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0章 对证*.
    !

    白马扶舟谋反之事,尽管赵胤下令封锁消息,不让外传。可事发当日涉及人员众多,纸终究包不住火,很快便传得朝野遍闻。

    而长公主为了白马扶舟与皇帝发生争执,大闹奉先殿,与皇帝大吵一架的事,也不知怎的传了出来。

    流言绘声绘色,甚至牵涉上赵胤。仿佛经此一事,大晏就岌岌可危,很快就要四分五裂了一般,唱衰不止。

    如此一来,那些忠于国事的臣子们坐不住,一个个忧心忡忡,求见皇帝,有些人更是顺势而为,参白马扶舟一本。更多的人是与长公主一样,怀疑赵胤心有不存,扳倒一个东厂厂督娄宝全,不到数月,又板倒另一个白马扶舟,这针对的分明就是东厂。

    光启帝极是头痛,表扬了臣子们的忠心,又训斥了一些夸大其事的言论。可是,此事并没有结束,每日里递上来的奏折,全是唯恐赵胤独断专权的谏劝。

    光启帝气得在殿中砸了茶盏。

    “这么多人参他,不正因他没有擅权吗?”

    哪个擅权之人在朝中没几个党羽?

    李明昌弱弱低头,捡起碎落的瓷片。

    “陛下保重龙体,别气坏了身子。”

    “滚!”光启帝重重咳嗽起来。

    为平息质疑,光启帝下了一道旨意,责成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法司共同协理此案。

    这一闹,京师连续好几个阴天,不见晴。

    良医堂外,两列锦衣卫守在门外,路过的瞧见这阵势都远远走开,问诊的民众也都怯生生不敢近前。

    白马扶舟昏迷三日未醒,赵胤吩咐白执带了几个亲近每日里贴身照看,孙国栋照料伤口,药房小厮在屋子里生了火,将屋子烤得暖烘烘的。

    太医院派来的两位太医,也每日轮流来照看,在孙正业的眼皮子底下,这两个人终于不敢再摸鱼,都尽心尽力。可是,白马扶舟状态有好转,却始终没有苏醒。

    在这三日里,长公主来过一次,得知是孙老亲自诊治的,她一颗心放下了大半,差人送了不少珍贵药材过来,又给孙老送了补品和珠宝古董等物。

    孙正业都照单全收了。

    老爷子的口头禅,儿孙不争气,多攒点家业,经得住他们败家。

    时雍和皇帝的十日之期还剩下五天,还没有找出毒源,中途又出这么多事,心里稍有不安。

    这日晌午,时雍特地去了一趟奉先殿,拜见光启帝。

    光启帝倒没有追问毒源之事,只是让她为自己切脉看看,身体里的毒素可有清除。

    事实上,时雍至今并不能完全肯定光启帝是不是中毒。那日也是情急之下的话,而今毒源没有找到,下毒之人又狡猾,岂是脉象能辨别?

    时雍切了脉,沉思片刻道:“陛下脉象浮而散乱,面有病气,还需好好调理。”

    可能是病得久了,光启帝很是平和,看她片刻,让李明昌将自己的医案抱过来,对她道:

    “这是朕一年多来的脉案和医案,我让人抄录了一份,你瞧瞧。看看有没有旁的法子可扶正祛毒。”

    时雍心里微惊。

    脉案和医案必是太医院保管的东西,皇帝特地让人抄录下来交给她,无非两个目的,一是多条路子多个人想法,二是怀疑太医院不尽心,想让一个和太医院不沾边的人来看,以免那些人串通一气坑他。

    做皇帝真不容易。

    有些话,还不能明说。

    时雍心里忖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平静地点头:“民女定当尽力。”

    光启帝看她片刻,点点头,没有再多说。

    他每日都会有处理不完的政务,哪怕是养病期间,书案上也是堆积如山的奏折,天下大事都需要一个决断,还有各种各样奇葩的党争派系,还要成天防着有人谋害。而且,整日在这个囚笼一样的皇宫里呆着,如笼中之鸟。

    天下都属于皇帝,可皇帝可曾见过天下河山?

    时雍当真觉得,皇帝这个职业不是人干的,而勤政的皇帝就更是生出来受罪的。

    相比赵炔,同样是皇子的赵焕,那就简直是过得太舒坦了。荣华富贵享尽,却不用付出半分精力和责任……

    殿内很安静。

    光启帝处理政务,时雍看医案,李明昌小心翼翼奉上水果茶点,两个小太监走路轻得几乎察觉不到。

    时雍翻阅着,正入神,光启帝突然从御案抬头。

    “白马扶舟是你刺伤的?”

    时雍抬头,对上皇帝凝视的目光,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低头恭顺地道:“回陛下话,那时……事出紧急,民女有点慌乱,就……也不知怎回事就刺中了。”

    光启帝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点点头,“朕看你是个老实孩子,不像会说谎的人。你老实回答,那日绑你的人,确实是白马楫?”

    时雍想了想:“民女应当不会认错。”

    光启帝眉心蹙起,“你再把当日情形仔仔细细给朕讲一遍,事无巨细,不可遗漏。”

    “是。”

    奉先殿里的时间过得很快,时雍以为光启帝听完她的讲述,会有什么吩咐或者示意下来,可是他只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专心处理他的事情去了。

    时雍坐了约摸一个时辰,没从医案上看出什么,腰膝却有点酸。

    她正准备借着出恭出去转转,就听到李明昌进来禀报,长公主来了。

    光启帝看了时雍一眼。

    “你先回去吧。”

    时雍点点头,指了指那些医案,“这个……”

    “放那里。”

    这便是说这些东西,只能观看,不能带走的意思。时雍懂事的点头,刚准备出去,长公主就进来了。

    她看了光启帝一眼。

    “皇帝,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宋姑娘说,借你地方一用。”

    宝音长公主把时雍带到偏殿,还给她赐了座。

    不过,时雍没坐。

    刺杀了长公主的义子,现在白马扶舟命悬一线,这长公主即使不寻仇,肯定也不会给她脸色了。

    “听说是你救了扶舟一命。”

    时雍冷不丁听到长公主这话,吃了一惊,抬头看向长公主深邃的眼眸,嘴角微微抿了抿。

    “算不得是我救的。刺伤厂督的人是我,救治的是我师父。”

    宝音目光垂了垂,眼皮再抬时,语声柔和了许多,“若非你坚持将他从诏狱抬到良医堂,他已经没了。本宫,感谢你。”

    这……

    时雍微愣。

    当日诏狱里的事情可没有外人知晓,而赵胤的侍卫不可能告诉长公主这些话。

    长公主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

    “本宫刚从锦衣卫来,是无乩告诉我的。你是扶舟的救命恩人呐。”

    怪不得。

    时雍故作涩意地笑了笑,“殿下言重了。师父曾经教导民女,医者要有仁爱之心,这都是民女应当做的。”

    宝音赞许地点点头,“你是个好孩子。难怪无乩疼你。”

    疼她?时雍这次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望着宝音长公主,只是涩涩地笑。

    宝音嘴角弯了弯,“害什么羞?无乩这孩子性子冷,难得有人能入他的心。这是好事,你应当惜福。”

    时雍低头,故意道:“民女不敢肖想大都督。”

    宝音闻听此言,突然嗤了一声,“为何不敢?门不当,户不对?身份不搭?世人眼光?全是狗屁!”

    时雍震惊,愕然抬头。

    这句话能从当朝长公主嘴里听到,实在是让她始料不及。宝音看她表情,稍稍敛了些情绪,恢复了端庄的肃容。

    她已经许久不曾如此放肆了。

    开口骂了句,心里倒是舒坦了许多。

    “两情相悦何惧世俗眼光?你放心,无乩的父亲迂腐,本宫自会说他。”

    时雍突然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她知道,长公主单独找她,肯定不会是为了这事,只是微笑低头,不再作声。

    宝音长公主发泄完了情绪,看着她“羞涩”的面孔,又叹了一口气。

    “本宫找你,是为扶舟的事。”

    时雍双手轻绞在一起,“长公主殿下明言即可。”

    宝音皱起眉头,“据说当日,是你亲眼看到扶舟露出真颜?”

    时雍嗯了声。

    宝音追问:“你可是看清楚了?”

    时雍:“看清了。”

    宝音面色黯淡了一些,轻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道:“不可能。借他十个胆子,也绝不敢谋反。顿了顿,她又抬头。

    “一个人可以易容一次,就不能再易容二次吗?”

    时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在没有确切证据前,一切的假设都没有意义,除非能找到确是二次易容的证据。不论邪君是不是白马扶舟,都需要更为完整的证据链,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从宫中出来,是予安来接她的。

    时雍关心地问了下他的伤势,他腼腆地笑了笑,说闲不住,不能整日不干活吃白饭,怕大娘骂。

    时雍笑着上了车,“那你这次好好干活,别又把我拉错了地方。”

    一语成谶。

    等马车停下来的时候,时雍发现竟然是在无乩馆的门口。

    赵胤站在台阶上,一身飞鱼服潇洒倜傥,面孔冷漠凝重,肩上披了一件黑色的裘氅,远远望去,俊美贵气,便是赵焕当年与时雍在一起时,似乎也不及这般风度。

    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脑子里冒出这句话的时候,时雍就被自己搞懵了。怎能如此自然地想到“情人”?

    夕阳落在她姣好的脸上,弓身下车时,存了这心思,她脸颊上还有一抹娇羞,恰被赵胤捕捉到。

    赵胤眼眸微暗,走下台阶,朝她伸出手。

    时雍四下望了望,门房安静,所有人都低着头,没有人看他们,或者说,没有人敢看。

    她耳朵渐渐浮上臊意,像被火烧。

    轻轻将手搭在赵胤掌心。

    赵胤用力一握,将她拉到近前。

    “你失踪那日,见到邪君,大概是什么时辰?”

    时雍转过头去,望着赵胤淡然的脸,目光静静凝住。

    牵她上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时雍思考一下,摇了摇头,“我不记得。”

    赵胤提示她,“你从无乩馆离开,是辰时。”

    时雍努力回忆着:“当时我看你在祠堂受罚,心里不太好受,上了马车,一直想着事情,路上耽误多久,不太记得。但是马车停下后,我进了那个胡同,被带入房间,就看到邪君了。”

    赵胤眉梢微沉,“之后,便一直在一起?”

    时雍点头,“后来,我是被人蒙上头套带到天神殿的,这个过程是在一起。”

    蒙上头套?

    赵胤深幽的视线凝在她脸上,“他中途可有离开?”

    时雍眉梢微扬,“大人问这个做甚?”

    赵胤沉声道:“那日,你辰时离开,而云圳约摸巳时赶到无乩馆,我随即派人寻你,又带大黑找到那个关押过你的胡同。一见人去楼空,随后,我就去了东厂见白马扶舟。”

    时雍问:“见到了吗?”

    赵胤点头。

    “那这么说——”时雍想了想道:“同一个时间,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白马扶舟。若是能证明,你在东厂见到白马扶舟的时候,我恰好和邪君在一起,那么,他们就并非同一人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