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97章 术室 //
    !

    白马扶舟声音轻得几乎听不清,掀开眼皮仿佛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句话断断续续,说得气若游丝。

    “你不是恨不得我……死?救我……做什么。”

    时雍低着头,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你该死,但不是现在。”

    “呵……”白马扶舟想要嘲弄,可是大概太痛了,嘴角抽搐一下,喉头生痰,那口气缓不过来,重重地咳嗽着,刚刚包扎的伤口,鲜血渗出来,红汪汪一片渗透了胸口,极是吓人。

    时雍连忙按住他的胸膛,冷声,“你别动!”

    白马扶舟瞥在她的脸,整个身子痛得蜷缩在狼藉的干草堆里,褥子被踢到一边,沾了鲜血的手指紧紧在褥子上划出几条长长的血痕,但是他没有哼声,只是重重地呼吸着,目光赤烈地盯住时雍,也盯住赵胤,冷笑。

    “大人。”

    时雍仰头看赵胤。

    “再不想法子,他活不久了。”

    赵胤冷声道:“自作孽,不可活。”

    每个人都当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时雍知道赵胤说得没错,但她是个医者,白马扶舟也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时雍摇摇头。

    赵胤盯着她眸子里的焦灼。

    “此事得奏明陛下。”

    谋逆是何等重罪,光启帝亲自下的圣谕,岂是赵胤想把人放出去医治就可以的。时雍斜了白马扶舟一眼。

    “要快。不然来不及了。”

    “不必你们……假惺惺。”白马扶舟幽幽的声音里满是不屑和嘲弄,哪怕走到这一步,他似乎仍然没有半丝悔意,每一个字都尖利得像刀子刮骨似的,令人难受。

    “锦衣卫假借铲除邪君之名,罗织本督罪状,无非…是为屠戮东厂,独揽大权……”

    白马扶舟阴凉凉地说着,双眼满是怨毒。

    “赵无乩,你…不会如愿的。我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

    他脸上的笑容仿佛渗了血,凉丝丝爬上人的脊背,而他说这番话仿佛也是用尽了力气,一口鲜血从嘴唇溢了出来,噗一声,染得胸前腥红一片。

    “你是想找死吗?”时雍厉色说着,死死按住白马扶舟的伤口,生怕迸开引发大出血,到时候止不住,他这条小命可就完了。

    白马扶舟目光幽凉,双眼直盯盯看着她和赵胤,冷冷笑着,直到晕厥过去。时雍察觉到他身子变软,无力地放下去,吁了一声。

    “此人当真是个硬骨头。便是治好,怕也不肯交代什么。”

    她探了探白马扶舟脉息,脸色突然一变。

    “大人,可否先斩后奏?”

    再不把白马扶舟抬出去急救,等禀明皇帝,此人小命就完了。

    赵胤眉心轻蹙着,神色里是时雍琢磨不透的隐忧。

    有些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不是一个案子一条命的问题,白马扶舟方才说得对,一旦牵扯到朝堂各方权力,事情将会变得更为复杂。

    可是,他只犹豫了一瞬。

    “来人,把人抬出去。”

    救命是十万火急的事情,谢放赶紧传令下去,很快就有人抬了门板过来,将白马扶舟放在门板上,将就那条染血的褥子盖在他的身上,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抬了人出去。

    一个侍卫匆忙奔了过来。

    “大都督,不好了,长公主殿下来了。”

    赵胤眉头一皱,冷冷扫他一眼。

    “掌嘴!”

    谢放闻言沉喝,“长公主殿下驾到,怎是不好?”

    那人惊觉自家失言,在脸上重重拍了两个巴掌,结结巴巴地道:“大都督,长公主殿下很是,很是不悦,不让通传,径直闯进来了……”

    此人话音未落,就看到了宝音的身影。

    她今日着装素净,头上还戴了一顶帷帽,随行就两个侍女,轻装简从,显然是不愿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看到她进来,沿途锦衣卫纷纷低头行礼,忐忑不安。

    宝音长公主径直走到赵胤面前。

    她看了一眼平躺在门板上脸色煞白的白马扶舟,秀丽的面容微生戾气,声音清冷泛冷。

    “大都督这是准备把人带去哪里?”

    赵胤面色从容地行礼,平静地说道:“回长公主殿下的话,罪囚白马楫伤势过重,臣正要带出去医治。”

    医治?

    宝音冷笑:“不是私下处决,杀人灭口?”

    四周突然寂静。

    杀人灭口这话就重了,而且是从长公主嘴里说出,那不是指责,是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的大事情。可见,白马扶舟在宝音长公主心里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若非关心则乱,堂堂长公主怎会口不择言?

    赵胤拱手:“长公主殿下匆匆赶来,是为问罪,还是为救人?”

    一听这话,宝音脸上的怒意稍稍敛了一些,“自是救人。大都督因何事抄家拿人,不曾有只字片语传来。看来本宫在大都督心里是外人了。如此,本宫不得不连夜赶到京师,找大都督要个说法。”

    赵胤道:“若为救人,那还烦请长公主殿下让道。”

    他侧开身子,让宝音看清白马扶舟几乎不见血色的脸,淡淡道:“天寒地冻,再拖延下去,怕是大罗金仙前来,也救不得他了。”

    宝音看着那一床染满鲜血的被褥,双目发红。

    “把人交给本宫。”

    赵胤严正地道:“长公主殿下,白马楫乃朝廷重犯,臣奉命督办此案,未得圣上旨意,恕难从命。”

    宝音看着他,冰冷的目光里满是愤怒,出口的话亦是掷地有声。

    “有什么后果,由本宫一力承担。”

    赵胤道:“白马楫意图谋反,此等大罪,长公主殿下怕是担当不起。”

    “意图谋反?”宝音吃了一惊。

    昨儿一个东厂番子赶到天寿山“井庐”,只求长公主速度前往诏狱救厂督性命,可此人说不清楚白马扶舟到底所犯何事,宝音不得不星夜赶赴京师,直奔诏狱而来。

    诏狱恶名昭著,常有“烂用私刑”的传闻,宝音生怕白马扶舟等不及她赶到就命丧黄泉。因此,看到赵胤将人从诏狱里抬出去,便以为是要私下处决、掩埋真相,也来不及问清缘由。

    “无乩。”宝音长公主放软了语气,“本宫问你,你与扶舟从小相识,你认为他会谋反?”

    赵胤面无表情,“殿下,臣督办此案,只论证物,不以情分妄议真假。”

    宝音脸上微微变色。

    好一个赵胤,往常只觉他疏冷无情,做事板正,却不想如此顽固,不留半分情面。

    宝音半眯起眼睛,冷冷道:“本宫再问你一次,当真不肯把人交给本宫?”

    “殿下恕罪。”赵胤面色淡淡,依然拱手行礼:“兹事体大,臣不能决断。还请殿下入宫面见圣上,由陛下圣裁。”

    “事急从权!”

    “凡事从权,国纪何在?”

    “便是皇帝在此,也断不会拒绝本宫。”

    “臣是臣,君是君。君可独断,臣不可!”

    “你——赵无乩,好。你好得很。”宝音终是被赵胤面无表情的模样惹急了眼。她看了看奄奄一息的白马扶舟,拂袖离去。临走,又猛地回头警告赵胤。

    “若是我儿有半分闪失,本宫定要拿你是问。”

    白马扶舟自小被宝音长公主收养,二人情如母子,可宝音很少在人前直呼“我儿”这么亲近的话,更多的是有母子情分,却无母子约束。她这么说的目的,只是为了给赵胤一个威慑,怕他私底下把白马扶舟给弄死。

    赵胤静静而立,看着她离去,恭身行礼。

    “恭送长公主殿下。”

    ————

    锦衣卫把白马扶舟抬到了良医堂。

    若非事出紧急,他们不愿意劳烦孙正业。

    老爷子还躺在病榻上有气无力地训重孙子,听到救命的大事,连忙让孙国栋扶了他披衣起床。

    “把人抬到术房,老儿容后就到。”

    术房!?时雍看到门楣上的匾额时,十分纳闷。

    在她看来,孙正业不论是医术还是医学常识都是十分超前的,比起时下的大多医官都不在同等意识上,而良医堂能在京师成为“名医堂”,也是源自于此。

    孙国栋虽未承继孙正业的精湛医术,但是治疗手法却是学得不少,许多疑难杂症到了良医堂,总有法子得到与众不同的治疗。久而久之,良医堂才成了京师百姓心里的最后一道生存希望。

    良医堂看不好的病,别的地方,也治不了。

    时雍对孙老爷子这个前太医院院判,是十分佩服的。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间“术室”居然是一个手术室,能做一些简单的手术。不仅如此,孙正业竟然还有缝合外伤的基础医疗器物。

    如此先进?

    时雍叹为观止。

    “师父,你老人家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