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72章 狗咬狗,一嘴毛*.
    !

    时雍看他脸色平静如常,心知他在自己的“谎言毒打之下”,已经修炼得处变不惊了,满意地笑了笑,将今日在乾清宫里不便告诉的病情,简单地说给了他。

    然后,眉尖微微蹙了起来。

    “我说不确定是毒,是因为不见毒源,短时间也无法判定。可是我有一种直觉。”

    赵胤唇角微抿,与她对视。

    望入对方的眼睛,时雍知道她看懂了自己的意思,朝他点点头。

    “卢龙塞大营里,那些吃了鳝鱼的兵丁,症状与陛下倒有几分相似。只不过,陛下这个病程太过漫长,我猜即使是有人用毒,那毒性肯定也极其轻微,这才能神不知鬼不觉,连太医都查不出来……”

    赵胤静立片刻,“那吕家的死鱼死虾?”

    “噢对了。”时雍仿佛刚想起来似的,叮嘱他道:“你叫九哥赶紧找老鼠,如何操作他都懂得。”

    赵胤想到刚挨了军棍的朱九,轻轻嗯一声,“这些事情,你不必操心,倒是你现在的身子……”

    他突然噤声。

    时雍狐疑地看着他,歪了歪头,“我身子如何?大人怎么不说了?”

    赵胤喉头微塞,视线从她平坦的小腹扫过,淡淡地道:“可还撑得住?”

    会关心人了?时雍含笑望着他,“我没事。大人快些去忙吧。陛下留我在宫中侍疾,也没说不许我出宫。等我下值就回去了。”

    “好。”

    赵胤手按腰刀,看了她片刻,突然上前揽住她的肩膀,陡然一紧。

    “保重。”

    只一搂,他迅速放开手,转身大步离去,革靴在雨后的青砖石上踏出清脆的响声,仿佛一下下踏在时雍的心坎上。

    阳光从云层里探出了头,微风带来清爽的湿意,时雍抬头望着宫殿四角的屋檐,深深一嗅,耳朵微红。

    抱一抱就走!

    哼!

    狗男人。

    ——————

    金晖徐徐斜照在皇城的青砖碧瓦上。

    整个皇城洒扫一新,列阵巡视的禁军走过一个又一个宫殿,每个宫殿都寂静如常,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昨夜宫中大乱,在皇城门口候了一夜的王公大臣们,直到天亮时方才得到确切消息。

    皇后娘娘昨夜生了个小皇子,产后血虚,身子受了大损,移驾景福宫休养,而咸熙宫那位杨淑妃娘娘,不显山不露水,突然晋位皇贵妃,代皇后摄六宫事,也代皇后抚养刚出生的小皇子。

    为贺小皇子生辰,光启帝传旨罢朝三日,并责成礼部发文给钦天监,让其择吉日行吉礼,眼下就不必入宫恭贺了。同时,旨令翰林院查阅宗室名讳便为皇子择字呈上。

    王公大臣们望着高大庄严的宫殿,重重跪下,山呼万岁。

    ————-

    天边晨光照在坤宁宫的红墙,朱漆大门上的铜钉泛着古朴的光。两侧身着甲胄的禁军头盔耀眼,兵器雪亮。

    皇后寢殿门口。

    小椿子等得不耐烦了,朝里探头观望。

    “皇后娘娘,您可快些,时辰不早了。奴才把您送到景福宫,还要回去复命呢。”

    一个茶盏砸过来,直直落在小椿子脚上,他吓得跳起,退了几步,摸了摸帽子,脸上有了几分恼意。

    “叫你一声皇后娘娘,真当自己还是娘娘不成?若不是看在小皇子面上,三尺白绫一杯毒酒只怕就摆在你面前了……”

    咚。

    杌子倾倒。

    张皇后披头散发从里面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向小椿子,那表情极是恐怖。

    “我要见皇上。”

    到底是做过皇后的人,有威仪,小椿子被她表情吓住,嘴巴动半晌,话软了些。

    “陛下不会见娘娘您的。您就死了这条心吧。”

    张皇后冷冷看他,“我要见皇上。去通传。”

    小椿子嘶一声,“娘娘何苦为难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陛下今儿得了新人,不见客。”

    张皇后愣怔,“新人?”

    小椿子笑得腻歪,就像故意气她一般。

    “说起这个新人可就有些渊源了。原是顺天府的女差役,有些本事,被大都督召至帐下,甚得喜爱,昨夜领兵入宫,救了太子殿下,又行得一手好针灸,救醒陛下。”

    小椿子说到此,斜她一眼,有一丝蔫坏。

    “你说,这般奇女子,还长了一副好样貌,活该她受宠呀。陛下视她为救命恩人,心里喜欢,留在宫里了,说不准啊,人家以后也能做娘娘呢。”

    “原来是她?”

    “可不么?十七八的年纪,长得花骨朵一样,水灵灵的,又会武又会医……”

    半真半假的瞎扯,小椿子说得万分得意,张皇后面色渐渐发青,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有站稳,幸得嬷嬷上前扶住她。

    “娘娘!”

    嬷嬷看了眼小椿子,在皇后胳膊上捏了捏。

    “为了小皇子,您可得保重身子呀。”

    嬷嬷是老人了,见多识广,一句“小皇子”就把张皇后说醒了。

    去冷宫怕什么?她还有儿子,她还有父亲,皇帝没有废了她,她就还是当今皇后。

    “嬷嬷。”张皇后深吸口气,“为我更衣。”

    搬去冷宫的张皇后穿着正装朝服,从坤宁宫出来,门口除了“护送”的兵丁,却不见半副辇轿。

    “娘娘,陛下说,让您走着去。”

    昨夜刚生产的妇人,本就虚弱不堪,这么远的路途,让她走着去。

    何等狠心?

    张皇后指甲快掐到肉里了,“走吧。”

    她刚转身,甬道那头走出赵青菀。她带了两个丫头,轻摇慢走,面对面站到了张皇后跟前也不让路,而是昂起下巴冷冷笑望张皇后。

    “母后这是要去哪啊?”

    她声音极冷,张皇后看着这个昨日还在榻前软声细语说话的女子,也是一声冷笑。

    “让开。”

    赵青菀哼笑。

    “我要去咸熙宫淑女娘娘……哦不,瞧我这记性。应该是皇贵妃娘娘那里看她刚出生的小皇子,很急的。麻烦娘娘让让!”

    张皇后冷冷看着她。

    笑了。

    哈哈大笑。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怀宁公主好一颗七巧玲珑心。昨夜东风吹,今儿西风至,你真是转得比谁都快。可惜,你怕是又要失望了。咸熙宫那位帮不了你的。你求到她面前,你还是要嫁到漠北去。”

    “你……”赵青菀怒视着她,咬牙切齿,“你还有脸说我?要不是你心思歹毒,谋杀太子陷害父皇,我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昨夜去东宫,赵青苑原以为来的是赵胤,哪知来的是宋阿拾,心里头一个不舒服,她就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而已,她哪里是皇后的同谋?

    可是,宋阿拾竟然借此向父皇告状,说她阻止锦衣卫救赵云圳,“恐有同伙之嫌”。

    就这一句话,一句嫌疑,宋阿拾就把她钉在了“谋逆”的耻辱柱上。父皇虽没有打杀她,那是因为她如今是“巴图的人”,到时候要给兀良汗一个交代。原本和亲一事,赵青菀是打定主意要厚着脸皮赖在大晏的,即便光启帝不喜,但只要巴图不上门要人,想来也能求得父皇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赵胤不愿意她嫁。

    哪料,宋阿拾不仅让人把她关在马厩里,和马儿共处了几个时辰,还借此事情倒打一耙,父皇也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面都不肯再见她。

    赵青菀就知道,她完了,没有希望了。

    “我恨透了你,知不知道?”

    她怒视着张皇后,全然忘了求到她面前的时候。

    “你说你要谋反于我何干,为何托我下水?”

    张皇后看着她那一身剑拔弩张的火气,突然笑了。

    “我没有谋反。我是大晏皇后。让开!”

    赵青菀挺起胸口,冷冷看着她就是不让。

    “皇后,冷宫皇后吗?”

    张皇后突然抬手,一个巴掌扇在谢青菀脸上,然后盛气凌人的看着她。

    “记住,这个巴掌是教你怎么做人的。我即便是冷宫皇后,也是皇后。我的父亲是兵部尚书张大人,我的儿子是陛下的亲生儿子,我的祖姑母是太祖爷的元配张皇后,而你……只是贱人的女儿。我即便死了,我也会有尊号有尊荣,而你,漠北草原放羊去吧,听说巴图大妃为人凶悍,母家势大,死在她手上的女子不计其数……”

    看着赵青菀气得嘴皮哆嗦,张皇后又是一声冷笑。

    “哦,我忘了说。你若是死在大妃手上,巴图或许让人到大晏报丧,也仅仅只是一句,身染恶疾,不治身亡。你这辈子都回不到大晏,见不到你朝思暮想的赵胤了。连你的尸体都不行,说不定,会被大妃塞到哪只野狼的肚子里。”

    “张、蕴——”

    赵青菀连名带姓嘶吼一声,刚要说话,张皇后已伸手将她推开,在嬷嬷的挽扶下走远。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