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59章 呼之欲出(祝新年快乐!)&.
    !

    一听不是挨打,朱九松口气。

    想了想,他摇头,“很是正常,并无不妥。就是她好像很嗜睡,这不,一睡就睡没了……”

    赵胤沉下眉,“可否寻死?”

    看他神色严肃,朱九吓一跳:“不能吧?”

    赵胤缓缓摇头。

    “谁寻死,她都不可能。”

    朱九连连点头。

    开什么玩笑,敢一个人火烧兀良汗大营的女子,怎会为点小事就寻死觅活?

    朱九不信。

    也不信赵胤会这么猜……

    哪料,赵胤嘴上说是不信,转头就命令他带人去找,就像忘了他刚挨了二十军棍似的。

    朱九那叫一个苦,带着一群人到处疯了似的找人,乌家班去了,良医堂去了,但凡阿拾有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找遍了。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人仰马翻。

    京师城都快被翻过来了!

    赵胤没有出去找人,却在书房里如坐针毡,从楚王府拿回来的画都看不进去,一直到夜深人静,他回到房里,这才发现时雍好端端地躺在那张罗汉榻上。

    这个时节,天黑得早,外面漆黑一团,屋子里没有掌灯,那抹娇软的人影用手支着头,躺出了一个玲珑起伏的弧度。

    赵胤原地站了片刻,走过去的时候,不知不觉放轻了脚步,并顺手拿起一张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时雍只是打个盹,毯子落下就惊醒了。

    冷不丁抬头,对上一双眼,她愣了愣,惊讶地看外头。

    “怎么天都黑了?”

    赵胤没有质问她为什么在这里,更没有说外面为了找她人仰马翻快闹出人命了,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要离开朱九的视线独自离去,又去了哪里。

    他沉默片刻,只是淡淡地问:

    “吃夜饭了吗?”

    时雍揉了揉脑门儿,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把朱九留下来监视她,更没有问他自北镇抚司离去后去了哪里,去楚王府是做什么,而是蹙起眉头,带几分撒娇地道:

    “没有吃呢。”

    “头痛?”

    “有一点。”

    这个天气,不盖被子躺在这里,不头痛就怪了。

    赵胤看她一眼,起身掌灯。莹莹的火光亮起,照在二人身上。时雍一副悠闲的样子,坐在罗汉榻上,还懒洋洋拉高了毯子,好像还没有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慵懒无神。赵胤一如往常,只是双眼里浮上了红血丝,神色也比往日更为森凉。

    “要吃点什么?”

    时雍蹙眉皱着,双手按在太阳穴上,抬眼看他。

    “随便。”

    赵胤:“无乩馆没有随便。”

    看他双唇抿在一起,成了一道凌厉的线条,时雍放下手,平静地看着他,与他对视道:“开个玩笑嘛,何必这么认真?”

    赵胤不吭声。

    时雍瞥他一眼,“我今日可是为大人办事去了。”

    赵胤:“办什么了?”

    时雍莞尔,给他一个“等下你就知道了”的眼神,懒洋洋地道:“大人不是问我想吃什么吗?先吃了再说吧。”

    赵胤看她眼神狡黠,心知她的要求必不简单。

    可仍是顺着她,往下问:“想吃什么?“

    “弄简单点,几个菜就够了。”时雍淡淡地笑,看似认真,可每个字眼都是陷阱和戏谑:

    “大人听好了,我要吃——棠花吐蕊戏龙门,凤眼秋波江上春。鸳衾被里成双对,白玉天仙落凡尘。寒江水景双鬓雪,湖光山色两边分。千壶百盏皆不醉,风流今宵断人魂。”

    赵胤冷冷看她,眸有清辉。

    “宋阿拾,你当真以为本座不敢治你?”

    时雍见他生气的模样,眨了下眼。

    “不是大人问我吃什么吗?大人问了,我也答了,大人不给就不给,这么凶做甚?”

    这诗里,满是诨话,她却笑得一脸无辜。

    赵胤眉头忍不住拧紧。

    这女子向来如此,分明就是故意调戏他,刁难他,她却仿佛满身是嘴,怎么都是道理。说来说去,倒成了他的不是。

    赵胤略一犹豫,伸手去拉她。

    “你去灶上教教他们,这些菜要怎么做。”

    他拉住时雍的手腕,原也没有怎么使力,可是时雍身子顺着站起来,脚一颤,仿佛站立不住,就势朝他扑了过去,那只手也没闲着,顺便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男女授受不亲,大人这是做巷?”

    她个头比他矮很多,这么巴巴地仰着头,双眼半眯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眸若蛊媚,身娇脸俏,只对视一眼,赵胤脸上的淡定便荡然无存。

    赵胤认识宋阿拾已非一日。

    以前的宋阿拾老实木讷,并无特别之处,赵胤也不曾注意。

    短短几个月,同一张脸却千差万别,仿佛换了个人。

    这一切都极不寻常。

    赵胤不是圣人。

    他比圣人更为自律,在女色上从未犯过毛病。

    更何况,是一个形迹如此可疑的女子。

    但是这一刻,那种熟悉的让他失控的情绪又涌上心头,那颗坚如石头的心脏仿佛裂开了一条口子,有一片羽毛从中探进来,轻轻搔动……他掌心几乎渗出汗来,好不容易才站起身子,松开手。

    “走。”

    他说罢转身,时雍却突然拉住他的胳膊,笑容灿烂地看着他,“大人要带我去哪里?我还有事情要禀报大人呢。”

    赵胤心神不定,看着她如花的笑,眼神无处安放,冷冷落在支摘窗外鸟笼里咕咕叫唤的鹦鹉身上。

    “你不饿?”

    “饿呀……”

    时雍软绵绵地说完,仿若无心地擦着他的身子走近,又仿若无心地挽住他的胳膊,亲近,自然。

    “大人陪我一起去吧。”

    赵胤低头,视线落在挽住他胳膊的小手上,身子绷紧,心知应当把她不规矩的手甩开,可心里却仿佛生出了一根钩子,拉扯着他的心脏,让他连甩开一个女子的力气都没有。

    荒唐。

    又古怪。

    赵胤沉声:“松开!”

    时雍仰头轻笑,不仅不松开,还贴他更紧了。

    “大人好生不讲道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为何你抓我的手可以,我抓你的手就不行。”

    赵胤无言以对。

    “走吧大人,愣着干什么?”

    时雍拉了拉他,见他一动不动,脸色十分怪异地盯住自己,又扭身朝他看过去,恍然大悟般扬起眉梢,“大人,是不是想亲亲我?”

    她语气带笑,好像问的不是什么暧昧之事,而是问寻常的问题,神色轻松自在,那懒洋洋的样子和俏生生的脸,霎时惹急了赵胤。

    他浑身紧绷,喉咙发干,身子绷得发痛,某种禁锢许久的神秘力量忽然被唤醒,不受抑制地左右了他……

    突然的,他一把捞起时雍,不是寻常那般冷漠淡定,而是像男人对女人那般,将她抱起来又甩回了罗汉榻上,僵立着双手撑在她的上方,那双眼睛直盯盯地与她面对面相视,眼眶发红,额头青筋乍现,不知是气,还是急,那急促的呼吸将呼之欲出的欲丨望泄露得彻底。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

    然后,同时闭嘴。

    时雍歪头看着他的脸。

    “大人说吧。”

    赵胤胸膛起伏不停。

    此女狡诈!又装无辜!

    她分明野心勃勃,不肯安分。

    看似顺着他,帮着他,其实若即若离,并不完全交心。她一直蓄意勾引,挑逗他,刺激他,一转头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照常与他有说有笑,哪是寻常女子所为?

    赵胤看不明白她这张脸下面藏着什么样的心思,可一个女子处心积虑地勾引一个男人,怎会没有目的,没有野心?

    他想过收了她,可她不要。

    很明显,她志不在此。

    他知道她要令牌,并非出自嘴上的那些理由。

    他明知她同乌家班和银台书局关系匪浅,至少不是她说的朋友之谊……

    他早已看出,这女子几乎每行一步,都参杂了旁的目的,就连她处心积虑的勾引,也并不单纯,根本不是她那张看似乖巧的嘴上说的“我心悦大人”……

    王氏找上门来,问他要个良妾,以为是他不肯给她名分,可分明,是她不要。

    实际上,她从不心悦于他。

    然而,她仍是一次次乐此不疲地耍弄他。

    赵胤脑子快炸开了。

    他从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更不会轻易遂了女人的愿。可这次,他不知如何对她。

    赵胤保持着伏低身子压迫她的姿势,许久许久,那双冷漠的双眼几乎就要迸出火花来了,时雍那只手却突然地伸到面前,在他眼前一晃。

    “大人中邪了?”

    “……”

    赵胤看着她噙了笑意的杏眼儿,心下突生烦躁。

    “好。如你的愿。”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