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58章 人仰马翻人找人.
    !

    赵焕闻声站起来,一副急急忙忙的样子,与刚才的淡漠如若两人,显然很喜欢那个阮娘子。

    “大都督,本王内宅有点私事,不便相陪,告辞。”

    赵焕素有风流名,为了女子干过许多混帐事,尤以他宠爱时雍为最。为此,光启帝不知训斥过他多少次了,如今看来不仅没改,竟达到了巅峰。

    ——因为这个阮娇娇,是个青楼女子。

    他居然不顾皇室脸面,直接把人接到了家里。

    赵胤半眯着眼,看他焦灼的神色,慢慢起身施礼。

    “殿下请自便。”

    赵焕回礼,匆匆离去。

    庞淞见状上前,拱手道:“还望大都督稍等片刻,小人这便去取画。”

    一刻钟后,赵胤从花厅出来。

    同样是那一刻钟,时雍就藏在花厅外的回廊尽头,看着楚王府里因为阮娘子晕倒鸡飞狗跳,听到赵焕咆哮般叫着“医官”,也亲眼看着赵胤轻裘革带,清雅冷峻地从花厅走出来。

    ……

    ……

    朱九等在无乩馆门口,赵胤刚迈入府宅门槛,他就扑嗵一声跪下,苦着脸告罪。

    “爷,你罚我吧。”

    赵胤脸色沉了下来。

    无须发问,看朱九一人回来就知发生了什么。

    “怎么跟丢的?”

    他语气平淡,但那冷厉的眼神比刀子还要尖锐,朱九受不得,紧张得脑子一乱,说话都绞舌头。

    “我没跟。是,是睡丢的。”

    睡丢的?

    谢放一声,神色凛住。

    赵胤却没有动,一张脸冷若冰霜。

    “谢放。”

    谢放道:“属下在。”

    赵胤沉声:“五十军棍。”

    朱九啊一声抬头,苦着脸看赵胤,“爷,你听我说,当时我们在阿拾家里,她要睡觉,我不能不让她睡觉,可是她睡觉就睡丢了,我总不能守着她睡觉吧。”

    他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

    可赵胤就给他一个字。

    “打。”

    谢放默默看了朱九一眼,正要传军棍,洞开的大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弱弱的妇人声音。

    “大都督,民妇,民妇有话说……”

    王氏找不到阿拾,也觉得极不寻常,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丢就丢了呢?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去哪里。

    可阿拾这小蹄子命贱得很,打都打不走,怎么可能突然离开?

    王氏想半天,想出个由头来了。

    一定是阿拾揣上了大人的种,大人不肯认下,不给她名分,这小蹄子就不想活了,怕她爹知道了担心,这才偷偷跑出去寻死。

    换了常时,王氏再泼辣再不讲理,也不敢到无乩馆来闹事的。

    可今儿不同,都要闹出人命了,实在没法子也就硬着头皮找来了。

    赵胤看她一眼,“宋夫人?”

    王氏没敢抬头看他的表情,如朱九一般,扑嗵一声,跪在赵胤面前。

    “大都督救命啊!民妇把家附近的水塘池子都找遍了,阿拾能去的地方也都去问过了,还是找不见人…………”

    她抹了抹眼睛,又低头道:“民妇寻思半晌,我家这闺女,怕是不想活了,去寻了死呀。”

    寻死?

    朱九惊得眼珠快掉下来。

    不见了人打五十军棍,若是寻死那不得让他赔命啊?

    朱九赶紧道:“不不不,宋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不能乱说,阿拾好端端的,怎会寻死?”

    不止朱九不信,赵胤自然也不信。

    他看了看瑟瑟发抖的王氏,皱了皱眉。

    “宋夫人起来说话吧。”

    王氏不敢起来,头也不敢抬。

    “民妇就这样说话,这样说话自在。”

    赵胤沉眉,叹气,“你自在,本座却不自在了。谢放,请宋夫人进去,看座砌茶。”

    谢放道了一声是,朱九闻言双眼露出精光。

    “爷,我去,我将功补过。”

    赵胤看了他一眼,转身往里走去。

    朱九见状,松了口大气,摸摸脖子,赶紧去扶王氏。

    “宋夫人,您可千万别乱说话……我这条小命,就攥在你手上了。”

    王氏看着他,连连点头称是。

    赵胤向来独来独往,无乩馆很少待客,但是院里院外窗明几净,看着就让人舒坦。家里正在修房造屋的王氏,看着这几进的院落,再想想自己家的,心脏砰砰乱跳。

    这房子才叫房子啊。

    她家那个,大抵只能算狗窝了。

    大厅里坐下,赵胤赐茶,王氏坐在下首,不敢去碰,说话也小心翼翼。

    “大都督,民妇可否单独和你说几句?”

    赵胤摆摆手,示意谢放和朱九下去。

    门合上了。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赵胤慢慢端起茶盏,吹了吹水面。

    “好了,宋夫人但讲无妨。”

    王氏吭哧吭哧地犹豫了好半晌,眼一闭,心一横,讲了。

    “大都督,民妇冒死一问,我家大姑娘有了身孕,你认是不认?”

    赵胤那口茶刚喝到嘴里,闻言差一点喷出来。

    有了身孕?

    他手紧着茶盏,好不容易才将茶水咽下去,咳嗽两声,落下茶盏,说得云淡风轻。

    “宋夫人,这中间,可能有些误会……”

    “民妇没有误会。”王氏用一种不太好的眼神看着他,“大都督是皇亲国戚,簪缨之家,民妇家只是篷门小户,虽说她爹做了个芝麻绿豆官儿,但民妇有自知之明,麻雀是飞不上枝头做凤凰的。”

    停顿片刻,她见赵胤眉头蹙起,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又继续道:

    “但是民妇斗胆说一句,阿拾原本是个乖巧老实的孩子,若非大都督的缘故…………她也可以寻一户好人家,嫁一个如意郎君。现如今,她这肚子都揣上了,我家也没那么厚的脸皮,再找媒人给她说亲。”

    赵胤平静地看着她。

    “宋夫人,你容我说一句……”

    “请大都督让民妇说完,”王氏固执地看着他,将她的泼劲儿使出来了,“大都督身份尊贵,我们老宋家也不敢攀这门亲,但民妇今儿来,还是想得大都督一句实在话,对我家大姑娘,大都督到底是怎么个想头?始乱终弃这事儿,以大都督的身份,想也是做不出来。”

    她一句句连珠炮似的,轰得赵胤哑口。

    好半晌,才寻回他的声音。

    “宋夫人,我和阿拾是清白的。”

    “清白的?”王氏哼了声,“大人这是在哄三岁细娃呢?两人滚一个被窝了,还能清白到哪里去?”

    赵胤张了张嘴,他很想说没滚一个被窝,

    可是,对着一个民妇,他堂堂指挥使说这些事不合适。

    家里若有女性长辈,出来应付王氏最好不过,可他偏生没有,只独单单一个人,面对一个惹不起的泼辣妇人,愣是毫无招架之力。

    于是,王氏坐在厅中硬生生数落了赵胤小半个时辰,这才在赵胤保证会好好处理此事的许诺下,满意地离去。

    临走前,她也放低了姿态,说不求高攀,像大都督这样的人家,有个三妻四妾实属正常,但是请他看着阿拾怀里是他第一个崽子的份上,至少许她个良妾——

    良妾?

    赵胤脑仁都被她吵痛了,只求把菩萨送走,连连称好。

    待王氏一走,他虚脱一般坐在椅子上。

    “谢放!”

    谢放推门进来。

    王氏的话,他听了个七七八八,不知大人意欲何为。

    赵胤没有抬头,手指着门。

    “去,把朱九给爷打一顿。”

    在谢放“温柔的照顾下”,朱九最终还是以挨二十个军棍收了场,彻底继承了杨斐遗留下来的好传统。挨了打,爬起来,又是一条好汉,跑到赵胤面前将功折罪,请他去用膳。

    结果,又得了赵胤的冷脸。

    “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

    赵胤甩袖转身就走,也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回过头。

    “朱九。”

    朱九捂住屁丨股,愁眉苦脸地看着他。

    “爷,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坏了。”

    赵胤冷冰冰地看着他,“今日阿拾可有不对之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