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299章 是幸是灾?&.
    !

    长久的沉默后,宝音长公主突然轻笑一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隐隐的哀伤,看向光启帝的双眼,无一丝光采。

    “在你眼里,长姊竟是这般是非不分的人?”

    光启帝看她容色憔悴,低下眉。

    “长姊久居皇陵,不问世事已久,我怕你一叶障目,错付情义……”

    宝音深深看他,微眯的眼角有一道浅浅的皱纹,尽管她面色平静,但颤动的眼皮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

    “不错。炔儿是个皇帝了。坐上这张龙椅,从此便是孤家寡人,不再信任任何人,包括你的长姊。皇帝本该如此,你做得极对。”

    赵炔登基已二十余年,可是永禄爷禅位后仍是大晏的太上皇帝,朝中大事即便由赵炔处理,仍然脱离不了永禄爷的影子。在许多人眼里,自永禄爷过世,赵炔才算真正亲政。

    可是,这话从宝音嘴里说出来,无异于否认赵炔二十多年为帝生涯的功劳与能力。

    赵炔直盯盯看着宝音。

    “长公主慎言。朝堂大事,岂能轻率为之?”

    宝音看着皇帝严肃的面孔,有些恍惚。

    “炔儿,你也有孩子。长姊问你一句,若今日犯事之人,是云圳,你会不会以国法处之?”

    光启帝微怔,没有回答。

    宝音道:“扶舟是我的儿子,他之于我,和云圳之于你,并无不同,与阿木古郎无关。”

    许久,姐弟二人谁也没有说话。

    墙上悬挂的是永禄爷和懿初皇后画像,画上的永禄爷冷漠凝重,懿初皇后笑意盈盈,仿佛在看着他们。

    良久,

    宝音突然抚上眉眼,将眼睛完全捂住,手指慢慢搓向眼尾的新皱,掌心一片冰凉湿润,头深深垂了下去。

    “炔儿,长姊心乱了,胡言乱语。”

    “别提阿木古郎。别提。”

    光启帝看她取下帷帽后微乱的鬓发里,不知何时,竟混入了几根白发,双眼微闭,叹息一声。

    “是我不好,长姊勿怪。”

    宝音苦恋阿木古郎几十载,可阿木古郎自从离开南晏前往大漠,自死不曾踏足南晏一步。

    那时,年纪尚幼的宝音,也曾任性地期待过、祈求过、哭闹过,赌气过。她知道阿木古郎是在躲她,可她始终认为,他总有一日会回来,回来看她。

    这一等,就等到了永禄十三年。她是个大姑娘了,年纪渐长,那颗心却渐渐死去。她得闻他娶大妃,生儿子,将兀良汗治理得热热闹闹。她知道,这等待终是无望。

    永禄十三年,宝音长公主下嫁宣平候之子李阔,大婚前特地遣使前往漠北,请阿木古郎来观礼,私心里,也是想再见一面,断了情缘。

    然则,兀良汗只是派人送来丰厚的贺礼,阿木古郎本人没有来,只言片语都没有。

    宣平侯是永禄爷靖难时的参将,戍边多年,其子李阔也一直久居关塞,得封驸马都尉,平地飞升,原以为会是一桩良缘,哪料,驸马都尉从边塞初入京师,竟被乱花迷了眼,在迎娶宝音的前一天晚上,在藏花阁狎妓被人发现。

    为了皇室颜面,此事被压了下来,知晓的人不多。宣平侯更是为了儿子特地回京请罪。懿初皇后大怒,当即要悔婚,是宝音以保全皇室颜面为由,坚持与李阔完婚。

    婚后,宝音对李阔的风流睁只眼闭只眼,甚至把侍女赐给李阔做了妾室。世人都道长公主宽厚贤惠,可是成婚多年,李阔的妾室为他诞下了三个孩儿,宝音长公主却未有所出。

    一直到光启二十年,光禄帝、懿初皇后和兀良汗王阿木古郎相继离世,宝音才以“多年未有子嗣,愧对夫婿”为由,与驸马都尉和离。

    李阔没有二话,同意和离。

    自此,这一段画上句号。

    长公主婚内之事不为人知,但是在赵炔眼里,宝音这一生的情感,注定是一场悲剧。

    而赵炔至今能追溯到的最为年幼的记忆,不是父皇,不是母后,而是每天睁开眼时,长姊的笑脸。在没有母亲的那几年,是长姊陪着他,赵炔甚至记得,有一次出城狩猎,遇到仇家行刺,长姊没有半分犹豫扑上来为他挡剑的情形。

    相比年龄小他们许多的赵焕,姐弟二人的情感更为珍贵。

    一路走来,赵炔深知宝音内心苦楚。

    白马扶舟不仅是她的义子,也是她对她与阿木古郎情感的最后寄托,她是把白马扶舟当成了她与阿木古郎的孩子在养。

    赵炔甚至记得宝音当年收养白马扶舟时说过的话,她说:“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本该是我的孩儿。他是投奔我而来,我要救他,一定要救他。”

    念及此,赵炔心里突然一酸。

    “长姊。”他不由自主蹲在宝音的膝下,看着她憔悴凄怆的面孔,亲自端来茶水奉到她面前。

    “为弟出言不逊,向长姊赔罪。”

    宝音眼圈通红,接过茶水,“皇帝威仪,班纪朝纲,最是紧要,你没有错。是长姊不好,一时情急。”

    赵炔:“那你笑一笑?”

    宝音笑叹一声,放下茶盏,深深地注视着他。

    “皇帝有皇帝的想法,我不干涉。只是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不管幕后主使是谁,真相未浮出水面,扶舟就不能死。”

    赵炔看着她的眼睛,点点头。

    不论是白马扶舟还是赵胤,都是大晏重臣,一方势力倒下,另一方必然崛起。朝堂一旦失去平衡,比有几个贪官可怕多了。

    懂得平衡,尊重平衡,自古便是帝王之术。均衡朝堂权力,就不可能让某一个臣子有遮天之力。皇帝久居深宫,耳目最易闭塞,若任人坐大又失去掣肘能力,如何治国?

    姐弟俩相视片刻,情绪慢慢冷静。

    光启帝叹了口气,“不瞒长姊,说白马楫谋反,我也不信。可是,桩桩件件的事情就摆在眼前,又容不得我不信。”

    宝音认可地点点头:“此中,必定有诈。兴许真相比我们的认知更为可怕。深宫之中居然敢谋害皇帝,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光启帝道:“朕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宝音沉吟片刻:“皇帝,我想为舟儿求一个恩典。”

    光启帝似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抿着嘴唇没有开口,宝音离座,走到他面前,深深拜下。

    “皇帝,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如今只求你,万万保住舟儿一条小命……”

    宝音慢慢抬头,目光微厉。

    “若是有人诚心栽赃陷害,望皇帝还他个公道。若当真是他,我说到做到,必定亲手宰了他,向天下人谢罪。”

    光启帝看着长姊许久,重重一叹。

    “准。”

    ……

    皇帝宣赵胤觐见的时候,长公主正好从内殿出来。

    赵胤与她打了个照面,走上前,礼数周到地问安。

    宝音看了他片刻,淡淡一笑,“无乩,今日本宫失礼了,你不要怪罪我。”

    赵胤道:“长公主殿下关心爱子,情之所致,臣明白。”

    宝音看他的目光深了些,“那便好。扶舟的案子,要你费心了。”

    赵胤:“臣职责所在。”

    宝音叹口气,语气轻柔:“去吧,皇帝在等你。”

    赵胤侧过身子,为长公主让开路。

    “恭送长公主殿下。”

    宝音神色淡然,一步步走近,看着他清俊无波的面容,语声带叹:“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本是亲人,不必如此客气。你可以叫我一声长姊……”

    “臣不敢。”

    赵胤声音平淡,却滴水不漏,又在彼此间隔出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和别人隔成了千山万水。

    这样的人,是没有人能走入他内心的。

    宝音看着赵胤疏离的面孔,不由就想到他儿时的样子。那会儿,父皇极是喜爱他,常常带在身边教养,母后也疼爱他,说这孩子的脾性很像父皇。可以说,赵胤没有皇子之尊,却与皇子一般无二。可奇怪的是,他从不肯与皇室亲近,尤其是先帝故去之后,他掌五军和锦衣卫事,更是小心翼翼保持距离,从不出错。

    母后曾说,从不出错的人是最可怕的。

    他是恪守臣子本分?

    还是根本不想为了恩情而束缚手脚?

    宝音站在奉先殿门口,看着赵胤消失在殿门的背影,内心波澜起伏。

    此人处变不惊,决断千里,得父皇真传,确实是济世之才。若他甘心为朝廷所用,必是肱股之臣,千古名将,乃社稷之幸。

    若是不幸,他恰好身怀异心,那必将成为大晏的灾难。

    道常法师当年预言,可是为此而存在?

    可是,既然防他,父皇又何苦教导他这许多,还委以重任?

    宝音重重叹息。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