸好此处没有旁人,否则,以下犯上是可以入刑之罪。你让本座如何护你?”

    时雍脸上的怒气渐渐消去,看着他道:“大人总说护我,这叫什么护?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这两项指责时雍自己也说得没有底气,

    毕竟身为指挥使的赵大人是可以对她如此的。

    然而,赵胤看着她出神片刻,却只是叹气了一声。

    “我没把他们如何。”

    嗯?时雍眼里亮出一抹异彩,这让赵胤眉宇又生不悦。在她眼里,一个书局掌柜的安危,都比他来得重要,他还叫什么上官,还叫什么大人?

    赵胤冷冷道:“不过,书局有问题,定是要查的。若他有罪,必须重处。”

    见他前后态度千差万别,时雍哪里知晓短短时间赵大人心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有罪自然要罚,我又没说无缘由的护着他们。”

    她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些,赵胤有讲和的意图,她也不拿乔傲娇,男人的耐性有多久,她不知道,趁此机会,保住燕穆是真。

    “他们眼下如何了?”

    赵胤道:“没有如何。”

    时雍不解地看他,赵胤负着一只手,望着窗外的院落,淡淡道:“我加派了人手,时刻监视。”

    即使那些画册是严文泽所绘,他也绝非幕后之人,不论那个人是不是燕穆,暗中监视都比打草惊蛇来得有用。

    时雍看着他,脊背凉了凉。

    “大人何时布局的?”

    赵胤侧头看过来,“昨夜。”

    也就是说,昨天夜里他就已经查到了严文泽,但是一点都没有透出风来。这个人的心机当真是深沉。

    时雍想想,又释然,赵胤能原原本本地把事情告诉自己,至少说明,他目前还是信任她的。

    “燕穆之事,干系时雍一案。大人明知时雍之死有疑点不去追查,却何故非得抓着他们不放呢?”

    赵胤眯起眼,“你为何如此在意他?”

    时雍没有思考,迅速重复刚才的回答,“他是乌婵的朋友,帮过我。”

    在审讯中有一个技巧,就是同样的问题会从不同角度再三讯问,以核实真假,时雍深知这一点,眉色不变地说完,淡定地看着他。

    哼!

    赵胤审视她良久,目光冰冷。

    “你这张嘴,除了说谎还会什么?”

    这是在讹她!?

    归根结底,他还是怀疑她和燕穆的关系。

    时雍与他对视,仿佛隔着漫长的时空距离,回到了上上辈子的审讯室。这是一场心理战,赢了,她能得到赵胤的信任,输了,将会恶性循环,因为她与乌婵燕穆等人不清不楚的关系,让他永远卸不下心防,处处防备于她。如果不输不赢,那更好,可以相爱相样一辈子。

    时雍莞尔。

    一瞬换了张柔顺的面孔,手臂伸出去的速度也极快,完全出乎赵胤意料地揽住了他的脖子,掂高脚尖看向他的眼神。

    无辜、清澈,带一点羞涩。

    “我这张嘴不止会说谎,还能亲亲呢。”

    话音未落,她毫无预警地凑上去,在赵胤嘴上碰了碰,又站起身子,巧笑盈盈地看着他,还下意识咂摸下嘴,勾出一抹戏谑的坏笑。

    “大人意下如何?”

    荒唐!

    赵胤脑子里下意识冒出这两个字。

    他目光深深,看着面前这人儿一脸无辜的表情,那从窗户渗出的几缕天光仿佛都跃入她的眼中,亮晶晶的,而那张刚刚碰过她的嘴,软绵绵的,带着香气。

    “谁准你……”

    三个字刚出口,时雍又凑上来,堵住他的话。

    赵胤训斥的话还没有说完,看着这大胆的女子,一时无言。

    时雍这次停留的时间比刚才更长,能看到大人脸上的精彩表情也更久,一颗心砰砰乱跳着,原本想调戏他,自己也没讨着几分好,心有点乱,但她镇定地收回情绪,歪头浅笑。

    “我自己准的。大人。”

    赵胤吸气,俊目盯住她。

    时雍双手负在背后,腰儿轻扭,弯起的嘴角又笑了开来,

    “好了。准不准都干了。大人,可以罚我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赵胤冷眼仿佛跳跃着两团火焰,不知是气还是急,双手突然掌住她的肩膀,狠狠一收,手劲极大的将她往面前带了过来,时雍见状,忽然有些害怕,那贴在肩膀的双手烫得惊人,他的表情也充满了掠夺和惩罚的冷意,两人身子贴得极近,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她怀疑赵胤要吃了她。

    “痛痛痛。”时雍用力去扳他的手,呼吸都带了喘意,“您做什么?你要亲回来就亲,这么凶甚么?”

    不得不说,时雍确实有惹赵胤生气的本事。

    他原是想惩罚她一下,可是他还没怎么着她呢,她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那娇里娇气的声音还不肯收敛,只怕是门外的谢放和朱九都听见了。

    他分明什么都没做,已然被她数落成了凶她亲她的恶魔,背了一身的过……

    此女狡诈如斯!

    赵胤喉头发紧,品尝到一种腥甜的气息,脑子莫名眩晕。

    “若我有一天死了,定是被你气死的。”

    他慢慢地收回手,站直身子,冷冷瞥着她,说出一句是实而非的话。时雍看不懂他到底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歪了歪头,将衣裳理顺,语气又平静下来,仿佛刚才那个妖精般的女子根本就是旁人。

    “话不能这么说,大人。那得看你是何时死。若是耄耋之年自然老死,旁人来了都得说一声恭喜。若是花甲古稀死去,也得赞一声高寿,若是……”

    “宋阿拾!”赵胤的声音隐隐已有怒气,可是待时雍睁大两只无辜的眼睛看他时,他又自我恢复了,居高临下俯视她片刻,突然拂袖转身。

    “走了。”

    时雍一怔,跟着他转了个方向。

    “大人去哪里?”

    赵胤头也不回,语气淡淡。

    “查案。”

    “噢,等等我。我最喜欢帮大人查案了。”

    哼!

    时雍隐隐听到他的冷哼,在他背后偷偷笑了笑,拉开门,见谢放目不斜视看着外面,跟着赵胤走了,只有朱九好奇地看了她一眼,稍稍落后几步,等前面两人走远,这才将手挡在嘴边,小声笑。

    “方才看出来阿拾胆量,可称古今少有,天下无双。”

    他朝时雍竖了个大拇指,见谢放回头,又立马挺直肩背,一本正经。

    待谢放不再看他,又凑过头去看着时雍,满脸钦佩。

    “你是我第一个见到,亲了爷,还活着的女子。”

    时雍一听,这话不对啊!

    她站定,冷冷看着朱九问:“哪个不开眼的还亲过他,丢了小命吗?”

    朱九动了动嘴角,看她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只打这么个比方,看你这认真模样,莫非当真是看上咱们爷了?”

    时雍放松下来,懒洋洋地笑。

    “大都督如此俊美,谁人不爱?”

    “我也这么认为。”朱九还想再问几句,突然看到谢放停下脚步,走了回来,赶紧收拾起表情,迈开腿跟上去,帮赵胤放下马车杌子。

    “爷,慢些上车。仔细您的腿。”

    这马屁可算拍到马腿上了,赵胤有腿疾,并不喜旁人把他当有疾之人。

    闻言,他慢慢撩开车帘,冷冷道:“大黑!”

    大黑闻声跃出来,一下子扑在朱九身上,把朱九吓了一跳。

    “老天!祖宗你怎么又在这儿?”

    大黑自然不会咬朱九,只是跟他玩笑,看朱九脸都吓白了,它无趣地冲到时雍身边,摇着尾巴,像个引路官一般,将她往赵胤的马车边上引。

    可是…………

    一人一狗还没走近,那马车就动了。

    然后,扬长而去。

    时雍无语之极。

    大都督如此记仇?当真是……

    噗!她觉得可笑,而旁边的朱九,一脸无辜。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