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7章 良心和野心&.
    !

    厂卫第二次合作,清理现场的速度快得几乎没有悬念。很快,东宫的羽林军被清洗一遍,除了丢下武器跪地求饶的,其他的人全都变成了卧地的尸体。

    “阿胤叔,我要出来。”

    细微的抽泣声从大殿里传来。

    空庭寂静。

    杀来杀去是为了殿中那个人。

    又不仅仅只是为了殿中那个人。

    这天下,这江山,这权力之争,如此残酷又诱人。而太子隐忍的哭声,竟让时雍恍惚间想起了赵胤曾经说过的话。

    “千锤百炼即为王,不如四海度余生。”

    可怜赵云圳,还是个孩子,就要承受这许多。

    赵胤走近寢殿,伸手拨了拨染满了鲜血的铁锁。

    “钥匙?”

    四周鸦雀无声。

    小丙手握着腰刀坐在台阶上,指了指倒在阶下血水中的嬷嬷。

    “钥匙……被嬷嬷吞肚里了。”

    嬷嬷怕钥匙被抢,直接咽进了肚子里,然后以死殉主了。

    呜……

    两个宫女抱头痛哭。

    悲悯声里,寒鸦哀叫着从天空掠过。

    赵胤侧头叫谢放。

    “劈开。”

    东宫的门实是坚固,好几个人上前,用了好大的力气,终于砍掉锁头。

    哐哐声沉闷有力。

    大门洞开。

    一个小小的孩子站在微光里,双眼浮满泪水,一动不动。

    ————

    坤宁宫。

    产后虚弱的张皇后静静坐了片刻,突然转头看身侧的奶娘。

    “把小皇子抱过来。”

    “娘娘!”奶娘不解其意,小声道:“小皇子刚刚睡着。”

    张皇后突然厉色:“抱过来!”

    两个奶娘身子发抖,其中一个扑嗵跪下,另一个颤颤歪歪地走到小床边将襁褓中的小皇子抱起来,低头递给张皇后。

    张皇后慢慢接过,尖细的手指将襁褓往外拨了拨,看着孩子红彤彤的脸,眼圈泛红。

    “孩子,娘只有靠你了。”

    去东宫探风的小太监已然来报,锦衣卫控制了东宫和乾清宫,东厂也插了一脚,她的弟弟被几个太监带去了蚕室(入宫阉割的地方)。

    张皇后娘家有好几个弟弟,但只有张华礼是她一母所生的亲弟弟,也是张家唯一的嫡子。

    她绝望地看着怀里不谙世事的小皇子。

    “为本宫更衣。”

    嬷嬷见状惊了惊。

    “娘娘不可!您还没有出月子呢,不可出去受风。女子坐月……”

    “更衣!”

    张皇后缓缓叹气。

    “本宫要去乾清宫看皇上。”

    ……

    宫中灯火大亮。

    匆忙的脚步声直往乾清宫而去。

    雨下得更大了,妖风四起,宫闱红墙,琉璃碧瓦,浓云遮盖下的苍穹风起云涌,这座庄严神圣的宝殿下,暗流涌动。

    城门被锦衣卫把守,闻讯赶到的王公大臣们全部被拦在门外,不许入内。王公大臣们很是愤怒,一个个慷慨陈词,一定要入宫探望皇帝。

    双方僵持不下。

    此时此刻,夜幕下乾清宫亦是暗潮汹涌。

    光启帝的侍卫们全在大殿里。

    大门紧闭着,鸦雀无声。

    外面锦衣卫和羽林卫的厮杀,他们都听在耳朵里,锦衣卫包围乾清宫他们都清楚。

    他们没有动。

    就像入定的老僧一般,横刀静守。

    直到赵胤和白马扶舟带兵而至。

    “臣赵胤、臣白马楫,救驾来迟!”

    二人带头一跪。

    殿门外呼啦啦跪一地。

    可是乾清宫里仍是没有半点声音。

    侍卫们相对而视,谁也不说话。

    殿外寂静了好一会儿。

    赵胤和白马扶舟二次请安。

    “臣赵胤、臣白马楫,参见陛下,问陛下龙体万安。”

    李明昌走到门边,静立片刻,清了清嗓子,对门外的人道:

    “陛下身体欠安,不便召见,二位大人请回吧。”

    云淡风轻的请回,揣测不了殿里的情形。

    赵胤和白马扶舟对视一眼。

    白马扶舟一笑,小声道:“对陛下而言,你和张华礼没有区别。”

    只是各为其主罢了。

    一个为太子谋划,一个为小皇子筹谋,但是在皇帝眼中,确实没有区别,都可能有不臣之心,区别只是谁胜谁负而已。

    赵胤与白马扶舟想的不一样。

    这么久了,乾清宫没有半点反应。

    若是陛下当真人事不省……

    “李公公。”赵胤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大殿朗声道:“下官实在担忧陛下龙体,特地带了个专治重疾的大夫入宫,可否让她入殿为陛下问诊?”

    带了民间的大夫来?

    李明昌有些意外。

    他往殿内看了一眼。

    “顾太医刚侍候陛下喝了药,怕是不便。”

    赵胤道:“李公公,若非这个大夫确有几分真本事,本座也不敢主动请缨。还请李公公开门,不要耽误陛下病体康愈为好。”

    李明昌站了片刻,没有动弹。

    寂静片刻,突然传来一声骚动。

    “皇后娘娘到!”

    太监尖细的嗓子带着夜色的凄厉,传入乾清宫。

    李明昌震了震,望向内殿的一群侍卫,沉声吩咐。

    “不论是谁,擅闯大殿,立斩不赦。”

    侍卫们,“是。”

    张皇后抱着襁褓,身披红色斗篷,在嬷嬷的搀扶下慢慢走到乾清宫的台阶上,默默接受了众人的参拜,然后眼望黑压压的人群,冷冷地道。

    “诸位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赵胤拱手,“娘娘,臣等要面见陛下。”

    张皇后冷笑。

    “是要面见陛下,还是要替太子逼宫?”

    她陡然拔高的声音尖利刺耳,一身凤袍威严端庄,气势逼人。

    “陛下只是有疾,还没有驾崩呢。你们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这是要倒打一耙吗?

    为免冲撞皇帝,时雍在东宫匆匆擦洗了一下,换了身宫女的衣衫,这才带着梳洗完毕的赵云圳过来。

    哪料刚进门,就听到这句话,看孩子身子突然绷紧,时雍皱了皱眉。

    “难过了?”

    赵云圳吸鼻子,“没有。”

    时雍紧紧握住孩子冰冷的手。

    “她不是你亲娘。没什么可伤心的。”

    赵云圳:“我知道。”

    时雍笑道:“知道就别拉着脸了。你是太子,这天底下,除了皇帝,就数你最大。”

    赵云圳:“我知道。”

    时雍低头:“知道还愣着干什么?”

    孩子身子微颤,握住时雍的那只手,更紧了几分。

    “我什么都知道,还是会难过。”

    时雍看着孩子的小脑袋。

    “难过什么?”

    “她以前对我很好。”赵云圳小声道:“若不是她待我好,我以为她真心待我。父皇定是不会封她为后。”

    引狼入室的傻孩子。

    可是,这宫中人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让一个小小的孩儿如何分辨?

    “儿子给母后请安。”赵云圳突然抽回手,朝张皇后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然后缓缓站直身子,一只手负在身后,袍角微动,慢慢地走过去。

    “母后刚才的话,能不能再说一遍?儿子不懂。”

    张皇后微愣。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夜幕下朝她走来的赵云圳,不再是那个会向她撒娇的小孩子了,他走得很慢,眼神锐利,细雨落在他身上,他也恍若未觉,看着她,仿佛见到仇人。

    张皇后紧紧抱着小皇子,突然饮泣。

    “太子这是要做什么?有了锦衣卫和东厂撑腰,连我这个母后和你刚出生的弟弟也容不得了吗?”

    赵云圳只是笑。

    “母后说什么呢?儿子听不懂。”

    张皇后咽了咽唾沫。

    “你们换掉禁军,封锁城门,将我们困在宫中……这宫殿,今夜已是你的天下。如今你父皇病体未愈,你是迫不及待想要坐上那张龙椅了吗?”

    赵云圳笑了。

    “母后好会说话。母后要是有兴趣,不如移驾东宫,去看看那满地还没有来得及收殓的尸首?要儿子命的人,不正是母后你么?”

    张皇后脸色一变。

    “你胡说什么?你们逼宫杀人,意图谋反,竟来反咬一口?云圳,亏得母后掏心掏肺地待你,你竟是不讲半点良心了么?”

    赵云圳冷笑,“你怀里的才是你的亲生儿子,本宫不是。若不是你‘掏心掏肺’的待我,我又怎会养成那好逸骄狂的性子,又怎会荒唐不羁惹父皇心烦?若不是你‘掏心掏肺’的待我,你又怎能得到父皇宠幸,生下这个杂种——”

    他咬牙切齿,直呼小皇子是杂种。

    张皇后倒吸一口气,痛心疾首地怒视着赵云圳,身子颤抖着,不堪重负的晃了晃。

    “反了,反了你。太子,我是你母后。你怎能如此目无尊长,信口开河?”

    赵云圳道:“我的母后是父皇元配萧皇后,不是继后你。”

    字字如针,扎得张皇后痛不可抑。

    “陛下,陛下啊,你快快醒来,为臣妾做主吧。”张皇后呜咽一声,抱着小皇子软倒在乾清宫门口,哭得撕心裂肺。

    没有人说话。

    殿内殿外,安安静静。

    赵云圳见到她哭,眼圈也红了。

    到底是叫了几年母后的妇人。曾经,这个张皇后是真的痛他,怜他,护着他。无数次因为他淘气,张皇后受父皇责难,仍然为他讲话,无数次为了他受罚,跪在父皇的殿门……

    可惜。

    全是假的。

    赵云圳抹了抹眼睛,将差点掉落的眼泪憋了回去。

    “李明昌,开殿门,本宫要面见父皇。”

    李明昌在里面浑身是汗。

    锦衣卫,羽林卫,张皇后,太子,小皇子,大都督,厂督……到底哪一个才是忠于陛下的人?

    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指责对方谋逆杀人,他一个老太监如何分得清楚真假?

    殿门一开,若陛下受制于人,那陛下的江山就生生断送在了他的手上。

    可是,若执意不开,他又当如何自处?

    李明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殿下,陛下吩咐过,他睡着的时候不见任何人。老奴,老奴做不得主啊。”

    缓了缓,他又软下嗓子劝道: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你们都先回去吧,等陛下醒过来,自有定论。就别为难老奴了。”

    赵云圳怒了,“李明昌,你是要造反不成?谁知你是不是和这个妖后串通一气,胁持了我父皇?开门!”

    李明昌深呼吸。

    “太子殿下,您就算要了老奴的脑袋,今日这门,老奴也不敢开。”

    “你——”

    赵云圳愤而上前,就要去踹门。

    赵胤猛地拉住他的手腕,往后一带,拱手冲着殿内道:“李公公,我知你有为难之处。你看这样可好,我们全部退出乾清宫,只留下为陛下瞧病的大夫。她是个女医,你容她进去,瞧瞧陛下的病情即可。”

    李明昌还在犹豫。

    赵胤冷声一哼。

    “除非李公公,不想陛下醒来。”

    这罪就大了。

    李明昌吓得一个哆嗦。

    “如此……也行!”

    赵胤闻声,摆了摆手,示意锦衣卫全部退出乾清宫,又转头看了看白马扶舟。

    “厂督,请吧。”

    白马扶舟笑着看了看他,目光又落到时雍的脸上,拱了拱手,对部众道:“撤!”

    脚步声声,越去越远。

    赵胤走到时雍面前,目光深邃,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

    脸对脸,二人目光相触,赵胤眼底杀气敛起,浮起一丝复杂的担忧之色。时雍看懂他的心思,抿了抿嘴,朝他缓缓点头。

    赵胤低声:“小心行事。”

    时雍视线在他脸上流连:“我会。”

    赵胤目光微沉,深邃莫测。

    二人相视,分明只有一个瞬间,竟如同亘古万年一般漫长。

    片刻,赵胤抬起双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肩膀。

    “我就在外面。”

    时雍无声一笑。

    “等我消息。”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