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毒王座〕〔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九天斩神诀〕〔父皇为何造反〕〔错嫁成婚:总裁的〕〔豪横大宋〕〔不藏好马甲就要继〕〔神话起源〕〔海贼大孝子黑胡子〕〔九个哥哥甜宠小锦〕〔斗破:蛰伏十年,〕〔诡异修仙:从杀死〕〔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摘仙令〕〔奶爸:孩子妈叫我〕〔这九有毒〕〔斗罗之金龙降临〕〔这个野怪不正经〕〔首辅大人家的童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92章 暴露之后*.
    !

    “小心!”

    时雍厉叫一声,冲上去挡在赵胤面前。

    利刃就在身前,那速度快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真实,武器带来的杀气瞬间即至,时雍脊背一寒,脑子有瞬间的迟钝。

    白马扶舟手臂惯性向前,借俯冲之势刀尖上挑,赵胤一个旋身,捞过时雍的身子往左侧推出去,那股巨大的力量让她差点没能站稳。

    待定神,遍体是汗。

    赵胤和白马扶舟二人再次斗在一起。

    险象环生。

    这不是时雍第一次看到白马扶舟出手,却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搏命般的打法。

    不论是天寿山遇到女鬼,还是大青山面对邪君,白马扶舟都似游刃有余,也就有所保留,这次面对赵胤,他显然是全力以赴。

    眼看黑衣人越来越多,越斗越勇,而东厂番役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看到白马扶舟和赵胤开打,也加入了战局与锦衣卫交上了手。

    据说君子之战,是要一对一比试的,可白马扶舟在时雍眼里,不是君子,是小人,她无须是他讲武德。

    时雍看这状况,生怕赵胤和锦衣卫吃亏,在地上拾起一把长剑,飞身加入战局。

    她身姿轻盈,持剑入场如猫儿般快捷灵巧,一剑扑空,很快就找好方位攻其破绽。白马扶舟迎战赵胤本就吃力,斜刺里再杀出一个时雍,他登时落了下风。

    “当”的一声,刀身格住长剑,带着他凌厉的杀气和怒意,目龇欲裂地凝视时雍。

    “你要杀我?”

    时雍冷笑,侧身收剑,身子灵活地后退半步,一个转身剑尖猛地刺出。

    “杀的就是你。”

    白马扶舟面色微变,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冷光,仿似突然手软一般,那把本能格当的腰刀突然垂下,身子直挺挺撞上时雍的剑尖。

    呲!

    剑身入肉,鲜血汩汩往外冒。

    白马扶舟好像看不到伤口,也不会疼痛,就那么顶着锋利的剑芒看着时雍,一双眼幽凉深暗,又似滋滋冒着火光。

    “姑姑~”

    他喉头鲠动,声音喑哑。

    “你看清楚,是我吗?”

    一字一顿,冷若冰霜。

    鲜血从剑身滑下来,时雍捏到了湿黏的液体,低头看一眼,抬头看着白马扶舟阴凉凉的眼,震惊无言。

    她没有想到白马扶舟如此不堪一击,刚出手就刺中了他。毕竟是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人,看着他止不住的流血,脑子里突然空茫。

    “是……”

    那个“你”字,她没有说出来。

    同样一双眼,同样一张脸,同样的声音,怎么可能不是一个人?时雍接触过飞天道人的易容之术,也曾和侍女通过易容交换身份,但那是一定能看出破绽的,尤其是这般近的距离。

    “是吗?”白马扶舟又问。

    凉凉的眼仿佛要穿透她的眼眸,直入心底。

    “白马扶舟,你别装了。这么多人的鲜血和性命,还不能让你醒悟吗?伏法吧!”

    时雍说得咬牙切齿,手却软得握剑都似无力,她慢慢松开剑柄,退后两步。失去支撑的白马扶舟捂住胸口,面色一白,身子收势不住往前倒去。

    赵胤伸手揽住他,将绣春刀换到另一只手,冷声叫几个东厂侍卫。

    “传医官。要快!”

    白马扶舟不能死。

    至少,现在不能死。

    时雍看着赵胤和谢放忙活,看着失血过多面色煞白却一直死死盯着他的白马扶舟,身子突然冰冷一片,脊背都渗出了寒意。

    “是他。大人,你相信我。我不会认错人的。”说着她又看向那些仍不肯缴械的黑衣人。

    “就算我认错,他们怎会都认错?我拿药水泼在他脸上,他露出了本来面目……许多人都看到了!”

    白马扶舟嘴唇颤抖着。

    望着她笑,无力地嘲笑。

    时雍看着他逼视的眼神,深吸一口气,试图还原场面与他对质。

    “你说,你做这些是为了我。你要娶我做夫人,还说,除了我,没有人可以与你一同看这天下……”

    白马扶舟闻言,一直笑,声音幽幽冷冷,“这话倒是不错。”

    扑!那柄插在他胸口的长剑又往前送了半寸,握剑的人是赵胤。

    “闭嘴!”他冷冷看着白马扶舟痛得几近晕厥的脸,一把将刺入他胸膛的剑抽了出来。

    “止血!”

    时雍看着他身上那血窟窿般的伤口,本能地想要为他止血。蹲身下去,她看了看伤情,从怀里掏出赵胤赠送的金创药,抖在伤口上。

    赵胤眉头蹙了蹙。

    “死不了。”

    时雍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剑尖直接透胸。这哪是死不了?分明是很难活下来。

    这群黑衣人武艺高强,最紧要的是下手毒辣,酷爱耍阴招,赵胤带来的锦衣卫虽是不少,可他们总想抓几个活口审问,如此一来,竟是缠斗了许久。

    白马扶舟被医官抬出去后,东厂番役这才退出战斗。

    谢放杀出人群,走近赵胤。

    “爷,你怎样?”

    赵胤:“无事。”

    谢放松口气,看了看身穿大红衣裙的时雍,皱眉道:“东厂那些人,怎么处置?”

    赵胤沉默片刻。

    “缴械不死,反抗者,格杀勿论。”

    顿了顿,他又沉声吩咐。

    “白马扶舟之事,不可走漏风声。”

    谢放拱手:“明白。”

    这场厮杀持续了约摸一个时辰,等锦衣卫援兵赶来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天已然黑透。

    天神殿身处之地,是城外的一个破庙,暗道入口就在菩萨宝座下方。

    锦衣卫围剿了“天神宫”,除了那些研究毒药的设备,还在里面发现了囤积粮草和兵器的几个大仓库,以及一箱子龙袍、凤冠等物。

    可是,等清点物资时,独独不见时雍之前见过的那些成品药物。

    这天夜里发生了许多事情。

    除了白马扶舟事发,“天神殿”暴露,一代大侠飞天道人也死在这个寒冷的晚上。

    他身上的伤太重了,混战之时,他又被邪君的部众刺了一刀,等时雍带着子柔和石落梅去找到他的时候,老人已是奄奄一息。

    “师父。”

    石落梅重重跪在地上,痛哭出声。

    “徒儿来迟了。徒儿有悔啊!”

    在石落梅的哭声里,飞天道人吃力地把子柔的手放到时雍的掌心,请求地望着她,只见嘴唇翕动,未闻声息。

    时雍无声地冲他点头。

    老人欣然一笑,与世长辞。

    “师父,师父,你睁开眼看看徒儿,师父,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好不好?”石落梅跪行到老人身边,抱住老人摇晃着,大声呼叫。

    然而,

    飞天道人至死没有看一眼他当女儿般疼惜过的石落梅。没有憎恨,也没有原谅,也没有半句遗言半声交代给她。

    子柔咬着唇不停哽咽,就是哭不出声来。时雍将她搂在怀里,慢慢拍着她的后背,转身看着石落梅。

    “石姑娘,当着你师父的面,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你。”

    石落梅苍白的面孔如同死灰一般,含泪的双眼直直望着飞天道人,空洞、绝望,还有无边无际的痛苦。

    “你说。”

    时雍垂下眼皮。

    “你老实告诉我。那个人,那个你宁愿用性命相护的男人,是不是白马扶舟?”

    石落梅慢慢转头看着她。

    “白马扶舟是谁?”

    时雍神色微动,“就是现任东厂厂督,那个被我一剑刺穿胸膛的男人。”

    石落梅垂下眼皮,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听她幽幽开口。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是。”

    时雍淡淡道:“你师父就在面前,望你所言,句句属实。”

    石落梅突然跪直身子,面对着飞天道人,缓缓竖起两根指头。

    “我千面红罗石落梅,当着恩师飞天道人之面起誓,所言句句属实。那个人正是白马扶舟。”

    时雍望着她,眉梢紧拧,“指使你杀张捕快一家九口的人?”

    石落梅:“是他。不过不是指使,是协助。杀徐晋原、杀张捕快,是为我报仇。”

    时雍哼了声:“事情可没那么简单。我再问你,水洗巷那夜,你扮女鬼出现,与我交手的黑衣人是谁?”

    石落梅:“是他。”

    时雍:“天寿山你扮女鬼现身,他曾助我一臂之力……”

    石落梅:“是他。当日他是想试迷魂之毒,你不是差点就没了神识么?”

    不是差点,是确实如此。

    时雍冷笑一声,“那他助我们东缉事厂围剿娄公公,又抓了你。这是为何?”

    石落梅身子突然绷紧,吸了吸鼻子,慢慢扭头看着时雍,脖子发出嚓嚓的声音。

    “我亦不知。现在想来,兴许是我暴露太多,对他造成了威胁吧?他需要献出我,来保全他自己也未可知?”

    说罢,石落梅苦笑。

    “其实那时,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甚至不知他的真实名字。”

    时雍沉吟许久,“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

    石落梅闭了闭眼睛,“你说。”

    时雍冷声问:“诏狱杀时雍的人?”

    石落梅轻声一叹:“是他。”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