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84章 此处应是地狱*.
    !

    赵云圳跑过去的时候,赵胤还在祠堂自罚,闻言立马差人去寻。

    朱九刚抓了两笼子老鼠回来,听说又要找阿拾,他当即叫苦不已:“这女子神出鬼没,谁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这么大个活人,上哪里找?”

    距离那日阿拾失踪不过短短三两日。上次失踪,他们为了找人大费周章,结果她却好端端地躺在大都督的房里睡着了。这让一部分人放松了警惕,打心眼里觉得阿拾不会出事,也许只是为了和甲一斗气。

    他们漫不经心地去了宋家胡同、良医堂,乌家班,把时雍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甚至去了四夷馆问来桑。

    如那日般一无所获。

    宫里也派人去了消息。

    光启帝睡一觉起来听说自己的医官不见了,当即派亲信给赵胤提供了线索。

    皇帝说,那天他和宋阿拾有个十日之期的约定。他勒令这女子必须在十日内查出下毒之人。差事没办好的处罚嘛,就是赵爱卿你的脑袋。皇帝猜测,宋阿拾怕被杀头,偷偷跑了。

    十日之期?

    赵胤沉默不语。

    他的旁边,赵云圳急得直跳脚。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不可能。小媳妇不会跑的。她是守信之人,说了要给我做太子妃,怎舍得偷偷离开?阿胤叔,你快点派人去找!多派些人,把京城给本宫翻过来,也要把小媳妇找到。”

    “不会自己离开。”

    赵胤双眼微微眯起。

    “那便是身不由己。谢放!”

    他冷声喊了谢放,突然又抬步往外走,“我自己去。”

    赵云圳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屁颠颠地跟上,腰间还佩了把短剑,一看就是要去打架救人的架势,赵胤看他一眼,“你留下。”

    “不!”赵云圳大声反对,“我要去救小媳妇。”

    赵胤不理会他,回了院子,在“黑煞府”里找到了还在睡觉的大黑。

    时雍在房里的时候,它不肖在这个狗窝里睡,时雍不在,它倒是愉快地来了。

    里面赵胤放了些可以玩耍的东西,有吃有喝有得玩,玩累了就睡,大黑不知道主子的危险,被吵醒,看到赵云圳,汪的一声就扑了上去,要和他亲热,吓得赵云圳退得老远。

    “大黑!”

    赵胤喊住狗子,将时雍的一条手绢凑到它的鼻子跟前。

    这一招,赵胤上次见时雍在东厂用过,也拿来效法。

    “你主子不见了,告诉我,她在哪里?”

    大黑:“汪汪!”

    声音未落,身子矫健地冲出了院子。

    赵胤皱紧眉头,狗能不能找到人,他不知道,姑且一试,哪料大黑跑得飞快,径直钻到了赵胤的马车里,然后又钻出来,坐在车辕上,汪汪叫过不停,神情焦灼,似乎在催他。

    “好狗。”

    赵胤上车,吩咐谢放。

    “走!”

    赵云圳见状,一个飞跃双手拖住马车,赵胤不得不停下,由着他钻了进来。

    看赵胤拉着脸,赵云圳拍了拍衣服和腰刀。

    “自己的媳妇自己救!”

    “有出息!”赵胤皱了皱眉:“以后叫婶子。”

    赵云圳瞪大眼睛,似解非解地看着他,好半晌,突然一声尖叫,扑到赵胤的身上,“决斗!”

    不一会,被捆得严严实实的赵云圳被几个侍卫抬回了院子。

    门重重合上。

    ————

    昔日在医学院,时雍喜欢泡在实验室,对医学也曾如痴如醉。她一度认为自己是有天赋和兴趣的。可是,一梦回到几百年前,再经一番死而复生,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实验室”,她才总算知道,有人对研究一途,会痴迷到入魔的程度。

    她是被蒙着双眼带到这里来的。

    不知身在何处,只是约摸着天应该还没有黑,但是这里不见半点自然光,感觉是在地下。

    简言之,这是一个地下实验场。

    比起这里的设备,她叫朱九捉几只老鼠做实验无异于过家家。

    在这个地下实验室里,除了各种各样的培养器皿,还有无数的活体。不同种类的蛇、鼠、猴、猫、狗、狼等等动物……

    当然,还有人。

    各种各样的人,时雍上辈子生意遍布京师,与无数人打过交道,但都不如在这里看到的人那么齐全。有大晏人、兀良汗人、北狄人、乌那人、高丽人、暹罗人、安南人,还有吐蕃、哈密、渤泥甚至来自西洋的人。

    男女老少,应有尽有。

    这些人或许也称不上人,他们只是活体,和那些蛇、鼠、猴子,猫狗没有任何区别。所有人和动物都用大小不等的笼子装着,与时雍在蓟州镇看到的那种关押“修炼人”的笼子倒是有几分相似,每个笼子上面有编号,每个人也有他们自己的编号,唯独没有名字。

    可能是被关押得久了,这些人脸上的惊恐被绝望代替。

    四周安安静静。

    惊恐的人,只有时雍一个。

    “你是邪君?”

    那人似乎意外她会这样问,愣了愣,轻轻一笑。

    “一个代号。你愿意这么称呼,并无不可。”

    时雍心里那块石头,又高悬起来。

    如无意外,她曾经见过的所有奇怪又无解的毒源,全是出自此处。

    “恶魔。”

    她双眼如刃,像一只悍勇的豹子,可是,在这个看不到尽头的“地下实验室”里,她根本难以搏众,想要凭一己之力逃跑,几无可能。

    “只有最无能的人,才会像低等动物一样尖利的辱骂、嘶叫。”那人平静地看着时雍,又指了指笼子里的那些人,脸上是凉凉的笑容。

    “而这种人对我而言,是没有用的废人。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你都看到了。”

    下场?

    一股幽冷的风拂入肌骨,遍体生寒。

    眼前的画面极是可怕。破碎的衣衫,脏污的面孔,被喂得肥胖的人,被饿得面黄肌瘦的人,被剔掉了头发的人,被割掉了耳朵的人……什么奇形怪状的人都有。他们身上的伤,不在同一个地方,却同样的狰狞和恐怖,刀子切割的不仅是他们的肉丨体,还有他们的灵魂,不知是经了多长时间的无助和绝望,最后一抹尊严被撕扯着脱离了身体,他们只残存着生物的本能。

    时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地方,这不是刑场,却比刑场更为惊悚。

    她想,此处,大概就是地狱了。

    “我不希望你变成这样的人。”那人淡淡叹息一声,“我们是智者,生当是愚者的主人。你看看他们的眼睛,愚昧、混浊,肮脏,根本不配与我们同样为人。”

    时雍冷笑:“常以为智,是愚者。与人为善,才是智者。”

    “你错了。”那人冷冷挑高眉毛,那表情看上去像个辩论赛的辩手,又像个失去同情心的精神病患者,尖刻、冷漠。

    “未开化的头脑,并不像未经耕作的原野那样充满野花,它里面长的是恶劣的莠草。是莠草,就活该被铲除,只有铲除莠草,才能拯救地里的庄稼。”

    前一句是英国谚语,侧面佐证了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与时雍来自同一个,甚至来自她那个时代的未来——比她那个时代更为发达的时代。宇宙万物,生生不息,时雍能站在这里,以宋阿拾的模样站在这里,就不敢排除任何的可能。

    方才此人对时代的试探,时雍没有应答,只当做不知蒙混了过去。

    她深知,若是让这个人知晓她的灵魂和肉体不是一个人,她的下场,说不定会更惨。

    “为狼子野心找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

    那人冷笑道:“消灭愚昧,才是大善。”

    时雍慢慢转头看着他,嘲弄地道:“你做这些,最终目的,竟是为了做一个大善人?”

    那人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红晕,不知是激动还是终于找到一个“智慧足以与他对话”的人,他表情愈发的诡异而亢奋。

    “脑子里满带着愚蠢因子的人类比行动上的恶意会更加可怖。他们的愚昧,是罪恶之花,是邪恶之果,生当被毁灭。”

    他看着时雍,眼里有几分闪烁的光芒。

    “你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时雍冷哼:“荣幸。”

    “我捉了你来,原本只是不想让你破坏我的计较。我要把你带到这里,试一试我研发的所有新产品,这些美丽的毒药,各有各的漂亮,我认为,只有你这样的人,才配使用……”

    他突然低头,微眯双眼阴恻恻看着时雍。

    “我突然不想杀你了。”

    时雍冷声:“多谢。”

    那人又是一笑,“一个男人,即便取得天大的成就,无人共赏也是无趣。我想,我的身边,应当有一个这样的女人。”

    神经病。时雍内心恶毒地诅咒,脸上却缓缓笑开,“承蒙邪君看得起。不过,我眼下,怕是没有你这样的高度。”

    那人轻笑,“是,你是差点。”

    被一个烂人这么评价,并不是很愉快,时雍冷笑着看他,没有开口为自己申辩。

    不料,却听那人突然开口。

    “曾经有一个女子,她本应是我最完美的搭配。可惜……”拖着声音,他轻笑,“她死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