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0章 无乩馆菜趣(新年快乐!)*.
    !

    时雍看着赵胤那双冷冽的眼睛像着了火一般,突然灼得通红,脑子嗡声,乱糟糟的。她好希望现在有人能拎一桶冷水来浇醒他,别让他乱来。

    什么如她的愿?

    这分明就是要撕碎了她呀。

    时雍经历了三辈子,见过无数的男人,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

    如果不是了解赵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定会以为这一刻的大都督对自己是有几分情或几分欲的,可是在她屡次调戏不成后,内心对自己的魅力已经开始怀疑了。

    尤其今日见到了阮娇娇。

    那才是时下男人最爱的女子。

    因此,她更多的想法是赵胤恨极了她。

    “大人,有话好说……”

    说字还没落下,赵胤袍袖突然扬起,在她的耳边带出一股幽冷的风,不待时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赵胤的手已从她的头顶掠过,冷不丁捧起她的脸。

    时雍晕眩。

    赵胤双手滚烫,带着一层薄薄的茧,在她脸上一动不动,她脑子却瞬间充丨血,像的什么奇怪的声音从耳膜碾过,嗡嗡作响,根本无法思考,无法呼吸,一颗心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他要亲她?

    要亲她?

    亲她?

    脑子里盘旋着这几个字,时雍脊背全是汗,脸蛋不由自主地泛红,身子更是可怜兮兮地被他压迫在身下,几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等着!”

    赵胤温热的呼吸落在脸上,磁沉好听。

    待时雍抬头时,那双幽冷的眼睛里,又仿佛有一抹凌厉的光芒闪过。

    “大人……”时雍轻唤他一声,唇角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抬手抚向他,试图掌握主动,然后就见赵胤突然眯了眯眼,掌心在她脸上拍了拍,拂袖而去。

    时雍瞠目结舌。

    看着大步离去的男人,嘴唇微张,好半晌没回神。

    待确定他是真的就这么走了后,时雍瘫坐在罗汉榻上,狠狠灌了一口凉水,将一个靠枕抓起来用力地捶。

    赵胤,你不是人。

    总有你叫爹的一天!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

    时雍倒在罗汉榻上,什么胃口都没有了,盖上毯子,闭上眼睛,听着窗外的鹦鹉在咕咕鸟语,烦得恨不能咬死赵胤——

    就这么等了一会,时雍没有想到,赵胤回来了。

    跟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婧衣、娴衣,带着一个灶上的厨娘。几个人端了几盘菜,端端正正地放在罗汉榻的炕桌上。

    娴衣与她许久不见了,眼里有一丝喜色,但她为人性冷,只是福了福身,不再多言语,倒是婧衣和那个厨娘很是热络,一个菜一个菜的介绍。

    “这是棠花吐蕊戏龙门,”

    “这是凤眼秋波江上春。”

    “这是鸳衾被里成双对,”

    “这是白玉天仙落凡尘。”

    “这是寒江水景双鬓雪,”

    “这是湖光山色两边分。”

    “这是千壶百盏皆不醉。”

    时雍惊诧,侧目看着赵胤,一脸狐疑。

    “大人这是?”

    赵胤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偏了偏头,示意她仔细看。

    菜盘上有罩子,时雍观察着赵胤清冷的俊脸,慢吞吞地看向桌子。

    棠花吐芯戏龙门?这不是芙蓉虾配胡萝卜花吗?

    凤眼秋波江上春?这不是鲫鱼汤吗?汤上放一截小葱也算是江上春?

    鸳衾被里成双对?两只亲嘴的贵妃乳鸽,也成鸳鸯了?

    白玉天仙落凡尘?燕窝炖银耳。好的,燕窝和银耳炖一起了,确实是白玉天仙落了凡尘。

    寒江水景双鬓雪?绣球全鱼加两个糯米糕?

    湖光山色两边分?竹笋拌黄瓜。绿油油的黄瓜雕成水波纹状,白嫩嫩的竹笋如山峦起伏。

    千壶百盏皆不醉?这个就更是简单了。

    人家给了她一盅热水!!

    别说千壶百盏了,她就算喝一池子水也只能喝死,不会喝醉的。

    厉害!

    时雍闭了闭眼,笑了起来。

    赵胤淡淡问:“还满意吧?”

    时雍深深吸一口气,朝他莞尔:“满意。”

    赵胤纹丝不动,抬了抬手,“请用。”

    时雍轻笑,目色狡黠地望向他,“可是还差一道菜呀,大人。”

    赵胤嗯一声,示意她说。

    时雍慢悠悠地歪在这张描金柴檀木罗汉榻上,用筷子一个个指着桌上的菜,再次报完菜名,眉尖儿一蹙。

    “诗八句,菜七个。大人,是不是少了个什么?”

    赵胤平静地反问:“少什么?”

    时雍眉眼含俏,笑盈盈道:“风流今宵断人魂?大人独独少了这个菜,是想不出来么?”

    赵胤目光凝在她脸上,深邃、复杂,看得她神情都僵硬了,他才慢慢坐在炕桌对面,低声道:

    “那是宵夜,你吃完再说。”

    还有?

    时雍狐疑地猜着他能拿什么菜来匹配,轻哼一声,慢慢开动。不得不说,这桌菜虽是赵胤用来糊弄他的,但味道着实不错。

    尤其看着婧衣那张精彩绝伦的脸,就更是舒坦了。

    婧衣原以为爷费尽心机做这些,是为了他自己的口腹之欲,阿拾再得宠,大不了能分一杯羹。哪料,爷根本就是为她准备的。

    有几个人站在身边看着,时雍不太习惯。她蹙了蹙眉梢,正要说话,赵胤就已抬起手,摆了摆。

    “退下。”

    众人福身。

    “是!”

    时雍对婧衣没什么特别的情感,但娴衣不同,她觉得赵胤这么做实在残忍,怎么能自己吃好的,让人家走呢?

    她转头:“娴衣姐,回头找你说话。”

    娴衣没有婧衣那么多的想法,对赵胤的情感也更多是主仆,并不觉得受到伤害,她性子冷,应了声,行了行礼便走了。

    屋子里只剩二人,时雍自在多了。

    “大人不来点?”

    赵胤沉默着为她夹了个虾,不言不语,冷清的眸子里像氤氲了一层冰雾,在昏暗的烛火中,越发衬得丰神俊朗。

    时雍呼吸微滞。

    二人相对而坐吃东西,太像夫妻日常,尤其赵胤还对她这么好,让她有些内疚,觉得之前怀疑他,捉弄他,极是不应该。

    清清嗓子,她随便找了个话题。

    “大人提前透露一下好不好?最后一道菜是什么?”

    赵胤嘴角微微上扬,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冷魅的光,让他明明只是重复诗句的话在落入时雍耳朵里时,竟是意味深长。

    “今宵风流,断人魂。”

    咯噔。

    时雍心里一慌。

    最后一道菜,该不会是他自己吧?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