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90章 邪君是他??
    男子轻哑的嗓音分明带着笑意,却冰冷得如同地狱厉鬼,暗含杀气,令人遍体发寒。

    时雍看着那一双越来越近的靴子,心脏渐渐下沉。她心知,此人已然对她起疑,再不跑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君上饶命!”

    时雍嘴里讨着饶,不等话音落下,突然扬手,一阵白色粉雾便扑向了邪君的脸。

    “子柔快跑!”

    时雍拖紧子柔的胳膊,拼命往外奔跑。

    在准备逃跑之前,她就有了被邪君发现的心理准备。可惜,只是普通的面粉,她拿不到邪君手上的药品。

    不过,能挡一时,是一时。时雍脚下没停,可是子柔年纪太小,怎么跑得过那些追兵。

    要完!

    时雍见状,蹲身将后背对着她。

    “上来!”

    子柔沉吟一下,趴到她的背上。

    时雍背着她正要往外跑,子柔的小手突然拉了拉她的肩膀,时雍抬头,只见前方的甬道,已然被人堵住。

    那些人怎么会出现在前面?

    难道说,这条甬道其实是圆形或者弧形的?她转来转去,只是在里面转圈而已?

    这个发现,让时雍心里一凉。

    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她背着子柔转身,背后不远的地方,邪君冷然着一张脸,正慢慢朝她走过来。

    在邪君的背后,几个黑衣人押着声声哭饶的三号侍女,像拖死狗一般拖着她,越来越远。

    邪君站在原地,静静看她。

    时雍听着三号的哭声,慢慢将背上的子柔放到地上,一眨不眨地盯着邪君。

    两个人都不说话。

    四周安静得只有三号的哭啼。

    那侍女身上还穿着喜袍,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盖头早已不见,两条胳膊拧麻花似的摆动着,拼命想要下跪,向邪君求饶。

    时雍心里叹息一声,默默将子柔拉到身后,朝邪君笑了笑。

    “今日邪君大婚,我见大伙都很是高兴,便想逗个趣。”

    邪君满脸冷意,扫时雍一眼,默默走到三号的面前,一双眼冷沉沉地盯着她,手指慢慢勾起她的下巴。

    瞧一眼,又回头看看时雍。

    “还挺像。”

    三号听见他唇边逸出的笑声,心里微微一松,讨好地道:“君上饶命,不关奴婢的事呀。奴婢只是太喜欢你了,这才会受那贱人的蛊惑。”

    邪君捏紧她的下巴,慢声一笑。

    “你说谁是贱人?”

    三号脸色煞白,摇头喃喃一声,结结巴巴。

    “奴婢说错话了。夫人,是夫人。”

    呵!

    一声轻笑。

    邪君突然抬脚,重重踹在三号的心窝上,那侍女退后几步,踉跄着坐在地上,当即哇一声,口吐鲜血。然而邪君并没有就此罢休,只见他一把抽出侍从的腰刀,哗拉一声,从三号的头顶劈下去。

    惨叫声震耳欲聋!

    侍女两条胳膊被砍去,身子坐不住,痛得昏倒下去,只留一滩血迹。

    邪君摆摆手,“拖下去。”

    等着她的将会是什么命运,可以想象,时雍头皮麻了麻,看了一眼缩在她身后瑟瑟发抖的子柔,张开双臂,护着她。

    “我任由你处置,你别伤害她。”

    邪君看着她镇定如常的脸,沉默片刻,忽而一笑。

    “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女人。这世上若是少了你,那得多么寂寞?”

    他笑盈盈地说着,双眼又眯了起来,慢慢走近,端详着时雍这张脸,露出嫌弃。

    “我不喜欢你这模样。来人啦,给夫人备水洗漱。”

    时雍脸上的易容膏是用特殊材质做成,一般的水是洗不干净的,可是邪君似乎很懂如何使用,他在水里加了药末,再轻轻搅拌,然后拿着面巾扼住时雍的身子,重重地往她脸上擦。

    “乖。洗干净。”

    “洗干净就漂亮了。”

    时雍脑袋歪开,蹙起眉头。

    那些易容药膏很快洗掉,露出她本来的面容。邪君冷笑一声,却不太满意,再次拘了水,拼命擦着她的脸。

    “洗干净。再洗干净些,这样才好看。”

    时雍一动不动,配合着仰起头,双眼浅浅眯起看他。他端详片刻,终是满意了,转身丢下面巾。

    突然,时雍抢步上前,端起那盆水就朝他脸上泼了过去。

    他猝不及防,被泼了一头一脸。

    水流溅过,那张平平无奇的中年面孔慢慢褪去颜色。

    咚!

    铜盆落地。

    时雍震惊得近乎惊恐。

    “是你?”

    邪君冷冷看着她,幞头上的水慢慢落下来,滴到他的眉头,嘴上,大红的喜服湿透了,他一动不动,脸上煞气弥漫。

    四周安静一片,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邪君却突然笑了。

    丢掉幞头,他甩了甩湿发,脸微微转向时雍,邪邪一笑。

    “姑姑,意外吗?”

    何止意外?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邪君居然是白马扶舟,是那个叫着她“姑姑”的东厂厂督大人?

    若非亲眼所见,时雍绝不会相信这个事实。

    “为什么会是你?”

    邪君道:“为什么不会是我?”

    他换了白马扶舟的声音,不再是邪君那阴恻恻的样子,再有这副令人见之难忘的面孔,不是白马扶舟,又能是何人?

    时雍看着没了易容膏后这张艳美绝伦的面容,心里疑惑顿生,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怪不得……”

    邪君道:“嗯?姑姑何意?”

    时雍盯着他的脸,冷冷道:“大青山,锦衣卫围剿邪君,当日所有人都被围堵在洞内,没有一个漏网之鱼。死去的符二,不是真正的邪君。如非是你,那天谁又能逃得过锦衣卫的搜捕?”

    “姑姑当真聪慧。”邪君淡淡一笑:“我也是事如无奈,只能自己把自己捆绑在洞里,等你和赵胤来救。”

    想到那日,时雍恨不得敲爆自己的脑袋,“当时就应该怀疑你的。”

    可是,当时,谁能想到?

    时雍眯起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我不懂。你到底要什么?你已贵为厂督,又是长公主的养子,堪比大晏王爷,人人敬你,尊贵非凡。尤其长公主对你,更有恩义,你怎可干出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她恨不得用世上最难听的词语来骂他。

    可是,他只是笑。

    等时雍说完,眉梢扬了扬道。

    “我说是为了你,信吗?”

    信了就有鬼!

    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时雍目光森然,与他对视片刻,冷冷勾唇,“你想如何?”

    “和你洞房。”

    淡笑的声音像无边的魔咒,而四下里系着红腰带的黑衣人安静得像一根根木桩,将时雍娇小的身体隐在其间。

    她跑不掉。

    “好。”

    时雍眉头舒展,看着他。

    “就凭你这张脸,我可。”

    ……

    短暂的插曲并没有打搅邪君大婚的“雅兴”,时雍双手被双剪着被几个侍女拖入婚房,再次戴上了凤冠霞帔,正式的喜服不能用了,就为她换上了大红的袄袍裙子。

    她坐在床上,双手被红绸捆在身后,双脚也束上了红绸,动弹不得,便面无表情地看着几个侍女忙活。

    “子柔呢?”

    侍女看着她,说得小心翼翼。

    “被君上关在笼子里。君上说,大婚后,可任凭夫人处置。”

    时雍松口气。

    在这里,活着就好。

    大红的喜烛高燃着,一顶红色的盖头压下来,沉甸甸的,时雍什么都瞧不见了,眼里只有一片刺目的红。

    不知天亮,还是天黑,这个弑神殿,如同地狱。在安静的等待中,她心里百转千回,正寻思着逃脱的办法,耳朵里突然传入一阵兵戈相击的厮杀声。

    距离这里很远,可她不会听错。

    对这种声音,她太熟悉。

    邪君在办喜宴,如非有人闯入,不可能打斗起来。

    时雍的心一下活络了,一颗心怦然乱跳,是赵胤来了。

    一定是赵胤来了!

    她没有动弹,安静地坐着,垂目等候。

    很快,随侍的两个侍女也听到了声音。她们惊讶地对视一眼。

    “什么声音?”

    “不知。”

    “我去看看。你守着夫人。”

    门吱呀一声推开,侍女短促的一声惨叫,倒了下去,而另一个还没来得及出声,也被来人一击倒地。

    时雍:“谁?”

    来人没有说话,走向她,时雍眼前忽然一暗,一种低沉的气压笼罩在她的面前,让她喉头微微一紧。

    “大人。”

    大红盖头被人轻轻挑开。

    时雍抬头,对上赵胤深幽的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