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73章 闲话真话假话 //
    !

    时雍没有想到自己的人设会这么颠倒,从经商变成了靠行医吃饭。上辈子从西南边陲到皇都,创雍人园,靠做生意风生水起,还赢得王爷青睐时,她以为像大多数穿越剧本一样,她拿女主人设,这辈子注定不平凡。

    后来,果然。

    死得很不平凡。

    这辈子想要平凡点,却从锦衣卫大都督帐前混到了皇帝面前,似乎比上辈子更进了一步。

    只是,她再不敢幻想自己是女主命了。

    每行一步,都极是小心。

    她对光启帝的印象,以前很是刻板。

    赵焕从前很少在她面前说起兄长,最多不过说“过余严肃,对他管束得紧”,别的,就再没什么。

    真到了皇帝面前,时雍发现,这是个比较好伺候的老板,甚至比赵大驴好伺候多了。

    他不会找事。

    交代李明昌陪着她在宫里“四处走走”,皇帝便自去喝他的苦药,批他的奏折,再不理会她。

    这是个勤政的皇帝。

    时雍有点可惜,帮找毒源一事也就更用心了几分。不过,此事干系重大,她对赵胤说的那些怀疑,半句都不敢在皇帝面前提及。

    “姑娘,您在找什么呀?”李明昌一个老太监,跟着她走前走后,腿肚子都酸了,完全看不懂这女子的行为。

    她把这个东西拿起来看一看,摸一摸,放回去,那个东西拿起来闻一闻,摸一摸,又放回去,就像没见过世面一般,看什么都稀奇,这模样瞧得李明昌纳闷不已。

    “你要找什么?公公来帮你找……”

    时雍瞥他:“我知道我还找什么?”

    李明昌愣愣着看她,“不知道那找什么?”

    时雍:……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背后跟着个老太监,就像多了一双监视眼睛,极不方便。可是,宫里她不熟,即使熟,皇帝恐怕也不放心由着她翻找,所以不得不让老太监跟着。

    时雍想想自己立下的十日之期,叹口气。

    “公公要是累了,就回去歇着吧。”

    李明昌哭丧着脸,“公公不累。”

    时雍看他累得都疲了,又不敢先行离开,笑了笑,与他攀谈起来。

    “李公公,陛下生病多长时间了?”

    李明昌想了想,“一年有余了。”

    “起初是什么症状?”

    “起初……陛下为先帝爷守灵,有两日未进水米,又染上风寒,打那时候起就落了病根,后来时好时坏……却也不是如今这般呕吐腹泻的……”

    时雍问了李明昌很多细节。

    李明昌不知道她为什么问,但陛下叫他配合,他就有问必答。

    时雍就着李明昌的话来分析,一开始,光启帝确是因爹娘先后去世而伤心染病,但后来是好起来了。至于“落了病根”的说法,兴许是因为他后来时断时续的生病,可能太医找不到病根,就随便扯了个理由。

    要查到毒是从何开始,很难,要知道毒是什么,这更让她头痛。

    在宫中待了一日,毫无所获。

    晌午后,时雍向光启帝辞行,说要出宫看爹娘。

    离开家一声未吭,她还真有些怕王氏撕了她。当然,她也是想去看看朱九的小老鼠抓得如何了,想要确定毒种。

    光启帝正在批阅奏折,听她说完,放下笔看过来。

    “还有九日,你可有主意了?”

    时雍皱眉,心里恼火。

    “还没有。”

    光启帝深深看她一眼,垂下眼皮,“你若不怕浪费时间,随意去吧。”

    时雍看他宽和,松口气,赶紧福身谢恩。

    光启帝没有回答,时雍刚准备退出去,又听他在背后说道:“替朕瞧瞧太子再走。”

    时雍微怔:“是。陛下。”

    昨日赵云圳不敢留在东宫,搬到乾清宫来住,今日时雍忙活的时候,他被揪去读书了,也没机会见着,如今听了皇帝莫名其妙的吩咐,时雍不得不专程过去看一看他了。

    赵云圳刚同太傅走出来,看到时雍,孩子原本严肃的小脸,突然绽出兴奋的光芒,刚想要往这边跑,太傅重重咳嗽一声,他又敛住神色,放慢脚步,端起了太子的威仪。

    “哪里去?”

    时雍看她小孩子故作大人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不过在太傅面前,她不能放肆。

    “回殿下的话,陛下嘱咐奴婢来看看,您功课学得怎么样了?”

    陛下嘱咐?

    赵云圳不喜欢这句话。

    揪着小眉头走近,离太傅远了些,他才道:“我是问你要去哪里?”

    时雍诧异于他的观察力,小声笑道:“回家。殿下,告辞。”

    皇帝让她来看,她已经看过了,自然得走。

    可赵云圳嘴巴一瘪,不满意了。

    “站住!”

    时雍停下脚步,看着趾高气扬的小屁孩。

    只见赵云圳突然摁住额头,愁眉苦脸地道:“太傅,我昨日受了惊吓,突然头痛难忍……”

    太傅知他鬼点子多,显然不信:“臣为殿下传太医?”

    赵云圳摆摆手,“不必不必,我背完功课,回去歇一歇就好。太傅,你考我吧……”

    说罢,他飞快朝时雍挤眼睛,示意她去前面去等他。

    时雍似懂非懂点点头。

    径直走了……

    没有回头。

    待赵云圳一口气背完刚才所学,摆脱了太傅的询问,赶过去找她的时候,这才发现,小媳妇早就走了。

    ————

    时雍从宫门出来,已是申时。

    回家前,她打从城门处的茶楼经过,放慢了脚步。

    茶楼一如既往的热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人声鼎沸,说得好不快哉。

    太阳底下没有秘密。

    皇城里的事情,总归还是传到了民间。只不过,话传话,人传人,早已变了模样。

    时雍从这些人嘴里了解到,楚王殿下为了照顾突发恶疾的新宠阮娇娇,对宫中的事情置若罔闻,连面儿都没有露,当真是个只爱风月不喜皇权的痴情种。

    只可怜了那个如夫人陈紫玉,因为与阮娘子发生争端,被楚王殿下厌弃,差点发卖出府,早上都叫人伢子去领人了,最后还是定国公夫人出面,这事才算了了。

    庶女之身,陈紫玉不知轻重,有人骂她活该,有人又说那阮娇娇是何等的天姿绝色,竟把楚王迷得神魂颠倒?

    “比当年的时雍如何?”

    再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时雍竟是想笑。

    她刚想转头看是哪个不开眼的在说她,就看到身着男装的陈红玉从茶桌上站起来。

    “一介风尘女,怎堪与时雍比肩?”

    说罢,陈红玉丢下银子摔桌上,转头就走。

    那个被骂的男人,不服气地诶了一声,想要和她理论,陈红玉冷眼看他,露出一截剑柄。

    那人咳嗽着,转开头说别的事去了。

    陈红玉拉长着脸走出来,与时雍眼对眼。

    气氛怪异而尴尬。

    时雍低笑:“没想到你对时雍还有几分推崇之意?”

    陈红玉面无表情,“没想到陛下跟前的红人,也喜欢在茶楼外面偷听壁角?”

    时雍懒懒看她,“光明正大,也叫偷听?”

    陈红玉斜她一眼,二话不说就走人。

    时雍勾了勾唇,觉得这性子很有点意思,慢条斯理地走在她的后面,“我是真没想到,陈大小姐也喜欢到这种地方听人闲话呢。”

    陈红玉头也不回,“这个茶楼有闲话,也有真话。”

    她大婚前一夜,就是在这里听了那些闲言碎语,才对自己的感情产生了怀疑,然后被乌婵带走的。后来,她就爱上这里来,听那些或真或假的传闻。这是以前的她在国公府里听不到的角度,很是新鲜。

    两人一前一后,许久没有说话。

    陈红玉突然拧头,“你跟着我做什么?”

    时雍指了指前方的路,莞尔。

    “我回家。”

    陈红玉看着她,哼了声,放慢脚步,压着嗓子道:“听说,阮娇娇是被一个入府偷画的小贼所救?那个人,是不是你?”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惊住。

    这都能猜到?

    她眯起眼睛看着陈红玉。

    “楚王妃不在楚王府,对王府之事竟了如指掌啊?”

    陈红玉听她用“楚王妃”称呼自己,突然有些羞恼,“是我那日恰好在楚王府的后巷,看到你鬼鬼祟祟地钻出来。”

    “恰好?”

    时雍懒洋洋地抬眉,漫不经心地笑。

    “楚王妃心里分明惦记楚王殿下,又死鸭子嘴硬。解不开心结,又舍不得这个男人,不肯屈服,又时不时想去他的府畔蹓跶。这当真是深情呢?”

    她望向陈红玉的目光,有淡淡的笑意和戏谑,这让陈红玉脸颊烧红,既无地自容,又反驳不了,一时间气得面红耳赤。

    “你就不怕我说出去,是你盗了楚王的画?”

    时雍心里沉了沉,“你不会。”

    陈红玉冷笑,“我为什么不会?”

    时雍莞尔,“因为你是陈红玉,定国公府最尊贵最美丽最心善最心软的嫡小姐。告辞!”

    她走得飞快。

    陈红玉气得哑口无言。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