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2章 线索矛盾.
    !

    “大人估算出来了吗?大概什么时辰?”

    赵胤沉声道:“算来,同我去东厂,差不多同一个时辰。”

    “那白马扶舟不就没有嫌疑了……”时雍带着大黑走在前面,回头望向赵胤说道。突然,一只老鼠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蹿出来,刚好从她的脚背爬过去。

    时雍尖叫一声,跳起来就往赵胤扑。

    她私心里是真怕老鼠,尤其在这样黑暗的地底下。可是,在朱九和谢放看来,一个敢解剖老鼠的女子怕成这样就不正常了。

    二人对视一眼。

    朱九做了个古怪的笑脸,谢放没有吭声。

    赵胤顺手揽住她,在后背拍了拍。

    “没事了。”

    大黑很生气,吼叫着朝老鼠追了过去。时雍见状,怕老鼠有毒,赶紧喝住它,尴尬地看了看朱九一只手悄悄拉住赵胤的衣角。

    “我那日被邪君蒙住头带到天神殿,再次视物,就在那个大殿中间。如果同一时辰,白马扶舟与你在东厂见过面,那两人属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就不大。因为即使时辰有误差,但他来回这里,也需要相当差的时间。”

    赵胤沉默,微微点头。

    时雍看着他,想了想又道:“但正如大人所言,因为我被蒙住了头,我就无法证明,来的中途,邪君有没有离开过,或者中途其实邪君已经换了人?这些我没有办法说清,就极有可能是白马扶舟的反算计。”

    朱九道:“那他也太邪了吧,这都算得到?”

    时雍淡淡一笑:“在顺天府的刑狱案卷里,这种案例可不少。有些凶手为了混淆视听,蒙蔽办案人,故意出现在另一个地方让人看见,做不在场证明。”

    赵胤眉心一皱,没有说放。

    谢放等人看着时雍,目光也有疑惑。

    照这样的说法,就是白来这一趟了。无法证明邪君有没有离开,时辰上冲突也只是估算,做不得呈堂证供,白马扶舟仍是洗不掉嫌疑。

    朱九纳闷了,问得比较直接。

    “那邪君到底是不是白马扶舟?我们要如何证实?”

    时雍道:“有一个办法。”

    朱九眼睛一亮,“你快说。”

    时雍低头看了看在大殿里到处转圈的大黑,“在天神殿找一些邪君的私人物品,再与白马扶舟进行气味比对。不论两个人有多像,在大黑的鼻子里,气味肯定不同。”

    办法到是好办法。

    可是,朱九怀疑地看了看大黑。

    “大黑怎么告诉咱们答案?”

    时雍朝他一笑,没有回答,心里忖度道:那是你没有养过警犬,所以不知道。

    “予安。”

    听到时雍的叫声,予安赶紧将从马车上拎来的包袱递上来。

    时雍拉开包袱,取出一件白马扶舟的衣物,凑到摇头摆尾的大黑面前。

    “嗅嗅。”

    大黑摇摇尾巴,眼睛圆溜溜地望着她。时雍摆了摆头,“去!找找看,有没有这个人的东西。”

    大黑汪汪两声,往前跑。

    时雍道:“跟上。”

    对于大黑惊人的本事,谢放和朱九都见识过,可是,时下还没有让狗参与破案的先例,对大黑能辨别出来是不是同一个人,还是有些怀疑。

    天神殿很大,里面的甬道用了类似八卦的原理,很绕,众人跟着大黑走了许久,居然被带到了仓库。

    当日,那些龙袍凤冠一类可以直接定罪白马扶舟谋反的证物,都是在这里找出来的。

    可,大黑带他们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时雍摸了摸狗子的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好像是个粮仓?”

    “没错。”赵胤道:“这个天神殿,本就是由前朝的废旧粮仓改凿。”

    前朝?

    时雍有点吃惊。

    赵胤道:“传闻前朝太祖的元昭皇后通机关,善巧术,周易五行八卦无一不通。大晏京师,恰是前朝的国都。据说元昭皇后曾亲自参与设计了多个粮库、兵器库、还有储物库。大晏建国前,前朝兵败撤离,曾起获几个宝库,但民间多有传闻,称尚有大批前朝宝藏掩藏地下。”

    朱九道:“这个我知道。”

    他兴致勃勃,“还记得年幼时,和几个小伙伴同去挖掘,家里都说,这京师地下,遍地是宝藏……”

    时雍问他:“挖到了吗?”

    朱九不好意思地笑,“挖到了我就不在这里做侍卫了。”

    时雍看向赵胤:“大人,九哥嫌弃你。”

    九哥嘶了声,顿时觉得屁丨股发凉。好在,赵胤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带着大黑在粮库里巡视起来。

    这个大仓库凿得很是精致,库房大小均衡,可通风透气,防火防潮,中间留出通行的甬道,再加上外面极局迷惑性的道路,一般人别说来盗劫粮物钱财了,怕是把自己累死,也走不出这个“迷魂阵”。

    “巧妙,太巧了!”

    时雍赞叹着,大黑突然狂躁起来,赵胤神色一凛,跟着它走入甬道尽头,那里有一扇门,古朴木质,铜质的门环,看着像是粮库守卫的住处,可是被邪君改造后,这里已经成了部众们的居所,门上还贴着大大的两个“囍”字。

    赵胤偏头。

    谢放:“是。”

    他拔出腰刀,慢慢上前,在大黑的狂吠中推开了那扇门,朱九举高灯笼,众人跟着火光慢慢走进去。

    这是一个房间,里面还有燃了半截的蜡烛和一张床,书架、案桌,生活用物应有尽有。

    大黑冲进去就仿佛疯了一般,东奔西突,叼着木架上的帕子拿给时雍,床上的毯子也被它扯下来交给时雍,放在脚踏的靴子它也叼过来,丢到时雍面前,邀功般摇头摆尾。

    时雍再次拿出白马扶舟的衣物,让大黑来闻。

    “找到他了吗?”

    大黑:“汪汪。”

    时雍:“是一个人吗?”

    大黑叫得更大声,明显狂躁起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仿佛在控诉她的不信任。

    时雍一颗心沉了下去,慢慢抬头,看着赵胤。

    二人对视,许久没有说话。

    谢放和朱九在房间里搜查起来,朱九道:“这个地方,那天我们都搜过了,因为不是部众指认的邪君住处,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就放弃了。”

    时雍困惑,“为什么白马扶舟的东西,会在这里?”

    谢放道:“难不成为了掩人耳目?邪君所谓的住处,从来不去,也没有私人物品,真正的住处,在这里?”

    时雍道:“部众指认的住处在哪里?”

    谢放:“跟我来。”

    谢放凭着记忆带着时雍和大黑去了邪君的住处……

    正是时雍被缚的婚房。

    时雍记得,当时这个房间里摆放的东西很多,衣服用具极是齐全。

    可是,众人再次前来却发现,没有了。除了大红的绸花,妆点一点的婚房,里面没有半点邪君使用过的衣物或随身用品,大黑在里头找了许久,也同样一无所获,证明也没有白马扶舟的东西。

    时雍眉头蹙了起来。

    “不对啊。我记得那日的摆设不是这样的?”

    她又转头看谢放。

    “东西全被你们收走了吗?”

    谢放皱眉道:“天神殿太大,构造又极为复杂,搜查之事是分区域进行的,这边不是我安排搜查的。”

    赵胤沉默了许久,闻言沉声道:“那是谁?”

    谢放目光望向朱九。

    朱九道:“是……我。不过,那日白马扶舟身受重伤,我们又和东厂起了冲突,我担心爷的安危,带人进来看了一眼,便拜托给魏千户善后了。”

    时雍问:“那九哥你回忆回忆,你进来时,这房间可是当初样子?”

    朱九摇头,惭愧地道:“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到处红汪汪的,艳得刺眼,和现在一般无二。”

    “不对。”

    若是邪君的住处,不可能没有私人用品。可是,东西哪里去了呢?

    天神殿里已经没有人了,入口的破庙也被官府贴了封条,寻常人不可能进来。

    邪君房内的东西凭空消失,而那个房间,却有大量白马扶舟的气息。

    时雍道:“这证据链几乎闭环了。白马扶舟洗不脱罪名。”

    ————

    白马扶舟是次日凌晨醒来的。

    天刚破晓,时雍尚在被窝里和周公下棋,就被王氏的声音吵醒了。

    原来是朱九来接她,王氏不让,朱九就挨了训。对于王氏嘴里“不顾念她身子”的责骂,朱九十分无辜,完全听不明白,可是时雍明白。

    王氏仍然坚持认为她怀有身子,时雍都恨不得找个大夫来自证清白了,王氏却不肯,觉得丢人,天天逼她去给大都督做良妾。

    时雍快被她气死了。

    她穿衣起来,匆匆洗漱,跟着朱九离去,临走前,又叫上了子柔。

    “你跟我去一趟。”

    子柔不明就里,但失去爷爷后,她已经没有了亲人,像最初的春秀一样,对待生存小心翼翼,乖乖上了朱九的马车。

    天还没完全亮开,时雍呵欠不止,只有大黑精神,围着她亲热过不停。

    赵胤先时雍一步赶到良医堂。

    内室,白马扶舟一脸病气,看着赵胤同谢放一道进来,气若游丝地冷笑。

    “大都督…栽赃陷害,目的达到了吗?”

    赵胤走近床边,居高临下观察他,“恢复得不错。”

    白马扶舟苍白的脸满是怒容,就又听他道:“有力气说话,那劳烦厂督如实回答本座的问题。”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