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4章 一夜混乱*.
    !

    亥正四刻,坤宁宫。

    赵青菀坐在暖阁的软椅上,身上披了件青绿的袄子,不停地吸着鼻子。

    暖阁里烧着地龙,很是暖和,可是皇后刚刚生产,屋里充斥着那股子浓郁的怪味,让她十分受不了,隐约想要呕吐,又不得不忍耐。

    暖阁里刚出生的小皇子已经清洗干净,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张皇后躺在床上,听到赵青菀吸鼻子的声音,虚弱地抬了抬头。

    “夜深了,怀宁,你回宫睡去吧,不必陪本宫。”

    赵青菀刚才打了几个呵欠,早就不耐烦了,可是听了张皇后的话,仍是笑着摇头。

    “母后正是用人照顾的时候,儿臣自当尽心侍奉,怎能贪图自己舒服,丢下母后就走?”

    张皇后轻笑一声。

    “你倒是孝顺。可是在这宫里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侍候的人。你有孝心母后明白,可你看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去吧,把你母妃带上,一同回去早些歇了。”

    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她的母妃还在殿外。

    张皇后怕妃嫔们冲撞了刚出生的小皇子,不许她们进来面见,几个妃嫔只能在外殿傻坐着,喝了一肚子茶水,见不到皇后,也不敢走,只能守着“尽心意”。

    想到亲娘,赵青菀掏出绢子又揉了揉鼻子,忍着那股子恶心,走到皇后凤榻边的小床,弯腰看向里面沉睡的小皇子,笑盈盈地道:

    “那儿臣便不侍奉母后了,儿臣在这儿照顾小皇子总是好的。”

    张皇后又笑:“你是想抢了乳娘的活吗?”

    两个乳娘就在旁边立着,闻言低头不敢出声。

    张皇后性子温和,很少说重话,可是宫里的贵人们,口不对心的多了去,嘴上不说什么,指不定心里怎么想,说不定什么时候大棒就敲下来,倒霉的还是她们。

    果然,赵青菀瞄了她们一眼。

    “母后说的什么话?人家还是个大姑娘呢,怎么就能抢乳娘的活儿了?”

    看她说得娇羞,张皇后微微一笑。

    “羞什么?总有你做娘的时候。”

    她刚刚生产,但是生了皇子,精神头很是不错,并不像经历了难产的样子,也许是做了母亲,眸子也柔和了许多,尤其视线落在小皇子红嘟嘟的脸上时,几乎软得化成了水。

    “也不知你父皇怎么了。”

    听她叹气,赵青菀蹙眉,“顾太医已然入宫多时,想是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母后勿念。”

    张皇后沉默片刻,幽幽一叹。

    “你应当去看看你父皇。”

    赵青菀不悦地抿了抿嘴巴。

    “儿臣倒是想去尽孝。怕只怕,父皇看到我,气得一口气喘不过来——”

    “放肆!”

    张皇后重斥一声,似是心气不顺,突然掩嘴咳嗽起来,身侧侍候的嬷嬷赶紧上前为娘娘顺气,同时责怪地看了赵青菀一声。

    “公主殿下怎可胡言乱语?这些话,在娘娘面前说是不打紧,要是传到陛下或是长公主耳朵里,连累我们娘娘也得跟着遭殃了。”

    赵青菀心里慌了慌,赶紧蹲身赔礼。

    “母后恕罪!”

    “罢了。你也是无心……”

    张皇后抬抬手,示意她起身。

    赵青菀在抬头那一瞬,看到张皇后苍白而平静的脸色,心里突生异样。

    她谢过恩,轻轻瞄一眼安睡的小皇子,小声道:“母后,儿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张皇后沉下脸,冷冷看她。

    “你既然有此一问,那便知不当说的话,不能说。下去!”

    张皇后很少发火。

    便是刚才赵云圳跑过来胡搅蛮缠,她刚刚生产虚弱,也只是温言细语地训斥了两句,可方才竟是这样凶她。

    赵青菀想,兴许自己猜错了。

    这时,有宫女端来进补的汤水,嬷嬷扶了张皇后起身喝汤。赵青菀看了片刻,确实没有她什么事,便蹲身行了个礼,玩笑地道:

    “既是母后嫌弃儿臣在这儿碍事,那儿臣便先行退下了。明日再来向母后请安,看小皇子。”

    张皇后抿了抿嘴上的汤,朝她摆手。

    “去吧,叫她们都走。有到我这里来尽心的工夫,怎不去乾清宫为陛下侍疾。”

    那些妃嫔不得命令,是不敢走的。

    张皇后晾了她们这么久,时辰也差不多了。

    妃嫔们都是有眼力劲儿的人。

    为什么没去乾清宫,而是来了坤宁宫,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陛下病危,消息却没有传出去,就捂在宫里,而东宫此时戒备森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万一……

    陛下没了?

    这天下是谁的天下?难说!

    皇后娘娘是她们万万得罪不起的。

    赵青菀抬着绢子掩鼻,扭着腰肢慢慢迈出暖阁的门槛,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冷不丁撞了个她一个满怀。

    赵青菀大怒。

    “怎么走路的,你没长眼睛啊?”

    太监看到是公主,说了句“殿下息怒”就调头,一溜烟往暖阁冲去。

    “娘娘,皇后娘娘,哎哟,大事不好啦。”

    赵青菀闻言微顿。

    听得那太监道:

    “锦衣卫闯到宫里来了。”

    张皇后坐榻上坐起,双眼圆瞪,手将被子掐成了团团皱褶,“什么?”

    小太监又重复一遍道:“锦衣卫的人闯到宫里来了,娘娘。”

    张皇后气得咬牙,声音喘息。

    “反了,反了,赵胤这是想造反不成!”

    小太监神色焦灼,“锦衣卫素来凶悍,羽林军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呀。娘娘,您快拿个主意吧?”

    张皇后静默而坐,看他片刻,突然勾了勾手。

    “唐可进,你过来。”

    小太监低头走近,不敢看皇后娘娘的样子。

    “娘娘~”

    皇后看她这般,突然摆摆手,将嬷嬷和奶奶屏退出去,然后慢慢将腕上的手镯退下,塞到小太监的手中。

    “你去告诉张大人,见机行事,不可莽撞。保护好陛下和太子殿下性命最为紧要……”

    ……

    赵青菀在门外听了片刻,听不到皇后说什么,便见那姓唐的公公匆匆出来。她笑了笑,跟上去。

    “唐公公,我跟你去看看吧?”

    唐可进一愣,“殿下,那边打着呢,你可别出门了……”

    赵青菀哼了一声,“我是公主,他们还敢杀了我不成?”

    她其实有自己的私心。

    一想到赵胤带兵闯入禁宫,血液都沸腾了。

    父皇向来不喜欢她,上次的事情,虽说为了皇家尊严,没有把她“让宫女代嫁”的事情捅出去,可是天下人都知道她许给了巴图。父皇重诺,两国一旦息战,马上就要她远嫁,是她死皮赖脸求了皇后,以“入冬北上,路途遥远不安全”为由,拖在京里过年。

    等开了春,她还得走。

    因此,不论父皇好与不好,她都不会好了。

    而张皇后……

    若是父皇没了,张皇后的儿子做了皇帝,就会顺着她,由着她留在京师吗?

    恐怕也不会。

    她能指望的人只有赵胤。

    赵胤是由始至终反对公主和亲的人。

    赵青菀相信,赵胤对她有情分。

    只是碍于彼此的血亲关系,不便明言,但是关键时候,赵胤会护着她,不让她远嫁。

    此时,赵胤带兵入宫,若是造反成功,这天下就他最大,那么她……有着这般情分,是不是就可以得偿所愿了?

    即便赵胤不能娶她,

    也定不会让她嫁给巴图。

    赵青菀想着,脚步都轻飘了起来。

    她得助他一臂之力。

    一路上,她都想探唐可进的话,想知道张皇后叮嘱了他什么,可是唐可进一句话都不肯与她说,很快就走得远了,将她远远甩在后面。

    哼!

    赵青菀跺脚。

    “雪盏,我们也看看去。”

    ……

    宫中杀声震天。

    坤宁宫人心慌慌。

    此刻的乾清宫大门紧闭,安静得出奇。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

    一群皇帝近卫守在大殿,刀已出鞘,安静而立。

    暖阁里,除了光启帝身边的太监李明昌和小椿子,只有太医顾顺。

    龙榻上的光启帝,闭眼平躺,仿若没有声息。

    李明昌在旁坐立不安,走来走去。

    “顾太医,陛下病情到底如何?”

    顾顺不停地拿袖子抹着脸上的汗水,“陛下脉象微弱,沉迟气滞,气衰之象,我再调调方子……”

    李明昌催促,“那你倒是快些呀。”

    暖阁里一室清冷。

    皇帝没有醒来的迹象。

    ————

    时雍让魏州带人去乾清宫,自己亲自带人去了东宫。

    张华礼早已得到锦衣卫闯宫的消息,羽林军早已弓弩齐备,严阵以待。

    双方在宫门外便已撕破了脸,无须多说,待锦衣卫杀到东宫,张华礼便是断然一喝。

    “锦衣卫将士听着:指挥使赵胤谋反,与你等无关。本将奉皇后娘娘旨意,捉拿逆首,只要你们现在放下武器,皇后娘娘恕你等无罪。”

    时雍一路厮杀到这里,小腿肚子都酸了,哪是来听他屁话的?

    她冷哼一声,握紧掌心长剑,指着张华礼。

    “羽林军将士听着:指挥使张华礼,软禁太子,挟持陛下,意图谋反,与你等无关。锦衣卫奉太子殿下之命捉拿逆首,只要你们现在放下武器,太子殿下恕你等无罪。”

    “一派胡言!”

    张华礼怒目而视。

    “太子殿下此刻身在东宫,怎会传令给你?”

    时雍冷然反问:“既然太子殿下在宫中,大可叫他出来,一问便知。”

    张华礼被她反呛,喉头噎了噎,抬起手臂,刀尖指着她。

    “逆贼胆敢私闯禁宫,视同逆反。来人!不与他们废话了,速速拿下!”

    时雍也懒得跟他废话。

    一抬手,冷声道:“上!”

    刀光四起,两军战在一处。

    锦衣卫从外面一路杀进来,早已杀红了眼睛,宫女太监们吓得惊恐失措,四处奔走。刀剑碰撞、呼号震天,不过转瞬之间,东宫台阶下已杀成一团,喊声响彻暗夜。

    “宋阿拾?”

    赵青菀带着丫头走到东宫,远远地站在外围,不见赵胤,却看到了人群里的时雍,她惊讶地看着时雍身着飞鱼服的样子,大惊失色。

    “宋阿拾你疯了?你是想害死无乩吗?”

    时雍转头冷冷看着她。

    “请公主殿下离开此地。”

    赵青菀气得鼻子都差点歪了。

    “你在命令本宫?”

    时雍道:“怀宁公主再不离开,与逆首同罪!”

    赵青菀冷哼一声,嘲笑她:“本宫不走又如何?宋阿拾,你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谁给你指挥锦衣卫的权利?你分明就不是锦衣卫的人。国舅爷,她定是假传……”

    “来人!”时雍冷冷指着赵青菀,“怀宁公主意图阻止我等营救太子,当与逆首同罪。先行拿下!等候陛下发落。”

    什么?

    赵青菀看着时雍冷厉的样子,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这哪里还是那日她在无乩馆看到的那个摔倒在赵胤房里的丫头?

    一个丫头……

    一个下贱的丫头而已!

    看着浑身浴血的她,赵青菀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一眼,竟让她看成了赵胤的模样。

    “放肆!我是公主,我是公主!你们怎敢?”

    她试图挣扎,可是锦衣卫这时并不听她,上来就反剪了她的双手,在丫头的哭闹中往外拖。

    赵青菀狼狈不堪,边退边叫,身子不停地战栗,却不肯服气。

    “宋阿拾,本宫要杀了你,杀了你!”

    时雍看着她扬眉一笑。

    “等你杀得了我再说。”

    她冷冷看着两个锦衣缇骑将怀宁公主拉出去,再回头看着杀声震天的东宫,心神有些许不宁安。

    赵云圳现在怎样了?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有出现。

    时雍心底发寒,看着血光冲天的东宫大门,拎着剑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冷声道:

    “开门!谁阻我面见太子,杀无赦!”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