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305章 大胆的女子 //
    !

    白日里出了太阳,一入夜,皓月便升上了半天。巍峨的皇城里,奉先殿灯火辉煌,众人围着先皇帝后的塑像,不知如何办才好。

    下毒人最厉害最高明之处,就在于把毒藏于先人塑像之中。

    如今的大晏最大的人是皇帝,可先皇帝和皇后的塑像从某种意义上是高于皇帝的圣物。

    不敢碰,不敢毁,如何验证有毒?太医束手无策。时雍同赵胤前来,瞧到这情形,不知当如何说才好。

    谁能相信困扰这群人几个时辰的问题,是盲目和迂腐?

    “陛下。”时雍上前福身,“我有一个法子。”

    光启帝正是头痛。

    身为人子,他总不能说把塑像敲破,毁坏再来测毒,太医也不敢提这样的建议,就都僵持在此,想许久想不出好的方案。

    闻言,他如释重负,“你说。”

    时雍道:“二位圣人的圣像肯定不能毁,但是……圣人也要沐浴的呀。长久接受供奉,被尘土灰烬沾染,恐有不利。民女认为,为二圣浸浴,所得水渍,可用于试毒。”

    光启帝看她愁眉苦脸,说得煞有介事,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道:“准了。此事便交由你办。”

    时雍福身:“是。”

    其实不论是皇帝还是太医,私心里可能都未必真的把这两尊泥塑的先人像当成圣物圣像,但有趣的是,谁都不敢承这个头,开这个口。

    时雍一脸肃穆认真,净了手,再拿一方软帕将圣像包起,放到一个盛水的铜盆里,并以沐浴乃私密之事为由,单独找了间屋子,然后偷偷用怀里的小刀从圣像背后刮下一层泥胚,看看怕不够,又用刀子直接在脚底下挖出一坨,这才满足地藏于绢帕里。

    背后传来赵胤声音,“藏什么了?”

    时雍吓一跳,猛地调头,见只有他一人,这才拍了拍心脏,一本正经地为圣像沐浴。

    “下次走路有点声啊。”

    赵胤走近,居高临下看她片刻,“洗圣像的水,会有毒吗?”

    “不一定。毒融入水里,有可能根本就查不出来了。”时雍侧仰头看着他笑,“不过,山人自有妙计。”

    赵胤半眯眼,不知道她搞什么,出去前,淡淡催促一声。

    “快些。”

    “快不了。”

    浸泡了大半个时辰,沐浴的水终于端出来了,太医们又是拿银针,又是让人抱猫儿来试毒,叹了口气。

    在眼下除了“肉测”,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时雍更倾向于用老鼠,除了因为小鼠和人的基因序列更为雷同外,对猫狗这种可爱的生物,她下不得手。

    这是一只幸运的猫。

    喝了水,观察了许久,喵喵叫,一点事都没有。

    太医看着皇帝,似乎松了口气,“圣像无毒,这是有人构陷栽脏呐。”

    光启帝皱了皱眉头,没有吭声,目光却望向了时雍。

    时雍当然没有把从圣像上刮的坯土拿出来,她低着头,“我不是很认同顾太医的看法。”

    光启帝哦了一声,“说说看。”

    时雍抬头看了看顾顺不悦的面孔,“虽说不能证明这水有毒,但目前也不能证明这水无毒。陛下,这圣像请入宫中已一年有余,可以肯定的是,毒性散发极慢,含量很轻,更何况,再融于水中,更是查验不出了。”

    顾顺脸色有些难看,“那你说如何查验?”

    时雍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将圣相请到僻静之处得好。”

    哼!顾顺觉得她这话说了如同没说,冷冷扫一眼,认定她是溜须拍马之辈。

    “此事陛下自有定夺,何须你多言?”

    时雍淡淡看他一眼,闭上嘴。

    光启帝沉声道:“眼下也找不出更好的法子,就按你说得办。夜深了,诸位爱卿,退下吧。”

    时雍同赵胤回到无乩馆,当即去了后院的杂物房,让朱九单独拎出两只老鼠,分别放在笼子里,将从宫中带回的小块坯土放置在一只老鼠的笼子外面,又将刮下的粉末混入食物,放到另一只老鼠的笼子里。

    朱九看着她,“这是做什么?”

    时雍没有解释,只道:“这东西可能有毒,不许任何人触碰。”

    朱九讶异地看着她,点头不止。

    赵胤皱眉,“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

    时雍坦然回答,“从圣像上挖的。”

    朱九大为震惊,赵胤亦是变了脸色,四下里看看,这才低声道:“胡闹!你这胆子也太大了。你可知,该当何罪?”

    时雍淡淡道:“知道。”

    赵胤:“那你还敢?”

    时雍看他一眼,“这不是没人知道吗?你又不会出卖我。九哥和谢大哥也不会,对不对?”

    三个男人看着她,一动不动。

    时雍看了一眼活蹦乱跳的老鼠,叹口气直起身,若无其事地道:“此毒毒效极慢,可能得长期观察。”

    说到这里,他又盯住赵胤。

    “我和陛下的十日之约,若是来不及,不会真的杀头吧?”

    赵胤:“会。”

    时雍咂舌,正想开口,赵胤已拽了她的手走出后院,吩咐娴衣道:“备水。”

    时雍严重怀疑此人有洁癖,监督她洗了几遍手,仍是不放心,亲自挽了袖子,用香腴子把她的双手搓了又搓,瞧得她又好气又好笑。

    “再搓下去脱皮了。”

    赵胤:“脱皮才好,免得沾上毒物。”

    “怎么会?都说了,陛下是接触了一年多才染上的……”

    “陛下发病,是一年前。”

    时雍一怔,斜眼看着他,“也是哦。难道圣像确实无毒?宋慕漓的招供,当真只是为了栽赃白马扶舟?”

    赵胤没有回答。

    当夜,时雍回到宋家胡同,王氏正在等她,堂屋里放了一堆礼品,时雍看了看王氏严肃的脸,有些奇怪。

    “怎么还不睡?这是谁送来的?”

    王氏目光幽幽地看她,“吕家。”

    “吕家?”时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氏又道:“米市口的吕家。”

    “哦。”时雍想起来了,就是那一家子中毒的吕家。

    想是为感谢她来的。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你看着处理,我去睡了。”

    “站住!”王氏厉色喝止,见她回望,拉着个脸审问:“小蹄子你到底是怎样想的?大都督这边还没弄明白,这怎么又扯上了吕家少爷?”

    时雍错愕。

    这叫什么话?

    她还没有明白王氏的意思,王氏就挑明了态度,“老娘告诉你,大姑娘家别搞那些邪门歪道。”

    “???”

    时雍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王氏站起来,手指猛戳她脑门,压低了嗓子。

    “你以为你怀着肚子找个便宜爹能长久得了?这世上,有几个像你爹这样的傻子?”

    时雍:……

    看她不说话,王氏眼神收了收,可能是察觉这话过分了,怕伤害到她,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去睡去睡,大都督这边,你一个大姑娘不好开口,还得老娘出马。”

    一听这话,时雍就吓倒了。

    大眼合十不停作揖。

    “我求您了,别添乱了好吗?”

    哼!王氏一扭腰,走了。

    时雍无奈地看着她,不明白这人干嘛非得把她塞到无乩馆做良妾,是想撵走继女好过日子吗?时雍笑叹着摇了摇头,回房。

    老鼠的反应,比时雍想象得更快。

    中间只隔了一天,时雍正准备去良医堂看看白马扶舟,朱九便急匆匆从外面进来。

    “阿拾,那只老鼠死了。”

    死的是那一只吃下混入坯土食物的老鼠,而另一只笼子外面放着坯土的老鼠,目前还看不出异样。

    时雍照常剖了这只为医学献身的老鼠,发现它的死因和上次那两只吃了吕家食物的老鼠如出一致。

    不是中毒反应,但确确实实是吃了实验物后死亡。

    朱九看得心惊胆战。

    “这是怎么回事?下毒之人是如何办到的?”

    时雍观察着死老鼠,眼眸暗下,缓缓说道:“只能证明,下毒者研制的毒物,超越时代认知。”

    朱九对她这句话似懂非懂。

    “那可如何是好?”

    时雍微微一笑,“这是好事,可以向陛下交差了。十日之期不到,找出了毒源。”

    朱九道:“那如此一来,下毒之人可不就是白马扶舟了吗?”

    圣像有毒,证实宋慕漓没有撒谎。

    那么,白马扶舟罪证难脱。

    时雍看了看杂物房的烛灯,沉默片刻。

    “大人呢?我先禀报他知晓。”

    朱九皱眉道:“大人还未起身。”

    这么晚了,还赖床?

    时雍挑了挑眉,莞尔道:“我亲自去请。”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