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75章 姑娘和奴婢&.
    !

    赵胤的书房每日都会有人打扫。

    书房是重地,一般是由近卫来做这件事情,今日本该轮到朱九,可是朱九出去抓老鼠了,于是谢放替他来做,恰好他是个心细的人,一下子就将时雍藏在书架上的画找到了。

    画上有楚王的印戳,一看便知是他的手笔,那么到过书房的只有阿拾,这画自然也是阿拾带来的。

    再稍加打听,赵胤就知道了楚王府失窃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他拜访楚王的同一天。那日庞淞去书房拿画,出来却说阮娘子不小心毁了王爷的画,找不见了。当时赵胤无功而返,心底就有疑惑,却不想真相竟是如此。

    时雍会跟他一样,猜到楚王身上,赵胤是有些惊讶的。因此,时雍问及画像的时候,他以为是会与讨论这个事情,哪料,女子一开口就是“画上女子美吗?”

    赵胤想了想,就实说。

    “美。”

    时雍心里突然像塞了根刺似的,犯堵。可她不想大题大作,“那大人可以去找楚王,让他把阮娇娇让给你。”

    赵胤再次吃惊,“此言何意?”

    时雍淡淡道:“听说你们达官贵人间,互赠美妾是常有的事?”

    确实如此。

    但赵胤对此不上心。

    他不想纠缠于此,看了一眼书案,“你怎会想到把楚王的画偷回来?”

    时雍:“因为大人喜欢啊?”

    赵胤略微惊讶地看着她,却见这女子望着自己,神情愠怒,就好似是哪里得罪了她似的。

    “在宫中,可是受了气?”

    时雍见他面色虽淡,可话里却是在关心自己,突然又觉得自己的脾气发得很没有道理,毕竟他观赏这画,也不一定就是看阮娇娇。

    “没有。”她轻描淡写地想揭过去,可是赵胤蹙着眉,一脸不解地看着她,时雍清了清嗓子,又不得不找个理由,“我饿了。”

    一听饿了,赵胤深口气,好笑地看她。

    “怎是小孩子性子?饿了就发脾气。”

    时雍怪戳戳看他,心里忖度,大都督是当真不懂女子的心呐,怎能在一个姑娘面前说另外的姑娘美呢?

    “我一饿,就脾气大。”

    时雍说得煞有介事,赵胤看他一眼,叫了声谢放,打开门时,却见娴衣也在门口,他便吩咐她。

    “去给阿拾弄些吃的。”

    娴衣眼圈有些红,看了谢放一眼,“是。”

    赵胤对她异样的表情并没有看在眼里,说完,重新合上门,走到时雍身边坐下。

    “很快就来。”

    时雍含糊地应了声,两根手指勾来勾去。

    赵胤道:“你在宫中可有发现异常?”

    说到正事,时雍神色敛了些,冲他摇摇头,“皇帝的吃食专人打理,还有人尝毒,并没有听说旁人有症状,想来是不会有问题。衣物,用品这些又实难辨别……”

    赵胤道:“陛下的病拖了一年有余,即使有毒,用量也是极少,肉眼不可见的东西,确实难以查证。”

    时雍没有告诉他自己只有十日之期,想了想道:“我有时会想,难道陛下真的只是生病而已?”

    赵胤沉默不语。

    时雍道:“你这边呢,可有进展?”

    赵胤看她一眼:“刚才那两人是翰林院编修,对书画很有些独到之处。我等一致认为,邪君那些画册并非出自楚王之手。”

    时雍并不意外。

    去偷画的时候,原也只是存有侥幸心。

    毕竟这事就算真与赵焕有关,他也不必自己动手。

    时雍勾了勾唇,“大人叫翰林院的人来看画,不会给大人惹上麻烦吧?”

    赵胤不动声色地道:“自己人。”

    唔!时雍挑眉:“佩服。”

    这才想起眼前之人是锦衣卫指挥使,传闻锦衣卫秘谍暗探遍布天下,从她本尊所在的顺天府到翰林院,着实也不该奇怪。

    “看来这画,我白偷了。”

    赵胤深深看她,“你怎会想到楚王?”

    时雍回避着他的视线,深知一个小奴婢敢把怀疑的目光盯到楚王身上是极不寻常的,她必须得找一个说辞,不让精明的大都督起疑。

    于是她想到了陈红玉。

    “因为同情楚王妃,便觉得楚王这人不善。”

    赵胤看了一眼她那只在膝盖上不停画圈的手指,眉头微微一皱,很快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下次不许如此。”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擅闯王府,那是要掉脑袋的。

    这女子何其大胆,敢一个人独闯?

    赵胤想着眼睛里又浮上凉意,再看她时添了几分厉色。

    “再擅作主张,本座定不轻饶。”

    又变成本座了?时雍哼声:“凶什么?”

    她说得小声,眼皮垂下也不看他,仿佛是不太高兴的样子。这招对赵胤而言却最是好使不过,看她抿嘴的样子,他脸色松开了些。

    “宫里伙食可还习惯?”

    时雍很奇怪。

    这人怎么会关心起她的伙食来?

    以前从来没这样啊,难道他终于得知她是个吃货了?

    时雍怪异地看着他,“还成。宫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这话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赵胤一听,脸就不好看了,“那怎么行?明日让娴衣给你送吃的。”

    时雍震惊。

    怎么就不行了?

    也就几天的事情,吃什么不能吃呢?

    她正想反驳,娴衣和婧衣带吃的来叫门了。

    赵胤让他们把饭菜摆在书房的小几上,知道时雍不喜欢被人看着吃东西,他便摆手示意她们下去。

    娴衣走得很快,婧衣却没那么爽利,顺手将赵胤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收走,看样子是准备拿去洗,再把他的书案收捡了一下,那姿态动作很是熟练,宛若是这间屋子的女主人。

    时雍喝着汤,无意抬头看了一眼。

    刚好,婧衣的视线落在书案的画像上,神色有细微的惊愕,于是神色恍惚的她,从大黑身边走过时,膝盖不小心就撞到了大黑的腿。

    大黑原是不会欺负人的,尤其是女人,可是也不知今日是怎么的,“起床气”极大,嗷一声突然跃起,朝婧衣凶狠地扑了过去。

    这么一只大狗,发起横来极是唬人,婧衣当即白了脸,啊的一声尖叫,猛地奔向赵胤。

    “爷,救命……”

    她身子是往赵胤方向扑去的,可是没有想到,张开的双臂却没有抱到赵胤,而是抱到一个纤细的身子。

    “别怕别怕,它不咬人,就是狗仗人势。”时雍比婧衣高出一点点,但身子比她瘦,一只胳膊半搂住婧衣丰满的身子,她像个男子般,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美人。

    婧衣惊魂未定,发现搂住自己的人是宋阿拾,又错过她的肩膀望向依旧端坐的赵胤,脸上青白不均,一股心酸和委屈陡然升起。

    爷眼睁睁看狗咬她,竟是没动……

    若她当真被咬到,爷可会为她难受一瞬?

    “怎么,吓傻了?”时雍看婧衣脸色难看,又拍了拍她,冷着脸叫大黑,“过来,给人赔罪。”

    大黑舔着嘴巴,看她一眼,又跃上它的“宝座”,蜷着身子坐下,不予理会。

    “大黑!”

    这狗子也不知是被谁惯坏了,越发像个大爷。

    时雍松开婧衣,正要假装数落大黑两句,就听到赵胤冷冷的声音。

    “你训它做甚?它又不懂事。”

    时雍回头看他,忽然发现,他像狗子的老父亲。

    “不懂事可以教呀。不教好,以后真的咬到人了,那可怎么办?”

    “咬到了就咬到了。”赵胤说得云淡风轻,“大黑知道轻重。”

    说罢,他淡淡看了婧衣一眼。

    “你先下去,等姑娘吃完再来收拾。”

    婧衣心在滴血。

    在他眼里,阿拾是“姑娘”,不再是“奴婢”了,而她这个伺候了他多年的女子,甚至不如一条狗。

    婧衣的背影很是落寞。

    时雍瞧着,叹口气。

    她其实比赵胤更为怜香惜玉。在她看来,这个时代的女子没有办法选择命运,大多比较可怜,而赵胤这般强势的男人,最是容易伤女子心意。

    见她坐在那里,筷子翻来翻去,却不吃一口,赵胤蹙眉,“不是喊饿?怎么不吃了?”

    时雍抬眉:“吃不下。”

    赵胤:“哪里不适?可要叫医官?”

    他的神色有点紧张,而且看她的表情极不正常,就好像她是个易碎的娃娃似的,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坏掉。

    什么情况?

    爱她爱到不能自恃?

    还是邪君之毒入脑?

    时雍寻思着,嘴角微微弯起。

    “记得那晚大人喂我的酒,颇有滋味。若再拿些来,我能多吃些……”

    她说得软绵绵的,粉润饱满的唇还舔了舔,说的是酒,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赵胤喂她酒的方式,那种唇瓣紧贴的触感,很是清晰,轻而易举就让两人闪回了记忆。

    视线相撞,赵胤清了清嗓子。

    “你此时不宜饮酒,那夜是我……冲动了。”

    冲动。

    时雍太乐意听这两个字了。

    失态,冲动,这可是不属于赵胤的字眼。

    她内心像鹅一样叫唤,脸上却装得若无其事。

    “我又不爱计较。反正我和大人,如今是扯平了。你砸晕我一次,我砸晕你一次,我亲你一次,你亲我一次,就算是……嗯,互不相欠了吧。”

    互不相欠原是最好的结局,

    可赵胤听入耳,却不那么愉快。

    “快吃!”

    “不是大人问我吗?”

    “吃都堵不上嘴。”

    “……不讲理。”

    时雍看他拉着脸,放下筷子就不吃了,哪料,赵胤竟然很不满意,像个老父亲似的,非说她吃得太少,对身子不好,冷着脸逼她,要她再吃几口。

    大都督这是患的什么病?

    时雍错愕不已。

    “大人是准备养猪吗?”

    她正为了自己的肚皮争执,书房传来敲门声。

    谢放在门口道:“爷,楚王过府来了。”

    楚王?

    时雍心里突地一跳,下意识拿眼去看赵胤。

    恰好,他也看了过来。

    眼波不经意相撞,便碰出一抹复杂的暗芒来。

    久久,赵胤沉声道:“请!”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