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2章 八道菜齐活了.
    !

    赵胤微眯的眼带了一丝危险的光芒,目光交汇间,气氛诡异。

    “你当真不知?”

    时雍眉尖微蹙,她心知赵胤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大人有何疑惑,可以直言。”

    赵胤看着她,沉默片刻。

    “那几日,你可有离开无为的视线?”

    无为?时雍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无为是他的人?

    她记得曾经问过赵胤,当时他就否认了。哼!分明就是不信任她,现如今又来审问,定然是锦衣卫内又有情报泄露,他们找不出那个人来,就来怀疑她了。

    时雍想了想,道:“有。”

    赵胤道:“何时?”

    时雍道:“在来桑屋里,无为一般没有走远。但是去汗帐的时候,巴图大汗身边的侍卫是不许无为先生接近的。”

    说罢她微微眯起眸子。

    “大人到底想知道什么?”

    赵胤冷眸微垂,长指刮过她的脸颊,冰冷得如同刀片一般,“巴图……”

    气息冷滞。

    他却突然停下。

    时雍奇怪到了极点。

    “巴图怎么了?”

    赵胤慢慢落下手指,审视般看她片刻,“你既是不知,我便不问了。”

    他说得平静,可时雍却能从他的淡定里察觉几分古怪的愤怒,这句话从他齿间消失时,也分明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痛恨。

    “大人,你怀疑我?”

    赵胤平静地看她,“没有。”

    “那是为何?”

    “……”

    沉默间,赵胤冷冽的眼睛越发复杂。

    王氏说阿拾有了,应当做不得假。

    阿拾装得若无其事,心中定是不好受。

    她不肯告诉他,无非是害怕失去他……毕竟他还有利用价值。

    若是一意追问结果,岂非撕开脸让她难堪?一个女子失去清白,还有了孩子,哪里还能活得下去?再问下去,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大人?!”时雍歪头看他,推了推。

    赵胤回神,沉下脸,“嗯。”

    “为何?”

    “无事!”

    怪人!心思真是难测。

    时雍扬了扬眉,抵在二人中间的拳头轻轻捶了捶他,“那大人没事了,是不是可以松开我?”

    赵胤一只胳膊还搂在她的腰间,两人还紧贴一处,时雍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被他身上的热力烤成大虾了。

    她以为说开了,赵胤会放她离去,不曾想,赵大人异于常人。问完话,不仅没有松开她,还直接抱住她放坐到罗汉榻上,然后去外屋找来一壶酒,拔开塞子,往嘴里猛灌了一口,再转头盯住她。

    时雍看着他系列动作,满脑子都是问号。

    这男人受什么刺激了吗?

    她仰头:“大人你……”

    赵胤低下头来,双眼盯住她,微微眯起眼的样子,带一点危险和轻佻,与往常大是不同。

    “阿拾,本座对你可好?”

    时雍凭良心点头。

    “好。”

    “哪里好?”

    孤独小孩需要家长夸奖?

    时雍心里想笑,嘴上却老实。

    “大人虽说不苟言笑,但给我好吃好喝,给我珍贵的药丸,给我银子花,给我马车还配车夫,贴身令牌也给了我……”

    不细数不知道,一细数,时雍真心觉得赵胤是个相当不错的男人了,既赚钱养家,又貌美如花。他俩这关系,哪里是上官和下属,这分明就是包丨养她呀?

    赵胤眸色深沉,“那你说,为何不肯跟我?”

    啊?

    这话怎么又转回去了?

    时雍纳闷,上下打量他。

    “大人很需要?”

    赵胤喉头一紧。

    被她问得哑然无语。

    既能让她不生出任何怀疑和羞耻,又能让她顺理成章地怀上这个孩子不受外人非议,似乎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救她一命,也罢!

    赵胤沉下眼眸,“如果我说是?”

    时雍:“那好呀。”

    时雍目光狡黠地望着他,仿佛看到了大人在她面前连刀都握不稳,丢开盔甲,丢开防备,任由她呼风唤雨的日子。

    当然,也是一个报仇的好时机!

    时雍脸上浮起一抹娇艳的笑,身子不再别扭,而是软软地靠着他,“大人说什么,就是说什么了?”

    赵胤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转了性子,犹豫地看着她,心里忖道:难道不成她的想法也是如此?利用他?怪不得总来勾他?

    此女不仅狡诈,还歹毒得很!

    时雍忽然伸手抱着他的腰,低低道:“大人不会想在这里吧?”

    她瞄了瞄罗汉榻,一脸是甜蜜的笑。

    赵胤没有察觉到她细微的心思,别扭地撇头。

    又拿起酒壶,狠狠喝一口。

    这是要借酒壮胆的意思?时雍看着他明暗不定的眼波,突然笑了起来,轻柔地拉他坐到罗汉榻上,然后自己站在他的面前,视线自上而下地看着他。

    “大人脸都红了呢。”

    赵胤赧然,没有说话。

    时雍笑意更浓,低下头靠着他,一副恨不得腻在他身上的样子,还替他松了松领口,偷偷观察了一下大人的锁骨,这才微微翘嘴,在他耳边小声道:

    “大人需要我帮你吗?”

    赵胤像被蜂蜜蜇了一下,

    心突突地跳。

    女子俏脸盈笑,衣衫轻游慢荡,声音像缠在人心尖儿上的丝线,手指放肆地在他肩膀上轻轻揉捏,从被动到主动的她,仿佛有一种能将人燃烧的力量。

    赵胤微微抿唇,喉头干哑,“要。”

    时雍突然一笑,慢慢倾身下去,灯火里的翦水双瞳若映了两汪碧泉,妖娆非常,直叫人挪不开眼去——

    此刻的赵胤对她毫不设防,在时雍突生的诡异笑容里,眼前恍惚一下,不待反应,时雍凌厉的手刀就重击在他的颈部。

    痛!

    赵胤目光暗沉。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时雍吃惊不已,睁大眼。

    上次赵胤就是这样打晕她的。

    怎么换到她,就不灵了?

    一时间,对上赵胤冷冽的目光,时雍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掩饰地轻轻掸了掸他的肩膀,“大人,刚有只蚊子……”

    “这个季节有蚊子?”

    都入冬了,确实不该有蚊子。

    时雍皱着眉头看他,想想又莞尔。

    “我承认吧,想与大人开个玩笑。”

    赵胤沉着脸看他,轻轻摸了摸脖子,面色极是冷漠,“宋阿拾,你当本座是傻子?”

    时雍抿了抿嘴,犹豫道:“大人这是生气了吗?我原本只是想……”

    “闭嘴!”

    赵胤目光突然转冷。

    其实坊间之人没有说错,他本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因为不带情感,办任何事情都可冷静从容,这一生,向来只有他算计别人,从无别人算计他的时候。

    “本座早知你诡计多端,心思不纯,却不曾想,你搞出这些事情……竟是为了暗算我?”

    暗算?

    时雍怔住。

    无非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赵胤冷冷看她:宋阿拾。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杀了他?

    时雍被他气笑了,“大人的心比针尖还小。我当真只是开个玩笑。难道你忘了你那日也曾把我……”

    她没有把话说完,赵胤显然也没有听她辩解的想法。时雍只觉身子一紧,来不及多说就被这横人拖下去,身子跌倒趴伏在他的身上,下一瞬,赵胤柔软的唇便吻了上来。

    浓烈的酒香,

    炽烈又古怪地散在唇间。

    “棠花吐蕊戏龙门。”

    赵胤声音低哑磁沉,“这道菜如何?”

    时雍头昏脑胀,听不见他什么意思。

    “凤眼秋波江上春。”赵胤冷若冰山的脸,散发着阴沉的气息,“你这双眼,确无春意。教本座如何继续?”

    继续?

    鸳衾被里成双对,白玉天仙落凡尘。

    时雍想到自己调戏他的诗,身子缩了一下,抽手就想推他。

    “大人莫说诨话了,这才吃几口就醉成这样了么?”

    赵胤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冷漠的视线几乎凝在了她的脸上,刚才被她痛击颈部时的狂戾已然收起,眉宇间又是那一副清冷若水的模样,可是动作却很是强势。

    一把将她揽到怀里,张臂就固定住。

    “看来你是当真不知好歹了。”

    鼻尖充斥着他身上那种好闻的香胰子味道和淡淡的酒香,时雍头皮发胀,一种无力感蔓延心头。

    “大人,咱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

    “用罢宵夜,本座再听你说。”

    赵胤阴冷冷的话刚说完,时雍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离地而起,他没容她挣扎,捞起她大步走到内室的卧榻之前,风卷残云般将她重重压下。

    时雍看看摇晃不停的帐子,双眼睁大。

    “赵胤!”她直呼其名,抬手就要扇他。

    赵胤握紧她的手腕,牢牢压在她的脑后,目光冷冷盯住她。

    体力相搏,男子总是占很大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纵使时雍一身本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赵胤也完全不给她抗拒的机会,突然抓过拎来的酒壶,仰头灌了一嘴,再低头哺入她的嘴里。

    时雍:……

    竟然没有忘了拿酒?

    为了不被呛住,时雍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赵胤喂给她的酒。可是这家伙不知是气到了什么程度,一口接一口,时雍完全喝不下,嘴包不住,酒液咽不下,便顺着唇角淌到了颈项间,湿透衣领……

    赵胤抬起身,静静看她片刻,时雍也睁着眼睛看她,两人呼吸都有些喘,就像两只挣扎搏斗的困兽般,你来我往,赵胤突然不耐烦了,冷不丁剥开她的衣领,伏身将她脖子和锁骨窝里的酒液吸入嘴里……

    时雍浑身僵硬。

    像蒸笼里的大虾,脸颊滚烫,身子滚烫,感觉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那灼人的气浪几乎冲晕了她的头……

    陌生的悸动从燃烧的血液蔓开,那种糅杂着紧张害怕兴奋羞耻和慌乱的情绪让她六神无主,打不过,骂没用,又不能奢求这位主子爷大发善心。

    她正不知该怎么办,赵胤突然顿住。

    接着,脑袋重重垂下,砸在她的肩膀。

    时雍心脏怦怦乱跳,奇怪地僵硬着,急促的呼吸,好久没有动弹,待发现赵胤不对劲,将他的脸扳开一看,

    他居然晕过去了!

    时雍愣住。

    不知该笑还是该气。

    看来猛击脖子上的穴位确实有效,只是有些人体质好,晕倒的时间会延长,有的人一击就倒。赵胤是前者,她是后者。当然,也有可能他是喝多了,把自己灌醉了。

    还说他不是傻子?

    呵!

    时雍以前酒量很好,换了宋阿拾这个身子,有点不胜酒力,被赵胤灌了两口就没再往里咽,这会子感觉还好。她爬起来,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赵胤扶好躺下。

    可真沉!

    时雍哼一声,盯住男人清俊的脸。

    “八道菜齐活了。风流今宵,是你。断人魂的是我。”

    她气喘吁吁甩了甩手臂,刚帮赵胤拉上被子,就传来敲门声。

    “爷!宫中急报。”

    时雍听出谢放声音里的急切,赶紧整理好衣服拉开门走出去,“怎么了,放哥?”

    谢放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一眼里面。

    “爷呢?”

    时雍踌躇片刻。

    总不能说被她打晕了吧?

    “大人睡下了。”

    看她说得镇定从容,谢放心里虽有存疑,但也不好硬闯进去,“阿拾快去叫爷起来。皇后娘娘生了个小皇子。”

    他说得很急,时雍却听得一头雾水。

    “皇后娘娘生了,不应该通知陛下吗?为何来找大人?”

    谢放焦急,手抚在腰刀上,“快去,等爷起来再说。”

    “只怕是……叫不醒。”

    “叫不醒?”谢放哪里肯信?

    看他目光生疑,时雍一言不发地将他让入房中。

    谢放看他一眼,匆匆绕过屏风走入内室。

    赵胤好端端地睡在床上,青丝覆枕,很沉。

    满屋酒气,谢放当即就变了脸色。

    时雍轻轻道:“大人多喝了几杯酒。举许有点醉。”

    谢放生气地瞪着她,“大人腿上有疾,孙老爷子早就叮嘱过他戒酒。他已多年不曾饮酒,怎会突然喝醉?”

    时雍假装羞涩地低下头。

    “今夜里,大人有,有些高兴。”

    谢放抽了口气,“坏了。”

    时雍闻声,连忙敛住脸,正色道:“何事慌乱,放哥可否明言?”

    谢放看一眼沉睡不醒的赵胤,心知面前这个女子是他信任的人——若不然,他也不会在她面前睡过去。

    “皇后娘娘难产,陛下许是忧心过急,当场呕血,晕了过去。还有太子殿下,因为硬闯娘娘的寢宫,被娘娘罚足东宫。探子来报,此刻东宫被层层羽林军把守……”

    顿了顿,谢放又道:

    “羽林军指挥张华礼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

    羽林军又叫羽林军,与锦衣卫一样,同属皇帝亲军二十六卫之一,只是职能不同。锦衣卫掌侍卫、仪仗、缉捕、刑狱之事,羽林卫和金吾卫同掌守卫和巡警。太祖时只有十二卫,到永禄朝增设到二十六卫。

    这二十六卫不隶属五军都督府,不受赵胤节制。

    时雍心里惊了惊。

    尽管谢放只是简要叙述了几桩事情,说得隐晦,可她已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和担心。皇后娘娘有了皇子,太子就被禁足,皇帝还昏了过去,如此的巧……

    宫中无小事。

    时雍略一思索,摇头。

    “不。大都督此时不能进宫。”

    她的话,谢放没能理解,“你是说,不能,还是不该?”

    “不该!”时雍看谢放一脸的慌乱和疑惑,心知他在担心什么。

    “此事干系重大,大都督若此时入宫,是带兵,还是不带兵?若是带兵,一旦事情不是如我们猜测的一般,他该如何解释?擅自带兵动武,逼宫之罪,他担得起吗?若是不带兵,岂非羊入虎口?”

    听她这么分析,谢放喉头突然绷紧。

    “你说得对。这步棋下得歹毒。动亦不是,不动亦不是……现如今还得把大都督叫醒,由他拿个主意。”

    他说着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时雍。

    “阿拾,你可有法子?”

    时雍摇头,“有也不帮。大人若是此刻醒来,那就为难了。你让他如何做?”

    谢放焦灼不安,在原地走来走去。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那可如何是好?”

    时雍转头看着他。

    “放哥,你信不信我?”

    谢放愣了愣,不知她此言何意,没有开口。

    时雍目光转过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人,淡淡道:“你若信我,便把此事,交由我去办。”

    谢放一惊:“你如何办?”

    时雍解下系在腰间的锦衣卫指挥使令牌,从衣服里慢慢抽出来,握在掌心,朝谢放一晃。

    “我去。不论成与不成,我一人之过,与大人无关。”

    谢放闻言板着脸,“不可!”

    时雍莞尔,“你还有更好的法子吗?既能行使权力,又能不让大人背过?”

    谢放眼睛微红。

    “我也可以去。”

    “你不行。”时雍道:“你是锦衣卫的人,你行使任何权力都是大人的责任。我不同,我不是锦衣卫,我只是个冒充锦衣卫的女子。身份拆穿,最多不过是我媚惑主上,大人也不过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耽于女色,失察之责而已!”

    谢放哑然。

    这女子巧笑言兮,却句句分析透彻。

    确实,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时雍笑着拍了拍谢放的胳膊,在房里找出自己存放的银针,检查一下,塞入怀里。

    “照顾好大人。”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