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从解除人体限制开〕〔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天天带早餐,还说〕〔医妃火辣辣:邪王〕〔天罡道种〕〔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正义的使命〕〔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8章 见帝王*.
    !

    已是下半夜了,乾清宫的大殿里清冷异常。

    时雍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去,大殿内的侍卫安静地站着,每个人挺背抚刀,宛如被定格在深幽历史里的马俑一般。凝重、庄严。

    李明昌身子佝偻,微微驼着背,将时雍引入寢殿。

    “姑娘,请吧。”

    暖阁里比外面暖和许多,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太医顾顺站在门口,看到时雍进来,目光很是复杂。时雍没有理会他,径直越过他走向屋中。

    镂空雕花的通顶紫檀木床,黝黑泛亮,古朴深邃,明黄的床幔,繁复的雕工和装饰,散发着至高无上的权势力量。

    这是帝王居所。

    室内光线暗淡,床幔用挂钩撩起,一眼可见光启帝安静地躺在那张偌大的龙床上,身着明黄的寢衣,清俊的脸平静无波,悄无声息。

    两个侍侯的宫女,跪在一边,像木偶般一动不动。

    天下至尊,也不过一张床安放。

    时雍看着龙床上的男子,再看着这殿中悄无声息的人,想到殿外那一群各怀心思的人,突然觉得这个宫殿森冷无比,每个角落仿佛都有无数的利刃与暗箭,无时无刻不想要了床上这人的命。

    帝王孤寡,果不其然。

    与这天下大好山河相比,若是让她做这个皇帝,每日要和那般虎视眈眈的人斗智斗勇,不要也罢。

    时雍的心沉甸甸的。

    锦衣卫和羽林卫之争,皇后和太子之争,一切皆在这个男人身上,若是不能让他醒过来,这天下必将大乱。锦衣卫能阻止朝臣们一夜,不能阻止一年。自古江山白骨堆。今夜不解决掉宫中的麻烦,明日天一亮,争端再起,不知还要死多少人。

    时雍在榻前的软凳坐下,为光启帝切脉。

    屋子里的人,屏紧了呼吸。

    时雍也许久没有动,好一会,她转头对李明川说:“公公,麻烦帮个忙。”

    李明昌不知她要做什么,走到身边看着她。

    时雍道:“帮我把陛下的嘴扳开。”

    李明昌吓得脸都白了,“放肆!陛下龙口,岂能随意……”

    时雍瞥他一眼,“那我自己来。”

    本来她还顾及男女之防,想矜持矜持,看这老太监迂腐的样子,就懒得跟他废话了,起身捏住光启帝的鼻子,抬高他的下巴,直接拿起床边碗里的一把汤勺,就去撬他的嘴。

    李明昌吓得脊背冒汗。

    “大胆。你这是……”

    时雍不理他,捏紧皇帝鼻子,撬得很是用力——然后,与突然睁眼的光启帝眼对眼。

    李明昌想要拉她。

    见状,僵住。

    有那么小半会工夫,三个人谁也没有动。

    慢慢的,时雍松开皇帝下巴,坐回去镇定自若地问:

    “李公公,陛下最近用膳如何?”

    李明昌瞄了皇帝一眼。

    “前几日还能用一小碗米饭,太医说有好转,可昨日早上只是进了小半碗粥,就呕吐不止。后来,得闻皇后娘娘难产,陛下一急,就昏过去啦。”

    时雍:“能把陛下用的粥端来我看看吗?”

    李明昌愣了愣,“昨日的粥,哪里还可得?”

    “荒唐!”

    时雍气呼呼地质问:“陛下用粥昏厥,怎可不查毒就将粥处理掉?你们就是这般伺候陛下的?”

    这怎么训起他来了?

    李明昌瞠目结舌。

    “毒?你是说陛下的饮食有毒?”

    时雍瞄了一眼床上阖着眼的皇帝,冷声道,“没错。我怀疑陛下这病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李明昌吓得脸都白了,惊问:“姑娘此话可不能乱讲……你可有证据?”

    时雍问:“陛下是不是用膳时胃口不佳,时常呕吐和腹泻?”

    李明昌点头称是,“你如何得知?”

    时雍道:“我怀疑陛下身边有慢性毒源。这样的毒不会马上致人死亡,却会拖垮陛下的身子,让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虚弱下去,那腹泻、呕吐,便是人体中毒后的自救反应。”

    说着,她轻轻抬起光启帝一只胳膊,撩高他的袖口,示意李明昌来看,“这些小红点便是人体自然排毒时溢出的皮疹。陛下正当壮年,怎会冷不丁体弱多病,久治不愈?”

    说到此,她的视线冷不丁转到低头恭候在门口的顾顺身上。

    “顾太医为陛下诊治这么久,难道没有看出陛下有中毒迹象?”

    顾顺吓得脸都白了。

    “你,你信口雌黄。陛下分明是忧思过甚,心中怏悒不快,神失所守,精气并于肺,肝虚又不能生之,是为悲病。《灵枢》曰:愁忧不解则伤意……”

    “一派胡言。”

    时雍轻启檀口,淡淡看着他。

    “那我问你,为何陛下吃了你的汤药,一直不醒?”

    顾顺惊恐地看着她,气得胡子直抖。

    “陛下近日劳思过虑,时常夜不能寐,极为损耗心神。待陛下服下汤药,休歇一日,自会醒转。”

    哼!

    “我看你们分明就是不愿意让陛下醒来。”

    时雍从怀里掏出银针,再次转头叫李明昌来帮忙。这次李明昌没再拒绝,由着她的要求,把皇帝的上衣脱掉。

    这个皇帝太瘦了,太白了。

    俊是俊,五官气质皆是上乘,却有一种让人不忍落针的体弱感。

    时雍皱了皱眉,凝神提气为皇帝行针。

    行针手法,她在赵胤手上已练得差不多,而随着她越来越熟稔,宋阿拾留在记忆里的针灸术,就像本就存在她脑海里的记忆和技能,很快就得以融会贯通。

    李明昌看她行针,战战兢兢说道:“姑娘,这个管用吗?”

    时雍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早冬的乾清宫暖阁,没有半点寒意。时雍聚精会神地为皇帝施针,不知不觉汗水湿透脊背,额头也渗出了冷汗。

    前后不过一刻钟,她却觉得漫长无比,甚至怀念赵胤那只猪腿,想怎么扎就怎么扎的感觉太舒心了。

    眼前这是皇帝,即使她胆大,施针时的心理状态还是不同。

    灯火微闪,时雍慢慢收针。

    “好了。”

    她低低说完,深吸口气,刚抬手要擦汗,龙榻上的皇帝睁开了眼睛。

    目光相接的那一刻,光启帝的眉头皱了起来,看她的视线里有审视、研判和淡淡的温和。他黑色的鬓发在明黄的龙枕上微微动了动,咳嗽出声。

    “陛下——”

    李明昌猛地跪下,

    喜极而泣。

    “陛下,您可总算是醒了,吓死老奴了,吓死老奴了啊。”

    看老太监哭哭啼啼的样子,时雍眼神斜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退后几步,再次向光启帝行了个端正的大礼。

    “民女宋阿拾,参见陛下。方才事急从权,冒犯陛下龙体,还望陛下念在民女救驾心切,饶恕则个。”

    她都这样说了,让皇帝如何责罚?

    光启帝手指动了动,示意她起身,然后神色怪异地望向李明昌。

    “朕要出恭!”

    李明昌还在伤心啼哭呢,闻言啊了一声抬起头。

    时雍也有点始料不及,淡淡撇了撇皇帝,心里头突然好笑。

    昏厥容易,憋尿难啊。

    等待皇帝出恭的时候,时雍和顾顺眼对眼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时雍看出顾顺眼里的敌意,只当未知。

    直到李明昌再次来唤。

    “宋姑娘,陛下请你进去。”

    李明昌用了“请”字,且只叫了时雍,没有叫顾顺,这态度足以让顾顺吓得屁滚尿流了,他张了张嘴,“李公公……”

    他刚想说什么,李明昌就冷冷剜过来,尖酸刻薄地道:

    “顾太医在这儿候着吧。”

    时雍再次进入内殿。

    光启帝坐在龙榻,似近又远。

    内室的烛火挑亮了些,皇帝挥退了左右,看李明昌还愣在那里不动,又皱起眉头。

    “你也下去。”

    李明昌再愣了愣,低头:“是。”

    屋里只剩时雍一人了。

    她看着那明黄的颜色,有点刺眼,都说伴君如伴虎,她发现印象中的光启帝和眼前这个光启帝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至少,在皇帝审视她的时候,她很难从他眼中看出半分情绪。她再次违合地想到了赵胤,发现他跟赵胤性子还真是有点像。

    “宋阿拾,你可知罪?”

    光启帝凉凉开口,声音虚浮得听不出喜怒。

    时雍低头,“民女不知。”

    光启帝哼了声,声音庄重而刻板。

    “欺君罔上,算不算重罪?”

    时雍抬起头,平静而大胆地直视君上,那视线里有不带半点掩饰的嫌弃。

    “陛下指的是什么?是说我指出陛中毒是欺君呢?还是我揭穿了陛下的伪装,是欺君呢?”

    光启帝目光冷了冷。

    “大胆!”

    说着,他又重重咳嗽起来。

    时雍抿着嘴看他,一动也不动。

    好一会,光启帝眼中的怒色渐渐散去,叹了口气。

    “你说得没错,朕是中毒了。可是毒从何来,毒源是什么,何人下毒,朕一无所知。”

    时雍心里微微泛凉,望着这个面色煞白也难掩俊朗的帝王。

    “所以,陛下就设局装晕?任由他们斗得你死我活,任由太子差一点死在逆贼的刀下?”

    “你是太子一党?”

    光启帝目光淡淡看她片刻,见她不动声色地回视自己,一言不发,视线却宛若最为锋利的刀子,有几分异常的熟悉感,让他条件反射想要妥协的熟悉感。

    “朕——”

    他徐徐开口。

    “不是装晕。”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