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79章 答应不答应&.
    !

    几个人面面相觑片刻,赵胤目光才慢慢落到时雍的脸上,仿佛有一层碎光散落在他的眼里,这一刻,他那双清冷淡薄的眼,仿佛糅合了细腻的温柔。

    “你先进去休息。”

    被双方长辈逮个正着,这事怎么看怎么丢人,不过。时雍其实目前的感觉就……还好。

    但是这个时候,端庄是没有了,适当保持一点女子的羞涩可能会好些。她深深低下头,一副无脸见人的样子,飞快地朝甲一和宋氏夫妇福了福身,掩着脸飞也似地跑入了屋子。

    大黑屁颠颠跟着她进了屋,吐着舌头,歪着脑袋,两条前腿跃起去扒拉她,时雍心脏怦怦跳,从慌乱中回神,这才惊觉大黑刚才没有出声提醒。

    院子里来了人,他和赵胤或许太过投入没注意,大黑多精啦,怎能瞒得过它?

    时雍看着这双晶亮的狗眼,蹲身揪起它的两边脸,硬生生给它扯出一个微笑脸。

    “大黑!”

    时雍恶狠狠地道:

    “给你个辩解的机会。”

    大黑狗脖子被卡着,脸被扯着,只剩眼睛能转。

    时雍阴恻恻地笑:“好的,你没有辩解,那你就是默认了。看来你最近有点飘,欠收拾。”

    ————

    王氏很讲究礼数,虽是找上门来讨说法的,可她还是在马车上装了不少礼品,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看予安拎下来,也很是尽心。

    不巧甲一在皇陵得闻宫中巨变,连夜策马归来,就在门口看到了宋氏夫妇。

    在甲一和宋氏夫妇的眼里,阿拾的身份可不是赵胤的奴婢。她是顺天府女差役,地位低贱,可是良家女。

    再是什么侯爵公卿,也不能霸占了良家女不给任何说法。更何况,宋长贵眼前大大小小也算个朝廷官员,这事儿说不出去就不好听。

    王氏嘴巴利索,得知眼前这个严肃得不带半点笑容的老头子就是赵胤的父亲,当时就来了精神,径直走上去,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了他们家姑娘的不容易。

    她告诉甲一,阿拾长得水灵,又能干,有本事,家里门坎都快被提亲的媒婆踏破了,可这孩子就是不肯点头。

    她是个后娘,不能逼姑娘强嫁,只能眼睁睁看着,阿拾岁数渐大,还没出阁。开始不知是为何,后来看她和大都督走得近,又屡次同行办差,还同榻而眠,近日更是让她发现,她家姑娘肚子揣上了,这可怎么了得?

    再是贫民,那也是良家女,没名没分不是要人家的命吗?

    王氏说着说着就开哭,把个宋长贵看得头皮发麻,而甲一冷不丁听到这事,先是怔愣,觉得不可能,再后王氏不带半点虚假的脸,渐渐产生动摇。

    无乩再是清心寡欲,那也是个成年男子,犯下这等错误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甲一就准备几个人坐下来谈谈。若是去大堂里谈这个事,怕仆役们不小心听个墙角,传出去不好,而赵胤独居的小院很是安静,平常也不许外间杂扫仆役靠近,甲一就把人带到无乩院。

    哪料,就这么撞上了。

    宋氏夫妇觉得丢人的是,他们家姑娘不仅不知羞,还主动攀着男人脖子往上扑。

    而甲一比他们更为震惊。

    赵胤会在院子里做这种事,若非亲眼所见,便是天王老子告诉他,他也绝不肯信。

    赵胤的为人他比谁都清楚。

    固守规矩,绝不逾越,行事作风惯来保持着某种他内心执着的平衡,不会为任何人破例,又怎会抱着个姑娘在院子里……

    甲一更觉丢人。

    他可不信阿拾主动,他的儿子无法抵抗。

    若是赵无乩不肯,别说一个宋阿拾,便是十个宋阿拾扑上来,也近不了他的身。

    “你过来!”

    甲一黑着脸,怒气冲冲地负着手,率先走向无乩馆的正房。

    那里有个小花厅,是平常赵胤看书养鹦鹉的所在,待客也行。

    从赵胤出生到现在,都不曾见过甲一发这么大的火。因为赵胤原就很少像别的孩子那般挑战父亲的威仪,他总是沉默,即使反抗也是默默的。

    宋氏夫妇看甲一发那么大的火,他本身又极有威仪,天生让人惧怕,吓得二人对视一眼,心里又慌又乱,身子都僵硬了,觉得今夜之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

    在他们看来,这个亲家肯定是做不成的了。

    赵胤反倒淡然。

    他平静地看一眼父亲的背影,走上前向宋长贵和王氏行个子侄辈的礼。

    “宋大人,宋夫人,里面请。”

    小花厅就坐,甲一端坐主动上,双手落在扶手,满脸冷意,瞧得宋长贵夫妻束手束脚,大气都不敢出。

    赵胤叫了谢放来上茶,等安置好了客人,淡淡看甲一。

    “说吧。”

    甲一瞪了眼赵胤,气得抓扶手的指头都痛了,“我说什么?你来说。你准备把人姑娘怎么办?”

    赵胤沉默片刻,“我会负责。”

    负责?

    怎么负责?

    甲一心里咯噔闷响,掀起的是滔天巨浪。

    他和宋氏夫妇的担忧可完全不一样。他也不是不喜欢宋阿拾,而是根本就不允许赵胤娶妻,不论这个人是宋阿拾还是宋阿九。

    而赵胤会生出“负责”的念头,更是让他惊惧,甚至联想到宫中突生的变故,而且还是这个宋阿拾领兵入宫,这般女子可不就符合了道常的预言吗?

    千防万防,还是摆脱不了宿命吗?

    甲一身子骤冷,仿佛又在冥冥中进入了一次轮回。

    他死死盯住赵胤。

    “你可知晓自己在说什么?”

    赵胤:“我知道。我会对阿拾负责。”

    甲一突然握紧拳心,直盯盯看定他。

    “你是忘了自己的命数吗?”

    赵胤默默垂眼,“人定胜天。”

    父子二人的对话,宋长贵和王氏只听得懂字面意义——赵爹不愿意儿子娶他们家阿拾。

    王氏看了闷葫芦般的宋长贵,视线从赵胤脸上扫过,来无乩馆前的担心反而少了些。

    她是妇人,心里最清楚,什么身份都不如男人的看重来得紧要。只要大都督对阿拾好,往后生下儿子,还能少得了他们的好处么?

    “二位大人,民妇能不能插句嘴?”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别看王氏是个市井妇人,在这里的杀伤力,可比宋长贵强上许多,因为无论是甲一还是赵胤,都是身居高位的男人,不论她说了什么,也不会去计较。

    甲一稍稍缓和神色。

    “夫人请讲。”

    王氏笑吟吟地道:“二位大人也不必为难。我们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家。民妇知道,像大都督这样的男儿,定是要世家小姐方可配为正妻的。”

    甲一听她这么说,眉头再次蹙起。

    “那依夫人之见?”

    王氏叹道:“我们家阿拾命苦,哪里敢肖想都督夫人之位?我们要的,无非是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清清白白的出身,大人也不愿意自家亲孙子被人叫野种吧?”

    说到阿拾肚子里的孩子,甲一的脸更沉了几分,恶狠狠地瞪赵胤。

    他想不明白,素来循规蹈矩的人,为什么会干这么荒唐的事?

    不知是侥幸,还是求证,王氏话音刚落,他便冷声询问。

    “那孩子,当真是你的?”

    赵胤抬了抬头,目光悠悠从宋家夫妇二人身上掠过,望向黑漆漆的窗外,鹦鹉咕咕有声,更远处是看不清的空茫与夜色。

    “是。”

    甲一手上稍稍用力,茶盏差点捏碎。

    “你怎能做出这种混账事?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你给毁了,眼下你可怎么交代?”

    甲一脑仁胀痛。

    他是绝对要遵从道常和先帝遗言的,可他又不是那种诨不讲理的人,若是赵胤当真把人家姑娘给糟蹋了,肚子里有了孩子,也不能不给个说法。

    略略思考片刻,他把话抛给了王氏。

    “宋夫人,依你之言,如何是好?”

    王氏看那父子二人僵持,脸上始终摆着笑,一副低姿态的样子,可是话却是很硬。

    “民妇上次和大都督恳谈过了。我家姑娘能做都督良妾,也是福分,就是孩子……盼大人怜惜,等孩子出生,能视若嫡子。”

    良妾?

    甲一想到宋阿拾大青山烧营和引兵入宫这些事情,脊背隐隐发麻。

    如若宋阿拾当真就是赵胤命理注定的那个女子,那眼下乱局便是道常预言的序章了。再让他们好下去,赵胤怕就要引火烧身,遭天道之罚,乃至倾大厦,覆江山,让大晏社稷毁于一旦了。

    甲一脑仁隐痛,看了赵胤一眼,暗自咬了咬牙。

    “宋大人,宋夫人,你们也别怪我狠心。属实是这事有不得己的苦衷,你们看如此可好,阿拾腹中孩儿,我们赵家认下,可是阿拾这姑娘,我儿不能要。”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