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69章 存疑 //
    !

    皇帝的性命从来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命,关乎朝廷社稷,天下苍生。光启帝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试图平静,难掩叹息。

    时雍问:“陛下是何时得知自己中毒的?”

    光启揉了揉太阳穴,轻轻看他一眼。

    “如你所说,朕正当壮年,缠绵病榻一年有余不见好转,终归是有些问题。可是,太医瞧不出究竟,只说是忧思过度。朕原是信的,毕竟这宫中,谁会想要朕的命呢?”

    “陛下现在知道了吗?”时雍突然问。

    光启看她片刻,没有言语。

    时雍笑了笑,“还是说陛下心里仍然存疑?既怀疑皇后心思不正,又怀疑赵胤存有异心,教唆太子弑父?”

    光启帝猛地沉下脸。

    “你真是胆大包天。”

    这种话没有谁敢轻易说出口。

    时雍却似不太害怕,坦坦荡荡地看着光启帝道:“陛下在这宫里听的假话还少吗?你跟前,需要的正是说真话的人。”

    光启帝没有否认他的怀疑。

    淡淡看了时雍一眼,他苍白的脸上散了些帝王威严,添了丝无奈。

    “是否中毒,毒源是甚么?目前尚无定论。朕能信谁?”

    时雍点头。

    “陛下顾虑得对,手心手背都是肉,确实为难。一个是陛下的枕边人和刚出生的小皇子,还有皇后娘娘背后的勋戚势力。一个是陛下亲封的太子和手握重兵的亲信权臣。不论陛下要动哪一边,都将掀起血雨腥风。”

    光启帝哼了声。

    在他眼里的时雍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比怀宁年岁还小,却说出这么些大道理来,与外表极是不符。

    他挑了挑眉,“这些话,是赵胤教你的?”

    “不用谁教,民女什么都懂。”

    光启帝眉头皱了一下:“还懂什么?”

    时雍抿了抿嘴,嘴角带了几分笑。

    “民女还知道陛下现在一定很是头痛。真晕了还好,合上眼管他们洪水滔天。可如今醒都醒了,该怎么办呢?”

    光启帝又是哼声,轻撸胡须。

    “属实懂得不少。”

    时雍微微一笑。

    “民女不仅懂,还有法子帮到陛下。”

    “哦?”光启帝微眯眼看她,那表情落入时雍眼里竟有几分慈祥:“说来听听。”

    时雍将龙榻边的温水拿过来。

    “陛下喝口水,缓缓,我再说。”

    光启帝接过水,晃了晃,低头轻泯。

    时雍道:“陛下,要不您驾个崩?”

    噗!光启帝刚咽到喉头的水喷了出来,沾到了胡子上,时雍嘿嘿一笑,赶紧奉上绢子。

    “慢点。慢点。陛下别紧张,不是真的让您驾崩,只是假装驾个崩。”

    光启帝性子从小冷,十六登基,从此再没有人在他面前开个玩笑。不成想,竟有女子胆大到跟他说“驾个崩”。

    他眉头皱起,冷冷地问:“你有几颗脑袋?”

    “民女就一颗脑袋。”时雍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脸感动地道:“今日民女已经说了好几次触犯陛下的话,脑袋早就不够用了,也就不怕多说几句。”

    光启帝气笑了。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那是自然。”时雍道:“陛下既然留我单独说话,自是心中已有计较,也觉得民女有用得着的地方,那民女就不防借个龙胆,说几句陛下不爱听的话好了。”

    光启帝眉头皱紧。

    “讲!”

    时雍再次朝他行了个礼。

    “民女若是帮着太子说话呢,陛下定会认为我是太子党,存有私心。那民女索性什么都不说了,让陛下亲眼看看。”

    光启:“如何看?”

    时雍:“您驾崩后再慢慢看。”

    光启:“……”

    怕皇帝被气死,时雍小心赔着不是。

    “其实陛下心里明白。太子已经是太子,他不需要争抢,天下就是他的,更何况他才九岁,怎会有这样的心思?而皇后娘娘不同,生了小皇子,自然得为孩子的将来盘算,而今夜带兵合围东宫的张华礼又是国舅,陛下心里很清楚对谁最有利,只不过……”

    微顿,她扬了扬眉。

    “陛下不放心的是赵胤。”

    时雍说罢,抿唇看着光启帝,只是笑。

    光启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没有阻止,“继续说。”

    时雍道:“太子殿下依赖赵胤,赵胤又手握兵权,陛下是怕他有二心,挟裹太子,以令天下……”

    光启目光凉凉看她。

    帝王之怒,随时可能要命。

    时雍手心攥紧,又是一声叹息。

    “陛下身坐龙椅,开怀吗?就我对赵胤的了解来看,他对那张龙椅真的是没有半点兴趣。”

    光启帝沉默片刻,慢慢开口。

    “朕想起你是谁了。”

    冷不防来这句话,时雍吓一跳。

    却听光启轻哼,“听闻赵胤宠幸一个宋姓女子,就是你吧?”

    时雍一愣,松开心弦,“没想到陛下日理万机,竟知道这等坊间闲事。”

    她嘴角微牵,想了想,笑得不太自在。

    “我是那个女子没错。不过,大都督并不宠幸我。”

    “哦?”

    光启帝轻笑,目光落在她脸上,突地严肃,“你想让朕假意驾崩,考察他们的真心?”

    时雍眼睛微微一亮,没想到皇帝这么容易开窍,微微躬身,“陛下所言极是。若不然,要陛下做出选择,也是为难。”

    “不为难。”

    光启帝指着她。

    “朕第一个宰了你。”

    时雍吓得缩了缩脖子,却听光启轻声一叹。

    “驾崩就不必了,朕晕厥这么久,已然等同于驾崩了一回,又怎会不知?”

    时雍沉吟片刻,“陛下知道羽林军围杀东宫?”

    光启帝沉默。

    时雍倒吸一口气。

    她想到赵云圳一个小小孩子在寢殿里时的无助,看着自己亲近的人为了保护自己死去,该有多么的痛苦和悲恸?

    时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陛下可知,太子差一点没了?”

    光启闭了闭眼,“不会。”

    时雍:“此言何意?”

    光启道:“定国公已带着朕的旨意等待东华门外,羽林军也有朕的人。便是锦衣卫不出手,云圳也不会有事。”

    他的否认,让时雍稍稍好受一点。

    定国公陈宗昶是光启帝打小长大的兄弟,是他最信任的人,东华门离东宫最近,他这么说,定是早有安排的。

    “那也是万般凶险,陛下当真不为太子担心?”

    光启帝看她一眼。

    “他是太子,这皇权之上,从来没有容易二字。不受万般苦,怎掌天下权?”

    这句话是他的父皇永禄帝说的。

    他第一次复述,没想到是在一个陌生女子面前。而这女子的反应,与她母亲当年听到时一模一样。

    “狗屁!”

    时雍说话,连忙捂住嘴。

    不过转念一想,脑袋早就不够用了,作罢。

    “陛下可知太子在殿中是怎样念着陛下的?”

    光启帝垂下眼皮,看着她的眼睛,眉头蹙了起来。很不情愿,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朕是在你捏着朕的鼻子,撬朕的牙齿时方才醒转的。”

    唔!

    时雍想起来了。

    他说过,他是真晕了。

    “那陛下也是在晕倒后,才发现自己中毒的?”

    光启帝犹豫道:“早有过怀疑,也暗地里找人彻查过,可是毫无头绪,便只能半信半疑。恰逢皇后临盆,宫中说法日益增多,为了云圳的安全,朕便早早安排了定国公——”

    说到此,他突然顿住。

    他是帝王。

    对一个民间女子,不该说这些。

    想了想,光启帝又冷冷看时雍。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御医们从来不敢说,为何你敢?”

    时雍:“因为我不是御医。”

    场面一度僵持。

    光启帝好半晌才从她说话的逻辑里找出笑点,嘴角扯了扯,“那好。既然你不是御医,朕就相信你一次。”

    嗯?

    皇帝学会幽默了。

    时雍正想对他笑一笑,

    就听光启帝说:“朕命你在十日内为朕找出毒源。否则,朕就要了你和赵胤的脑袋。”

    时雍震惊,“与赵胤何干?”

    光启微微眯眼,平静地道:“为了心上人的性命,谅你也不敢糊弄朕。”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