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4章 眼睛会背叛自己吗*.
    !

    小姑娘悲愤填膺地怒视着白马扶舟,目光纯净清亮,有恨却无邪。白马扶舟百口莫辩,与她对视许久,好不容易才喘过那口浊气。

    “小姑娘,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看清楚再说话!”

    子柔吓得退后一步,脸青唇白,不敢吭声。

    时雍冷笑:“你凶她做什么?子柔别怕,他已经自身难保了,伤害不到你,你大胆说。”

    白马扶舟捂住胸口,气都快喘不过来了,“我凶她做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小姑娘,头一次见面,她就指认我是凶手,我还不能质问她么?”

    听他语速加快,呼吸急促,时雍心知这是当真气得快不行了。而一个人无论怎么演,有些真实的情绪其实是藏不住的,骗不了人的。

    时雍轻搂子柔的肩膀,把她带到白马扶舟的床前。

    “别怕,你看仔细,可是这个人?”

    子柔慢慢抬头,看着白马扶舟的眼睛时,又迅速躲开,“是他,那日我和姐姐在一起,看到的就是这个人。”

    时雍愣了愣,“以前你不曾见过他吗?”

    子柔道:“君上平常见人,不是这个样子。不过……”

    “不过什么?”时雍追问。

    子柔怯怯地低下头,“有一次他来向爷爷讨教易容术,却是露出过真容。”说到这里,她又瞄一眼白马扶舟,低低说:“那一次,他就是长这副模样的。”

    孩子的话不是很好懂,但众人听明白了。

    邪君平常不是以白马扶舟这副面目示人的,而是时雍之前见到的那个——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可是,邪君从石落梅那里学得易容术仍不满足,还抓来石落梅的师父飞天道人。不知是为了获得更高阶的易容术,还是为了让这手艺从此在江湖绝迹,唯他一人所有,他曾经在讨教飞天道人的过程中,露出过真容——正是白马扶舟的样子。

    子柔不会说谎。

    可是,白马扶舟那副错愕的样子,也不像作假。

    时雍与赵胤交换了眼神,柔声对子柔道:“那你看看,他如今脸上,可还有易容?”

    子柔有点不敢近前,将脑袋靠在时雍的身前。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赵胤直接让谢放上前扼住了白马扶舟的身子。子柔这才敢慢慢爬到床上,对着白马扶舟的脸仔细观看起来。

    “赵胤!我若不死,必与你誓不两立。”白马扶舟无助又虚弱地吼叫着,身上有伤,四肢又被谢放和朱九束缚,不得不接受一个小姑娘脸对脸的凝视和检查,翻眼皮,戳鼻子,捏下巴……

    他无能为力,满是屈辱。

    好在,子柔很快结束,回头看时雍。

    “他没有。”

    时雍将子柔抱了下来,拍拍她的脑袋。

    “辛苦你了。”

    谢放这才松开白马扶舟,他气得抬手挥掉床头的药碗,在乒乓的碎裂声里,他恶狠狠盯着时雍和赵胤,眼底的怒火仿佛要燃烧起来。

    “赵胤,原来你也就这点本事?”

    赵胤低头,冷冷看他,“那厂督教教我,如何破案?”

    白马扶舟怒声道:“那日你从东厂离开,我便派人去寻找宋阿拾。很快得到消息,说有不明车驾在城郊破庙出现,立马赶过来,看到锦衣卫在搜查,这才进去,期间那么多人看到,都可以为我作证……”

    赵胤哦一声,“厂督身边全是心腹之人,他们的证言,如何信得?”

    白马扶舟挑高眉梢,“是真是假,大都督当真不会判断?”

    “不会了。”

    赵胤突然转身,从书案上取出一个册子,丢到白马扶舟的身上。

    “慕漓招了。厂督看看他的供词。本座该信,还是不信?”

    白马扶舟脸色一变。

    在他的身边有两个贴身侍卫,一个宋慕漓,一个祁林。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心腹,可以说和白马扶舟同进同出,几乎形影不离。

    白马扶舟从赵胤的语气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可是看到白纸黑字上桩桩件件的指控时,还是忍不住气血上涌。

    “不可能……”

    赵胤:“本座也没料到。”

    当日宋慕漓同东厂一干人等同时被捕入狱,许多人因为惧怕诏狱的刑讯,没亲眼看到的事情,也敢指认白马扶舟,偏生这个宋慕漓一声不吭,刑讯不从。

    昨夜,锦衣卫将他的父母妻儿带到狱中与他相见,宋慕漓终于全盘承认,从水洗巷的案子到大青山邪君案,再到皇帝所中之毒,桩桩件件直指白马扶舟。

    “宋慕漓指认,先皇帝先皇后过世后,长公主曾托匠人打凿二位先人塑像,命你送入宫中呈与陛下,可有此事?”

    白马扶舟点头。

    赵胤道:“你早早买通匠人,将毒混于塑像泥坯之中。这毒藏于先皇圣像,无人敢亵渎触碰,除了陛下睹物思亲,宫人们平常不敢靠近,天长日久,中毒的也就陛下一人。从泥坯散发毒素十分缓慢,此事也不易败露。”

    说到此,他顿了顿,眼波流转,凉凉地望着白马扶舟:“我已派人入宫,若供词属实,你白马楫是邪君无疑了。”

    呵!

    白马扶舟突然低笑。

    扑一声,溢出一口鲜血。

    时雍见状,赶紧拿帕子拭去他嘴角的血迹,大声叫朱九帮她拿银针。

    白马扶舟呕了血,差一点背过气去,幸亏时雍抢救得快,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一折腾,又是小半个时辰,

    等他能开口说话,再看赵胤时,眼周已然赤红一片。

    “这个叛徒!我要和他对质。”

    赵胤慢慢合上文书。

    “他咬舌了。”

    白马扶舟面色再次惨变。

    “祁林呢?祁林怎么说?”

    赵胤凉凉看着他,“他什么都没说,可他不说,不影响宋慕漓口供有效。”

    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都没有说……

    白马扶舟突然闭了闭眼睛,幽幽地道:“祁林人呢?你们为难他了?”

    “祁林狱中杀人,不日即将处斩。”

    “杀谁了?”白马扶舟身子颤动一下,冷声质问。

    “东厂番役五人,你的近卫。”赵胤斜视着他,语气凉薄得听不出情绪,“这五人口供一致地指认你,被祁林杀人灭口了。厂督,你看人的眼光不行。”

    白马扶舟嘲弄地冷笑,难得没有反驳。

    近卫五人,连同贴身侍卫长都背叛了他,岂止是看人的眼光不行?这分明就是眼瞎。

    “放过祁林。”白马扶舟慢吞吞地说着,声音轻得如同耳语,“他与此事无关。”

    赵胤沉声问:“你要认罪?”

    白马扶舟突然转头,“我百口莫辩了,不是吗?”

    顿了顿,他幽然冷笑,“有这般心智谋算我的人,放眼大晏,唯你赵无乩一个。你要我死,行。放过无辜的人。”

    赵胤听着他的指责,一言不发地拿起另一份文书,展示在白马扶舟面前。

    “这又是甚?”白马扶舟不屑地轻笑,“大都督果然准备周全。”

    赵胤道:“当日在东厂,是厂督提醒我关闭城门,还记得吗?”

    白马扶舟:“记得。”

    赵胤眼皮微暗,沉声说道:“这是守城将士的证言。那日,我依言关闭城门,直到在天神殿找到人,中途除了我自己的人,只有厂督你出过城。”

    白马扶舟一怔,随即冷笑。

    “妙!真妙。”

    赵胤:“没错。”

    白马扶舟微微阖上眼,似是疲惫不堪了,“谋划千里,环环相扣。不论此人是谁,我白马扶舟认栽了。”

    赵胤将文书丢给谢放。

    “你素来喜欢置身事外,这次难得好心提醒一回。”赵胤淡淡说着,瞄白马扶舟一眼。

    “这次好心,或可救你。”

    白马扶舟面容微变,看着赵胤平静的面容,慢慢眯起眼,“你信我?”

    赵胤:“我信证物。好好养伤。”

    说罢他看了时雍一眼,对白执道:“安排太医进来诊治。”

    白执抱剑拱手,“领命!”

    白马扶舟看着他的背影,说得咬牙切齿:“放心吧,有人要我死,我偏不肯死。便是死,也要拉他一起下地狱。”

    赵胤回头深深看他一眼,转身出去。

    时雍牵着子柔,也跟着走了出来。

    天刚大亮,孙家正在准备吃早饭,孙正业也在小厮的服侍下起了床,今日他精神头不错,留时雍和赵胤用饭。

    赵胤不习惯与人共餐,拒绝了,时雍看他一眼,再看看子柔,也婉拒了师父的邀请。

    出得良医堂,时雍将子柔交给予安带回家,自己上了赵胤的马车。

    “大人,你信白马扶舟的话?”

    赵胤迟疑片刻,“阿拾怎么看?”

    时雍皱起了眉头,“我同大人一样,信证物。只是,这次的证据完整得令人匪夷所思。”

    赵胤挑眉:“嗯?”

    时雍道:“也不知为什么,越是没有破绽,越是让我怀疑,白马扶舟有可能是冤枉的。一个人装无辜怎么能装得那么像呢?”

    赵胤斜眼看过来:“亲眼看到他的人,是你。”

    时雍灿然一笑,“没错。可我的眼睛,也可能会背叛自己。”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