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89章 替换
    邪君大婚,声势浩大。部众们按编号排成队列,齐刷刷抱拳跪地。

    “恭贺君上大婚之喜!”

    “恭贺君上大婚之喜!”

    恭贺声未落,又都高抬手臂,呼喊口号。

    “天神降临,度化世人!”

    “祛除苦厄,同修善业!”

    为了营造大婚的气氛,大殿里到处都贴着喜字,挂上喜幔,部众们也象征性地缠上了红腰带,还有几个侍女在大殿中间跳舞。除了在各个当口警戒之人,其余人都被叫过来观礼了,一缸缸美酒抬了进来,齐齐整整地摆在殿侧,就连邪君自己也穿上了大红的喜服。

    时雍说,婚嫁之日,忌血光。

    于是,邪君给每个看押在笼子里的“愚人”,都派发了喜膳和喜糖,还有一些被允许出来观礼,获得了“特赦”,成为普通人。

    在时雍的要求下,邪君同意将飞天道人的小孙女柔放出来做小花娘,给时雍做伴。

    她说什么,邪君应什么。

    只要时雍提的要求,他无不应允。

    部众们都看到了,这个女子对君上的重要,齐齐改口叫“夫人”,无不恭顺。

    时雍带着两个侍女,将喜糖送到飞天道人的面前,看一眼瑟缩在爷爷身前的小姑娘,回头叫侍女。

    “你们外面等我。”

    两个侍女看她一眼,低头退下,“是。”

    时雍将铁笼的锁打开,朝小姑娘招了招手。

    “出来吧,子柔。”

    子柔看看她,又看爷爷。

    飞天道人面色蜡黄,头发干枯,静静地靠在笼子上,不说话的时候,如同一个死人。他的身子是被锁在笼子里的,不敢随便乱动。因为那条穿透锁骨的铁链,会在每一次动弹时让他痛不欲生。

    “子柔,把爷爷怀里的东西掏出来。”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子柔听话地将小手探入爷爷怀里,没有摸到什么,狐疑地看着他。

    老人低了低头,示意她,“撕开里面的袄子,夹层。”

    子柔听话地照做,从老人的衣服夹层里掏出一个布包。

    “爷爷……”

    她困惑地看着老人,然后转头,在他的示意下将布包递给时雍。

    老人幽幽道:“老夫一生自负,不曾想,临老竟有这般下场……”

    他说话极慢,好像说得快了,就会扯到伤口一样,语气也轻得几乎听不见。

    “这些东西和这个丫头,就交给你了。”

    时雍将布包塞入怀里。

    “我竭尽全力。”

    老人猛地睁眼,怒视着她:“竭尽全力不行,你向老夫保证,必须把子柔活着带出去!”

    时雍:“我不想骗你。”

    顿了顿,看飞天道人变了脸色,她低低叹息。

    “我保证,只要我不死,她就能活。”

    老人闭了闭眼,知晓在这般景况下,要求她也是无用。

    他叹息一声,“我这把岁数,生死早已看淡。就是这孩子……”

    老人看了看子柔的小脸,语气低落了几分。

    “丫头,别怪爷爷。”

    子柔摇摇头。

    老人抬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可手伸到半空又无力地落下。子柔见状,乖顺地将头靠在他的身前,老人僵硬的脸浮上一丝苦笑,“乖孩子。”

    他眼皮耷拉着看向时雍,嘴唇一张一合,泛着一种不正经的淤青色。

    “去吧。跟她去。”

    子柔踌躇着想抓他的袖子:“爷爷,我不离开你……”

    老人拉下脸,厉色道:“走!你是想让爷爷死不瞑目吗?”

    子柔想哭,瘪了瘪嘴巴,没有哭出声。

    时雍将她搂在怀里,侧过头去,想对老人说点什么,终是没有开口,半搂半抱着将子柔带离了这里。

    ……

    婚房早已布置妥当,大红的颜色亮得刺眼。

    时雍淡定地牵着子柔走进去,对几个侍女道:“三号留下来伺候我更衣,其他人都出去。”

    她面色清冷,不笑的时候便有几分冷漠和严肃,甚至有她们常在邪君脸上才能看到的那种上位者的威仪,几个侍女在这里被压迫惯了,不敢违逆上位者,慢慢地退了下去,拉上帘子。

    婚房里安静下来。

    时雍调头看着低头缩肩的侍女。

    “怕什么,挺起肩膀来。”

    三号闻言抬头看她,满眼都是惊恐,“夫人,我,我不敢。邪君若是知道,会杀掉我的。”

    时雍勾唇,“现在我就可以杀掉你。”

    她猛地欺前两步,一把卡在侍女的脖子上,表情冷漠平静。

    “你也可以试试,叫一声救命,或者叫来邪君……你猜,他会杀了我,还是杀了你?”

    侍女吓得嘴唇颤抖,说不出话。

    “我不想死,夫人,我真的不想死。”

    时雍松开她的脖子,微笑道:“你只要按我说的做,你不仅不会死,你还能得到你想要的荣华富贵,得到邪君的恩宠,让所有人都羡慕你。”

    侍女抿了抿嘴唇。

    “真的可以吗?”

    时雍莞尔:“那是自然。邪君看上我的,无非这张脸,一旦你拥有跟我一模一样的漂亮脸蛋儿,他自然也会看上你。尤其……”

    她轻笑一声,意有所指地对三号道:“洞房花烛,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楚。你少讲话,等生米煮成熟饭,你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还舍得对你生气吗?更何况,春宵一夜,你有的是办法让他心悦于你,不是吗?”

    三号脸上露出几分羞涩。

    时雍扭头:“子柔。”

    子柔抿了抿嘴巴,朝她点点头,看得出来还是有点惊慌。时雍把侍女往床边摁坐下去,回头问子柔。

    “看清楚了吗?”

    子柔点头。

    “你做得到吗?”

    子柔再次点头。

    “乖。别怕。我会保护你。”时雍摸了摸子柔的头,脱下身上的衣服,“快着些,我们时间不多了。”

    ……

    新娘子换好衣服,化好了妆,凤冠霞帔上身,盖上一顶大红的喜帕,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上。

    容色平平的侍女整理好喜床,四下看了看,沉着嗓子对子柔道:“走了。”

    子柔乖乖跟着她走出来,小声道:“你要学会变声。”

    时雍皱眉,“来不及学了。”

    子柔嗯了声,回头看一眼洞房的方向,“她也不会变声,露出破绽,她会死的。”

    时雍沉默片刻,叹息一声。

    “求仁得仁。”

    …………

    主办婚仪的大殿是最大的一个地下大殿,信徒们叫它“弑神殿”,而这个地下实验场,则被他们称作“天神宫”。

    邪君就是他们的天神大人,是比那些如雷贯耳的神佛更为尊崇的天神。可想而知,君上的婚典当是何等热闹。

    “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

    “时辰一到,就要接新婚了。”

    打扮成侍女的时雍绕过那些扎着红缨的婚礼用品,带着子柔悄悄淡出人群的视线,往殿下走去。

    她之前问过三号,要出天神宫怎么走。奈何,三号与她一样,进来后就再没有出去过,根本就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三号说,要君上的亲信们才可以随同他离开天神宫,而他们这些人,全是由“愚人”,“被度化”后遵从君上,才做了君上的随从侍女,成为了“普通人”。

    剩下的人,无法被“度化”,全都只能用来做实验。

    这个地下宫殿很大,时雍十分感慨其设计的精妙,虽说稍显简陋了一点,可里面五脏俱全,要什么有什么,当真像一个地下王国。

    “姐姐。”

    子柔紧张地拉着她,脚步有些迟疑。

    “我爷爷……”

    时雍低头看她一眼。

    “你爷爷是智人,对他还有用,暂时不会有事。等姐姐出去搬来救兵,就能救爷爷出去了……”

    子柔缓缓地点头,一脸惧色地看着四周,“可是我们要怎么才能出去?”

    时雍皱眉。

    这真是个大问题。

    她们已经走了好一会儿,可是丝毫不见出路,连一个标志都没有,这些人平常出入天神殿是怎么找路的?

    “会有办法的。”

    话音刚落,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要去哪里?”

    时雍脊背一麻,将子柔拉到身后。

    “谁?”

    黑暗里闪过幽淡的光,一个身影从暗处慢慢走出来,一身大红喜服,头上戴着幞头,俨然一副新郎倌的样子,可是他那张平平无奇的清水脸,半丝表情都找不到,声音里的笑意,便显得古怪而不适。

    “君上。”

    时雍低头行礼,装傻。

    邪君淡淡一笑,手负在背后慢慢朝她走近。

    “主子大婚,你却带着这个小丫头东游西荡,是不要命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