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96章 可怜,可恨*.
    !

    从白马扶舟府邸里搜出来的药物,赵胤差人搬到这里,专门找了一间库房安置,并由专人看管。

    时雍进去时,赵胤刚带着谢放从诏狱里出来。

    大厅宽敞,摆设简单,便显得有些冷寂。

    赵胤看了一眼时雍的衣着,转头便吩咐谢放去生炉子。

    他们是一群大男人,平常这个季节是不生炉子的。谢放老老实实地领命,离开时,还是忍不住拿眼斜视了一眼赵胤,那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时雍看在眼里,知晓了由头后,更是哭笑不得。

    “我不冷。”

    赵胤走近,捏了捏她冰冷的小手。

    “不老实。”

    时雍微微挑眉,凝视着赵胤清冷的俊脸,突然一笑。

    “大人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认呢?”

    赵胤蓦地看她,面色渐变,待看清时雍的表情和她眼里的质问后,明白她指的是孩子的事情,淡漠的面孔添了一丝落寞。

    “我说过会护着你。”

    原来认下她肚子里“莫须有的孩子”,就是他护着的方式。

    时雍沉默许久,缓缓靠近,将脸贴在他的胸膛,双手环在他的腰上。

    “大人,你对我真好。”

    赵胤身子僵硬,女子柔软的身躯就这么毫无保留地靠近他,是她的信任,也是他的责任。他慢慢抬手,放在她的后背,拍了拍,幽幽一叹。

    “若非为我,你也不会遭此劫难……说来也是本座愧对于你。好在,此事你知,我知,再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

    时雍听着他的心脏,头垂下来,抵着他的胸膛,闷声发笑。

    赵胤只见她肩膀颤抖,以为她是伤心难过,喟叹一声,将她圈得更紧。

    “别怕,你的孩子,便是我赵胤的孩子。我会待他,视如己出。”

    娘啊!时雍听着他侠肝义胆的承诺,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原本她进来就想告诉他真相的,如今看赵胤这般,竟又忍不住多问几句。

    “大人为何不教我拿掉孩儿?”

    “不可。”赵胤沉声道:“落胎伤身,一个不慎便丢了性命或不能再生养,万不可冒险。”

    时雍眨了眨眼,“大人是说,还想让我给你生一个吗?”

    这话问得合情合理,恰好接上他的话。可是赵胤显然没有料到她会有此一问,闻言冷峻的面孔微微凝滞,生涩得不像那个杀伐决断心狠手辣的锦衣卫大魔头。

    “此事,以后再议。”

    时雍一愣,哈哈大笑起来,实在忍不住,脑袋不停拱他肩膀,把赵胤瞧得变了脸,紧紧束着她的肩膀,四下望了望,小声道:

    “这是怎么了?站直了说话。”

    时雍笑得根本站不直,脑袋栽在他的肩膀上,肚子都笑抽搐了。

    赵胤皱眉看她。

    时雍笑出了眼泪,“大人如此英明,怎会听风就是雨,王氏的话哪里信得?你就不查实一下真假吗?”

    赵胤看着她轻松的笑脸,意识到什么,眉头蹙了起来。

    “我怎可揭你伤疤?”

    这真是一个铁憨憨。时雍笑够了,擦了擦眼泪,接着他的手道:“我没有想到大人如此英明,也会犯傻。你是忍辱负重了,可我好好一个姑娘家,平白被人误会有了身子,何处说理去?”

    赵胤眉心一皱,低头看着娇俏带笑的女子,表情几番变化,沉声问道:“没有?”

    “嗯。”

    “当真?”

    还不信?

    时雍心里暗骂他傻,面上不露声色,咬着下唇道:“大人不信我是清白之身?”

    赵胤一懵,看她像个受气包一样委委屈屈地低着头,叹了口气,“不是不信……”

    “那大人要如何才信?”

    “本座……我哪有不信?”

    “你就是不信,你的脸,你的眉头,你的鼻子,哪里都不信。”

    “……”

    赵胤面对千军万马可淡定从容,可是面对这个小女子常常束手无策。明明他什么都没有说,可她就是委屈得不行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指控,好像他做了天大的恶事一般。

    “阿拾……”

    赵胤刚想说点什么,时雍就幽幽看过来。

    “你别说了。”她抿了抿嘴,“你不信我,那便亲自来验验我的清白好了。”

    赵胤讶然望着她,不知要说什么才妥当。

    “我并无此意……”

    “你有。”时雍压下那股子想笑的冲动,神情凄艳,“若是大人不给个交代,那我便是坐实了不干不净的罪过了,我一个姑娘家,还未成婚就被误会有孕,还活得下去吗……”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赵胤的头又痛了起来。

    “是我不好。”

    不管如何,先认错就是。

    “是我没有弄清楚就妄下结论,污了你的名声。”

    时雍:“大人,这不叫交代。”

    赵胤神色一滞,“你要我如何?”

    时雍望着他紧蹙的眉头,想了许久,仿佛下了决心一般,突然将双手背在身后,严肃地道:

    “我见大人诚心悔过,这次就算了。你带我去见白马扶舟吧。”

    “……”

    话转得如此快。

    赵胤看着她的笑脸,有刹那的恍惚。

    此女狡诈多端,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他皱眉想了片刻,“他怕是不便见人。”

    时雍问:“伤得很重?”

    赵胤看她突然沉下的面孔,神色微暗,嗯了一声。

    时雍出了会神,“那我更得见他了。”

    万一死了,有些疑问不就再也解不开了吗?

    ————

    鲜血的味道弥散在空间里,从狭长的甬道走过去,离白马扶舟的牢舍越近,气息越浓。

    时雍跟在赵胤的身边,谢放和朱九不远不近走在后面。

    无人说话,空间幽静的有些异常。

    “他要死了吗?”石落梅的声音从牢舍里传来,时雍停下脚步,看了赵胤一眼,走到她的面前。

    “你希望他死,还是希望他活。”

    石落梅后背靠在牢门,纹丝不动,声音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

    “死了好。”

    时雍低头看她片刻,余光扫到等候自己的赵胤,默然无语地转身走开。

    石落梅问:“子柔还好吗?”

    时雍:“好着的。”

    石落梅:“她恨着我吗?”

    时雍淡淡道:“不恨。她不知情。”

    飞天道人应是疼级了这个孙女,哪怕身陷囹圄,也不曾告诉她这个世界的黑暗,更没有说过石落梅半点坏话,这让子柔完全不知爷爷的死,是因为石落梅引狼入室。就在昨夜,小姑娘还在询问时雍,石落梅要多久才能出狱,言词很是关切。

    童真难得。

    时雍也没有告诉子柔这个残酷的真相。

    她同赵胤走了老远,听到石落梅压抑的哭声。

    时雍没有说话,赵胤也没有,两个人默默走到看守最为严格的地字号牢舍。

    幽冷的风从未知的角落吹过来,冷冷涔涔,淡去了一些药味和血腥味,厂督大人享受着比别的囚徒更好的待遇,墙壁上燃着两盏壁灯,至少八名狱卒不分昼夜地换班看守。

    牢舍里没有床,地上铺着干草,为利于他的伤口复原,赵胤吩咐人加了一床褥子。此刻,白马扶舟就躺在上面,在这个混合着血腥和中药味的空间里,安静得一点声息都没有,如同死人。

    狱卒看到赵胤过来,慌不迭地开了牢门。

    赵胤没有动,看着时雍,时雍也没有动,她脑子里全是那夜在诏狱里被这个人掐住脖颈那种濒临死亡的绝望。

    终于轮到他了。

    若是他也死在此处,算天道轮回吗?

    赵胤看向时雍变幻莫测的面孔,平静地道:“到了。”

    时雍走到白马扶舟身边,低着头,瞥着他毫无生气的面孔,眉头蹙了起来。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人护理,没有人照顾,入了诏狱又身不由己,狱卒们会怎么待他,时雍很清楚。

    时雍慢慢蹲身,“醒着吗?”

    白马扶舟没有回答,只有赵胤的革靴踩在干草上的声音,“谢太医今日来换药时,醒的。”

    时雍没有吭声,掌心探向白马扶舟的额头,有点烫。她又拉过他的手腕,将二指放在脉搏上,半眯起眼。

    “脉在筋肉间,如雀啄米,似有似无……”

    她慢慢仰头,看着赵胤,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样的脉象是生命垂危之症。

    “大人有没有考虑过,把他挪出诏狱医治?”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通风,不通气,药石不便,又无人护理,重疾病人是必死无疑的。就时雍对伤情的推断,太医对白马扶舟的治疗,恐怕也没有尽心。一个身陷诏狱的乱臣贼子,他们只怕是由着他自生自灭了吧?

    人在高位时,处处是阿谀奉承。一旦下狱,即使是曾经风光无两的白马扶舟,也是猪狗不如。

    看着杂草堆里死一般的男人,时雍本能地提出治疗建议。

    不料,未等赵胤回答,地上躺着的“死人”竟幽幽睁开了眼皮。

    “你在可怜我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