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3章 严丝合缝
    “还问什么?”白马扶舟眼尾微挑,便勾出一抹邪气来,“大都督要定罪,必是早已布好了局,只等我钻的,有什么情况,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听他冷嘲热讽,赵胤不动声色地弯下腰去,低头盯住他的脸。

    白马扶舟冷笑回视,毫不示意地道:“莫非大都督想用刑?逼供?”

    赵胤沉默,上下打量他,掌心慢慢摁在他的胸口。

    那里便是剑伤,只稍稍用力,白马扶舟就疼得抽搐起来。

    他嘴里发出难耐的嘶声,眼眸全是愤恨。

    “赵、胤。士可杀不可辱。”

    赵胤眼对眼看着他,捏了捏他的下巴,抬高看了片刻:“精神尚好,复原能力极强。谢放,记录。”

    谢放拱手:“领命。”

    小书案就摆在桌前,笔墨纸砚齐备,这是要现场问案的意思。白马扶舟看一眼,嘴角溢出浓浓的冷笑,咬牙切齿地抬起手,一把拂开赵胤。

    “想问什么?落在锦衣卫手上,本督没什么可说的。”

    赵胤侧头,冷冷道:“记!负隅顽抗,拒不交代。”

    白马扶舟恶狠狠咬牙看他,“随你如何去写,想让我亲口认罪?做梦!”

    赵胤冷声道:“记!耍赖撒泼,挑衅刑审官盘问。”

    “赵胤——”白马扶舟指着他的脸,嘴唇颤动。

    赵胤一动不动凝视他。

    二人正僵持,朱九撩帘进来,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形,摸不着头脑地看了看赵胤,小声道:“爷,我把阿拾带过来了。”

    赵胤没有吭声,慢慢站直身子,而刚才还怒气冲冲同赵胤对峙的白马扶舟,挺直的肩膀突然软下去,头瘫痪般落在枕上,眼皮半阖不阖,有气无力地望着门口。

    长得好看的人,优势突显,他那张白如纸片的脸这般看上去,更是憔悴又可怜。

    果然,时雍进来看一眼他的脸色,走到赵胤面前就说:“他这精神状态,还不适合审讯吧?”

    赵胤眉梢微动,“他死不了。”

    时雍再看一眼白马扶舟,又绕过赵胤,低头检查一下他的伤势,淡淡道:“刚刚苏醒,最好再静养几日……”

    白马扶舟眼角斜向赵胤,露出几分挑衅和得意,不料时雍话锋一转,严正道:“不过当下情况特殊,抓紧问也行。他这伤势,随时可能过去,万一熬不住,就没机会问了。”

    赵胤扫一眼白马扶舟,嗯声。

    “朱九,看座。”

    他自己都没有坐,到要给阿拾看座?

    朱九眼睛斜了一下,暗叹着将凳子搬到白马扶舟床前。

    赵胤:“远些。”

    朱九哦一声,又将凳子搬得远了些,赵胤这才没有说话。时雍觉得大都督今日莫名其妙,看了看他,坐在凳子上,沉默旁听。

    赵胤不再和白马扶舟绕弯子。

    “藏于你府邸密室的毒物,你做何解释?”

    白马扶舟眼皮抬抬,似是无力,“我喜好弄毒,大都督又不是今日才知?”

    赵胤不作声,偏了偏头。

    白执恭身将一个托盘呈上来,上面是从锦衣卫带来的十几瓶药药,他将这些东西,一一放到白马扶舟床边的小几上。

    赵胤道:“这些都是什么毒?辨认一下,在宫中用来谋害陛下的,又是哪一种?”

    白马扶舟看到那些瓶子,脸色一变,撑着床就想坐起来,声调都变得高亢了几分。

    “这不是我的。我也不曾在宫中下毒,赵胤你不要血口喷人!”

    赵胤不意外地点点头。

    “不承认就对了。”

    哪个犯罪之人,会承认是自己干的?

    他说得云淡风轻,白马扶舟却再次白了脸。

    “你既是不信,又为何要问?”

    赵胤散漫地看一眼谢放记录的书,淡淡道:“总得给你一个认罪的机会。”

    “赵、胤。”白马扶舟咬牙切齿,冷笑道:“你既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如把你想为我定的罪都写出来,让我画押便是,何苦这么麻烦?”

    赵胤道:“本座奉公守法,自当照国纪法度办差。”

    白马扶舟瞪着他,冷笑点头,再点点头,慢慢合上眼躺下,双手放在胸前,看样子是真的打算负隅顽抗到底。

    赵胤却不理会他的反应,继续平静地说道:“青山镇那次,本座就怀疑你了。堂堂一个用毒高手,被邪君迷昏捆绑,毫无反抗之力,厂督不觉得滑稽?”

    白马扶舟一声不吭,冷哼。

    赵胤转头吩咐:“写!他认了。”

    白马扶舟猛地睁眼瞪过来,赵胤淡淡道:“写!青山镇一案,此人两面三刀,阳奉阴违。一面假借救人光明正大出现青山镇,一面借由厂督身份从围捕中逃脱。”

    平静地说完,他唇角微抿。

    “神不知鬼不觉,好算计!”

    白马扶舟牙齿咕咕作响,气得胸膛起伏,仍是一言不发。

    赵胤道:“你以帮石落梅报仇为由,接近她,取得她的信任,骗得她将易容之术倾囊相授,再杀害张捕快全家,徐晋原等人,让石落梅心甘情愿为你卖命……”

    白马扶舟冷笑。

    赵胤道:“天寿山那日,你与假扮女鬼的石落梅里应外合,唱双簧……”

    “够了!”白马扶舟终于听不下去了,直盯盯看着赵胤,“天寿山若是我有意为之,我迷晕宋阿拾带走便是,又何必现身救她?还差点搭上我自己的性命?”

    赵胤道:“与当初利用石落梅的法如出一辙,你想取得宋阿拾的信任,必先救她,帮她,再利用她……将知晓你太多秘密的白落梅献祭出来,再一箭双雕扳倒娄宝全,坐稳东厂厂督之位。”

    白马扶舟剑眉紧蹙,脸上带着凉丝丝地笑。

    “还有什么?”

    赵胤面无表情,就像故意要气死他似的,将近来与邪君有关的几个案子,一件件说出来,全部安放到白马扶舟头上,不论是时间线还是事情线竟然严丝合缝,如同完全还原了真相一般,把白马扶舟都听愣了。

    “你还有何话可说?这一桩桩案子,都与你脱不了干系……”

    “放屁!”

    素来风度翩翩的白马厂督,终是忍不住爆了粗口。然后看着冷静如常的赵胤,白马扶舟冷笑道:“那你告诉我,我做这些究竟为了什么?谋反?听说你们还搜出了龙袍凤冠?当真可笑之极。”

    他说得太快,一口气喘不过来,愤怒的视线几乎烙在赵胤的脸上。

    “我谋反做什么?我能当皇帝吗?我手上无一兵一卒,我拿什么谋反?靠东厂那些人?笑话吧!我若谋反,你赵胤必是第一个不答应,第一个派兵灭了我。对我毫无助益之人,我何苦为之?”

    “是。”

    赵胤冷冷走到白马扶舟跟前,低头盯住他的脸。

    “所以,你背后那人是谁?”

    白马扶舟抽气一声,似乎没有想到赵胤是这个逻辑,一脸愤怒。而赵胤不理会他的反应,淡淡道:“只要你招出指使之人,看在长公主殿下的面上,或可留下性命。”

    白马扶舟闻声,突然眯起眼,咬牙切齿。

    “好毒的诡计!赵胤,你是想借我之手陷害长公主?”

    赵胤皱着眉头,沉吟着看他半晌,突然转身将谢放写的书拿到白马扶舟面前,淡淡道:“厂督看一下,若无异义,签字画押便可。”

    白马扶舟咬牙冷笑,一眼不看那书。

    “今日总算见识到了锦衣卫的冤假错案是怎么来的。赵胤,你好歹毒的心思!”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

    白马扶舟道:“要我签字画押?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赵胤将书抖了抖,平静地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何出现在天神殿?为何天神殿的部众都认为你是邪君?为何阿拾往你脸上泼化容水,你便会露出真容?”

    白马扶舟冷笑,目龇欲裂:“那不是我。我还要说多少次,不是我?你说的这些,我如何知道?我他娘的也想知道是谁!你来告诉我,是谁要陷害我。是不是你赵胤?是不是你?”

    他愤而龇目,似乎快要被气疯了。

    赵胤安静地将书收起,看了时雍一眼,交给谢放。

    “一日不签,还有两日,三日。不急。”

    白马扶舟脸色青白,几乎快要晕厥过去,时雍看他一眼,对赵胤道:“大人,我带了子柔过来,想让她来辨认一下。”

    赵胤点头。

    很快子柔被带了进来,刚才没进内室的时候,她坐在孙国栋给的小板凳上,已经困惑好久,不知时雍带自己来做什么,如今撩帘子,一看到白马扶舟的脸,当即吓得变了脸。

    “是他。”

    子柔咬着下唇,泪珠子在眼眶里滚。

    “是他害死了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