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87章 自救
    漆黑的四周,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幽冷的风不知从哪个角落透过来,冷得人恨不能把身子缩起来。

    时雍在感觉到冷意的时候,心里是欢喜的。

    因为她又渡过了一劫,有寒冷的意识,也知道自己是谁,那么,她就还没有被那个烂人当成“愚人”而毁灭。

    只是四周一丝光都没有,她什么都看不清,肚子饿得咽唾沫都难受,这要怎么才能逃出去?赵胤又如何才能找到她?

    黑暗中,一只小手慢慢摸过来,隔着笼子轻轻捅了捅时雍的胳膊。

    “姐姐,姐姐。”

    女孩儿稚嫩的声音,如同天籁般敲在时雍的耳膜。

    她下意识转头。

    女孩的眼睛太亮了,也可能是时雍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竟隐隐瞧出了一个轮廓。

    时雍喜道:“你……”

    “嘘!”女孩靠着笼子,凑近时雍,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满是恐惧感。

    “我们都在笼子里,不要说话。”

    时雍皱了皱眉,想到那个烂人说的“驯狼”的故事。她就是那匹狼,这个女孩儿可能是狼,也。可以是用来让她屈服的同类。

    “姐姐,你有吃的吗?”

    女孩儿在说到“吃”这个字的时候,咽了咽唾弃,时雍也感觉到了肚皮的呼吸和喉头的发痒。

    “没。”

    时雍话音刚落,屋内突然传来一丝光亮。

    一个黑衣男子拎着油灯走近。

    “你们在做什么?找死?”

    借着火光,时雍看清了刚才拉她的小女孩儿,约摸比春秀大一两岁,眉清目秀,很是玲珑,和她享有“独立套笼”不同,小女孩是和一个老者关在一起的。

    鲜血的气味弥漫在鼻端。

    那老者靠在笼子里,双眼紧闭,一条铁链穿透了他的锁骨,与笼子上的吊环套在一起,浑身鲜血淋漓。

    时雍下意识闭了闭眼……

    那烂人自负又傲气,对待他嘴里的“愚人”是不会花这么多心思的,就时雍昏迷前看到的那些人,全被一群一群关在笼子里,而这个老者和小女孩儿,跟她一样享受了单间待遇,想必都是烂人嘴里的“智者”——不肯被驯服的智者。

    “哥哥!”小女孩声音清伶,可怜巴巴地叫着黑衣人,然后双手抓住铁笼,小脸几乎快要挤出铁笼,“你行行好,给我爷爷一些吃的吧。他快要死了。”

    黑衣人哼声,一脚踹在铁笼上。

    “老不死的东西,不识时务。好吃好喝供着他不要,非得找死怪得了谁?还想得到食物?愚蠢的人,他佩吗?”

    小女孩儿跪在地上,磕头。

    “哥哥,你行行好,行行好……”

    黑衣人站在笼头,看着了无声息的老头,再看了看楚楚可怜的女孩儿,突然邪笑一声。

    “要吃的?只要你乖点,也不是不可以……”

    女孩儿眼里生出一抹亮色,频频点头,“哥哥,我乖,我乖的。”

    黑衣人嘿了声,放下腰刀,双手去松裤带,“好啊,你让哥舒服舒服……”

    女孩儿大惊失色地看着她,不明所以。

    黑衣人尖笑,“嘴打开。”

    砰!

    时雍用力地撞动铁笼,“杂种!你还有人性吗?你敢做,老娘就敢阉了你——”

    她盛怒之下的声音又尖又狠。

    黑衣人转头看她一眼,冰冷的恨意从她眼中浮上来,极是瘆人。黑衣人知道这是君上看中的女人,对时雍不敢放肆,可是被她这么威胁,还是有点不服气。

    他们是君上的亲信,这里的愚人随便砍杀,凌辱,何时受过这般的挑衅?

    他蹲身,看向时雍道:“你触怒我了。”

    时雍冷笑,“你也是。”

    黑衣人看着她眼里的冷意,肩膀瑟缩下,一时无言。时雍凉凉地笑。

    “大不了我答应你主子的要求,然后第一个收拾你。你说,在你主子眼里,我跟你相比,谁是智人,谁是愚人?”

    黑衣人沉默。

    慢慢站起身来,系上裤腰带,退了下去。

    时雍:“油灯留下,把你主子叫来。”

    这是个邪恶得没有人性的地下王国,在这里,智人和愚人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但有资格划分的人,只有君上。君上的权威不容置喙。时雍虽被关在铁笼里,可黑衣人知道那是君上想要驯服的女人,不是愚人,触犯了她,就是触犯了君上的权威,他会付出愚人的代价。

    油灯留下了。

    时雍看着苍白着脸的小姑娘。

    “你爷爷是谁?”

    小姑娘怯生生地看着她。

    “我爷爷就是我爷爷。”

    时雍想知道的是这个受到烂人特殊待遇的老者到底是谁,可不是想听这个答案。

    可是,她来不及进一步询问,被一群部众簇拥着邪君就走了进来。

    玄黑的披风,帽子从头上遮到脚,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看上去却比之前更为邪佞。他穿过甬道走到时雍的铁笼跟前,脸上终是带了几分笑意。

    “你找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时雍看了看手上的铁链,静静地抬头,“是的。”

    “想好了。”

    时雍苦笑。

    “我没有别的选择。”

    邪君安静地注意她片刻,从她脸上看不出异样的,忽而一笑,“这么快就改变了想法,我怎么信你?”

    时雍缓缓笑道:“做邪君的女人,比饿死或是被虐待致死强很多。你说我是智者,这便是智者应有的觉悟。”

    邪君眼睛落在她的脸上,似乎在审视她话中的真假。

    好半晌,他忽然转头对身边的部众道。

    “去!为夫人准备二十个愚人。”

    时雍拧了拧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很快,她被带到了另一个更大的房间。这里除她以外,还有二十个人,男男女女都有。

    他们跪在地上,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她,一副绝望的样子。时雍不解地转头,邪君看着她,露出一丝阴沉的笑。

    “等你亲手杀了他们,本君就相信,你是足以与我匹配的女子。这天下,唯你可与我共享。”

    他声音幽冷,平静地诉述着,杀人如同宰鸡一般轻松。

    时雍看他片刻,视线缓缓扫向笼子里的这些人。

    他们也看着她,濒临死亡的绝望和无助,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反抗。

    “好。”

    时雍半眯着眼,低低一笑,接过刀子,慢慢走向离她最近的两个年轻男子。他们大约十八九岁,正是身强力壮的年纪,手被反缚着,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时雍:“抬起头来。”

    两个人齐齐抬头,唇色苍白,看着时雍手上的刀子,眼里满是惊恐和绝望。

    时雍问:“怕死吗?”

    “怕。”

    “怕死就对了。”时雍慢慢道:“转过身去。我不想看到你们的眼睛。”

    那两个人在颤抖中完成了转身的动作,头垂得越发低,连肩膀都抖动了起来。

    “怕死,那就反抗啊!”时雍手起刀落,冷不丁砍断了他们缚手的绳子,然后接下去,一个个斩断那些人的绳索,冷声大喝。

    “都给我站起来!”

    “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自救?”

    四周安静,没有人回答。

    她的声音荡出了回响。

    没有了捆绑和绳索,那些人仍然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更没有一个人回应时雍的厉吼,只是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

    时雍愣愣看着他们。

    耳边是邪君低低地轻笑。

    “傻子。”

    他没有着恼,慢慢转到时雍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道。

    “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

    时雍怔立。

    邪君看着这群人,唇角微微勾起,“他们是愚者。所谓愚者,就是本该被消灭的人。他们懦弱得如此不堪,宁愿死,也不敢搏命。你说,该不该死?”

    时雍半眯着眼看他,

    无言以对。

    邪君微微扬眉:“你为了这样的愚人,差点害死自己,你知道吗?”

    时雍仍是不答。

    以前她从没有思考过智者和愚者的区别,只知生命皆平等,可是这一刻,在邪君阴凉的目光注视下,她脑子里竟是产生了一些纷乱而恐惧的想法。

    邪君是对的。

    这念头刚刚闪过,她脑海便是激灵一下,赶紧将这疯狂的想法压了下去。

    “我若不从,你要如何?”

    邪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又是一笑。

    “你会从的,来人啦,把她送回去,上七级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